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悲催的生活三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07 2020-01-13 11:35:39

  当然,除了机器人,他的另外一个爱好就是我。

  “仇恨?你是我妹妹,我和你能有什么仇恨?”苗岩不明所以,显然已经被我弄糊涂了。

  “没有,那你干嘛把一个机器人弄给我。”

  “垃圾食品”,我的话刚说完,苗丽又伸着手向我索要东西。

  “你听见没有,她在问我要东西,要东西。连一点转寰的余地都没有,就把我拎了起来。”

  “惩罚倒计时3、2、1。”

  在我尚晃神之际,苗丽又把我拎了起来。就算我没有晃神,我也知道,我根本就难逃苗丽的魔掌。

  “苗岩,别让我见到你。”我隔着手机屏幕疯狂的吼着。手机啪嗒一下掉在地上,也不知道苗岩听到了没有。

  脑充血,好难受。我脚朝上头朝下,看到的就是苗丽笔直美好,细若竹竿一样的腿。我扶着苗丽的腿,不断的拍打告饶。机器人都是按照程序设定好的,一旦惩罚模式开启,我也只有等到时间结束。

  我从苗丽的双腿的缝隙间,看到窗口处一只翠黄小鸟正好奇的往屋内张望。它或许没有见过像我这样奇怪的人,头朝下脚朝上的人。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一得了自由,就连忙拨通了苗岩的电话。三声嘟响之后,我看着手机上跳动的计时数字,吼了起来:“苗岩,你个王八蛋。你是故意的吧。你过来,看我不咬死你,我就不姓苗。”

  “垃圾食品。”苗丽的声音又恐怖的响了起来。明明她的声音正是我所喜欢的那种甜甜糯糯听起来让人舒麻的那种。可是,此时听起来却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你别挂啊,我一会再找你算账。”我慌忙抛下手机,把藏起来的七八袋零食都捧了出来。

  任务完成后的苗丽,终于也安静了下来。她把零食放在垃圾袋里,然后拎着它们出了门。

  “喂,苗岩,你敢挂我电话。”我愤恨的又把电话拨了过去。三声嘟响后,电话又被接通了。

  “苗岩,你居然挂我电话。”

  “你那边不说话了,我以为你说完了。所以就挂喽。”

  “谁说我说完了。我问你谁说我说完了。你把苗丽弄过来,什么意思?你看我过得太舒服了,是不是?你把她招回去,现在,立刻,马上。否则我不咬死你,我就不姓苗。”无比愤恨的我,一直重复着咬死他的话。

  “首先你咬不死我,除非你是狗。”

  “你才是狗。”

  苗岩一点也不受我的怒气影响,依然思路不乱的,自顾自的说着:“其次你只能姓苗。身份信息一旦入了电脑就很难更改。再说,你的户口在我的本上,我是户主。我不愿意帮你改,你也只能干瞪眼。最后,苗丽过去,是为了照顾你的饮食起居。我不会召回,也不可能召回。你就绝了这份念想吧。”

  “啊!”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从我的嗓子里迸发出来。“苗岩,你最好不要让我看见你。”

  “呵呵呵,不会让你失望的。短时间内,你是见不到我,但我手头的这个项目结束后,我会给自己放一段时间的假。到时你肯定能见到我。”

  我啪的一声挂断电话,不想理会电话那头的神经病。这就是我的哥哥,永远自说自话,自以为是,自作主张的自大狂。他以为他能拴住我?我偏不。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斗不过,总躲得过。

  反正是夏天,外出的东西也不多。我回屋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行李,拿上电话和银行卡,趁苗丽没有回来之际,悄悄的出了门。

  我住的地方是一户前后有门的青砖乌瓦的小院子。院子内有一颗柚子树和一些花草。柚子树是老树,听说比我的年龄还大。每年到金菊飘香的时候,红心黄皮的柚子着实解了我许多口腹之欲。但是现在柚子还没有成熟。时间就是它成熟的关键,就如现在的我一样,争分夺秒我要赶紧跑,被苗丽发现可就不妙了。

  我佝偻着身子压低姿态。小心翼翼地拉开了后门。从开着的一条缝隙中,窜了出去。好几天没有出来了,外面的空气真新鲜。我提着小包,拿着手机悠哉悠哉的往前走去。

  “梁丽,在家等我,我去找你玩。”我挂了电话,兴冲冲的往车站走去。

  夏天真的是一个很美妙的日子,你看那参天大树绿如阴盖,斑驳的树荫下,有一两个不畏炎热的小孩在玩折纸飞机或者斗卡。再有路过的行人撑着遮阳扇窈窈窕窕并不急躁的走过。最好的是买一个雪糕边走边吃,那舒爽的感觉别提有多快乐了。

  想到此处,我走向路旁一个卖冷饮的小摊:“阿姨来根雪糕。”

  “要什么味道的,你自己拿?”售卖货物的女人正在帮另一位顾客拿烟,只抬眼看了看我。

  “老板多少钱?”

