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第二十四章 新反派

穿越位面之攻略大boss 温花卷 4296 2020-03-25 01:59:11

  君桐芝伫立在窗前,手中捏着一方白色方帕,眸色黯然,唇边勾起浅笑。记忆回溯到他第一次见到玉沁的时候,父亲曾对他说过:“君家一脉虽闻名于天机术窥探天机扭转乾坤,但终难免会折损自身寿元,为父为你测算过,百年后即将是你的大劫,届时你会寿元耗尽暴毙于家中。这唯一的转机唯有吞噬八阴女子的生魂,才能延续你的寿时。恰逢我的故友家有一小女全名玉沁,乃这百年难遇的八字全阴水灵根女子,待你寿时将尽之时先采补尽她的修为再吞噬其生魂,物尽其用一举双得,哈哈......父亲已将此女与你定亲,近日你便去玉府拜访。”

  说来奇怪,这玉家与君家结亲,实乃是玉家高攀了君家!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君家会与玉家结亲,但全府上下依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等到玉家主见到君桐芝之时更是满意非常,君桐芝虽然年纪尚幼,但处事谨慎、儒雅有礼,他笑容满面的收下礼金,自此这门亲事就算定下了。

  面容慈善肃穆的玉伯父带着君桐芝游园,正巧看到正在练习剑法的玉沁,她身形小小的,乖巧可人,神情严肃,动作稍显生硬却极其认真,似在练习一套新学的剑法,“这便是沁儿啦!”

  “沁儿,别练了,快来见过你君哥哥!”玉家主亲切的朝玉沁喊道。

  玉沁冷若冰霜严肃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疑惑,从凉亭中缓步走来,朝他行了一礼:“见过君哥哥。”

  君桐芝初见玉沁只觉得此女长得绝丽动人,可惜表情略为冷漠呆板,含笑儒雅回礼道:“这就是玉沁妹妹吧,果然绝色倾城,气质不俗!”

  玉沁淡然的接受了他的夸奖,她自小以来早已习惯别人夸赞她的美貌,礼貌抿嘴轻笑:“多谢君哥哥夸奖!”

  玉家主笑笑,故意寻了一个借口离开,“额,你们年轻人自己谈吧,我还有些家务事要处理。沁儿,今日你就陪着君桐芝逛逛吧!”

  玉沁鞠了一礼,目送父亲离开后。盯着君桐芝,眼神带着几分新奇,“你就是与我定亲之人?”

  “正是在下。”君桐芝想到玉沁以后是他的‘续命之药’,心下生了几分怜惜,语气柔和。

  “听闻你知晓天机,修为高深,君家剑法更是使得出神入化,不如今日你我比比剑法,只比试招式,看看是你赢还是我赢?”玉沁眼中闪着灵动的光芒,整个人也鲜活了起来,眉眼俏丽,顾盼生辉。

  清俊少年嘴角噙笑,眉眼柔和起来,“我会让着沁妹妹的,你尽管使出全力就好。”

  玉沁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自信,将亭中的宝剑召出,傲然道:“你也太轻视我了,一会儿被我打得哭鼻子不要怨我!”

  他从储物袋中召出一把似孩童玩具的桃木剑,轻握在手中,微笑道:“我准备好了,开始吧,先让你三招!”

  玉沁呆愣了一下,清冷倾城的脸上皲裂出一丝恼羞的神情,轻咬嘴唇,“哼,既然如此,我不客气啦!”

  玉沁真的就没客气,使出杀招,招招直击要害。奇怪的是,明明凌厉的剑招眼见就要刺中他,回回都被他躲闪开了。很快三招过去了,他开始主动攻击起来,看似随意的剑招总是像故意轻轻擦过她的裙边或者衣领,很快玉沁的练功服上被划破了几个洞。突然她眼圈一红,似被激恼了一般,自己引以为傲的剑法被打的落花流水,连他衣服的边都够不到,想到这里她的泪水唰唰的流下来,越哭越大声。

  “你......你没事吧?”君桐芝心一慌,掏出一方白手帕想替玉沁擦掉脸庞的泪水,手帕刚碰到她的脸,就被玉沁一把夺过来。

  她眼睛被揉的通红,哭得梨花带雨,语气中带着愤恼,“我不要你关心,哼!”

  他的手帕又被玉沁扔到他的怀中,她带上地上掷落的剑,快速跑开了,自那日后就一直称病不见他,直到他离开玉府。

  他一直留着那方白帕,有时心中会想起这个蛮不讲理的清冷少女。自神木秘境一别后,没想到今日再见面会是这种情况,他寿时已将尽,而她依旧是他延寿的灵药......

