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十三章 神木秘境 三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3493 2020-03-25 01:48:35

  事实正如玉沁所想,君桐芝早就知道‘他’就是玉沁本人,而玉沁也如他最初计划的那般带着他进入秘境,其实他这次出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与玉沁培养感情,而是为了神木藤。君家可以窥视天机,他早已算出此次神木藤会出世,而且跟玉沁有极大的关联,所以才有这般安排。

  而这边,听到君桐芝说跟他师父有婚约后,玉穆吃味极了,冷着一张俊脸道:“那又如何,我师父不喜欢你,也不会嫁你。”玉穆凝视着玉沁,笃定的问,“朱道友,你说是吧?”

  “额,这个我不得而知。”莫名被拉入战圈的玉沁,一脸无奈道。

  君桐芝云淡风轻的继续道:“我与沁儿是父母双方定下的婚约,岂可轻易取消?”

  “哼,定了婚一样能取消,又没真的嫁给你。朱道友,你说呢?”玉穆挑眉道。

  玉沁再次被点名了,她满脸黑线,尴尬的笑笑,应答道:“是是是,那是当然,如果她本人订婚后反悔的话是也是可以毁婚的,万事皆有变数。况你我修仙之人,一生只求大道,寿命也远长于凡尘俗子,对于这些世俗事我们向来随心所欲,不受拘束。”

  玉穆满意的笑了笑,用白皙纤长的手优雅的给玉沁倒了一杯灵茶。

  “朱道友,不知你有没有听闻过万金难买玉灵酒这句话,而我这里恰好就有一坛百年玉灵酒,你来品尝下如何?”君桐芝笑得和煦,红唇娇艳的似血一般,给他平添了一丝妖惑之感。

  玉沁刚拿起灵茶还没来得及喝,就看到君桐芝拿出了玉灵酒,顿时来了兴致,接过君桐芝递过来的酒盅,一饮而尽,连连叹道:“不错,甘甜清冽,好酒!”

  “既然不错,再多饮几杯可好?”君桐芝轻轻摩挲着酒坛边沿,眼神明媚璀璨,含笑建议道。

  玉沁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好像被盯出个洞来,大boss的醋坛翻了,玉穆一双幽深黑漆的眼睛阴沉的可怕,他正一瞬不瞬的凝视着玉沁,神情变幻。

  “不了,这次秘境历练并非享乐来了,浅尝辄止最好,以后有机会再把酒畅谈吧!呵呵呵......”玉沁瞄了几眼神情不善的玉穆,不自然的笑笑,求生欲极强的应答道。

  “额,突然好热,这口干舌燥的,喝口茶润润喉吧。”玉沁作势拿起搁置在矮桌上的杯子,豪迈的一口喝干,略显浮夸的赞叹道,“真是好茶,沁人心脾,甘香缱绻,最是解渴,这茶滋味真不错!”

  看着玉沁夸张的表演,玉穆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脸色舒缓下来。

  玉沁满头暴汗,在心中暗暗嘀咕一句:大boss真是个大醋坛子!小气鬼!

  夜幕渐沉,一阵妖风乍起,树丛中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玉穆瞬间挥手布下一个防护阵,并不去多管这声音的来源。

  过了一会儿,树丛中的响动渐渐消失,转而传来一阵女子幽咽的轻泣声,声音幽怨哀婉的像女鬼一般。玉沁一个寒颤,浑身寒毛倒竖,她最怕鬼这种玄幻的东西了,像妖兽魔兽这种实质性的生物倒是不害怕。

  玉沁默默朝玉穆身边移了移,偷偷瞟了眼身旁的两个男子,他们皆神色自若,毫不在意,该煮茶的煮茶,该闭目打坐的闭目打坐。

  玉沁伸出大拇指,默默在心中点了下赞:优秀!二位美男都是不怕女鬼的!

  玉沁也强镇定下心神不去管这声音,暗自无聊的在心中背诵起清心咒。

  时间过了很久,这幽咽的女鬼哭泣声仍然没有停止,玉沁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对这瘆人的声音也免疫了,她捏紧了拳头隐忍着不耐,继续默诵清心咒,全篇都吟诵了十四五遍,那恼人的哭泣声还没停止,终于玉沁忍耐不住了。

  玉沁紧皱眉头,恼怒的站起身:“谁这么没公德心,哭这么久还没停止,甚是烦人,打扰到我休息了,我管它是人是鬼,一律打死!”

  “玉穆,打开防护阵,放我出去,我去看看是什么东西?”玉沁怨气冲冲的说,眼睛里满是不耐烦。

  “我也去!”那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两人闻声面面相觑,互相给了对方一个不屑的表情,那场面让玉沁觉得有些滑稽。

  额,玉沁心里犯了嘀咕,她应该早点对君桐芝澄清下误会,她并不喜欢他,还想尽早解除婚约,所以她打算抽个时间单独跟他解释清楚了。

  “玉穆你跟我同去吧!桐芝你身体弱,受不得风,好好在防护阵里等我们回来哦!”玉沁看着他二人,柔和的说。

  玉穆挑衅的瞥了一眼君桐芝,像个胜利者一般跟在玉沁身后,满脸的欣喜雀跃,小尾巴都翘上天了。

  玉沁看着他不成熟的样子,不禁失笑。

  在她们走后,君桐芝温雅的脸色骤变为阴厉,仿佛黑沉的阴云,声音低沉沙哑:“我竟比不上你那个徒儿吗?”