  “三块。”

  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我对着小店门口的二维码处扫了扫。

  密码显示错误。怎么可能?我以为自己有所错漏,输密码的时候点错了数字。因此又重新输了一遍。结果一样,和先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又试着打开了支付宝,结果还是如此。

  店铺的老板已经盯了我好半天。我尴尬的打开包翻了一下,找出三元钱,还好有,要不然可就糗大了。

  夏日的街头,车流依然穿梭往复,那飞转的车轮或许是在和暑气赛跑吧。我坐在公交车站台的公共椅上,手里攥着刚刚从包里搜出来的五十八元钱,我身上仅有的家档。

  怎么也不明白密码为什么会错?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苗岩动了手脚。我打通了苗岩的电话,他果然供认不讳,连一点掩饰的余地都没有。

  我气愤,但是好像除了气愤也只剩气愤。毕竟卡是他的,钱也是他的,他平白的供养了我这么多年。可是为什么就这么气呢?58块钱连车票都不够,不要说吃饭,住宿,杂七杂八一大堆事情。

  我很没志气,只有缴械投降。垂头丧气的我拖着行李往家走去。临出门时,街边的风景和现在比仿佛都变了个样,一切都铺上了灰色,就像我的心情一样。

  我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时常有贪玩的鱼儿跃出水面,摆着尾巴又钻入水底。往日的时候,我总会惊叹他们身姿优美。

  万物存世自有万物存世的道理。鱼儿修的一身水中的本领。人类徜徉在陆地上,用他的智慧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万物的任何一个姿态都应该被礼赞。可是此时在看到那跃出水面的鱼儿,心底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惬意。

  我半边身依在墙上,用脚踢了踢门。

  我连视线都没有吝啬的在苗丽脸上停留,就拖着行李走进了屋子。一脚甩掉鞋我就扑倒在沙发上。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脸埋在柔软的沙发里,连头抬也不想抬,这咕哝的问道。

  “知道什么?”

  “银行卡密码。”我又咕哝一句。

  “不知道。我只知道主人说你走不远,就会回来。”

  我抬起头狐疑地盯着苗丽。想想她的话也却有可能,苗岩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告诉她。

  “啥时候说的?”连这点预见的能力都有,有时候我真的不得不佩服苗岩。他的预见能力,真的是让我甘拜下风。

  “就刚刚,你走之后。”

  “他知道我走了?这么快。”

  “24小时实时监控。”

  “这和现场直播有什么区别!”我突然有种被窥视的愤怒感,真的很愤怒,无比的愤怒。苗丽的一句话终于又泄了我的火气,否则我非杀到苗岩的面前去不可。

  “并不是所有的数据都传过去,比拉屎,放屁,磨牙,打呼,裸照,浴照。这些我会自动屏蔽掉。”

  我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最起码我的形象多少还是帮我顾及了点。

  我可怜兮兮的抬头看了看苗丽,眼睛里晶莹有光:“那你可以告诉我银行卡的密码么?”

  “不能。”苗丽果断的拒绝,连头也没有回一下,就决然的往厨房内走去。

  算了,不出去就不出去。反正我也喜欢宅在家里。只是吃饭有了限制,别的总该没有问题。如此的想着,我也就欢快的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给梁丽发了个信息,道了声歉。转回头就看见苗丽手里拿了一块抹布,从桌子,沙发,电视,窗户,角角落落缝缝隙隙都被她抹的光可鉴人。

  “我饿了,做饭吧。”我早晨起得晚,中午的时候只吃了点零食果腹。现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

  “没菜。”苗丽依然没有停下手边的活。

  “你可以去买呀!真是个木头人,一点变通也不知道。”机器人就是机器人,老回路永远没有人活络。

  “买了。”

  “在哪?啥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我狐疑的左右看了看,“你买了,那怎么还不做饭。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超市,我定的。”

  我一时没有转过来苗丽说的到底是啥意思,想了一会才知道。原来她是在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那你催他们快一点。你都定多长时间了。”如果我没有记错,苗丽打扫卫生的时间少说也有三个小时了吧。

  三个小时,这超市一定是开到太平洋去了,要不然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送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