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二十三章 魔尸傀儡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3746 2020-03-25 01:58:38

  还没亲上,玉沁忙从他怀中挣脱出去,眼睛发亮:“我们去看看。”

  玉沁拉着一脸郁闷的玉穆闪身来到桥的另一边,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男子露出森白的巨大獠牙,正准备朝一个昏迷的女子脖颈咬去。

  玉穆似泄愤般狠踢开那个面露狰狞的男子,并一剑斩断了他攀着女子肩膀的利爪。

  被斩断双手的尸化人嗷叫着,绿色的眼睛里闪着凶狠的光芒,手臂斩断处汩汩流出绿色粘稠的血液,淡淡的黑色雾气从他的伤口处外泄。

  “魔尸傀儡?有魔修盯上了这盛云城!”玉穆薄唇紧抿,声音阴郁。

  东市的百姓早已不见踪影,空荡荡的街道仅剩下玉沁二人和那个魔尸。

  “额,这东西挺恶心的,把他处理掉吧。”玉沁看着魔尸像野兽一般嘶吼挣扎,绿色粘稠的血液早已流满一地,泛着恶臭和浓重的血腥味。

  “好。”玉穆抛出一团红色火球随意丢在魔尸上,刚一碰到尸身就剧烈燃烧起来,魔尸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中挣扎,不出片刻就烧得仅剩一堆灰烬。

  接着,玉沁二人搜索了整个东市,再没找到其它魔尸,就只得返回酒楼,这里已经坐满了吃饭的人,其中有几人悄声谈论起盛云城的怪事:“最近这盛云城可不太平,夜晚总会出现这种绿眼尖牙的怪物,这不今晚这花灯会上又瞅着了!”

  “除这之外,还不时有少女失踪呐,刘府二小姐在夜半时分被人在府中掳了去,还有张宅的丫头雀儿也是在深更半夜被人掳走,正巧张宅那老爷子起夜看到,见那贼人还会飞呢,怎么追都追不上。”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男子压着声音低声说。

  “你说怪不怪,这些被掳走闺女的人家告到官府里,那官府也不声张,还说这是妖邪作祟,出钱派了几个道士做了场法事就算了事了。”同桌吃饭的王二插嘴道。

  “是啊是啊,最近这怪事这么多,我们寻常百姓都不敢在这盛云城待了。我还寻摸着我有个远亲在京畿,京畿城可是有修士坐镇的,像这种怪事决不会发生,明天我就投奔他去。”一个年级较轻的邻桌男子沾沾自喜的说。

  “你这光棍一条的去哪里都可以,像我着拖家带口的,生活营记都在这里,可跑不了咯,还真是羡慕你。”那个满脸麻子的中年男子无奈的说。

  玉沁对他们接下来说的这些都不敢兴趣,就拉着玉穆来到客房中。

  “玉穆,今晚我们去知府大院看看,好不好?”玉沁轻声提议道。

  “沁儿,莫管闲事,他人死活关我们何事。”他眼眸深沉,淡然道。

  “我们出来不就是历练的吗?这不就是机会吗,再说我也很想知道是谁搞的鬼?还有搞清楚这个一直暗中盯视我们的人是不是就是这个炼制尸魔的魔修?”玉沁还是第一次出来历练,她也从未见过魔修,想增长一下见识,想着有玉穆这个金大腿,只要抱紧就可以肆意修仙界了。

  玉穆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无奈的笑笑,目光柔和,“好吧,但你不可轻举妄动哦,随时跟紧我。”

  两道人影在夜空中如流光闪过,来到知府府衙附近。

  玉沁二人刚隐匿好身影,就看到两名黑衣男子拽着一个麻袋从后门鬼鬼祟祟进入府衙。

  玉穆神识外放,看到他们进入到一个隐秘的院落,两名男子跳到一口枯井中,将麻袋扔到一个滑道里,二人转身就离开了。再往下探去,看到许多牢笼,每笼子里都锁着一名面容枯槁的女子,在另外一间密室内,一个带着罗刹面具的魔修正在吸食着一个满脸惊恐女子的精气,室内红光乍现,满屋耀眼的红光,一瞬即逝,很快这个女子就精气耗尽昏沉的睡了过去。

