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十八章 塔内红狐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4563 2020-03-25 01:54:12

  “玉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玉沁刚递到嘴边的茶杯又轻轻放下,看着盯着自己的玉穆一阵阵心虚。

  玉穆自问心涯回来后眼睛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让玉沁感觉浑身都不太自在。

  “我......”玉穆欲言又止。

  “你什么呀?”玉沁睁大圆圆的眼睛,她顿了一下,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笑眯眯的问,“你是不是觉得最近生活太无聊了,想下山历练去?”

  玉穆转过头来,语气温和严肃道:“一直以来我只想着提升自己的修为来保护你,却从未想过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该如何自保,我怕我会因为疏忽这一点而抱憾终身,所以我想从今以后我们一起入乌金塔闭关修炼。我会监督你的修行,你不可再这般懒惰了!”

  “什么?!监督我修行?”玉沁惊得嘴都闭不上了,心里暗想:我就算修成仙一样会被系统带走,所以修行对我有个毛线用?!

  玉沁苦着一张脸问:“我可以说不吗?”

  玉穆含笑轻戳了下玉沁的额头,语气坚决道:“不行。”

  玉沁眼神哀怨惆怅,“啊?不要啊......”

  “这次我会监督沁儿的修行,所以你可不要想着划水哦!”玉穆轻抚过她的头发,温和的笑容中带着一丝严厉,这严师的形象仿佛玉穆才是她的师父一般。

  很好,你自己修炼还不行,还要拉上我!懒人沁心里忍不住腹诽道。

  “如果你这次修行圆满我们就外出历练,怎么样?”玉穆看到玉沁苦着脸的搞怪的样子,大笑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

  玉穆这一笑惊艳了她,什么烦闷全都忘却了,她鬼使神差般乖巧的点了点头。

  于是乎,玉穆就拉着玉沁进入乌金塔修炼,在玉穆‘严格’的教导下,玉沁既不能安闲的看小话本也不能偷懒打盹。

  塔内灵气浓郁,草长莺飞,物产丰饶,到处一番郁郁葱葱温馨怡人的好风景。

  玉沁深吸一口气,身心的细胞都似活跃起来,她盘坐在一块光洁的白玉石上,缓缓轻阖上双眼,调转起体内的灵力,舒缓的呼吸吐纳起来,不知不觉将灵力在体内运转了几个周天方才停止。待再次睁开眼时,神清气爽,她的元婴初期修为已经有松动的迹象了,估计再过个几日便能突破下一个小境界。

  “咦,小穆儿不在?”玉沁放开神识感应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寻得玉穆的身影。

  正好,我在这里逛下吧,一来到这里就被督促着修炼,没有他在旁边,正乐得自在。

  玉沁哼着小曲,在潮湿的草地上行走,甜馨的花香沁入心脾,落霞下遍开的缤纷绚烂的花朵仿佛开到了天边,一片招摇的火红,无边无际。

  玉沁悠闲来到溪流边,这里流水潺潺,清澈见底,她脱下鞋袜,用莹润白皙的脚趾轻触水面撩起一阵阵涟漪,清凉却不冷冽,正待撩起裤腿时,草丛间一阵窸窣声。

  “谁?”玉沁掷了一块褐色石子,直接打中了草丛中的一个物体。

  “吱吱~吱~”凄厉的小动物叫声响起,痛的吱吱乱叫。

  “原来是一只丑狐狸啊!红不红,褐不褐的好难看。”玉沁用两只手指捻起它的后脖颈提溜起来,一双明媚的眼睛仔细的打量起它来。

  狐狸好像很有灵性一般,仿佛听懂了玉沁嫌弃的话语,抗议的一直吱吱叫。

  “嗯?你好像开启了灵智?听的懂人话?”玉沁用指尖轻点了下灵狐的黑鼻尖,若有所思的问。

  它黑溜溜的小眼睛滴溜溜直转,很人性化的点了点头,小爪还紧抓在一起有礼的揖了几礼。

  “哎呦,你真可爱,萌死了,不介意姐姐抱着你吧?”玉沁的少女心萌动了,这毛茸茸的小动物的一举一动真有趣。

  可她忘了前一秒还说它丑,这一秒就视若珍宝的把它抱了起来。真是善变!

