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十一章 神木秘境 一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4239 2020-03-25 01:46:15

  神木秘境五十年开放一次,秘境中有无数修仙者垂帘欲滴的神木藤,这神木藤十分奇妙,虽为灵植却具有灵识,它表层坚硬无比,天下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砍断它,任何火种对它都无效,自身还能随意生长延长,作为攻击武器时还具有极大的破坏力,这种可防可攻的锻造材料十分稀有,鲜有修士得到它,这次秘境之行绝大多数人都是为此而来。

  神木秘境外早已人头攒动,等待秘境之门开启,玉沁伪装成世家子弟并未与玉穆在一起。

  此时玉穆面容清冷,气质出尘的站在众修士之中,他那俊美绝伦的外表吸引了一众女修的注意,不时有女修羞红了脸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玉穆视若无睹的安然等待。

  这时有几名姿容俏丽的女修走过来,待走近玉穆时其中一名女修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在她近的都快贴到玉穆的衣袍之时,玉穆突然一闪身离开原地,女修措手不及“哎呦”一声痛呼摔倒在地,她微微抬起头,娇羞的脸上带着不甘的神情,怯生生道:“玉穆师兄,我看到是你就过来跟你打招呼,无奈不小心绊了一下,失礼了!”

  “无碍。”玉穆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冷淡道。

  紫菱小脸一愣,她没想到玉穆反应会这么冷淡,脸色涨红:“我……我过来其实是想替我哥哥向你道歉的,我并不知道他会替我向你师父去提亲,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对不起!”她深深鞠了一躬,在他不易察觉之时将一些粉末弹到他的衣袖上。

  “好的,我知道了,你兄妹二人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他晦暗不明的双眼微微眯起,略施薄怒。

  “好的,紫菱知道了!”她感受到那可怕的压迫感,不适的向后连退了几步,弱弱的回答。

  “既无事,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他冰冷的凝视着她,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

  紫菱转身隐入到人群中,脸色阴沉,心里轻哼道:我紫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你玉穆也是!

  秘境之门一开启,玉穆一个瞬移在众人还没觉察的情况下就消失在传送阵中,众人只看到阵纹余波荡漾,不禁引得众人惊叹连连,随后才有修士纷纷跃入传送阵中,消失在原地。

  在进入秘境不久后,玉穆行至一片密林边缘,看到几只颜色灰暗的蝴蝶围绕在自己周围飞舞,他轻蹙眉头,眼底闪过一抹寒光,缓慢走进密林深处,席地而坐,再无其他动作。

  不一会儿,林子里一阵骚动由远及近,一白衣女子被妖兽追赶,慌不择路跑到玉穆面前求救,不等他回复就身形一闪躲到玉穆身后。

  几只体型硕大的妖兽咆哮着向玉穆冲来,眼看就要撞到他,他缓一抬手,黑亮的乌金剑飞闪而出,直戳妖兽的要害,妖兽肉眼可见的快速干瘪下去直至变成飞灰,这恐怖的场景让他身后女子呆愣了好一会儿。

  白衣女子惊惧回神,感激道:“玉穆师兄,谢谢你救了紫菱!不知紫菱能和师兄同行吗?”

  玉穆神情不悦,皱眉道:“我不喜与人同行,请速离开!”

  紫菱神情落寞,如纤柳的腰肢一扭,转身欲走,脚下又是一滑,眼看马上就要摔倒在玉穆的怀里,玉穆转瞬消失在原地,冷着一双幽暗的眸子看着她。

  紫菱眼看又没得逞,只得继续演下去,她眼眶通红,几欲泪下:“紫菱真没用,在这秘境中处处遇险,不知玉穆师兄能不能帮我一起寻找我哥哥,我一旦找到哥哥马上就离开!如果玉穆师兄愿意帮我,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你师父的事!”

  紫菱在宗门内早就听到有人传言他跟他师父的关系不一般,所以灵机一动借此来引诱他。

  玉穆眉眼一挑,轻笑:“我是玉沁的大弟子,我师父的事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紫菱故作神秘的眨了眨眼睛,微微笑道:“那你可知你师父是有一门婚约在身的?”

