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十章 后起之秀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2742 2020-03-25 01:45:30

  进入宗门内殿,宗主迫不及待的布下七八道法阵方才罢休,他回身既惊又喜的上下仔细打量了好几遍玉穆,激动的手颤巍巍的捋着苍白的胡须,略作迟疑道:“玉穆你修为究竟是到了何种境界?你今日如何能打败慕容宗主及两位出窍期大能?”

  玉穆器宇轩昂的站立在内殿之中,眼中平静无波,虽然没有任何威压散发出来,但隐约还是能让人感觉到他作为上位大能者不同寻常的风华,这种独特的气质很难让人移开眼去,玉穆淡然揖礼道:“我现在已是分神后期,离飞升仅差一步之遥。”

  宗主大惊失色,双腿颤抖得差点没跪下,他心神震动,轻锤胸口不可思议的惊呼道:“你几月前还仅是金丹修为,如何能达到分神后期?”

  修仙之路从来都是艰辛漫长的,有很多修仙者直到大限将至都没有突破境界,只能含怨离世,像玉穆这般以火箭速度修仙,离飞升成仙仅差一步的故事简直是天方夜谭,让人难以置信。

  “你可曾听说过乌金塔?我便是偶得此宝,获得了青龙血脉传承才修炼至分神境。”玉穆坦然而谈,气质清冽闲雅,璀璨的星眸含着一抹笑意不时瞥向玉沁。

  玉沁看着这个“美男子”不停朝她微笑眨眼睛,心里咚咚直打鼓,也不敢轻举妄动,没看到宗主老人家还在这里站着吗?你说话就好好说话,总拿眼神勾引她是什么意思。

  “真是天大的机缘呐!多少人求而不得,实在是羡煞旁人!”宗主激动的胸脯上下起伏,脸色涨的通红,黑亮的眼睛滴溜溜直打转,满意的上下反复打量着玉穆,“我缥缈宗自建派数万年来,无一人有机缘飞升上仙,大多止步在出窍期和化形期,在这玄舟大陆也仅有天剑宗有一人飞升。现在我派声势大不如前,数万年间也仅有2人触及分神期,不过现都已圆寂,现在有你这个分神期大能坐镇,我派将重震声威回归辉煌!”

  宗主满眼通红,说到激动处,老泪滴溜溜的在眼眶里打转,几欲落下,继而又说道:“今日之事便是天剑宗欺我派羸弱,故意寻宗门大比之日来寻仇,我做这缥缈宗主实在是软弱无力,不如将这宗主之位让给你如何?”

  玉穆神色一冷,断然拒绝道:“我无心于世俗功名,也不想被世俗事劳烦,宗主还是另觅他人吧!”

  宗主轻捋胡须的手一滞,神色略显慌张的看着玉穆,苍老的眼中写满了诚挚恳切,紧张道:“既这样,你便做缥缈宗的尊者,平时并无杂事烦扰,还可自享逍遥,如此可好?”

  玉穆思忖片刻,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补充了一句:“不过这件事还是等我从神木秘境回来再说。”

  宗主苍老的脸终于舒展开,展颜一笑,忙应答道:“可以,可以,回来再议。”

  宗主回首又拉着玉沁叮嘱几句,方才放他们离开内殿。

  玉沁听了宗主的嘱托之后,不禁诧异的直挑眉,没想到平时严苛不苟的宗主竟给玉穆开了后门,给他直接留了个免试进秘境的特权,还嘱托她从秘境回来后直接带玉穆去问心涯,这个殊荣只有历代宗主才能享有,寻常弟子连想都不要想。

  玉沁听完宗主的嘱托,赶忙上前替老宗主捏着肩膀,眼眸明亮闪烁,狗腿谄媚道:“那我咧,我也可以去问心涯吗?”

  宗主抬眸扫了一眼玉沁,老脸一横,轻哼道:“等你当上宗主再说吧!”