  红狐似很惬意的窝在她的臂弯里,做乖巧可爱的宠物状。它眼神狡猾的转了几下,睁开又阖上,得意洋洋的窝在她的怀抱里,它可不是什么丑狐狸,他只是还没学会幻形,若是真化了形,还不让她另眼相看。

  这一对临时组合的搭档相处的很愉快,此刻她们一人一狐正在溪边欣赏着美景,晚霞甚是好看,花朵也开的很明艳,一阵阵微风吹拂过,撩起纷飞的花瓣,期间小狐狸累了就依偎在玉沁身旁,一直到夜幕降下,低鸣的虫声响起,漆黑的再也看不到什么东西,玉沁才拍拍衣裙站起身来。

  “天黑了,小狐狸,你也该回家了吧?不能总待在外面,走吧!”玉沁轻挥了挥手,示意让它走。

  它黏了上来,一跃跳进玉沁的怀抱中,吱的低叫一声,拟人化的摇了摇头,漆黑的小眼睛露出不舍的神情。

  玉沁被它逗笑了,第一次见到这么有灵性的动物,她一双玉手大力揉了揉小狐狸的毛发,很稀罕的说:“是你不要走的哦,那我就带你回去了哦。”

  “吱吱~”它又是低声回应了两声,好像是同意的意思。

  玉沁好像意会了它的意思,笑着说:“真是奇怪哈,你就只会吱吱吱的叫,我居然也能懂你的意思,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

  红狐窝在她的臂弯里,仰着头看向她,眼睛明亮异常,好像在朝她微笑一般。

  狐狸怎么会笑,我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玉沁摇了摇头,挥散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星辉照耀大地,繁星满天,这令人迷醉的夜空让玉沁想起了上一世很温暖的回忆,她曾在这样的夜空里,跟最爱她的亲人一起玩抓星星的游戏,那时她童真快乐,真是很令人怀念。可是往昔已不再,故人也已逝,现在一切的一切也已经变了......

  红狐突然舔了一下她的脸颊,欢快的吱吱叫了几声,好像让她振作起来。

  “谢谢了!”玉沁立即挥散心中哀伤的情绪,轻声叹了一口气,欣慰的笑了笑。

  玉沁在这乌金塔内漫无目的的行走,她也不知怎么想的突然向怀中假寐的小狐狸询问起来,“那个,你知不知道玉穆在哪里?”

  红狐没有丝毫动作,仿佛没有听懂一般。

  玉沁瞬间泄了气,“也是,你只是一只灵智初启的小狐狸,你怎么可能知道玉穆是谁,又怎么能知道他在哪里呢,我真是糊涂了。”

  红狐突然跃下来,跑了几步,似抱怨的回首,叫声中充满着不满,它抬起了一只爪子指着一个方向,然后狂奔起来。

  “啊?你竟然知道啊?”玉沁欣喜的笑了起来,紧追在它身后。

  终于,它停在一座二层竹楼前,眼睛凝望着里面,却也不进去。

  “就是这里么?”玉沁打量着这个苍翠雅致的竹楼,疑问道。

  竹楼前有一座庭院,庭院内有池子假石回廊亭子等景致,虽简朴却又不失雅致,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下了一番很大的功夫。

  玉沁穿过回廊走到竹楼前,其内灯火通明,证明有人在里面,她并不确定里面是谁,在门外报了一下自己的来意,才拂袖跨入其内。

  期间她怀中的小狐狸,抗议的吱吱叫了几声,好像并不想进入其内,但是玉沁并没有注意到它不悦的情绪,还是搂着它进入了竹楼。

  屋内清一色都是用青竹制作的家具,各色摆饰都十分齐全和考究,有桌椅,有竹榻......等等,这家具和布局都好眼熟,好像回到她自己的主殿一样?

  果然......在她看清对面熟悉的身影后,她心里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我本来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寻来了,现在离建成还有半日的工程。”玉穆欢喜的迎过来,眼神略有些黯然。

  “我......是误打误撞找过来的......不过,我现在也很惊喜啊!你居然‘搬’来了我的主殿,这些家具都是你做的吧?”玉沁欣喜的在屋子里反复踱步,左看看右看看,不断夸赞。

  “我照着沁儿主殿的一桌一椅制作的,因为怕沁儿住过来不习惯,所以连布局都没有变化。”玉穆眸眼温和,轻抿起薄唇含笑道。

  “小穆儿,你对我真好!”玉沁感觉到自己坚强的心里防线松垮下来,眼眶红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声音有些哽噎。

  “沁儿,怎么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不要哭。”玉穆紧搂过玉沁,轻拍过她的背,浑身浮现出与他沉稳气质不符的不安。

  “我是感动的,我没事。你这么做,我怕我会越加离不开你,更依赖你。”玉沁的声音逐渐减小到只有自己能听到,不过这哪能逃得过玉穆逆天的五识感观,他当然都听到了,心里虽然喜悦,但是也咯噔跳的不安实,总觉得沁儿话中有话。

  好感度加3。

  “沁儿,你说的这些话我怎么觉得这么令人心碎呢?你这个小傻瓜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玉穆一张俊脸突然贴近她,温润魅惑的眸子里倒映着玉沁的大脸,话语含情脉脉却又似调笑。