  玉穆一惊,疑惑道:“不知。”

  紫菱看到玉穆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得逞的笑了笑:“你帮我寻我哥哥,我就告诉你。”

  玉穆脸色一沉,思忖片刻:“你走吧,我不想知道。”

  紫菱银牙一咬,内心气愤他怎么不上钩呢,遂改口道:“玉穆师兄你刚刚救了我一命,那我就不计较了现在就告诉你吧,你且附耳过来。”

  玉穆盯了她片刻,默不做声,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终于缓步走来,微微俯首凑近她:“说吧。”

  紫菱看着她心心念念的玉穆师兄近在咫尺,面含娇羞,满眼倾慕,娇艳的朱唇轻凑过去,张口在他面前吐出一口红雾。

  玉穆脸色大变,急欲后退,哪知这红雾转瞬就钻入他的口鼻之中。

  紫菱掩嘴嘻嘻一笑,看着玉穆脸色苍白似极度在压抑着什么的样子,满脸欢欣的站立在玉穆身旁,放肆的挑起他的下巴:“都是因为你拒绝我,我才会出此下策。至于你为什么会拒绝我?是因为你师父吧,看来传言不假,你果然对你师父有情。不过没用的,你很快就会成为我的人,就算你不同意也不行,我这里还有很多药物可以控制你的心神。”紫菱本来娇俏可爱的脸上浮现出了恶毒的神色,如蛇蝎般让人不寒而栗。

  玉穆的眼神冰冷彻骨,不怒反笑:“是么?就凭你?”他伸手一把抓过她刚才挑起他下巴的那只手,略一用力反折,“咔嚓”一声脆响,她痛呼出声,只见她的手臂被玉穆硬生生折断。

  玉穆神态自若,勾唇轻笑:“我向来对女子宽容,我不杀你,不过你既惹了我,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他将她捆绑在大树上,布下一个简易的防护法阵,此法阵只会防止妖兽进入,对人修却没有任何限制,他将刚刚那股红雾轻吐出,红雾一瞬就钻入到了她的体内,她的脸颊即刻变得娇红起来,玉穆又是一个探手,隔空抓取了她的储物袋,强行破除了限制,倒出一地的瓷瓶,他做出一个碾压的动作,瓷瓶皆数破碎,一扬袖将一地的粉末扑到她身上,还有部分扬起的药粉混在密闭防护阵的空气中,顿时这媚药的功效增强数倍不止。

  玉穆闪身离去,连个眼神都没留给她。

  与此同时,在相距数里外的紫洛玄正闭目打坐,他和妹妹紫菱之间有通讯玉牒,一旦有情况就会及时沟通,而此时没有任何通讯。她定然已经得手,紫落玄如是想到。

  上官千凝从传送阵出来后就循着追踪蝶的踪迹来到这里,她是寻着慕容卿奕的方位来的,不料身上沾染到紫菱洒在周围环境中吸引妖兽的粉末,很不幸她引来的是一只初开灵识的七阶妖兽,她被妖兽追赶暂时迷失了方向,眼见体力急剧消耗,稍不留意就被妖兽击倒在地,万念俱灰只得闭眼等死,哪想却迟迟不见动静。

  她睁开眼睛隐约间看到一个英俊贵气的清朗少年,但由于伤势过重,很快就意识模糊昏睡过去。

  紫洛玄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温婉迷人的少女,心念一动,抱起她在附近寻了一处洞府,细心照顾她直到深夜,很显然他已经将他妹妹的事抛之脑后了。

  紫洛玄用一丝灵力向她体内探查,发现她的经脉破损严重,遂掏出一颗极品复元丹令她服下,细心的用灵力不断的为她调息,药效很快发挥了作用,经络修复了大半,千凝逐渐转醒。

  她缓缓睁开眼,美目迷离,逐渐看清了眼前的身影,还是那个华贵俊逸的少年,是他救了她?她欲起身感谢紫洛玄,刚一起身眼前一黑,身形摇摇晃晃欲倒,体力不支的瘫倒在紫洛玄怀中。

  她的脸瞬间红的跟熟透的苹果一样,娇羞的想再次起身,却被紫洛玄牢牢的抱在怀里动弹不得:“谢谢你出手相救,但我还急于跟师兄相聚,我不能在这里多做停留,我这便离开。”

  紫洛玄眼神一暗,柔声道:“你还尚未恢复,也不差这一日半日功夫,待我帮你调息好,再上路不急。”

  她低头思忖片刻,微微点了点头。

  紫洛玄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几瓶灵气浓郁的丹药摆放在她眼前,千凝惊讶万分,这些全是一些极品丹药,她虽是出身宗门世家,但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珍稀丹药。

  千凝明眸瞪得大大的,忙推拒道:“受不得,受不得,你我萍水相逢,我已经受你恩惠了,你若还如此待我,我更无以为报了。”

  紫洛玄一双桃花眼温柔多情的看着她,嘴角勾出迷人的微笑,打趣道:“那你便以身相许好了!”