  “哎呀呀,宗主你真偏心!哼!真是!”说罢,她假意的抹了一把眼泪,微嘟起嘴巴一甩衣裙,佯装气呼呼的跑了。

  宗主看着这个活宝,无奈的摇摇头,都是当师父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欢脱,看看玉穆的稳重再看看她,他无声叹息了一下。

  宗门大比次日又继续开始了,一日接一日,一直持续了10多天才结束,公布的名单人选中自然有这几天一直服侍在玉沁身边的玉穆,还有其他9人,这其中就包括紫菱和紫洛玄这两兄妹。

  在结束宗门大比的第二天,这日正好玉穆有事外出,紫菱的哥哥紫洛玄找上门来,他微一作揖说明来意,原来是替她的妹妹紫菱来做媒的。

  玉沁似笑非笑的看着来这个清雅俊逸的男子,轻轻抿了口茶水,朱唇轻启:“你是紫洛玄?”

  原剧情中紫洛玄是一个追求女主爱而不得的暖心男配,他为了女主甘愿放弃一切和贡献一切,女主跟他暧昧不明了一段时间,而这次的神木秘境就是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玉沁正愁没处去找男女主的茬呢,这不就送上门来了。

  “是的。我是东海金昇阁的嫡长子,紫菱和我为同母所出。本来紫菱跟我提起想要跟玉穆结亲的事我是不同意的,但那日宗门大比看到他的身手我觉得他还是有资格入赘我紫府的。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作为师父应该也有资格为其定一门亲事。我此番拜访,便是为这门亲事而来。”紫玄洛轻摇镶嵌满细密宝石的玄玉折扇,说话间神情傲纵下巴微微抬起,显然一副风流倨傲贵公子的做派。

  玉沁闻言心中不禁冷笑,定亲?小穆儿是她的,她怎么可能让给别人呢?

  玉沁明媚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秀眉轻蹙,绝丽的容颜露出为难的神色,扭捏道:“修仙之路本应无欲无求,一心问道,对于这种娶妻生子的身外事,我也无权做过多的管制,不若这样,等玉穆回来之后,我问下玉穆的意见,如果他答应了,我便帮他定下这门亲事......”

  正殿门口突然黑影一闪,玉穆脸色阴沉,满眼受伤的盯着玉沁,抗议道:“师父,这门亲事我不同意!还有紫菱是谁?你不能这样帮我乱点鸳鸯谱!”

  本来玉穆今日是有事外出的,但在路上看到一个内门白衣男子神情有异。看他是朝师父正殿的方向走的,就悄悄跟在他身后一窥究竟,没想到被他听到以上这番话。

  玉穆阴恻恻的转头,面色不善的朝紫洛玄说道:“我不同意,你请回吧,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玉穆当场狠狠拒绝了紫洛玄,紫洛玄颜面尽失,气的面色由白转红再转黑,他怒气冲冲的快步离开,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当场驳了面子,真是气愤异常!他可不会这样就算了!

  回到他的寝居,他咚的一声大力关上门,已经在内室等待的妹妹紫菱被巨大的声响吓得一怔,快步迎出来,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焦急的问:“怎么样了,哥哥?”

  紫洛玄重重的哼了一声,愤恨的说:“玉穆真不知好歹!”

  紫洛玄看着妹妹大粒大粒的眼泪簌簌的流,心里不禁一紧,叹了口气道:“本来我算好了今日趁玉穆不在,跟他师父商议把你们的亲事定下,哪想他回来这么早?不仅拒绝了这么亲事,还说根本不认识你!”

  紫菱闻言,眼泪流的更凶了,哭得呜呜咽咽一抽一搭的,眼睛揉得又红又肿。

  紫洛玄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心生一计,无奈的长吁一口气,缓和了语气,温柔的说:“既然你非他不可,他却无心于你,那你就趁这次机会在神木秘境中与他成了事!到时生米煮成熟饭,你我二人再配合仙人跳之法逼他娶你,看他还不乖乖就范?”

  紫菱抬起含着晶莹泪花的双眸,带着一丝期盼不确定的问:“这样可行吗?那我该怎么做呢?”

  紫落玄呵呵一笑,微咧起嘴角,目露精光:“我们金昇阁网罗天下各种奇珍异宝江湖粉药,这种小玩意儿我们有很多,到时你都备上就是,我且给你讲下具体用法,你要用心记好:先用追踪尘洒在玉穆的衣服上,然后……”

  紫菱一边细心在心里默记,一边捂着红透的脸暗自娇笑。她就知道他哥哥是最疼她的人了,只要她想要的,她哥哥都会不择手段的帮她谋划、抢夺,她的眼睛里闪着得意的光芒,心中暗道:玉穆师兄你不久就会回到我身边,你是属于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