  这边,她们二人出了防护阵后,寻声很快就找到了声源地,这里临近一条小溪,四下荒凉无人,溪水流淌的声音给静谧的深夜更添一分神秘感。只见不远的草地上半蜷着一个貌美的女子,容貌妩媚,倾城绝色,她身着轻纱,布料轻薄能透出肤色来,如玉的酮体若隐若现,酥肩半露,又勾人又魅惑,她正楚楚可怜的凝望着玉沁她们二人。

  “哟,小美人,你怎么啦?”玉沁轻佻起媚眼,露出风流公子的痞笑样,玉骨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手心中拍响。

  “公子,奴家的脚腕扭伤了,在这黑漆漆的地方,奴家害怕!”小美人泫然欲泣状,我见犹怜。

  “是么?这么大半夜,你害怕还会跑到这种荒芜人烟的地方?”玉沁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微笑,似不信任般的说道。

  “奴家.......奴家.......”那女子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应答,竟结巴起来。

  “让我猜猜看......你是这神木秘境的高阶妖兽是吧?你的目的嘛......就是想吞食几个人修来提高修为,对吧?”玉沁目光澄澈,一字一顿的说道,笑容凌厉。

  “哼,你猜对了又怎样,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只是可惜了你这具好皮囊,本来想多陪你玩两日,没想到你竟这样不知好歹,休怪我手下无情!”那美人面色狰狞起来,说话间变化为一只巨大的青蛇,一张血盆大口展现在玉沁面前,尖锐的獠牙露出森森寒光。

  “我在这里,还轮不到你撒野!”玉穆怒斥道,将玉沁护在身后,乌金剑闪出,直接从蛇口中穿透过去。

  尖锐刺耳的咆哮声响彻山林,毒蛇眼冒绿光,它摇着暴躁的蛇头,大力将庞大的蛇尾甩打过来,带着呼啸的风声,力达万钧。

  玉穆举手做轻捏状,隔空捏住巨蛇的脖子抬升到高空,巨蛇的攻击落空了,它在半空大呼道:“不可能!没有人能逃脱我的灵蛇摆尾!”它在半空中不停的扭动着庞大的身躯,企图挣脱。

  “没有什么不可能,只可惜你遇上了我!”说罢,玉穆用力一捏,空气中血雾弥漫,巨蛇炸裂开来,一块块的碎肉掉落下来,地面上的花花草草上都沾染到了血肉,腥臭之气扑面而来。

  除了碎肉之外,空中落下一个不起眼的珠子,白色黯淡,玉沁拿在手中琢磨了半天,你说它是妖丹吧,却没有蕴藏浓厚的妖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但内里又有灵烟环绕,好似是不凡之物,这到底是什么呢?

  “玉穆,这颗珠子你认识吗?”玉沁将白珠递到玉穆手中,满是好奇的疑问道。

  “沧海遗珠。”玉穆当然认得这枚珠子,在上一世玉沁死后,他被众仙门围剿的时候,慕容卿奕凭借此珠将自身实力提升数倍,要不然凭他慕容卿奕岂能轻易一剑击杀自己?

  “原来这就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那么刚才的那只青蛇是神木妖王?”玉沁汗颜,没想到一只大妖这么轻易的就被玉穆解决了,她刚刚还以为它只是一只等级略高的妖兽呢!

  玉穆狠掐着珠子,陷入了回忆中,脸色阴沉冰冷,并没有回答玉沁。

  “喂,喂,玉穆,回神啦!”玉沁用手在玉穆面前摇了摇,然后又用手戳了戳他的胳膊,含笑着说,“看在你刚才保护我的情份上,这颗珠子就归你啦!以后记得知恩图报哦!”

  红衣男子娇媚的笑望着玉穆,漂亮的眼睛弯成了上弦月,白皙的肌肤愈发映衬得桃粉色的樱唇娇艳欲滴。

  玉穆喉咙微动一下,伸手拽住玉沁,眼神深邃,复杂的表情让玉沁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玉沁一顿,回想了下,刚才好像并没有说错什么话,微微挑眉问道:“玉穆,你突然拉住我做什么?”

  “师父,你还不打算跟我相认吗?”玉穆似置气般的问道,剑眉微微挑起。

  “你是何时认出我的?”玉沁惊诧的问,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神色,被拆穿的感觉真不好!

  “初见时就已经认出了。”玉穆清浅的笑着,眼中满含着温柔。

  “那你不早点告诉我,你们都已经知道我是谁,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玉沁有一种挫败感,哭笑不得。

  “小傻瓜!”玉穆眉眼含着宠溺,嘴里突然蹦出这三个字。

  “哎呀,你辱师!快点松开我,逆徒!”玉沁顿感师威扫地,毫无颜面,抗议道。

  “逆徒么?我不介意表现的更忤逆一些!”玉穆嘴角勾起邪魅的笑,眼神闪烁,调戏的说。

  “你......你......”玉沁心里野马狂奔:妈呀!快跑,大boss今天状况不太对劲啊!

  玉沁挣脱他的钳制,欢脱跑的飞快,一抹红衣绚烂如烟花在黑夜中绽放,她不时回头看一眼玉穆,发现他总是不紧不慢落后一步。

  “来呀,抓我啊!你抓不住我!”

  “我抓住你,可是要奖励的哦!”

  清脆爽朗的笑声交织在静谧的夜晚里,这两个人像两个傻瓜一般你追我赶,笑的不亦乐乎。

  系统君看到这里直落汗,大boss被某人带傻了,果然傻气是会传染的!

  好感加2。

  过了很久,她们二人才回去,防护阵中君桐芝的脸色阴沉不定,气氛很是低沉。玉沁狂奔了半宿,很累,道了声晚安,就直接钻进玉穆给她铺好的灵蚕被中,不一会儿就昏沉睡去。

  仅剩玉穆和君桐芝二人面面相觑,他们互相不屑的对视一眼,各自挪开视线打坐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