  上官千凝的脸再次红透了,她不再接话。

  接连服用了几颗极品灵丹,终于在第二日她就几乎痊愈了,仅剩下一些暗伤需要调理,在紫洛玄的软磨硬泡下,她终于答应带他一起上路去寻她的师兄。

  走了许久后,她自言自语道,“我感应到卿奕师父就在这附近,我且仔细寻下。”

  突然千凝忙遮住眼睛,脸色通红,指着不远处防护阵中正火热的二人,怒嗔道:“谁.....谁这般不知廉耻!”

  紫洛玄此刻脸上火辣辣的,看到阵中那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正是他的妹妹紫菱,而那个背对他的男子应该就是玉穆无疑了。

  他眉头紧皱,快步上前,一闪身就走近防护罩内,浓重的媚药香气让他直皱眉,便悄悄在空气中撒了一把清障散,他愤怒上前一把抓住男子的胳膊,斥责道:“你是何人居然敢欺辱我的妹妹,还不快快住手!”

  男子被这斥责声唤回了些许神志,他略一迷茫的回头去看打断他的紫洛玄,又看看女子,心中大骇,立马恢复清醒,起身后退一步。

  “卿奕师兄?竟是你!”千凝看清楚男子的面容后,大惊失色,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泫然欲泣。

  “千凝师妹?”慕容卿奕心中苦楚,一时竟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紫洛玄一看傻眼了,不是玉穆而是慕容卿奕?!他赶紧取出一颗清心散喂紫菱吃下,轻轻唤醒她。

  紫菱清醒后,样子委屈极了,泪水簌簌而下:“哥哥,我……呜呜呜呜。”

  紫洛玄轻拍着妹妹的后背,心中不禁一喜:是慕容卿奕更好!紫洛玄偷看了一眼泪光在眼眶中打转的千凝,如此就能隔阂千凝和慕容卿奕的关系!而自己就更有机会夺得佳人!

  想到这里,紫洛玄抓住慕容卿奕,愤怒道:“是你轻薄了我的妹妹,你要负责!”

  慕容卿奕俊朗绝伦的脸上布满寒霜,他觉得自己是被人算计了,不禁辩解道:“昨日我行至这里,看到令妹被捆于树上,出于好心才来解救,没想刚走进阵来就中了招,此事并非我本意。”

  “生米已然煮成熟饭,我亲眼所见,你可抵赖不得,就算你是天剑宗宗主之子,也别想不认账!”紫洛玄的手紧紧攥着他的胳膊不放,语气狠绝。

  “我犯的过错,我自然会承担。”慕容卿奕挑眉,语气不容置疑。

  千凝闻言悲伤欲绝,泪水终于止不住,掩面转身朝外跑去。

  紫洛玄见状,心中一喜,语气平缓下来:“如此甚好!你定好日子不日就来迎娶紫菱,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告上天剑宗去!”

  “好好好,你且松开我。”慕容卿奕连连答应道,他现在一心只想去看看千凝师妹,怕这接连的变故让她承受不住。

  紫洛玄松开手,慕容卿奕快速穿上散落一地的衣服,朝千凝追去,终于在一颗大树后,看到掩面哭泣的千凝。

  慕容卿奕轻搂过千凝,安慰道:“千凝,今日都是我的错,我是不慎中了暗算失了神志才如此的,你要相信我,我喜欢的人只有你,我是不会娶紫菱的!”

  千凝停止在他怀中的挣扎,抬起泪眸,小声抽泣道:“真的么?”

  “千真万确,等我回去先跟父亲商议,解决了他们兄妹的事,就来迎娶你,自从父亲重伤以来,宗内大小事都交由我处理,像处理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做到的。”慕容卿奕坚毅的脸上充满着诚挚,他满目柔情的看着千凝。

  千凝倚靠在他怀中,抹去眼角的泪珠,娇羞欣喜道:“我信你,卿奕师兄。”

  慕容卿奕顺势紧搂住她,强势的亲吻起来。

  紫洛玄过来寻千凝,竟看到这一幕,眼神冷厉,拳头紧握到关节都有些发白了:“慕容卿奕,这门亲事成不成可由不得你!你无论如何都是躲不掉的!”说罢,愤恨的转身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