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十七章 问心涯 下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3473 2020-03-25 01:53:11

  玉穆淡然瞥了天空一眼,向峰顶的问心石走去,一块古朴的青色大石头伫立在崖顶的平地上,这块显眼的青石就是问心石了。

  玉穆略一迟疑,伸出纤长的手轻覆在巨石表面。

  阵纹荡漾开来,玉穆进入了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各种数不清的天材地宝法器法宝堆积在宫殿四角,如果寻常修士看到这些肯定会两眼发直,恨不得全部搬走,但玉穆仿佛毫不在意的走了过去。

  宫殿内正进行着一场隆重盛大的酒宴,各个宾客席上都摆满了美酒佳肴,周围各种不同风姿的美女服侍在侧。

  玉穆一袭精致华贵的正黄色龙袍着身,容貌肃穆庄严,他此刻是仙界最至高无上的权利拥有者,玉帝。

  玉穆淡然穿过站立行礼的众大臣,傲然的坐在主座上,他身旁立马迎来两位绝色佳丽上前斟酒夹菜,玉穆不为所动的冷然直视着正在跳艳丽勾人舞蹈的舞姬,她身姿妖娆妩媚,一颦一笑都魅惑诱人,舞裙下那若隐若现白皙纤长的玉腿更是引人遐想。

  玉穆身旁的两位佳丽见玉穆只盯着领舞姐姐而不盯着自己时,皆娇嗔的朝玉穆怀中倒去,玉穆似毫无察觉般无视她们。

  突然他召出一柄利剑直直朝领舞的舞姬胸口刺去,一声娇柔的尖叫声后,舞姬化成一股青烟,周围的一切繁华利禄尽皆消散。

  哼,这种障眼法也想迷惑他吗,这也太小看他了。再说,美女金钱地位财宝这些都不是玉穆所求,他根本不屑一顾。

  场景轮换,这次是在一片荒芜的荒漠上,玉穆是一个七八岁濒临死亡的孩童,他绝望的躺在荒滩上。四下无人,他直视着天空,碧蓝的天空上盘旋着数不尽的秃鹫,它们在天空中叫嚣着,有几只已经落在了他的身旁,一动不动直勾勾盯着他,随时装备上前将他分食。

  玉穆眼神冰冷决然,他可不是顺天命的人,他要抗争,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准备坐起来,无奈他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浑身使不出一丝力气。

  “这就想让我束手就擒吗?”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缓缓闭上了双眼,就在他闭眼的瞬间,黑压压的秃鹫好像得了信号一样,一起俯冲下来,争先抢后的伸出尖锐的嘴去啄食他的全身。就在大群秃鹫包围他的瞬间,剧烈的爆炸将鸟兽们纷纷炸成碎肉,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玉穆他自己。

  他玉穆即使幻化成了最弱小的孩童,也会跟命运抗争到底,身死又算得了什么。

  场景再次变幻,这次玉穆是秦淮河上的一名歌女,‘她’日日期盼着跟自己的情郎相会,有一日她表明了自己的情意,希望他来替她赎身,以此终身厮守在他身边。哪想‘她’的情郎至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仿佛失踪了一般,她也打听不到他的任何消息。直到有一日‘她’听闻他要跟另一名女子成婚,‘她’心如刀绞,日日以泪洗面。

  玉穆见此场景,心有触动,嘴角勾起彻骨的冷笑:“既留不住他的心,那便留下他的人,即便是尸体也好。”

  在男子大婚之日,他一身大红婚袍喜气洋洋的跟着宾客交谈甚欢,玉穆(歌女)也穿着一袭精致华丽的喜袍翩翩来到他的婚宴上,她姿色绝丽,美貌动人,众宾客纷纷都看傻了眼,惊讶道:“这不是秦淮河上的歌女秀秀吗?怎么今天她也一身喜袍?”

  情郎皱眉,怒气冲冲的说:“你怎么来了?是来扰乱我婚礼的吧?你个娼妇不好好在你画舫上呆着,没事来这里干什么!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

  玉穆眼神冷漠,突然嗤然一笑,笑容冷艳炫目,仿佛是天底下最美的风景,她猛的拔出腰间配剑,一剑穿喉,这男子片刻化成一阵青烟消散。在宾客惊恐的喊叫声中,场景再次切换。

  就在这场景转换的瞬息,有个苍老的声音说:“定性不错,资质不错,可惜败在情之一字上,难以斩断凡世情缘。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且看你如何抉择。”

  这次玉穆落在地底岩浆旁的峭壁上,火红的岩浆不断翻滚升腾,他周身被炙热的岩浆不断灼烤着。

  熔浆中心有两块巨大的浮石,每块浮石上都跪坐着一名捆住手脚的女子。熔浆不断侵袭着浮石,随时都有沉没的风险。

  他仔细看去,这两名女子竟是他最熟悉的人,一个是他的师父玉沁,另一个是长着陌生脸庞的女子,她居然是穿越异世融合了他师父灵魂的沁儿。

  见她们二人同时呼喊求救,玉穆心中紧紧抽动一下。

  玉沁还是如前世般,一贯的冰冷高洁,声音清冷道:“玉穆,师父有难,快来救我!”

