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1-01上架
  • 466005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悲催的生活一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78 2020-01-01 11:00:52

  闹钟又在响了!闹钟又在响了!说实话,我真的是不想起来。床上多舒服啊,恍恍惚惚就像趴在云雾间。可是现实是何其的让人无奈。

  昨天晚上,胃难受了很长时间。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几近夜半方才浅浅的睡了,我睡的并不安稳。天亮了,胃好不容易消停了下来,可是闹钟却不消停了。

  我伸出手划了一下手机频幕把这恼人的声音给踹到九霄云外去,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周围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我知道大家都起床了。

  在这里先介绍一下:我叫苗朵。说实在话,给我起名字的人真的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苗朵,苗朵,叫苗朵还不如叫花朵呢。但是,花朵又太俗气,所以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我的名字还是我老爹给我起的。但是我老爹和我老娘早就已经携手共赴奈何了。我没有见过他们俩,所以也没有多少感情,但是有时候看见别人一家和乐的样子说实话,我还挺羡慕的。

  我的爹娘留下了我和一个爱我的哥哥。我的哥哥叫苗岩。这个名字起的也不好,禾苗遇岩石。禾苗想要长大又是何其艰难。

  我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学医的。我学的是怎么才能让一个新生命健康快乐的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你们猜对了,我未来的工作就是成为一个妇产科医生。很神圣吧,我也是这么感觉的。

  说实话,当医生真是一个需要有强大心里的职业。我回想起来,昨天的那个场面到现在心里都不能适应。

  剖腹产。我们的老师是一个奇葩,说课上讲的总没有实践来的有效果。因此就找了个机会,把我们带到了医院的手术室。

  虽然是迎接新生命的一件事情,可是那肚子里血红红的一片我也看见了。剖腹产的时候,主刀的医生还回过头来,笑容可掬的问我的老师,今天要吃什么?她请客。我的老师也够可以的,也微微一笑看了我们一眼说:“猪大肠吧。好久没吃了呢。”

  我的个天!猪大肠?那血淋淋的肚子让我整个胃里都翻江倒海起来。

  我没忍住,只有匆匆跑出手术室,扶住垃圾桶就狂吐了起来。一只头,两只头,垃圾桶上面围满了头,都在狂吐起来。

  终于吐干净了,胆水都让我吐了出来。虽然心里还是很恶心,但是已经没得吐了。

  我捂着难受的胃,在医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还好垃圾桶在偏僻处,倒也没有几个人瞧见我们的狼狈样。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刚进手术室之前,我们的老师要特意把我们带到垃圾桶所在的位置。

  老奸巨猾的家伙,原来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下午的课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撑下来的。学医的课业重,堂堂都是重点,处处都有考点。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也很潇洒。临到快考试的时候,我和我们班的几个人凑了钱请我们的老师去好好吃了一顿。吃完饭,临到划重点的时候。老师把嘴一抹说:都是重点。

  我们瞠目结舌,不能理解。老师又说:“病人生病会捡着我给你们画的重点生么?”

  显然不能。

  我记得那次,我背书背到吐血,生怕自己别挂科了。都说上大学很轻松,我感觉我比高中的时候还要累。

  真的想骂人。谁说的大学很轻松的,我就不轻松。

  “苗朵,快起床了。今天是灭绝师太的课,小心她记你名字。”

  我从被窝里露出头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偶的好友梁丽:“我昨天晚上胃不舒服,半夜才睡着。现在好困啊。”

  梁丽:“快起来,马上就要考试了。你不想挂课吧。”

  人生是何其无奈。身不由己啊,啥时候才能一觉睡到自然醒。

  强睁开眼睛,我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凉水冲冲脸,总算清醒了点。浑浑噩噩的过完一上午又一下午又一晚自习。总算可以再上床睡觉了。撑了几天总算可以吃饭了,但是只能吃点清淡的,见不得荤腥。胃里不再翻江倒海,觉也睡的稍微安稳了一点。

  就这样,血见惯了,也吐惯了。渐渐的适应了,便不再吐了。我现在已经可以眉头都不皱的直面一切开膛破肚的场面。

  有时候,玩心一起。我也会端着一盘猪大肠到面色惨白的学弟学妹面前大嚼特嚼,然后看着他们跑出食堂大吐特吐。

  一眨眼,暑假到了。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体会床铺的柔软和周公的可爱。

  我窝在家里无聊,一天到晚就知道追剧,看小说。饿了吃点零食,喝了喝点饮料,日子过的逍遥自在。

  我不挣钱,但是我不缺钱。因为我有一个爱我的哥哥。他就如他的名字一样坚强的生活着,坚强着坚强着,也就有了出息。

  现在搞科研,研发机器人。因为他工作忙,管不了我,但是又怕我生活不好,就只不断的满足我的物质需要。

  恍恍惚惚间我睡着了。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在我的耳边突兀的响了起来。我皱了皱眉头,刚放假,谁会想我。我勉强睁开一只眼睛。手机频幕上闪烁着苗岩两个字。

