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万艳立春风

第二章 春秋

万艳立春风 月枕寒川 2316 2019-12-30 23:18:28

    宋澜脸上还留着临死前的震惊,她有些不敢置信。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嘶!”臀部传来阵痛提醒着她这个事实。恰好绿云进来,看见宋澜醒来,喜道:“小主,您终于醒来了。”

  宋澜皱着眉头消化这一切。小主?醒来?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唔了一声,又假装昏去。绿云忙不乎去请御医来。宋澜听着脚步声走远,稍稍定下心来。

   而棠梨宫里,李姝想到那日洛春秋在皇后面前梨花带雨的模样,那么楚楚可怜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却是让尹香雪杖责了宋澜五十棍。此刻她听着洛春秋的话,顿时煞白了脸,无措的跪在榻前,急徨道,“请嫔主恕罪,那日妾并非有意。”她看了看施嬿棠,可施嬿棠凝神屏息,垂着眸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李姝见此,心里更升起了一股深深的恐惧。

  洛春秋靠在榻背上好好的欣赏了一番李姝惊惧的模样,并着用了药。

  施嬿棠接过空碗交给侍女,方笑言:“宋才人已得了教训,如今还在床上躺着呢。倒是李贵人心念嫔主玉体安危,今日特来探望。”

  洛春秋用罗帕按了按唇角,看着施嬿棠不说话。好一会儿,才道:“本嫔倦了,晚琴,送客。”

  李姝如释重负。出了南熏殿,李姝感激的看了一眼施嬿棠,深深一礼,“多谢嫔主。”

  施嬿棠道:“好了。瞧你,脸色都白了,好好回宫休息吧。我还得去给皇后娘娘复命。”又指了身边的芳芜送她回去。

  李姝和施嬿棠离后没过久,南熏殿里,晚琴正为洛春秋捏着肩,不解道:“嫔主方才对施嫔也太客气了,她不过是一个不得宠的妃子。”

  洛春秋那天的气确实还没有消,她揉着额角,“施嬿棠虽不得宠,可却是皇上身边的老人了,更何况,她还在皇后身边得脸。”顿了顿,“也算她平日识趣,不曾生过什么事端。”晚琴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其实御医说您身子已无大碍了,可您这病着,绿头牌便撤下来了。”殿内一时静谧,洛春秋眼中哀色依依,别过脸去,不知想到了什么。如此,晚琴也不敢再问。

  再说施嬿棠往碧霄宫复命。苑情听了,也未多言,末了赏了她一对碧玉簪。

  李姝回到景岚轩,虞娘见她脸色不好,忙问了芳芜今日之事。

  芳芜便把今日之事告诉了她,虞娘不由心惊。“真真是多谢了施嫔主今日相助。”

  虞娘送走了芳芜,回来不免又安慰了李姝,又说今日多亏有施嫔援手。

  主仆二人正说着,毓秀宫的宫女绿云来禀,宋才人醒过来了。

  虞娘看了李姝犹惊未定的神色一眼,即刻道:“您今日受了惊吓,还是改日待宋才人身子好些了,再去瞧她吧。”李姝点了点头,便让绿云带了几只山参回去,给宋澜补身子用,只说来日再去。

  宋澜趴在床上,脑子里还有些晕乎。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前尘不该再来重追。

  绿云入内,“小主,该用药了。”宋澜闻着这一股苦涩的味道,皱了皱眉。这药实在太难喝了。“好,你搁下吧,等凉些了,我再喝。”绿云便把药放在了床头的小几旁。

  宋澜看着绿云在一旁笔直站着,低头掰着指头。宋澜只做未瞧见,瞑目假寐。想必是绿云有事要与自己说,却顾忌着什么又不能开口。

  但此宋澜非彼宋澜。她能重新活下来已是万幸,不再求其它,就这样忘却前尘,安稳的在翠薇阁好好“养病”吧!

  果真,绿云见宋澜既没有问自己,便也不好开口再说李姝之事。宋澜如今孤身只影,若李姝都弃她而去,那这辈子真真没有出头之日了。可惜她家小主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又或许是她家小主明明知道这一点,不想再拖累李姝了,可对于一个宫奴而言,主子的权势荣宠是与她息息相关的。宋澜可以自暴自弃,但她不可以。

  傍晚时候,绿云再去请御医,遭到太医的屡屡推辞。无法子,只得草草领了几副药回去。

  凌霄宫前,韦妃身边的宫女菱月提了食盒在白玉阶上等着,见福岩公公出来,迎上去问道:“皇上可是答应了?”

  福岩托笑,“皇上日理万机,怕是没空。”

  菱月面上不掩饰失望,笑意敛了些。“那也多谢公公了,这是我家娘娘为皇上准备的糕点,还请公公替我家娘娘转交给皇上。”福岩应了,待人走后,交给了身边的小平子。方才韦妃在,他可没敢直说,进去时皇上一听是韦妃来请,连让他把剩下的话都没说完就让他出去了。

  陆贵人在九曲桥上远远瞧见这一幕,不由掩口一笑。“走吧,韦妃是见不着皇上了。”陆灼华性子在家是嫡女,自幼被父母养在掌心,入宫后受了韦妃好些气,对韦妃又恨又怕,可无圣宠在身,只得跟在韦妃身边。

  到凝闲宫时,正见韦妃正在殿内拿宫女出气,不慌不忙行了礼,“娘娘仔细气坏了身子。奴才犯了错,交给慎刑司便是,您何必为这点小事劳累自己。”

  韦妃瞥她一眼,眼中凌厉,“是呀,不过是责罚几个宫人罢了,便扯到慎刑司,只怕皇后免不了又与皇上一番费舌,说本宫小题大做。你如今到比本宫更有架势了。”

  陆灼华明白韦妃这是知道皇上不来凝闲宫用膳迁怒于人,忙垂首道,“都是娘娘抬举,妾自知愚笨,不堪受任,幸得娘娘教导,才有今日。皇上国事繁忙,一个月里也甚少踏入后宫。”眼中沉了沉,“反是后宫事务繁忙,尹昭仪虽是出身名门,可若无皇后在旁指点,怕也难当大任。不若您手心里握着实在?”

  韦锦慈靠着椅背上,闲闲看着陆灼华。“话是这样讲,可皇后是一个水火不侵的冷眼菩萨,你莫非有什么法子肯让皇后放权?”

  陆灼华神秘一笑,使了一个眼神让侍女退下,在韦锦慈身边耳语一番。

  翠薇阁里。宋澜趴在床上好不清闲,而绿云却是心中暗暗焦急。直到晚膳后,才见得景岚轩前的垂花门绕出一盏六角宫灯来。绿云在翠薇阁前迎上去。

  李姝问道:“你家小主如何了?”

  绿云强笑道:“已经醒过来了。只太医一听我家小主醒来,便说已是无碍了,再不肯来了。奴婢正焦急着不知如何是好。”

  李姝神色一紧,“这样的事怎么不早说,可还有药?”

  虞娘闻言,扶了一把李姝。“小主,小心脚下台阶。”李姝面上一顿,便也不再多说,径直入内。

  宋澜听到外头声音也早已醒来,抬眼去看。只见隔窗外转出一个身材娉袅的女子,一身翠衣碧裙,一见她,便已眼中含泪,更添了一份柔弱。

  宋澜心里猜着这应是李姝了,旧宋澜的好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