首页 轻小说

几斋手札

【历同】纵横

几斋手札 谪鬼 723 2019-12-29 13:02:54

  我低估了你的智计,高估了你对我的情谊。——引言

  苍天之下,月明风清。

  苏秦握着根树枝,在沙地上画下一道道竖线。

  张仪走了过来,也捡了根树枝,在苏秦的竖上画横。

  ——他们都是鬼谷子的学生。

  苏秦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尽捣乱。

  张仪嘻嘻地笑着,不说话。

  苏秦懊恼,画更多的竖。

  张仪便又画更多的横。

  一夜寂静,留下遍地的“十”字,放眼望去,好似棋盘。

  张仪道:“我们下一局棋罢。”

  苏秦笑:“你知我‘六艺不精,惟解纵横’。”

  “我亦不精。”

  两个不精棋艺,却在日后执棋天下的少年相对而坐,对弈。

  苏秦拣白石子,张仪拣黑石子。那局棋,苏秦赢得干脆,张仪输得彻底。

  苏秦道:“天下为棋局,众生为棋子。”

  张仪若有所思。

  学成之后,入世闯荡。饮尽浊酒,相约一人向东,一人向西,各辟一片天下。背道而去,唇角带笑,皆未回头。

  此后数年,苏秦赌得六国的相印,张仪骗得秦王的信任。

  一竖联结了东方,一横划破了天下。竖为矛,横为盾,一横一竖终于在天地间交汇、碰撞。

  天地变色,尸横遍野,生离死别,妻离子散,落到棋盘上不过是黑白子的一次交锋。天下成了这棋局,棋子则是那芸芸众生。

  隔万丈丘壑,千里江山之上,苏秦与张仪相对执棋。

  “是他。”兀自轻叹一声,相视而笑。

  竖刺穿了张仪道手掌,横割破了苏秦的胸膛。这一局难分胜负,因为底色是整个天下。

  待到苏秦发觉自己低估了张仪,局已定。

  苏秦只笑了笑,忆起当年已是赵相的他将张仪推向秦国,纵已知结局,他不悔。

  张仪坐在秦国的宫室中,听闻下属上报六国的状况。

  “他死了?”张仪默然望向天空,一横一竖仍在纠缠不休。恍然间他瞥见自己额前的碎发,已白了大片,是雪的颜色,像白幡缟素。他仿佛看到了身后,那是吕不韦、李斯纵横的舞台。

  张仪闭上了眼。

  千载春秋,不知何处,两个少年正在沙地上画着一横一竖。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