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万艳立春风

万艳立春风

月枕寒川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2-29上架
  • 983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重生

万艳立春风 月枕寒川 2359 2019-12-29 17:57:23

  今夜就像过去了的千百个夜晚一样,平静无声。夜色凉如水,月斜烟朦胧,在寂静的庭院中央正好看见它停在兽脊上,冰凉的月光撒在翠微阁前的石阶上,和庭院里内西窗下的芭蕉上,愈发显得翠微阁寂静冷清。时间缓慢流逝,几朵黑云天遮过月亮,于是天上只闪着几颗稀疏的星子了。

  夜暮深深,红墙绵绵无尽。翠微阁一片寂静,上夜的宫女绿云靠在脚榻旁被哪一处传来窸窣声音惊醒,她以为是老鼠爬了进来,还是自己听错了什么。可是没有,揉了揉眼睛,依旧是静谧无声。

  突然,床上又猛然发出一声急促的咳嗽。

  绿云有几分不耐,又听见床帘内传来几声难捱的哀吟,绿云还是点了灯,撩开素色帐帘,抚着人胸口替她顺气。“小主,可好些了。要用些水吗?”屋子里早已没了茶叶,温水还要去烧,只有一壶凉水摆在案头。

  床上的人紧闭着眼,惨白的脸,乌黑浓密的发丝散在枕头上,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仿佛方才的咳嗽与呻吟都不曾发出来。

  绿云心里莫名的惊慌,忍不住拿手去试她鼻息。

  还在,绿云舒了口气,再给宋澜掖好被子,轻轻放下纱帐来。

  “呼!”吹灭了蜡烛。一夜天亮。

  翌日早晨。

  一缕清晨的阳光将宫闱照亮,照在毓秀宫的琉璃瓦上,耀然灼目,雀鸟越上枝头,啾啾叫着。

  李姝携着侍女兰珠出了重华殿旁的甬道,正看见施嬿棠从碧玉长廊而来,她一身藕色的对襟襦裙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白色广玉兰,边上缀了金色线绣忍冬花纹,简洁不失雅致。

  李姝有意放慢了步子,待施嬿棠经过她身边时,手叠腰边,俯身一礼。“请施嫔安。”

  施嬿棠婉和的笑了笑,示意免礼。“李贵人今日好早。”

  李姝不由面上一楞,想起什么来了,脸上虽还笑着,到底眼里淡了三分。“妾这几日想着翠薇阁的宋才人,自那日——她受了罚,这几日都没醒过来。躺在床上总怕是要……”隐了词,不由抚了胸口,“妾去瞧了一次。夜里惊起来,总有几分怕的。”

  施嬿棠的笑意不减,与李姝一同走在往碧霄宫的甬道上。“你毕竟与她同住毓秀宫,倒也难为你了,还惦记着她。”

  李姝抿了抿唇,觉着施嬿棠在夸她,愈发谦虚谨恭敬了些,陪在她步子后面。“到也不是,只觉着她……也怪可怜的。”眼神暗了暗,一个孤苦伶仃的在屋子里养病,到底是洛贵嫔也忒狠心了。

  施嬿棠步下一顿,回头瞥了李姝一眼,髻上蜜蜡珠流苏簌簌一响。“可怜也是她咎由自取,以下犯上,冲撞了洛贵嫔。洛贵嫔是皇上宠了几年的了,她一把告到皇后那儿......”叹了一气,“皇后娘娘素来不理会洛贵嫔,便交给了尹昭仪处理了。”

  已走到了千鲤池来了,平静的水面上划过锦鲤游过的水痕,晨风拂面,清凉怡人,李姝却觉着自己双腿有些站不稳。

  三天前,她与宋澜一同走着,二人不知说到什么了一同嬉闹起来,宋澜背着身往前,脸上还洋溢着笑,侍女刚要提醒,却已是来不及了,她撞倒在正从拐弯处过来的洛春秋身上。洛春秋被撞倒时,脸色很不好,也不顾宋澜求饶,旁人相劝,直接告到皇后那儿。宋澜也不过是个无权无势,又不得宠的才人,皇后便令尹婕妤来料理此事,尹婕妤晓得洛春秋的性子,更不欲为此多生事,便直接罚了三十杖,对外只道是宋才人冲撞了洛贵嫔。

