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几斋手札

【游记】我是落叶,沉在乌镇的河

几斋手札 谪鬼 793 2020-04-17 22:01:02

  有时真的想化作一片落叶随水流漂流,沉在哪儿,便在哪儿静静腐烂。那水流须得极慢,如明净的琉璃一般在无尽的时空中静流,就像——乌镇的水。

  乌镇的水,是一种黑色。那黑色,不是太宰治笔下那种诡密癫乱的黑,不是《百年孤独》封皮上那沉重得压得人喘不过气的黑,而应当是水墨的颜色,不似漫漫长夜般使人绝望而引申出咒骂,那黑色透着古镇的木尘香气,使人安心。乌镇,放眼望去都是柔柔的细水,我猜想,古代阴阳风水典籍中“黑色属水”的“黑色”大概便是乌镇的颜色。

  乌镇的人是多的,生动却不喧嚣。走到一处古桥,与一支旅行团在人流中相遇,导游的声音是不疾不徐的,驻足聆听的老人们是安静的。我便漫无目的地跟着旅行团走了些许路程,飘飘悠悠,仿佛我是一个行走在历史与平行空间之间的魂灵。渐渐的,便真的忘了时间,又跟上一对穿着古装的男女,仿佛在此悠游的生命状态就应当是如此。我迷醉于这慢得与时空脱节的步调,若能选择自己的生活,我想做乌镇水中的一条鱼。

  到了中午,我寻了处茶馆坐下,点一盏清茶,轻轻抿着。窗外,一艘乌篷船轻轻荡着桨,缓缓在水面上漂移,涟漪荡漾开又散了去,船夫悠然撑杆的动作绘成一幅画,不知何时,画上的船消失了,留下没有波澜的水面。乌镇的正午是静的,少有行人,只有水和古城。一抹乌黑的墨色将眼前与身后涂满,温温柔柔地将我的心神包裹,缠缠绵绵地要诱我留下长眠。

  我不曾在书院与故居逗留,却痴迷地流连于戏台与深巷。纷争与革命不是这儿的标识,生活才是这儿长久的命题。漫长的历史中,不知在哪个节点,文明的火焰点燃这里,一座有着黑色的生命,水做的骨骼的古城拔地而起,一个个人来,一个个人去,它一旦开始了轮回,便永不停息。

  我曾和朋友说过:“若有一天我老了,我想找一座古城,一处小屋,种上兰草与花树,在向阳处放一张书案,一方砚,几卷书,读读诗,写写文。”那时梦影中勾勒出的,便是一座像乌镇这样的古城。

  如果我成了一片落叶,我愿沉在乌镇的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