  窗口徐风阵阵,他禁不住轻咳起来,面容苍白如纸,见帕子上留下几点猩红,他眉头紧皱起,沉思不语。

  玉沁似被这轻咳声惊起,睁开眼来是陌生的环境,奢华古朴的家具摆设,她躺在一张大床上,被一根通体漆黑的藤蔓捆住。这根藤蔓好像活的一般,随着她的动作会自动伸缩,藤蔓两头好像两个蛇的脑袋一般,这是个什么怪物绳子?她有点怕蛇......

  她左右打量起来,用视线的余光瞥到窗口站着一人,那人束玉冠着青袍,身形瘦削单薄......

  这个人的背影她眼熟!随着那人觉察起,转过身,玉沁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他是君桐芝!

  “是你!是你救了我,还是你抓了我来?”玉沁一时搞不清状况,警惕的问。

  君桐芝缓缓走来,坐到床边缘,伸手划过她的脸颊,似血般的红唇轻启,声音低哑:“你觉得呢?”

  玉沁听到这话,寒毛顿起,麻蛋,他绝对不是个好人,十有八九这些事都是他搞起的。

  玉沁略一思忖,轻皱起眉,语气不善道:“是你抓我来的对不对?快松开我!”

  “沁儿,你应该乖一点,也许你让我高兴,我会多留你两日。”君桐芝原本儒雅的脸庞,浮现出一丝阴狠的神色。

  玉沁背后冒出冷汗,惊疑的问:“你要杀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红唇微勾,俯身靠近她耳畔,轻声道:“你不该知道这么多,不过你既问了,我就告诉你。你是我延长寿时的灵药,只要吞噬了你的生魂,即可度过我即将来临的大限之期。不过你这出窍后期的修为这么白白浪费了也不是,我会在采补尽后才杀掉你。”

  哎呀,君桐芝是个变态啊,这种货色怎么在原剧情中只字未提?

  “系统,救命啊!有没有什么道具能帮我脱离这个困境?”玉沁急三火四的呼唤系统。

  “你的积分不够兑换道具,自求多福吧!不过放心,等你濒死的时候,我会帮你抽离灵魂,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抽离你的灵魂的!”

  “你能不能靠谱点!他可是吃生魂的,万一你还没来得及抽离,就把我的魂魄吃了怎么办?”

  “......”

  “哎,关键时刻靠你也没用!”玉沁头痛的揉了揉额头,像她这种炮灰命,怎么能期望有主角的逆天好运呢。

  他苍白的手掐起她的脸颊,正对上他的眼睛,“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

  “嘶~”玉沁吃痛的轻呼出声,眼神平静的说,“你莫要轻易动我,玉穆他很快就会来救我!如果他发现我有什么损伤,你会死的很惨。”

  他轻挑起眉头,一双冰冷如寒霜的眼睛盯视着玉沁,勾起冷笑,“差点忘了他,既如此,我就在他来之前先处理掉你吧!”

  玉沁咬牙切齿道:“你敢?我自爆也不会让你得逞。”

  “你真是不乖呢,那只有这样了!”他直接捏住她的下巴喂她吞服下一颗丹药。

  吞下后玉沁顿感周身麻痹,头脑昏沉沉欲睡,“你......你喂我吃的什么?”

  话刚说完,她就直接昏睡了过去,心中大呼不好:麻蛋,要完......

  系统也是大惊,怎么呼喊玉沁都唤不醒,实在不行,只能抽魂了,哎~

  他将捆缚在她身上的绳索收回,看着玉沁妩媚的侧颜,他眼神中隐有魔气浮现,“你生就是为我延长寿时的,我又怎么会对你动情!”

  他娇艳的红唇似血,轻贴在玉沁的樱唇上,将一口魔气探入她的内腑,正待他俯身拥住玉沁之时,玉沁体内一股强有力的神识将此股魔气驱散出去,君桐芝未忍住魔气翻滚,吐出一鲜血来。

  “不好,沁儿有危险!”正循着神魂烙印赶来的玉穆心中一震,顺着这股感知,瞬移间来到君府外。

  “原来是你......”玉穆心中已有了答案,大步流星般的踏入院落中,破除这君府设下的层层禁制。

  君桐芝脸色苍白,大惊失色,“不好,打草惊蛇了!他定然已经寻到这里,这样,不如我现在就将她的魂魄吞噬!”