  “血魂大法?”玉穆口中冷冰冰吐出几个字。

  这门阴邪的魔功他是知晓的,以阴年阴月的女子精气为食来增长修为和延长寿时,其中以八字全阴的女子最为上乘。

  玉穆收回神识,暗自沉思起来,以他所知沁儿就是八字全阴的水灵根女修,乃寻常修士和魔修口中最为上乘的炉鼎和精气炉,若有其他人得知了这个秘密,对玉沁的纷扰麻烦会更多。

  “沁儿,此魔修修为是出窍期大圆满,你还不是他的对手,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解决了他,去去就来。切记,你万不可出这防护法阵!”玉穆眼神略微一沉,严肃的叮嘱道。

  “我也想进去看看,带着我进去,我不捣乱行吗?”玉沁带着一丝期盼,语气软糯。

  玉穆神色有一丝犹豫,为难道,“沁儿你体质特殊,我怕其内有专门抑制你的法阵,所以你还是乖乖呆在外面,这样更安全些。”

  “好吧,你可要快些回来哦。”玉沁向他飞了一记媚眼,含笑说。

  好感度加1。

  玉穆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快速离去。

  玉穆快速通行在这知府府院里,院内有个五行相克专门针对阴属性的阵法,凡是生辰为阴的人进入这里都会在不知不觉被种下迷罗香,这种迷香对人及修士都有影响,玉穆轻皱起眉头,毫不犹豫的破坏掉这阴损的阵法。接着他又在密道口发现了一个小型法阵,玉穆伸手快速碾碎法阵,他心中隐隐有丝不安,于是加快速度,一个瞬移间来到那魔修的房间内。

  屋内无人?床上只躺在那名已然昏睡过去的女子。

  “糟了,沁儿......”玉穆脑内灵光一闪,准备瞬移而去,却发现自己无意间启动了屋内阵法,被困在屋内。

  “果然有诈!这就想困住我吗?”玉穆冷笑,心中略一推演,掷出乌金剑狠狠插在阵眼之上,很快整个困阵碎裂开来。就在碎裂瞬间,他一闪身就离开了,来到府衙外的阵法前。

  阵法内空无一人,玉沁不在阵内!莫非是沁儿自己走出阵法的?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刚离开的时候,就有另一个人伪装成‘他’将玉沁骗离法阵,并将玉沁快速带离了这里。

  出了盛云城,玉沁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停下脚步,呵斥道:“你不是玉穆,你是谁?”

  假玉穆邪魅一笑,“你现在才发现吗,小美人?”

  玉沁召出赤水剑,语气恼怒,“竟然敢假扮成小穆儿,你找死!”

  说罢她就挥出凌厉的剑法,虽然每招每式都比较拙朴,但是威力巨大,不容小觑。大boss亲自教导过的,再差能差到哪里去。

  假玉穆艰难的躲开了她的攻击,邪气的笑道:“还不错,不过你遇上我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他拿出一只黑色魔笛,吹奏起来,缭绕的黑气环绕在玉沁四周的空间内,顿时天旋地转,玉沁有些站立不稳起来,这魔修的修为竟比她还高出一些,这曲调有惑人心智的作用!

  玉沁立即屏蔽五识,不去听这惑人的曲调,使出杀招攻击他。

  他邪肆的眼神一转,召出两只魔尸傀儡,他们身披战铠,手握方天戟,浓重的魔气笼罩在尸身上,可怖的黑洞洞的眼睛里冒出大量魔气。

  “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免得伤了这漂亮的皮相,我也不好交差。”他邪魅勾唇笑笑,舔了舔嘴角。

  “谁派你来的,你到底是谁?别幻化成玉穆的脸做出这种表情,我看了恶心!还是说,你本身就是丑八怪,连脸都不敢露!”玉沁恶寒的瞪视他,语气凶巴巴道。

  “我们见过面啊,你忘了么?”黑气在他面前一现,待消散下去时,另一个人的样貌浮现出来。

  玉沁拍了拍额头,似回忆起来,“你是......那个,什么公子来着?东市诗会那个!”

