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几斋手札

【民调局|辣勉】那天孙胖子进了ICU

几斋手札 谪鬼 2083 2021-02-06 15:26:33

  (被动漫吓得差点退坑,歇了半年又好了)

  我发现吴仁荻对我的态度有点奇怪,怎么说呢,就是很明显的区别对待。

  什么事,别人去问他,他顶多送个白眼外加一句:“我又不是你爸爸。”我去问,他却都会给我解答。

  再比如处理事件,以我这运气十之八九碰上的是大事,每次被整得半死不活的,吴仁荻总会及时赶到,把我给捞出来。本来我还以为这是常态,后来听熊万毅说,别的调查员在外头死了就死了。

  我也不是啥矫情的人,说别人对我好我不高兴这是真没有,但吴仁荻这种人物的区别对待我是真担不起。那个层面有很多事是我一碰就死的,我也想不出自己有啥特别,只能成天想东想西惴惴不安。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三年吧,直到孙胖子结婚那晚,我喝高了,跟着吴仁荻走了一路,吴仁荻出奇地没有赶我还顺带耐心说了几句。第二天我是回忆起晚上的事吓醒的,一起来便去找了孙胖子。

  这货昨晚没少喝,开门时脸还半红半白的,他“嘘”了一声走出门,回身将门掩上:“咱哥俩外面唠,一一还在睡。”

  看着这家伙家庭美满,一想到老吴对我的态度,想到我还生死未卜,便半诉苦半倾吐地絮絮叨叨把这几年来我和吴仁荻的零零总总都告诉了孙胖子。

  孙胖子一拍大腿:“好事啊!不是我说,老吴对你青眼相加,你是我兄弟,他连带着爱屋及乌也能对我客气点。”

  我说:“你就不觉得奇怪吗?照他说的,我又不是他儿子……”

  孙胖子道:“确实有点奇怪,不过,不是我说,这又不是坏事,说不定老吴看上你了呢。”

  “你大爷的!”

  知道孙胖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会儿他估计急着回去陪他老婆,我也不好揪着他不放,又说了几句我便去民调局了。

  孙胖子说的不错,老吴待我好也不是坏事,但凡别人有这个运气,估计做梦都能笑醒,也就我还搁这儿矫情。

  我心才稍微坦了点儿,前脚踏进民调局,便见吴仁荻迎面走来,我先前调整好的心态荡然无存。我结结巴巴道:“吴主任,早……早啊。”

  吴仁荻冲我点了点头算作回应,我直接愣在了原地。老吴他这是冲我打招呼?我那便宜师父,和他同一辈的广仁都没有这待遇啊。

  心里乱糟糟的,干啥都干不好,我索性去泡资料室了,但也啥都看不进去。

  大概过了一个多钟头,有个年轻的调查员跑了过来,说我寄存在外头的手机响了:“孙局的电话,说找您有重要的事。”

  我立刻就想到,应该是关于吴仁荻的。孙胖子关键时候还是靠谱的,估计是他醒了酒,哄好了老婆,终于想起自己兄弟的安危了。

  我脚步不由快了几分,跨出资料室接了手机:“喂,大圣?”

  孙胖子的声音有些怪异:“辣子,跟你说个事儿,你冷静下来,别挂电话啊……”

  “啥事啊?说吧。”

  “我和一一说了老吴对你的态度,一一说老吴以前和她透露过,说他喜欢你……”

  “你大爷的!”

  “辣子,冷静,说真的,你仔细想想,老吴对你的态度是不是和对其他人不一样?你再想,如果说老吴看上你了,是不是一切都说的通了?”

  我脑子短路了半晌,干巴巴道:“那我怎么办?”

  “你先想想你喜不喜欢老吴,想好了告诉哥,哥再给你想办法。”

  挂掉电话后,我仍处于凌乱之中。

  吴仁荻看上我了?我哪儿好?他那样的人物看上我个大老爷们?

  还有,我到底喜不喜欢吴仁荻?

  吴仁荻那样的人是我可以喜欢的吗?

  怎么说呢?从一开始我和这个常人看不到的世界的联系就来自于吴仁荻,后来加入民调局也是因为他,在一次次危机中救我的也是他,给我以长生的也是他……

  如果不考虑性别的话……

  当我跑去跟孙胖子说我发现我好像也喜欢吴仁荻时,孙胖子坏笑道:“辣子,看不出来啊。”

  我脸颊一烫,也顾不得老脸了,问:“你说我该怎么办?”

  孙胖子一拍巴掌:“还能咋办,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挑明了呗。”

  “真……真去挑明?”

  “去啊,不是我说,干啥不去?记住啊,你以后可是局里唯一一个能上老吴的人。”

  “万一他不喜欢我呢……还有你咋确定是我上他不是他上我……”

  孙胖子笑得狡黠:“这事哥们儿早就给你想好办法了,你按我说的做,看事后老吴对你的态度就知道他喜不喜欢你了。我这尽为你考虑了,不然你以为我大清早去天上人间干啥……”

  当孙胖子和我说完他的计划后,我瞪着眼睛看他:“这么一试,万一他不喜欢我,我不就连转世都没有了?”

  “辣子,不是我说,你就是没事想太多了。你是白发人,见势不妙跑还不成?完事后要么找个地方躲个十年八年的,要么去投奔你那便宜师父……”

  “你说的啊……那我试试?”我快速从孙胖子手中接过药盒揣进兜里。

  那天晚上,我亲眼看着吴仁荻吃下我送的饭,然后……

  #$%&*&%$#

  事后,我还活着,并且正式和老吴确认了关系。不得不说孙胖子的法子真管用。

  但那天孙胖子进了ICU,和他并排躺着的是杨枭。

  我去看望孙胖子,给他削苹果时问:“怎么老杨也掺和进来了?”

  孙胖子全身骨折动弹不得,只得仰面朝天抽动嘴角:“不然你以为能撂倒老吴的药是哪来的?不是我说,你该不会真以为天上人间的药对老吴有用吧?”

  杨枭在旁边不停地眨眼睛,半天才断断续续吐出一句话:“孙……孙德胜……你……你说好……不把我……抖出去的……”

  “是老吴自个儿想到你的,老杨,不是我说,这和我可没关系啊,你可别冤枉我啊。”

  事后我才知道,那天杨枭知道了孙胖子的计划,非常热心地资助了一瓶强力*药,还说:“说起来我也很想看看吴主任被人压后的反应,不过你可别让人知道要是我给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