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七章 烙印(上)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3486 2020-03-25 01:27:17

  在万千规则法则之力组成的时空隧道下,玉穆抱着玉沁穿梭自如,片刻间便抵达了玉沁峰。

  在玉沁峰大殿内,玉沁理了下凌乱的衣衫站定,那一阵天旋地转速度极快的穿行,让她头昏脑胀极为不舒服,她不断调理内息稳定躁动的丹田。

  玉穆连一根发丝都没乱,神态自若,儒雅的伫立在一旁,“师父,你还好吧?”

  “没问题,没问题,不过是跨越一次时空裂缝,我抗的住。”玉沁捋了下发髻旁的一丝乱发,满是不以为然道。

  玉穆不赞成道:“师父,你以元婴修为进入时空隧道肯定对你的神魂消耗极大,如若不及时回复神魂损耗对您日后的修炼也会有影响,乌金塔内有一处龙阎泉,最适合水灵根修士修炼和神魂滋养,你在此处休养修炼都极为合适。”

  “乌金塔是你的传承物,我使用的话,不是太好吧?”玉沁明亮的双眸闪烁,不确定的问。

  “师父,我的就是你的,你随时都可以使用。”玉穆面色严肃认真道。

  玉沁展眉一笑,一双明眸笑成弯月的形状,徒弟真是越来越有魅力了,就喜欢听这样的话,“谢谢小穆儿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玉穆温润含笑的看着师父,眸似星辰闪烁,嘴角扬起一抹明媚的微笑。

  塔内龙阎泉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这静谧萧瑟之地。

  “原来这里就是龙阎泉啊,果然跟传说中讲的一样,泉水灵气很浓郁嘛,只不过那头强大的守护妖兽倒是没看到。”玉沁打量起这神秘的龙阎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熠熠生辉。

  “听说有人在找强大的守护妖兽,难道是在找我么?”妖异妩媚的男声徐徐从泉水中传来,强悍的威压外放远远超过玉沁能抵抗的限度,玉沁隐有一口鲜血欲喷出。

  “白屏,不要闹了。”玉穆恼怒的呵止,快速用手抵住玉沁的肩膀,输入少量灵气帮她舒缓痛苦。

  泉正中跃出一条通体白色如美玉的大鱼,蝴蝶型的尾翼,长长的美丽极了,鱼嘴张合间,气鼓鼓说了一句话,快把玉沁气的再次吐血:“她说她在找‘强大’的守护妖兽嘛,我只是稍微配合的施放了下我的威压她都受不了,我也没想到她实力这么弱!”

  白鱼虚影一晃,一个墨发及地的白衣少年出现在玉沁面前,他虽身着一袭白衣但是气质妖媚极了,眼波流转妩媚,肤如凝脂,纤腰宽肩,衣领低低的敞开,衣袍还比较松垮,白皙的肌肤闪耀的魅惑的色泽。

  玉沁看着眼前少年近在咫尺的这幅画面,不禁咽了口口水,她不禁心里感叹:这少年真妖孽。

  “难道你一直念叨的师父就是她?样貌看着过得去,不过还是配不上你!”白屏左左右右打量着玉沁,几乎近的要跟她鼻尖对鼻尖了,突然冒出一句话。

  玉沁内心崩塌,说我弱,还说我配不上玉穆?天啊,突然好气怎么办,好想打死这个鱼妖。

  “白屏,不准乱说!你这样话多,是不是最近你很闲。罚你去源天境去寻来碧落果,龙阎泉就暂由红渠看守。你即刻出发,不可延误。”玉穆眼神犀利的扫了一眼白屏,严肃道。

  “不要啊,主子,不要把我派去那么远,呜呜呜呜呜……”白屏偏头欲倚靠在玉穆身上,玉穆皱眉嫌弃的一闪,白屏身体一个酿呛,他掩嘴似低泣道,“有了师父就不要白屏了,负心人,嫌我碍眼是吧,哼!”

  话落,白屏离开前嗔怒的瞟了一眼玉沁,然后身影极快的离开,似一抹流光瞬间消失在天际。

  玉沁脑子里直冒问号,这白屏什么毛病,处处针对她,她拆了他的CP吗?

  “师父,白屏是我在塔中接受传承期间结识的,他天性率真,说话不着边际,刚才他出言冒犯师父,我已经将他处罚了,若师父还是不满意,我可以再另加惩罚。”玉穆低眉顺目,似做错的孩子般,立在一旁恭敬的说。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我很高兴你这么袒护我,不必再去惩罚他了。”玉沁感动的一塌糊涂,有这样贴心的徒弟她心里暖暖的。

  龙阎泉处于赤焰山的险地,土地极其贫瘠,四周环绕流沙和各种有毒的异草异兽,这里极其隐蔽,鲜少有人能寻到这里。

  玉穆帮玉沁脱下外袍,搀扶着她来到池中深处,然后缓缓用略显冰凉的掌心抵着她的额头,源源不断的用自身的灵力来帮助玉沁修复她的神魂,有了龙阎泉和他的助力以保过程万无一失。

  经过两天一夜,她神魂愈合速度极快,在差不多神魂修复尾声的时候,浸泡在温和舒适的泉水里,她终于熬不住睡着了,头斜落在玉穆肩膀上。

  在他看到玉沁前仰后合的瞌睡状,直到倚靠着自己的肩膀睡着时,他无奈的笑笑,用掌心继续渡灵力给玉沁,直到他用灵识窥探到她的神魂已经完全修复才停止。

  十分贴近的距离让他能清晰的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呼吸一下一下的喷在他的侧脸颊上,玉穆脸颊微烫,心跳也极快,他侧脸去看师父,在偏头的瞬间,玉沁柔软的唇瓣从他的嘴角滑到嘴唇上,玉穆内心惊涛骇浪,瞪大了眼睛,发现师父还在熟睡中。