  玉沁突然伸手一个爆栗敲在大boss的脑门上,咚的一声闷响,听起来就痛极了。

  “说谁是小傻瓜?你才是小傻瓜呢!我比你大百岁,哪里小?没大没小的!”玉沁傲娇的一昂头,似不解气的说。

  系统都为玉穆喊痛,这么好的气氛,被这么一个暴力脑瓜崩给破坏了,哎......没救了,这暴力女哪里来的,像这种女汉子就该注孤生你说是不是?下线了,下线了,愿咋咋吧......脑仁疼......好像被敲到人是它一般,系统君捂着发胀的脑袋下线了。

  “沁儿,你下手好重......”玉穆捂着剧痛的额头低呼,那里留下了一个通红的印子。

  “......”玉沁后知后觉的,好像觉察到刚才的行为不太妥当,遂伸出一只玉手帮他轻揉起额头。

  “沁儿,以后下手轻一些,我可是你未来夫君,你这样可是要守寡的......”玉穆委屈的撅起嘴巴,眼眸似饱含泪光。

  “你又在乱说,我看你是欠打!”玉沁羞赧作势又要朝他打去。

  玉穆闪身躲开,双手紧抓住她的手,沉声道:“沁儿再不乖,我可要亲你了哦!”

  玉沁立马怂了下来,乖乖坐好,娴静的跟换了一个人一般。

  “......”

  “沁儿饿了没有,我们吃饭吧?”玉穆贴心的提议道,冷淡暼了一眼蜷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灵狐。

  “好啊,修炼一天了,我也正好饿了。不过我们出来的匆忙,好像并没有准备什么食材,吃什么呢?”

  玉沁大清早就被玉穆带到这塔中,说是她平日里太过懒惰,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就一下子进来了。

  “沁儿,我们今晚吃灵狐肉怎么样?”玉穆眼眸寒光闪烁,对着随玉沁一起进来的那只狐狸语气平淡的说。

  “吱~吱吱~”红狐似极度防备般的连连后退到墙角,眼里泪光闪闪,可怜的低叫起来,前爪抱拳不停的拱手似求饶状。

  玉沁惊讶的看着红狐的动作,有丝心软,“看你把吱吱吓得,怪可怜的,它是我今天在外面碰到的灵兽,很可爱很有灵性的,还是不要吃它了吧。”

  “吱吱?它还有名字了?可怜?不吃它,我们吃什么?”玉穆眼中似有一丝嫉妒,语气极其不善的说。

  红狐眼睛滴溜溜一转,急中生智,嘴里吱吱叫了两声,飞身冲出屋外,不到片刻就赶着一头小野猪进来,虔诚的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

  玉沁看到这头肥嘟嘟的小野猪,惊喜道:“欸?它送来了小野猪,好厉害哦!吱吱真的好厉害!”

  玉穆冷冷瞥了它一眼,“沁儿,你为什么要给它起名字?你是要养它吗?你有我还不够吗?我哪里比不上它?”

  额......大boss的醋意好大啊,灵宠的醋也要吃?

  玉穆见玉沁并不发话,语气不善的对匍匐在地上的红狐道:“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滚出去,不然炖了你!”

  “吱~”红狐似得了大赦一般,逃命似的狂奔,由于跑的太急差点被门槛绊倒,瞬间就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好吧,灵宠已经逃跑了,只剩下你了,玉沁忍不住笑道,“不要吃醋了,你说不养我就不养了,谁让你是我的小穆儿呢?”

  玉沁伸手掐了两下他圆滑的脸颊,嗯,手感不错,又多掐了两下。

  好感度加4。

  玉穆闻言喜笑颜开,刚才的阴霾一扫而散,用手捂着掐疼的脸颊,弱小又无助的笼罩在玉沁的淫威之下,双颊任由玉沁揉捏欺凌。

  过了不久后,玉穆将一整头猪清洗宰杀剁碎,一桌全猪宴做好了,香气扑鼻,闻之令人垂涎三尺。

  “好香,我爱死你做的菜了!”玉沁早已迫不及待的下手抓住一只烧猪蹄啃咬起来,口齿不清的称赞道,“香甜适口,滑软不腻,咬一口流油,吃一口不够,唇齿留香,回味无穷,这厨艺我要夸爆!”

  玉穆在一旁眼眸温柔,含笑看着玉沁,不时递水或者主粮喂食玉沁,“沁儿,看你吃饭真的让人觉得很快乐。”

  听着有点怪怪的,不过也是夸人的话,玉沁大大咧咧的笑笑:“额,夸奖夸奖......”

  一点肉沫不小心蹭到了她的脸颊上,玉穆用食指指腹轻轻帮她擦拭掉,又将沾着肉末的食指放在唇边用舌尖缓缓轻舔干净,清雅含笑:“沁儿真是一只小馋猫,不过我喜欢!”

  玉沁脸色爆红,他居然还舔了一下,玉穆这动作好撩啊......啊~鼻血......

  “沁儿你受伤了?为什么鼻子会流血?”

  “……”玉沁感觉丢脸丢到太平洋了,这不争气的鼻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