  宫闱依旧,前头便是皇后的碧霄宫了。李姝跟在施嬿棠后面进去,她们今日倒是头一个。

  不多时,皇后身边的缀玉出来,行了礼道:“施嫔安,李贵人安。皇后娘娘还在内殿,还请两位先在偏殿候着。”

  内殿里,怀珠正替苑情挽着髻。缀玉进来道,“娘娘,洛贵嫔身边的刘安来说,洛贵嫔今日身子不大爽利,不能前来请安,特向娘娘请罪。”

  苑情择了枚白玉耳环对镜比着,“让便她歇着,这几日免了她的晨昏省定。”摸约卯正时刻,皇后移步往正殿。

  另一边尹昭仪、陆贵人、柳才人、顾才人亦都在了。六人见礼,依次坐了。一列青衣小宫女鱼贯而入,递了茶和点心来呈在案上。

  此时,太监尖利细长的嗓子拉着调:“韦妃到。”于是众人又起来行礼。

  韦妃扫了一眼在座嫔妃,道:“各位妹妹来的倒早。”

  话音落,缀玉扶着皇后出来。一时,众嫔妃纷纷起身行礼。“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皇后一身杏色牡丹团簇的滚凤纹长裙,髻上戴一套嵌东珠的流苏步摇,神色淡淡,免了众人礼。

  韦妃答了谢,环顾众人一圈,笑道:“怎么又不见洛贵嫔?”

  一旁的陆贵人脸上闪过几分不屑,“洛贵嫔服侍皇上,怕又是累着了。”

  韦妃知道皇后素来是不料理这些闲话是非的,故而更肆意,“身子骨不好,便好好养着就是了,何必还整日往皇上身边凑。”

  陆贵人接道:“哎哟,可不是嘛,偏她要矫情些——”

  施嫔睇了一眼皇后的脸色,见皇后眉头微皱,隐有几份不悦,端起茶来轻轻一抿,盈盈笑道:“说起来,还是皇后娘娘这儿的茶最好。咱们今日也可品一品。”

  尹昭仪闻语,眼中顿时闪过几分不屑,她向来是不喜欢施嫔的。折过话来:“说起茶叶,施嫔原来出身低微,怕也没喝过这么好的茶叶吧。”

  皇后在主位坐着,冷眼看着下面各自相对,“洛贵嫔抱恙,施嫔待会便替本宫去瞧一瞧吧。余下无事,你们各自回去吧。”

  众人也不好再留,便也散了。

  出了碧霄宫门,陆贵人横了一眼施嫔,不冷不热道:“洛贵嫔病了,说不定皇上也在棠梨宫,施嫔一月都见不了皇上几回,今日可要好好把握机会才是。”再一折礼,朝人扬了笑,随在韦妃后面离去。

  李姝在施嫔身边,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陆贵人惯会说些风凉话罢了,您别往心里去。”她小声说着。“妾陪您一快去看看洛贵嫔吧。”施嫔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南熏殿里。沉香袅袅,画屏深深,殿外棠梨已谢,但绿意不减。

  洛春秋一脸恹恹躺在榻上,“多谢皇后娘娘挂怀。待本嫔身子好了,亲自去谢恩。”

  施嫔又细细问了太医用了什么药,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话。侍女呈来了汤药,李姝便端了过来。见洛春秋打量她,不由提起心来,“妾是毓秀宫的李贵人。”

  洛春秋端过药来,用玉勺搅弄着。“哦,本嫔记得你——”杏眼睨她,“就是那日在宋澜旁边的那个。那日你和宋澜行止不端,宋澜冲撞本嫔,这其中未必没有你的‘功劳’。”

  与此同时的毓秀宫里,翠薇阁里间悄然无声,而榻上躺着的人猛然睁开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