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九章 天剑宗寻仇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3641 2020-03-25 01:40:26

  “玉穆师兄,我是元稹峰主的五徒弟,我叫紫菱,我看师兄你的奉例还没领,我特意帮你领了来,以后如果有事可以叫紫菱代劳,我很乐意替玉穆师兄帮忙。”紫菱睁大圆滚滚的眼睛笑嘻嘻看着玉穆,带着聪明伶俐劲儿,略带婴儿肥的脸稚嫩可爱极了。

  “多谢,不用劳烦紫菱师妹了,我自己的事自己来做就好。”玉穆清冷的回复她,接过宗门标识的储物袋转身离去。

  “哎哎……玉穆师兄!我……”紫菱脸颊微红欲言又止,叫住了玉穆。

  “不知道紫菱师妹还有什么事?”玉穆停住脚步微微挑眉,狭长俊逸的丹凤眼一暗,探讨的看向她的眼睛。

  她局促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脸愈加红透了,正当她刚准备开口,玉穆冰冷打断她:

  “如果是无关师门的事情,恕玉穆无空奉陪!”

  “我……我没什么事!打扰玉穆师兄了!”紫菱眼眶有些泛红,紧咬牙关,转身跑远了。

  玉穆冷淡的撇了紫菱一眼,继续朝玉沁的主殿方向走去。

  再过几日就是宗门大比了,这次会选出宗内前十名去神木秘境,师父刚刚秘音传话有事要嘱咐他。一想起师父,他薄唇微微抿起,嘴角微勾,眼底泛起无尽的温柔。

  “小穆儿,你可来了,你先进大殿,我先布好法阵。”玉沁站在大殿外,有些紧切的说,说罢抬手一挥,连布了三道法阵,才放心的来到大殿坐好。

  “小穆儿,这次的宗门大比很重要!你一定要夺得进神木秘境的名额,神木秘境里有沧海遗珠和神木藤,你必须要得到,这个可是慕容卿奕的又一大杀器,决不能让他先得到。这次我也会去,我会占用世家的一个名额,到时候我们有缘就秘境见面,遇不到的话就回宗门再说,做任务是首要的!”玉沁握拳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说话的时候黑亮的眸子一闪一闪的。

  “沁儿说的我肯定都会做到。”他含笑伸手轻抚过玉沁的发梢,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你的实力现在肯定是远超于我,但是这样还是不够,就怕慕容家族这些人挑起事端,一拳难敌四手,所以你要变得更强。”玉沁语重心长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坚定道,“不过放心,我会慢慢培养你成长,直到你不再需要我。”

  “我什么时候都需要沁儿,所以不准你离开我,也不准任何人带走你。”玉穆眼神深沉的看着玉沁,毫不犹豫的说。

  “好,我答应你,只要我还活着就一直陪伴你。”玉沁无奈的摇了摇头,含笑应答。

  好感度加2。

  玉沁心想,我可是保证活着的时候陪着你,等我完成任务脱离这个位面可就不保证了哦!

  时间转瞬即逝,到了宗门大比的日子,广场上早站好了上千来竞选的弟子,这次大比以抽签比擂的方式来选择对手,直到比赛到剩下十名弟子便是这次有资格进入秘境的人员。

  玉穆抽选到一个中偏后的名额,正当宗门大比准备正式开始时,天空狂风骤起,一片刺眼的白亮剑光从远空闪射而来,带着骇人的威压,宗门广场上修为薄弱的修士有些忍不住吐出血来。

  缥缈宗主急忙打开防护法阵笼罩住缥缈宗,宗主脸色一凛道:“何方道友来此放肆?可知今日是缥缈宗宗门大比之日吗?”

  立在高空巨大寒剑上的中年修士不屑的哼了一声,愠怒道:“我当然知道。我乃天剑宗宗主慕容观,我今日来这里是问责的!玉沁贱人纵容劣徒轩辕玉穆将我儿打至重伤,我特此来你缥缈宗讨个说法,让此二人血债血偿!”

  缥缈宗主神色一变,在震惊的神色里揣摩着事情的可靠性,据他所知玉沁的修为资质是伤不到慕容卿奕的,更不用说她的徒弟轩辕玉穆了。

  缥缈宗主捋了一把苍白的胡须,朗声干笑道:“慕容宗主可是有记错,以玉沁玉穆二人的修为和实力来说可赢不了慕容卿奕,慕容宗主的这番说辞可真令人难以置信。”

  慕容观恼怒更甚,脸色骤变,呵斥道:“我天剑宗还能诬陷此二人不成,趁早将此二人交由我处置,还能免得贵宗遭受灭顶之灾!”

  “慕容宗主是欺我门无人不成,空口无凭,待我查清事实,如事情属实,此二人到时再做定夺,届时会给慕容宗主一个满意的处置。此刻正是我宗门大比之日,待大比过后再处置这件事可好?”缥缈宗主压着怒气,语气缓和的说。

  “我天剑宗乃仙门第一大宗,跟你等小宗门可有商量的余地?今日便要你交出此二人,否则……哼!”慕容观冷哼道,神情骄纵,说罢他招出自己的杀招幻影千剑,霎时宗门上空亮闪闪的寒光布满天空,深寒的剑气沁入骨髓让人不寒而栗,缥缈宗的众弟子看到此番情景皆人人自危起来。

  玉穆此刻冷眼看着慕容观在上面叫嚣,心里早已气愤非常,把他自己交出去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把他的师父也交出去,有他轩辕玉穆在的一天,他决不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玉穆在宗门上空掐诀打出一道防护阵,随后一个瞬移,伫立在半空中,墨发和黑衣翩然飘舞,他犹如暗夜杀神,神情肃穆冷冰,恣意施展开威压,冷然说道:“慕容卿奕是我打伤的,我和他有个人恩怨,如果慕容宗主是为这件事来的,那我们可以继续把我们的私怨再清算一遍。”

  磅礴的威压施展开,慕容观和他身后的两位鬓白老者皆被震得向后退了数步,识海隐约有崩溃之相,不禁大骇,此人实力不容小觑远超自己,慕容观冷汗淋漓,稳定了心神,虚弱道:“你……你就是轩辕玉穆?”

