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谋求生路二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14 2020-01-22 19:56:03

  “我说你怎么拒绝我呢,”严如意依然固执的坚持己见,“算咱俩结伴。你没钱,我有钱呐。短时间内你是吃不垮我,实在不行还可以找别的事情干,挣点零钱,糊弄糊弄日子。”

  “你的钱够吃多长时间?”一听有钱过来了兴致。钱是身外之物,我从来就不看重,但是没钱好吃的就没有。不是我心智不坚,而是美食的诱惑实在太大。

  “省一点两个月没问题。”

  “才两个月,”两个月就想和我大言不惭的说有钱,这人的脑回路也是神奇的很。不过两个月也行,好歹比我有钱。我翻了个白眼,无奈的对严如意说:“成交,等我有钱了我养你。”我拍着胸脯保证着。

  “不敢。在下有手有脚,可以凭本事吃饭。不需要恩人养我。”

  咬文嚼字,这话说的真没意思,既然决定让严如意跟着,当然要打消他的顾虑:“养呢,是说。你要当我的随从,听我的话。而我会付给你工钱。”

  我以为说的够简单明了。哪知严如意又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当你的手下。”

  我点了点头:“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严如意明显的松了口气:“我不要工钱。”

  居然还有人不要工钱的,真是傻的可爱:“怎么能不要钱呢?老婆本总还是要的。”

  “我还没打算要老婆。”严如意的脸红灿灿的,比那天边最耀眼的一抹红霞还要璀璨。

  我也不想逗他,一个十三四岁,个子只及严如意胸口的孩子,和他讨论人生的终身大事。想想都觉得搞笑,为了保护他幼小的脆弱心灵,我还是选择缄默不言。

  襄山南麓,离我的暂居之所仅二里地的地方有一处独栋小院,院子不大用木头堆积而成,这是严如意的地方。

  我得了应允,把家当全都搬了过来。其实,我的家当就是一些瓶瓶罐罐,和制作玉颜坊剩下来的东西而已。

  “这是你的屋子。”严如意指着最东面的一间屋子向我说道。

  “我的?真的吗?”我欢喜异常,穿越来的这段时间,每日稻草,破洞。抬头就能看见满天繁星的日子,其实也不向我想象中的美好。

  好日子过惯了,总想着有一天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睡在草地上,以满天繁星为伴,和星星比眨眼睛,困了自然而眠。然后,伴着朝霞醒来,听最早的一声鸟叫,喝最新鲜的一口泉水。这是被繁重课业逼的最严重的时候的一场最美的梦。可是,真正的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日子到来的时候,内心的酸楚,只有我自己心里最清楚。

  被迫接受和i自愿选择毕竟是两码事。还好这种日子,今天总算是到头了。

  一天,两天。严如意果然选择陪在我的身边,采花,搬运东西这种体力活自然也都落在了严如意的身上。说是,严如意跟着我,其实倒不如说是自从有了严如意,我就得了许多的好处。

  人多力量大。苗丽在厉害,可是毕竟也能力有限。平常东西多的时候,我也是要打下手的。

  可是自从严如意跟在身后。所有的活都落在他们俩人身上,我自然是轻快了许多。

  唯有一点不好的地方,严如意见不得苗丽,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苗丽出现在实现范围之内,他总是吹胡子瞪眼。按理说,论有恩,当属苗丽不可,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预期的结果总比我想象来的迟。日子就像老牛拉着的磨盘,慢悠悠的吭吭唧唧的方才过完。终于挨到了第10日,我的最后一点自信也几乎被消磨殆尽。