  玉穆深沉的眸子凝视着玉沁,微微勾唇,黯然哑笑:“师父我现在有点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玉穆抱起她,一个踏步虚晃间来到龙腾宫内殿,他轻轻将师父放在木床上,静静站在床边看着师父,床榻上月光映照下的女子肤如白雪,面似芙蓉,樱唇不点而赤,小巧的嘴巴微微翘起,朱唇微张,一头黑色秀发简单挽起,披散的秀发凌乱的和深色的被褥融为一体,身材凹凸有致,芊芊细腰不盈一握,一双雪白秀美的莲足袒露在外。

  玉穆努力克制着自己亲吻师父的欲望,身体僵硬的准备朝殿内的坐榻走去。刚一转身,发现自己衣角被拽住了,他低头看去,师父仍在沉睡,自己的一角衣袍被压在师父身下,他去拉自己的衣袍,师父一转身死死的压住了他的衣袍,他无奈摇摇头,伸手准备去推师父的纤腰,温热柔软的触感让玉穆心神荡漾,他正准备去推时,师父迷糊的嘀咕了句:“好困。”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拉,将他拉倒在床榻上,一翻身伸腿侧压在他的腿上,不自觉的用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口齿不清道:“大壮,别闹,睡觉。”

  玉穆闻着师父身上幽幽清芬的体香,他一动都不敢动,怕惊扰了师父,也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他眼眸轻阖,心里疑惑大壮是谁,内心翻涌不断,竟是一夜未眠。

  第二日清晨,刺眼的阳光照射在玉沁身上,玉沁只觉得昨晚睡得不太踏实,准备继续懒床,她觉得手下的手感滑腻,不禁多磨搓了几下,嗯,手感很好,难道自己还在做梦,这是什么东西呢?她左左右右的仔细探索了一下,好像是摸到了男人的肌肤,等等……男人……!?

  她倏然睁开眼睛,眼前美妙的景色让她头秃,大boss的上衣明显是被人拉开了,她的纤手正摸在他的腹肌之上,上面还有她抓揉的痕迹,他脸色绯红,一副生无可恋被人蹂躏过颓败的神态望着她。

  “额,这样的场景太刺激了,我一定是还没睡醒。”她伸手拍了拍脸颊,再次躺平闭上眼睛睡觉。

  “师父,你不打算对我负责吗?”玉穆潸然欲泣道,眼睛微红。

  系统突然插嘴进来,兴奋异常:“你知道吗,好感度现在37了,昨晚暴涨了25!原来攻略大boss的正确方法是这样啊!你再加油睡他几晚,我看离任务完成就不远了,哈哈哈哈!你是不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你主动把大boss拉倒在床上,可把我吓一跳,我都没眼看,所以早早就屏蔽下线了,你想看的话我这里有录制回放。”

  玉沁很无语,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总觉得有个东西在四周推拽她,她以为是她养的那只萨摩耶,所以迷迷糊糊的搂着它入睡了。

  玉沁赶忙睁开眼,纠结道:“我……昨晚睡得太沉了,我也不记得发生过什么,可能我以为你是我以前养的一只白狗,所以就搂住了你……”她抓了下有些凌乱的秀发,心虚的呷了下嘴,“昨晚其实是个意外,也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穆儿你作为男孩子,被吃了点豆腐,应该也没什么吧。”玉沁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看到玉穆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气压越来越低。

  “师父,可是我当真了,你不打算对我负责了吗?”他神情落寞,像一只无家可归可怜的大型狗狗那样彷徨。

  系统翻了个白眼,冷冰冰的说:“你是不是傻,直接说对他负责,然后再推倒他,好感度就蹭蹭的长,任务不就完成了嘛!你都在想什么,脑回路是不是堵了,用不用我给你疏通下?”

  “我只是觉得有点诡异,觉得这样发展速度太快了……”玉沁有些犹豫的说。

  “快一点还不好吗,盼都盼不来的好事呢!我看你就想任务失败被绞杀!”系统恨铁不成钢道。

  “不是,不是,不是,我改还不行吗?”玉沁听说要被系统绞杀,怂的180度态度大转变。

  系统知道恐吓成功,点了点头,露出了满意的姨母式微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会对你负责。”她抚摸了下某大型狗狗的脑袋,眼神诚挚无比。

  “如果你真的要对我负责,那你现在亲一下我。”玉穆还是不太确定,满怀希冀的说。

  “……”玉沁沉默片刻后,似下定决心一般,抬头灿然一笑,“好。”

  玉沁双手在他的双肩上借力,踮脚在他的侧颊上蜻蜓点水一般印了一吻,她一双魅人的双眼眨了眨,脸上涨起一片红晕。

  玉穆纤长白皙的指尖抚摸过侧颊,嘴角咧起明媚的笑容,似繁花盛开般绚烂,凤眸星目涟漪流转,清丽出尘的儒雅气质中揉进了入骨的温柔和魅惑,让人一不小心就沦陷其中。

  好感度加10。

  系统孺子可教般欣慰的竖起了大拇指,“一副你很不错,我看好你”的表情,玉沁额头冒汗,这系统什么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