  “岚庭正是在下。小美人,你记性可真是差。”岚庭尴尬笑道。

  “最近这些事都是你做的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玉沁下意识的拖延时间,希望玉穆赶紧找到她。

  “小美人是想等救兵吧?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吗?既然你的同伴快寻来了,那我也要快些动手了。”他表情一冷,手指微动,那两只魔尸傀儡便朝玉沁攻击而来。

  你妹的,会傀儡召唤术了不起啊!玉沁心里不爽跟一人两尸攻击起来。

  一人难敌6手,她很快露出了破绽,岚庭邪气一笑,一股黑雾正中玉沁面门,她昏迷了过去,从半空摔落到硬邦邦的地面上。

  “昏迷了?正好。你们即刻把她送到京畿城主人那里。”岚庭对两只魔尸傀儡吩咐道。

  两只魔尸傀儡听命把晕倒在地上的玉沁抬了起来,如一阵烟一般消失在原地,朝京畿城飞速行去。

  岚庭站在原地,朝盛云城知府府衙方向远望,“这么快就破解了我的阵法,看来你的实力远超于我!”

  他在原地布置下一个隐匿的血煞阵,阵内魔气丰沛,对魔修来说是极大的滋补,对普通修士而言却如蚀骨毒气一般。

  岚庭摇身幻化成玉沁的模样倒卧在血煞阵中,邪肆的勾唇笑道:“只要你入了这阵来,看你还如何对付的了我。”

  不多时,玉穆由虚空步出,他感受到玉沁在这里受险。

  在道路正中,有一女子似重伤倒在那里,这衣服相貌似乎是......沁儿?

  他几步来到玉沁身旁,扶起她来,轻声唤道:“沁儿?”

  她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玉穆泫然若泣,猛扑上来,“吓死我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不过......现在估计你再也见不到你的沁儿了吧?因为你会比她先死!”

  她握着一把通体漆黑的匕首,使劲又向他胸口用力捅了捅,嘴角勾起残酷的讥笑。

  玉穆紧扭起她的脖子向上举起,紧皱眉头,似对自己胸口上的伤并无察觉般,冷声道,“你既不是她,那她在哪里?”

  “她......她在......在......”她似乎很难受般双手抓着他钳制自己脖颈的手,说话断断续续,喘着粗气。

  玉穆将她往地上一甩,眼神凌厉,“说吧!”

  她眼眸微闪,双手背在身后似在做什么小动作,“她在......她在哪儿我肯定不会告诉你!”说话间,她突然汇集出全力继续击在他的胸口上。

  玉穆似早已看出了她的意图,他轻抬一只手掌,漆黑的黑雾源源不断的从他的掌心涌出,在涌出的黑雾中突然出现一条奔腾翻滚的巨龙,那条咆哮的巨龙张开如实质化的大嘴一口将她袭击而来的黑雾连同她一起吞噬入腹,这过程异常的顺利平静。

  玉穆将胸口的匕首拔去,哐当一声坠落在地,这阵法中的黑雾快速朝他身体汇集而去,他胸口的伤口竟然恢复如初。

  “血煞阵?专门对付人修的?可你怎么知道我只是个人修?”玉穆薄唇轻抿,浓重的黑气又隐藏回他的体内。

  在上一世他就是魔尊,这一世他人道和魔道共修,在他的内腑里灵气和魔气各融一半,一直维持着灵气和魔气的平衡,后来得到了沧海遗珠,极大的扩展了他的识海和内腑的容量,还可以时刻将这两者自动相互转化,使得他一直压制的修为境界更为深不可测。

  “沁儿,你千万不要出事,我这就去寻你。”玉穆继续循着神魂烙印的感应,身形快如流光,飞掠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