  “在下便是。既然你今日是来寻仇的,那便废话少说!”玉穆森冷的眼神里有无尽的冰寒,仿佛他又感受到了上一世他被众仙门围剿时的森冷杀伐之意。

  “你既不识好歹,那我也不客气了!秦老祖、萧老祖,此人实力不容小觑,我们一起联合绞杀之,免得祸患无穷!”本来慕容观打算一人解决轩辕玉穆的,哪知他实力如此强悍,只得厚着脸皮邀两位老祖一起联手。

  “你们天剑宗好不要脸,三个长辈打一个小弟子,说出去不怕人笑话!”玉沁在一旁冷笑出声,嘲讽道。

  “这……”秦老祖和萧老祖脸色一沉,犹豫道。他们也是活了近千年响当当的人物,有一定的声望,今日若是联手去打一个小辈确实有些掉面子。

  “小贱人,这里哪容得你插话,等我们解决了玉穆,下一个便是你!”慕容观怒不可遏,怒瞪着玉沁。

  “哎呦,我好怕怕呀!我好害怕怎么办呢?小穆儿你一会儿下手可不要心软哦~记得帮我打残这个老不休的!可千万不要打死他哦,我还要他继续看着我嚣张干瞪眼呢!”玉沁拍拍心口,双目娇媚圆睁,做受惊的小鸟状,嘴里却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慕容观咬牙切齿的盯着玉沁,那杀人的眼神恨让旁人看了不寒而栗。

  “小贱人,你……”

  慕容观还没说完,轩辕玉穆一个闪身用乌金剑攻击而上,打断了慕容观的话语。

  “我师父也是你能置喙的?”玉穆冰冷的声音好像蛇蝎一般响在慕容观的耳旁,让慕容观陡然后退好几步。

  玉穆动作快如闪电的攻击他,根本让旁人看不清,慕容观心中大骇,已经自乱了阵脚,招式毫无章法的打了出去,对方却一一都轻易接下,不得已他凝出自身的杀招企图一招斩杀之,哪想刚凝聚出来之后便被玉穆瞬间击破。

  “就这样而已吗?那轮到我了哦?”玉穆森然一笑,眼神冰冷异常。

  玉穆近身贴近慕容观,专门攻击他的防护薄弱处,并没有使出什么厉害的招式,不紧不慢的似猫捉耗子一般攻袭着慕容观。慕容观进退不得,面对玉穆快狠的攻击,他只能不停的用防护法宝护着自身四周,防护法宝破碎了一个又一个,眼见败势已定,慕容观不得不向两位老祖凄然求救:“两位老祖,我命休矣,快来救我!”

  秦老祖和萧老祖通过观察轩辕玉穆刚才的招式,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虽然这个玉穆小子实力强悍,但估摸着合他二人全力可以击败之。他二人下定好决心后,悄然处于一左一右的位置上,决定左右夹击,合全力让玉穆一击毙命。

  慕容观最后的防护法阵已然被击碎了,他身上多了好几处的血窟窿,鲜血像不要钱一般汩汩而下,甚是骇人。就在慕容观神情绝望之际,两位老祖突然动手,一左一右倾全部修为发出惊天动地的合击,天地色变,黑云缭绕,气氛压抑低沉到极点。玉穆嘴角微勾,勾出一抹冰冷的笑意,他双掌释放出紫色的雷电,仿若很轻巧的接住了两位老祖的合力一击,又是轻轻反手一震,二人吐血倒地,不一会儿就没了生机,诡异非常。

  “你……你竟杀了两位老祖?你究竟是何修为?”慕容观震惊不已,忘记了自己浑身剧痛的伤口,好一会而才说出话来,战战兢兢的指着玉穆问道。

  “你还不配知道。不过我师父说要留你一命,那我便留你一条狗命,不过你这张嘴真是讨人厌烦,我便帮你除去祸根吧。”玉穆打了个响指,一头白发的乌金剑灵出现,浮动在半空中。

  “你可自行去取他的精血,不过你要帮我把他的舌头割去,以后不可让我再听到他的一言半语。”玉穆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惨白的慕容观,冷冷的吩咐着剑灵去做事。

  待处理好这些事情之后,玉穆笑的人畜无害的贴近玉沁,似邀功道:“师父我做的怎么样?还满意吧?”

  玉沁看着浑身精血被抽干,晕死过去的慕容宗主,张大血淋淋空洞的嘴巴,这割掉的不仅有舌头,连牙齿也没留下啊,玉沁眼角抽动了下,赞叹道:“满意!满意!”说罢,还不忘竖起两根大拇指。

  论凶残程度,她只服大boss,真是内心冷漠,残暴无情,性情多变的大boss啊,即使在没完全黑化前也是一样的凶残啊。前一秒是冷酷残暴的杀人狂魔,后一秒是温良无害的温雅好少年,嗯,这转变很精分。

  四周鸦雀无声,虽然广场上人很多,但是几乎连呼吸声都没有,寂静非常,周围人对这一系列的变故还没反应过来。

  最后还是缥缈宗主先开口说话了,他颤颤巍巍的理了下衣冠,清了清嗓子,眼露奇异欣喜之色,颤声道:“今日宗门大比暂且取消,明日继续。先散了吧。玉穆你随我来,还有玉沁峰主你也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