  “喂,”我把手机放在脸上闭着眼睛说着话。

  “发视频为什么不接?”苗岩在电话那头的吼叫声,隔着茫茫千里的路程传到我的耳朵中。

  光听吼叫声,我就知道他现在一定是抓耳挠腮,坐立难安的样子。

  “没听到。”我咕哝一句,便不再说话了。

  苗岩:“你还在睡觉是不是?你又窝在家里了,是不是?有吃饭么?吃的什么?”

  问题真多。我皱了皱眉,真是的清静一会也不行。

  “回答哪个?”我又咕哝着。

  “算了,一定和以前一样。你说说你,都多大了,也不知道好好的照顾自己。我还要忙工作还要担心你,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么?……”

  哎,现在就是想睡也睡不着了。我懒懒的拿起手机:“哥,我现在还不乖么?一不交男朋友,二不乱跑。还有什么能不让人放心的。”

  真想叫他苗岩,但是他现在正在气头上,为了我的耳朵考虑,我只有老老实实的叫了一声哥,苗岩也只有在心里叫了。

  “还知道顶嘴?你不出去就对了?你整天窝在家里追剧吃零食就对了?……”

  “停,”我连忙喊停苗岩满嘴的唠叨,让他说下去,他能说的让你想跳楼自杀。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我改还不成么?”只是说说而已,反正苗岩又不在身边,管不到我,到时候还不是任由我。

  苗岩:“我给你寄了一个机器人过去。里面有一个芯片。机器人的后背有一个暗槽,你把芯片插进去就可以了。我不在你身边,她可以照顾你。”

  “机器人?给我的?你们研究室同意么?”

  “申请手续已经在我手上了。你说同不同意?这款机器人是我的专利,我有决定权。在说,这款机器人也是刚刚研制出来,实际效果怎么样,也只有到时候看看传回来的数据。”

  我目瞪口呆:“这么说,我和机器人在一起的事情会被当成实验数据传到你的手里?”

  “嗯,”苗岩只简单的嗯了一声,我能感觉到他在电话那头一定是快乐疯了。

  多么伟大的发明!用来监视我的发明。

  “我可以不要么?”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不能!现在就坐飞机到我身边或者你接受这个机器人,你选?”

  我可以两者都不选么?但是显然是不行的。悲催的我只有接受了苗岩的安排。

  我的自由快乐的日子从此就一去不复返了。哎,在学校被老师剥削。放了假,以为可以清静了。现在又要被苗岩剥削。

  咔嚓,天边一道惊雷。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怪不得我感觉这么憋闷,我以为是苗岩给我带来的影响,看来并不完全是,天气也有一定的关系。

  “是不是要下雨了?记得关好窗子。……”

  苗岩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借机打断了他的话:“我要去关窗户了,先挂了。”

  嘟嘟嘟的电话忙音终于响了起来。我心里那个爽啊,电话挂的合情合理,他也没有在打回来的理由了。

  天黑沉沉的,像泼上去了许多浓重的墨。乌鸦鸦的直黑到人的心里去。一道闪电划过天空,似要把天空撕裂出一道大口子。

  这道口子狰狞可怖,像是要把这个世界也一起吞掉。我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和来往如梭的无数的车前灯。世界一如往常,并没有我脑海中恐怖的一幕出现。

  一道一道闪电继续在天空密布如织,一声一声闷雷像野兽的嘶吼声也填满了整个空气中。

  不久,雨就落了下来。大雨密不透风的侵占了整个世界。砸啊砸啊,砸在窗外的一切的物体上,疯狂的劲头似要把一切东西都砸成齑粉。也不知道他们疼不疼,不过我知道,这样的大雨要是砸在人的身上肯定是很疼很疼的。

  我拉上窗帘,隔绝一切的窗外事物。不管屋外是如何的电闪雷鸣,暴雨如瀑。拉上窗帘,就意味着隔绝一切。打开手机,找出耳机,把窗外的一切和即将时刻都处在苗岩的监视下的生活抛到脑后。

  此时我的屋内是安静的,暂且先享受着。

  

结舌

今天开始更新这本书,希望大家会喜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