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几斋手札

【贩罪|天一中心】坟

几斋手札 谪鬼 2342 2021-01-01 16:06:44

  (不知为何,我对天一以前的故事特别感兴趣。人物归三渣,ooc归我)

  (这篇文在我书桌里压了好几天了,与之一同被压的还有《收容一只封不觉》《圣迹》《真正的结局》……嗯,是的,我的拖延症又严重了……话说我本来打算国庆搞完这些的……)

  (前一千五百字是两个月前写的,所以文风可能不太连贯,求轻喷)

  天一的面前是一排排的坟墓。有的只是个小土堆;有的前面立了碑;有的碑尚新,碑文历历可见;有的碑已经残破了,被青苔爬满。所有的碑上都写着一个名字——天一。

  此刻,天一正站在一座荒岛上,四周是黑色的海面,头顶是黑色的天空,岛上除了泥土以外的东西便是坟墓——数量多到难以在短时间内数清楚。这里没有日月,也无所谓昼夜,仅有世界的本源,罪的颜色——黑。

  “我可不记得亚空间里有这样的地方。”天一自言自语道,“所以,我终于成功地死了并到达了一个据说叫‘死地’的地方么?”

  天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他走向那一座座坟墓,竟下意识便知道,那些坟墓的数目便是他曾经死去的次数,而里面葬着的则是各个时期各种身份的他。

  第一次死亡是什么时候呢?

  天一走到一堆碎石块前——那是他的第一个死地。

  那时暗水一族覆灭,抹杀者自尽,他一个人在望不见尽头与人烟的天地间行走,随手杀死一些攻击他的生物。他在思索,却又什么也想不出,他感受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是无聊吗?如果是现在的他,应该知道,那种感觉叫作“孤独”。

  而后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幼稚、促狭、赌气一般地,他想:“我也去死好了。”

  那是天一第一次自杀,过程并不顺利,毕竟他是个文职,难以掌握抹杀者那样快准狠的自杀技术。他对自己的力量的控制并不精准,对自己的身体构造也不大了解,故而用石椎在自己身上扎了好几下才算死成——总之感受极差。

  那也是天一第一次意识到,神对他是那么残忍——罪恶不灭,他便永生。他自奥林匹斯山上醒来,愣愣地看着天空,看那儿时而太阳升起,时而星光满天。他不知自己躺了多久,只记得期间他又死了几次,却都在原地再次睁开眼睛。

  “罪恶因人类而生,如果人类灭绝,我或许也能死去了吧。”

  天一生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忽而笑了起来。他走下奥林匹斯山,在人类畏惧的目光中杀戮——对于掌控罪的他来说,杀死这些脆弱的生灵十分容易。

  天一走过了许多地方,手上沾了许多鲜血,他看到了人类的苦难与脆弱,也看到了人类为生存而挣扎的蓬勃,他还看到了一个部落人人都生着黑发黑眸,竟和他有几分相似。他忽然觉得,人类这个种群并不可憎,甚至有几分有趣。

  “做一个人类,像他们那样生活,或许也不会太孤独吧。”神明的使者在黄河中洗净了手上的鲜血,以巫师的身份加入了黄河下游的一个部落。

  至此,已有十一座坟墓。天一站到了第十二座坟墓前。

  在经历十一次死亡与新生后,天一有了一个妻子。那个人类女孩生着棕色的头发,温柔善良,看他的目光充满崇拜。但那时的人类活不长久,她只活到三十岁便死去了。天一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意识到,他永远无法成为一个人类。他自杀了,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他死得干净利落。

  也只有在死亡的那一刻,天一才能感受到他与人类是有那么一丝相近的。但他又一次醒来了。

  天一后来又找过两个妻子,看着她们死去,他渐渐习惯了孤独。千年的时间,凝结在他面前是几百座坟墓。

  天一看着那一座座狰狞的坟墓,不由失笑。他记得几千年前有那么一段时间,不知是闲得无聊还是真的不想活了,他一次次地尝试各种死法——溺水、上吊、服毒、跳崖……有时是懒得洗漱了,干脆死一次让身体机能重置;有时是离开奥林匹斯山太远了,嫌走回去麻烦,便将死亡当作快捷传送。他本以为他的胡闹毫无痕迹,却不想量化之后在这死地是这么数量可观的一片坟墓。

  大概是他死的次数太多太不像话了,那个把他创造出来就当甩手掌柜走人的神又回来了。

  “抹杀者那家伙撂担子不干了。”连天一自己都没想到他一开口语气会是这么轻松,“所以你要不顺带把我也回收了吧?”

  神明摇了摇头,用一种不是语言的语言宣告神谕:“你需要继续留在这世间,做一个引导者。”

  天一怔愣了片刻,转而哈哈大笑,笑了半天,反问:“为什么?”

  神明没有回答,消失在光影中。

  天一又笑了一阵,走下了奥林匹斯山。

  然后,他去了罗马,也有可能是耶路撒冷,他记不清了。此时人类文明已经有了变革性的发展,他看到了城邦。尽管与暗水一族的建造判若云泥,但对于一个新生的族群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天一记得自己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地中海一带游走。在那期间,他见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类,也见证了几场惨烈的战役,一方面是人类的善,一方面是人类的罪,他不知何时已经接受了这个复杂的族群。他也遇到了一个天才的匠人,他请他建造了逆十字屋顶的书店,从此在那寓居。那个匠人也和其他人类一样,在不久后死了。

  他四处传述,曾被当作巫师推上过火刑架,也曾被军队包围追杀。一切周而复始地无趣。

  他开始通过诱发人类心中的罪恶引发一场场混乱,消遣?或许是吧。

  天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最后一座坟前,那是他最近一次死亡。是因为一个女人。

  他记得枪匠问过他:“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

  他当时的回答是:“永生是件无聊的事,我并不觉得她能够忍受这种无趣。”

  “想不到你还会为别人着想。”

  “可能只是因为我不够喜欢她。”

  他到底喜不喜欢她呢?

  他在她身上留了追踪器,他知道她在哪儿,却再未出现在她面前。

  数十年后,她死了。天一知道消息后面无表情地用咖啡泼了自己一脸,用唾沫把自己噎死了一次,从厕所里出来时自言自语道:“那个时代终于过去了。”

  天一哈哈大笑,眼前的景色忽然变得扭曲,坟墓片片化为齑粉,片刻间只剩一片漆黑。眼前再度恢复光明时,天一发现自己正坐在办公桌后,面前是一杯已经凉了的咖啡。

  “又做梦了呢,看来我离崩溃不远了。”天一笑了笑,按下了桌上的一个按钮。

  2301年12月3日,一座小城,一间逆十字屋顶的书店一夜之间沉入了地下,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