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二十一章 桂落池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4186 2020-03-25 01:57:11

  玉沁颓废的抓了抓头发,打量了一下小竹楼,“我若是在此处历劫,怕你这一番心血建成的小竹楼都保不了,我还是另寻一处历劫吧!”

  玉穆一把紧握住她的手,眼中风光霁月,温和的说:“待在这里,不必离开,我让天道子离开就是了。”

  “啊?”玉沁还在思考玉穆刚才说的话的意思。

  玉穆朝玉沁柔和的笑了下,“沁儿,你先在一旁站好。”面对玉沁的疑惑却没解释什么,挥手在她周围布下一个小型防护法阵。

  玉穆狭长的丹凤眼中带着一丝凌厉,身姿挺拔颀长,三千青丝轻挽束于白玉冠中,白色衣衫微微飘起。手中凝聚出一团黑滚滚的雷电交加的黑色球体,他深邃的眼眸淡淡瞟了眼屋顶外不断翻滚震耳欲聋的劫云,似很轻巧的将这团黑球向上一抛,此物刹那间就穿透屋顶极速向劫云飞去,在空中它的体积不断扩大,仿佛内里有一条腾云的黑龙,还未来得及再细看,这团光球已经到达劫云之中,云层中明红色闪电电光四射整个天空都笼罩在闪电之中,内里有隐隐黑气缭绕。

  不到片刻功夫,滚滚黑色劫云被打的七零八碎,隐有消散之势。

  玉穆冰冷威严道:“天道子,此后我和我师父再不受天道管束!你若是同意,那么你我之间的恩怨我便不再追责,否则......”

  一声震动天地的怒斥传来,打断了他的话,“否则什么,乳臭未干的小子,在我这里还容得了你放肆?”

  浓重的劫云再次聚集在一起,雷声越演越烈,其间紫光大盛,天际边缘都是一片片紫色雷光闪烁,仿佛在发泄怒火一般。

  “如此,你不同意?”玉穆嘴角勾起邪魅的冷笑,似是无意的轻甩了下衣袖,手中再次凝聚起一团更大的黑色雷电球。

  天道子大喘着粗气,连忙制止他,态度陡然变化,声音虚弱苍老,“咳咳......慢......慢着,我那都是气话,老夫年迈,可再受不得你一击了,我虽然可以保证不干预你的事情,但你也需答应老夫一件事,不可再去残害天选之子了,我们互不干涉,这样可好?”

  玉穆沉思片刻,眼眸深沉,似幽潭一般,声音低沉,“好。”

  语毕,瞬间天空晴空万里,干净得一片云彩都没有。密密麻麻的劫云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刚才的都是幻觉一般。

  这样都可以?哎呦,厉害了我的小穆儿!今后她在修炼路上一路绿灯放行,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玉沁美滋滋的哼起小曲,不用遭雷劈,心情美好的不要不要的。

  “沁儿,你虽然免于雷劫,但是也仍需炼体。我带你去桂落池,池水具有洗精伐髓,净化身体杂质的效果,再配合以塑骨丹,对炼体最为有效。”

  玉沁刚起的兴奋劲儿,瞬间被玉穆的一盆凉水泼下,“还是要炼体啊?那还不如刚才遭一通雷劈呢!”

  “渡劫会有身死道消的危险,而我害怕……”玉穆顿了一下,黑眸透着一丝阴郁,“但是这丹药炼体却最为温和,分多次服用一样能达到相同炼体的效果,对我而言,沁儿你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可能这一世我都会把你绑在我身边,就算是逆天而行我也不在乎。”

  玉穆拿出一颗黑金色的丹药,其上散发着浓郁的灵气,远远的玉沁就感受到它精纯的药力,“你先服下这颗塑骨丹,今日我们去桂落池。”

  “哦。”玉沁打蔫应承道,一口就吞服下了丹药。

  系统冷不丁道:“宿主你是要逆天啊?崩了主线,还免于天道管制!啧啧……我这里有个坏消息,因为你破坏了这个位面的平衡,你被主脑盯上了。宿主啊,在主脑下达惩罚之前,你要抓紧完成攻略任务啊,以完美的表现免除惩罚啊……”

  “主脑也太苛刻了吧!惩罚?什么样的惩罚?”

  “这个,主脑的惩罚有很多种,衰神附体,轮回限制,随机变丑,破产……”

  “随机变丑是什么鬼?”玉沁咂舌。

  “就是以后的位面,你或者你的攻略角色可能会变丑,这个惩罚可能会延续几个位面才能停止。”

  “老娘可是资深颜控,可不能这样对我哈。要真是这样,我就罢工!”玉沁浑身恶寒,不禁抖抖肩膀,语气坚决。

  “主脑的惩罚,没人能改变,我可救不了你,自求多福吧,千万不要惹恼它就是了。”系统无奈的说。

  “小系统啊,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当主脑啊?”