  此刻,另一块浮石上的‘玉沁’神情黯淡,情绪低落道:“我不该骗你,我并不是你师父,对你而言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你做选择吧,我不怪你。”

  “玉沁”仿佛已经断定了玉穆肯定会救另一个人,眼神彷徨无助,而这眼神让他心痛极了。

  玉穆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幻术,但是他内心还是不断翻腾,师父和沁儿他都要救,明明师父就是沁儿,沁儿就是师父,她们明明是两个残魂融合在一起的整体,为什么要做出抉择?为什么?

  “哈哈,有趣有趣!关心则乱,我倒要看看你要救哪个?嘿嘿,不过最后我要让你哪个都救不到!”在一旁观察的白胡子老者恶趣味的说。

  突然熔浆暴涨起来,逐渐淹没了浮石的顶端,眼见师父和沁儿都要被吞没。

  “不要......”他低声嘶吼道,来不及思考,他扑向沁儿的方向。

  在玉穆伸手即将够到沁儿的瞬间,她已经被熔浆席卷的一个大浪吞噬进去,在被吞噬的一瞬,她无助的眼睛里充满了喜悦,一滴晶莹的泪花从她的眼眶中掉落出来,她开口轻轻吐出几个字:“谢谢你,小穆儿,我很开心你来救我!”不过最后这几个字她还没全部说出口,就完全消失在翻滚的熔浆之中。再也寻不到她的身影,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巨大的悲伤与愤怒同时侵噬着他的大脑,他的心中涌出毁天灭地的冲动,他运转凝聚起周身全部的威能准备毁掉这个幻境,毁掉这块问心石,跟他的沁儿相比,这问心石的馈赠又算得了什么,这个幻境最不该的就是拿他的师父来验证他的道心!

  “我玉穆可以失去所有东西,但唯独不能失去沁儿,既然你让我失去了师父,我就要毁掉你!”他挥手施放出庞大的威能全部一下子打在幻境结界上,瞬间幻境碎片似碎琉璃瓦一般纷纷掉落下来,连问心石的表面都有细小的裂缝出现。

  幻境瞬间消失,他站立在一片虚无的平地上,周遭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这时有一阵苍老虚弱的声音从黑暗中的一个角落传来:“咳咳咳,臭小子,你快打死我了,差一点一命呜呼了,幸亏我躲得快!你这臭小子心眼这么小,经不起逗弄!哎呦,老朽脆弱的身子骨快断了!”

  玉穆脸色冷着脸,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白须老者。他须白如雪,眉毛胡子都长长的,垂到了地上,眼睛亮闪闪的带着狡黠的光,五官端正俊朗,隐约能看出他年少时也是一位有着绝世风华的帅哥。

  “你啊什么都不错,灵根不错,悟性不错,胆识也不错,就可惜误在了情上。”那老者捋了下苍白的胡须遗憾道,顿了下继续说,“你若是断情绝爱呢,我这里就有一项逆天的技法可以馈赠给你,通天术,你知道不知道?若是你继续纠结于情爱呢,我这里就只能馈赠你一些次一点的技法,比如这罗刹杀术、占天术,亦或是这个控音术。”

  他这一世重活只为玉沁,他是不可能断情绝爱的,若要他断情,他宁愿放弃这劳什子的通天技法。再说这些都是些什么烂技法,说实话他都不是很中意,罗刹是什么鬼东西能跟他乌金神龙相比吗,还有那个占天术,他只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根本不需要去遵天命卜吉凶,至于控音术嘛,弹琴谱曲营造氛围,嗯,这个还算有些作用吧,没事弹个小曲给师父听。

  “我是断然不会断情绝爱的,我意已决。这样,我就选控音术吧,没事还能弹曲控音,营造氛围,也不算太无用。”玉穆如是说道。

  “额,无用?控音术可是一门神技,以音域杀人,操控人的意识,还具有疗愈之力,多少人求都求不得呢!你这不识货的小子!啧啧啧,罢了......拿去吧!”老者掷给他一个白玉牒,然后很不耐烦的把玉穆移出了幻境,语气不耐道,“你走吧,你这小子好生烦人,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老朽可要疗伤去了,哼,下手没个轻重的,哎呦.......”

  玉穆在问心石外,恭敬的行了一礼:“谢前辈馈赠!”

  他也不做过多停留,转瞬间就来到问心涯下,待远离这问心涯禁空的禁制,正准备御剑飞行而去时,旁边响起一老者浑厚的问询声。

  “晏华尊者,方才那百道天道雷劫可是由你引来?你身体可有碍?”缥缈宗主拦住玉穆,朗声关心道。

  “我并无大碍,多谢关心了。”玉穆淡然一笑。

  宗主双目炯炯的盯着玉穆,一脸恭敬样,有丝惴惴不安的问:“想来你必然获得了问心石的考验,不知可否透露下你获得了什么技法?”

  “控音术。”玉穆平淡的回答。

  嘶~周围众人倒吸一口气,这等可攻可防的神技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玉穆竟有如此大的机缘获得此术,想来他们门派可以又往前排上那么几名了。

  缥缈宗一众弟子恭敬行礼道:“恭喜晏华尊者,我等必以尊者为榜样,光耀宗门!”

  玉穆并不喜这些拘礼,瞟了一眼玉沁峰方向,语气平静道,“不必如此拘礼,我还有急事,就不做过多寒暄了,先告辞!”

  他清俊儒雅的翩然而去,一袭白衣掠过。

  众弟子在目睹了玉穆百道雷劫过后依旧处事不惊、翩若谪仙的风采后,又掀起一波崇拜风潮,各种小话本不断涌现出一波又一波,玉沁自此以后不愁生活无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