  他大手一挥,手轻覆在玉沁的额头上,打出一道复杂繁复的符咒,然后似很大力的向外拖拽玉沁的魂魄。

  玉沁从神魂的剧痛中渐渐醒来,她浑身虚弱极了,这种神魂脱离的虚弱感让她难以动弹。

  她咬破嘴唇,愤力挣扎着。她不能就这样死掉,她费尽全力举起双手,使劲抓住向外拖拽她神魂的那只手。

  系统也是焦急万分,尝试抽离她的神魂,不过很快它惊慌出声:“啊,怎么回事?竟抽离不了魂魄了,怎么办,怎么办?”

  玉沁的双眼和嘴角已经慢慢流出鲜红的血液,她小脸紧皱,仍在努力的进行着拉锯赛,她的实力远弱于君桐芝,但是她的努力也不是没有效果,神魂脱离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眼见她的魂魄已经被君桐芝拖拽出了大半,再不出半柱香的功夫,玉沁肯定回天乏力了。

  随着时间的延长,玉沁心生悲意,蒙雾的双眼滑落下一滴泪水,心中暗自想到:对不起了,小穆儿,我当初不该不听你的话离开防护阵......

  就在她的神魂即将被拖拽出的最后一刻,她万念俱灰的闭上了双眼,可是她预想中生命的终结并没有来到,反而感觉到自身的疼痛在慢慢消失,周身变得轻快起来。

  玉沁轻声探问:“难道这就是魂灭的感觉?貌似还不错哈!”

  “沁儿,你在说什么傻话,怎么还不睁眼?”玉穆温雅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难道她没死?玉沁激动的睁开双眼,一下就抱紧眼前的白衣温雅男子,混合着眼泪和血液脏兮兮的小脸使劲蹭在他的衣襟上,眼眶一红,“呜呜,小穆儿,我以为我就要死了,我怕等不到你了,还好还好,终于又见到你了!”

  好感度加3。

  感觉到怀中女子对他深深的依赖感,他拥着她的双臂紧了紧,轻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抚,“有我在,别怕,这一切都过去了!无论沁儿在哪里,我都能寻到你。”

  这样的大boss给人的安全感爆棚,玉沁感动的眼泪鼻涕一把,邋遢的小脸再次向他的衣襟又蹭了蹭。

  “沁儿打算怎么处置他?”玉穆声音夹带着冰寒,低沉问道。

  玉穆目光森寒的望了一眼昏迷在地上的君桐芝,语气不善道:“我会用他加之于沁儿身上的手段数倍返还回去,沁儿,你觉得如何呢?”

  玉沁正待说话之际,突然小系统聒噪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起。

  “不行啊,他不能死!他是天道新选出的反派boss,你快劝阻玉穆不要杀了他。这是临时任务!”

  “哈?新反派boss,怪不得这么人模狗样,这么坏!哎,真是便宜他了。”玉沁愤恨的撅了下嘴。

  她轻轻拉了下玉穆的袖子,弱弱的说:“玉穆,答应我一件事,能不能不要杀他。”

  玉穆双眼危险的微眯起,眉头轻蹙,眼眸深沉的盯着玉沁,问道:“为什么?他刚刚可是要置你于死地,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玉沁被问的有些结巴,她也找不出不杀他的理由好吧,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讪讪道:“那个,他还有用,你就先让他活着好吧,具体原因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你让我不要杀他?那我非杀他不可了!”玉穆眼睛里闪烁着变幻莫测的光,说罢剑光一闪即将劈斩过去。

  “不要啊!”玉沁急了,直接飞扑上去,一下挡在君桐芝前面,双目吓得紧闭起来。

  她心里也在后怕,自己怎么这么傻冲出去,脑子怎么长的,万一自己受伤了怎么办?为了这种人不值得啊!

  周围死一般的沉寂,玉沁睁开眼,剑尖停在她的眼前只差分毫。玉穆眼睛微红,怒意滔天,声音微颤:“沁儿,你为何......”说出的话并没有说完,就止住了,哽噎在这里。

  玉沁也无语,她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去阻止,啊这该死的临时任务,她突然抱住玉穆的大腿,眼神诚挚:“现在真的不能杀他!这么说吧,如果杀了他,我未来就会死,这个原因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要相信我,暂且不要杀他,为了我!”

  玉穆轻叹口气,轻柔的抱起玉沁:“好,我听沁儿的话,先不杀他,如果他以后再做伤害沁儿的事,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玉穆横抱着玉沁瞬间又再次回到乌金塔内龙阎泉旁,乖顺的替玉沁外衫中衣褪去,步入泉水中为她修复神魂损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