  “没有……”系统战战兢兢。

  “不想当主脑的系统,不是好系统。”

  “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违背主脑,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你不要策反我哦……”系统害怕得瑟瑟发抖,忙制止玉沁继续说下去。

  玉沁调侃它:“哼,没志气……”

  “呜呜呜~你欺负系统……嘀,您的系统已下线……”系统泪奔下线了。

  这边,玉穆牵着玉沁,转瞬来到塔内第四层的桂落池旁。

  整潭池水都是湛蓝色的,清澈见底,好像最纯净的蓝色宝石一般,池旁种了一棵近千年的老桂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只是此时并非花期,枝杈上并未结出花朵,但是它四周仍是散发着桂树特有的木质香气。

  玉沁疑惑的挑挑眉,满眼诧异,“这个桂落池据我所知应是坐落在一个修仙小宗门里,为什么它会在乌金塔中?”

  玉穆抚了抚她的脑袋,轻轻道,“我用两万块玄晶玉同这个小宗门交换了桂落池,我便把它移到乌金塔内了。”

  玉沁不知道的是,玉穆根据上一世的阅历和记忆,把一些珍贵的资源都悄悄的搜罗来了,比如,她所学的寒冰剑法和坎水剑法等等。

  玉沁惊得瞪大了眼睛,说话都有些咂舌了,“你花了这么多玄晶玉,你居然这么败家?哎......那,那这棵老桂树也是你花重金移植过来的吧?”玉沁指着那棵不开花的老桂树,有些心痛的问道。

  “沁儿真聪明!我想这桂落池,没有桂树,又怎么能实至名归呢,就去菩提宗挖了他们宗门年份最老的桂树,补偿了菩提宗一万玄晶玉。”玉穆含笑顺毛捋着她的秀发,觉得玉沁此刻的表情有趣极了。

  玉沁就差捶胸顿足了,真是壕无人性,一张小脸皱了又皱,才颤巍巍道,“好,你开心就好。”

  “沁儿开心,我才开心。你看这风景美不美?”玉穆微微一笑,轻收回手。

  玉沁打量一下四周风景,池旁有假山,桂树,凉亭的,还真的逍遥惬意,夸赞道:“很美啊,你还下了一番功夫。不错!”

  “我想以后跟沁儿成婚后到这塔中小住,所以就把塔内都重新收拾了一番。既然沁儿满意,那我这番功夫可没白下。”他用炙热的双手紧紧拉着玉沁的手,眼神微闪。

  额,估计没那个时候了,等剧情进度结束完成攻略任务,她就离开这个位面了,希望玉穆那时候还想的开吧!

  “你真用心,我超感动。”玉沁有丝心虚,说完全不感动那是假的,她已经不知不觉喜欢上了玉穆,连她自己都不知。

  “沁儿,你是不是感动到迫不及待想跟我提前成亲?不如我安排下......”玉穆勾唇笑道,眸中似有繁星闪烁,握着玉沁的手掌又抓的更紧了。

  “啊?不要!不用提前,原计划就好,等仙门大会之后,我们再......再成亲。”玉沁慌忙道,脸色微红。他哪里看出自己迫不及待跟他成婚啦,她有表现的这么恨嫁吗?

  “沁儿为什不愿意早一些跟我成亲?”玉穆俊眉一挑,心中总有些不安的感觉,疑惑道。

  玉沁有些语哽,她都要走了,不想留下太多情债,成了他的娘子,空占个名分,这不是耽误人家黄花大美男嘛,遂一咬牙坚定道:“现在你我还有师徒这层关系,等仙宗大会后,我跟你归隐山林,如此我不再是你的师父,你也不再是我的徒弟,我们一起隐居不再受世俗打扰,这样最为妥当。”

  “是我考虑太少,此事不能让师父受他人非议。沁儿说的是。”玉穆一顿,声音深沉的说。

  玉沁尴尬笑了笑,自己哪比的上大boss思考周密。还有大boss你也太过谦虚了,奉承得她都快翘尾巴啦!

  “沁儿,你已吞服过塑骨丹,现在就下池浸泡吧。另外每日需吞服一颗塑骨丹,直到第七日吞服完,才算炼体初有所成。”玉穆递过来一个琉璃药瓶,轻轻嘱咐道,“这次可不要贪多哦,每日只能吞服一颗,以你目前的体质怕是承受不得2颗以上的药力。”

  “我不会像上次那样了,我玉沁可是知错能改的好孩子,怎么可能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呢,放心好了!”玉沁笑嘻嘻的接过琉璃瓶,在阳光下好奇的端详起来,这瓶身雕工细致各个角度都能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好看极了。端详了好一会儿后,才心满意足的收到储物袋中。

  玉穆无奈的摇摇头,沁儿像小孩一样,玩心真重,什么都好奇,她这贪玩的性子以后可是要吃亏的。

  玉沁来到老桂树下,将外裙和中衣脱下挂在低垂的桂树枝上,里衣下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她转身缓步步入池中。

  玉穆注视着玉沁的背影直到她的倩影全部没入水中,眼神带着一丝灼热,声音低哑,“沁儿,这池水具有洗精伐髓的功效,你入池中后用灵力运转开丹药慢慢吸收,药性微烈,但还是足以忍耐的。你安心炼体,我在一旁守护。”

  “谢谢你小穆儿,有你在我放心多了。”玉沁笑意盈盈的说。

  玉穆将五感放开笼罩在乌金塔内,阖上双目静修。

  第一天深夜,远处草丛“吱吱~”一声极其微小的动物低叫声,窸窸窣窣逐渐往玉沁这边靠近。

  玉穆眸色深幽,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草丛,毫不留情的一挥袖,一阵巨大的拉扯力将一只红狐抓离地面,远远的一抛,将它扔至天际。

  第二天深夜,草丛间一个小小的黑影飞速疾驰,朝玉沁这边冲来,速度极快,很难让人看清那是什么。

  突然“砰~”一声轻微的撞击声,这个小小的黑影被某闭目打坐的美男一掌扇飞,呈抛物线坠落。过了一会它才爬起来,目光不舍的回眸看了一眼玉沁的方向,一瘸一瘸的离开了。

  第三天深夜,红狐刚在草丛咬下一朵艳丽的花朵,就听到身后传来冷冷的男子声音:“红狐,以后不要在出现在沁儿面前,如若再让我发现,我不介意多炖一锅狐肉汤,届时就算狐王来为你求情,我也不会放了你。”

  红狐被这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惊跳起来,待看清是玉穆后,它怂的低下了头,“吱~吱吱~”连忙求饶的揖了几下爪子,悄咪咪的钻入草丛溜了。

  玉穆浑身带着一种孤清冷寂生人勿进的气息,脸色阴沉,嘴唇轻轻抿了下,“沁儿,就让我为你除尽你身旁的烂桃花,只有我才能待在你身旁。”

  此刻在京畿城中庭院独坐的君桐芝打了个喷嚏,这初夏时节天气正好,无风也无雨,自己怎么会打喷嚏呢,莫非生病了,他伸出病态般苍白的手拢了拢单薄的衣衫。

  清晨,玉沁见他并没有像往常那般打坐静修,而是若有所思般的站立在池边。

  玉沁眨着水汪汪亮晶晶的双眼,媚笑着问:“小穆儿,最近吱吱是不是来过啊?我好像听到它的声音了。”

  “吱吱?那只野狐狸?不曾来过。”玉穆淡淡道,神情清雅冷峻。

  “哦,好久没见过它了,可能是我突然想起它了吧。说起它来,它那小样子还蛮有趣的......”玉沁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这些话,玉穆神色一冷,浑身散发出一阵阴森森的冷气,脸色阴沉。

  玉沁这七日一直浸泡在池子里,经过炼体,最明显的就是她的皮肤愈加白皙通透,身体强度也增强了一倍不止。身体析出的黑色杂质都附着在体表,感觉到身上的黏腻感,她红着脸庞,看到身上斑驳的污垢,赶忙施展了个清洁术,从头到脚一洗而净,整个人仿佛焕然新生一般。

  她轻盈的从池子中一跃而出,华丽的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圈,用灵力蒸干衣服上的水分,几个旋转后翩翩落定在池边。玉沁感觉到自己现在牛掰极了,这轻盈灵动的身姿,哎呀,自己真像个美美哒小仙女!玉沁自恋的捧着脸蛋美滋滋的想。

  “我塔中修炼这几个月,快闷死了!现在我已经是出窍境的大能了,现在你可以兑现承诺,咱们可以下山历练去了吧。”玉沁激动搓搓小手道,期待起接下来的历练了,她可以放肆的吃吃吃玩玩玩了。

  玉穆拿下枝干上的衣服帮玉沁穿戴好,满眼饱含宠溺的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好,都随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