  如果,玉颜坊的东西再不像我预料的那样,我几乎打算放弃。

  第10日,天空湛蓝无比,像水洗过的最亮的蓝宝石。

  早上天刚亮。我和苗丽、严如意就赶往了襄都的集市内。狼多肉少,总要赶早才能找到好位置。来古代的这些日子,改变最大的是早睡早起的生活习惯。

  没了电视,网络,手机,甚至在照明都需要蜡烛的时代,夜晚对我来说就是安静、寂寞、冷,倒不如早睡早起。

  我看着街上零零星星的小摊贩,高兴的拍了拍手掌,又来了个大早。

  支好摊子,严如意就去了早餐铺买早点。

  两份,一份给我,一份严如意自己吃。好在苗丽可以不吃不喝,只要经常晒晒太阳就好。但是,严如意哪里明白苗丽的情况,看他这个样子翘牙的事情肯定还没有忘掉。

  时日一久,严如意便疑惑起来。

  这不手中的包子刚刚被吃进肚子,就听严如意附耳过来:“我都没见他吃过饭。他不饿吗?也不对,这都几日了。不吃不喝到现在,恐怕快饿死了吧。他咋不吃饭还能如此的生龙活虎呢?”

  “她学过一种武功,不用吃,也不用喝。”忽悠谁不会,对付像严如意这样的人,那是易如反掌。

  我刚刚说完,严如意尚在怔愣中,有一个人的声音便打断了我想继续忽悠取乐子的心里。

  “玉颜坊的老板吗?”

  我抬头看了看说话的人,一身仆从的打扮。

  “是的,”我站了起了,预料着这可能是生意要上门了。

  “主子想见你。”

  “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主子?我好像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吧。但是,上门即是客,肯定是要找我谈关于玉颜坊的东西要不然为什么会问我是不是玉颜坊的主人呢?

  来人点了点头。

  “在哪儿?”

  “跟我来。”

  “等一下,我安排一下。”

  “一会快到中午的时候,我要是没回来。你先把东西收拾好了,回住的地方。我办好事情,就回去。”

  严如意点了点头,算作答应。

  侍从带着我和苗丽七拐八拐,专捡僻静小道。我的头都快被他转晕了。不过,我也不担心会迷路。走的再远,只要苗丽在身边,我就不怕会迷路。

  路旁小草悠悠,我们已经离了集市,往城外走去。渐渐的,一簇簇梅花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梅花,这些日子采梅花的事情都是苗丽和严如意做的。看到梅花,我突然想了起来。

  “这片梅花林,你们来过么?”我小声的问着身边的苗丽。

  苗丽点点头,依然亦步亦趋的跟在我的身旁。

  莫不是,梅花林的主人。知道我偷了他的梅花,故意来兴师问罪,或者看到了玉颜坊的商机,想要来分一杯羹。

  我心里有了思量,一会儿谈论起来才会有底气。不至于,落于下风。

  果然在梅花深处,有一处亭台。亭台翘角飞耸入天,气势如虹。

  一个含有尊贵之气的背影就坐在亭台的石凳上,正以手执杯欲饮。

  “阁下找我来,有何事?”我还没有走进就率先问道。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当然要先发制人才是我的风格。

  “你猜?”

  坐在亭台内的人,也不转身。我知道,这个时代有身份特权。地位高的人,可以不问别人的感受,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就比如现在,和我说话连身子也不转。真是一点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我翻了个白眼:“我没经过你的同意就采了你的梅花是我不对。但是,这片梅花也没有写署名,我也不知道,这是你的。在说,不就是一些梅花么?落花不是无情物,化在春泥更护花。过不久也是会谢的,不如给我让我发挥它最大作用,岂不比变成春泥更有价值。大不了,我得了利益,分一点给你。”

  我能看到亭台中的那个人轻轻抖动的身体。他在笑,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在笑。只是,我实在不明白,我的话有什么好笑的。

  实在忍不住,我终于问出了口:“有什么好笑的?”

  我又问了一遍,那个人才止住笑的不断颤抖的身子。

  “你好像总喜欢把不属于我的东西归属到我的名下。”

  总喜欢?什么意思?

  我看了看亭台内的那个人,突然觉得他的声音好熟悉。

  几步就奔进了亭台内。果然,背对我的人我是认识的。

  那个南屿国的太子,在襄山之巅的温泉边曾经调戏过我的人。

  几日不见真的是十分的想念啊!我想念他走了摔一跤,最好摔在脸上把嘴摔肿。省得他这讨人厌的笑容老是挂在那张过分清俊的脸上,让人感觉讨厌。

  我恶意的想着,可是想象毕竟和现实不一样。

  那张帅脸依然还在我面前。

  “不是你的,那你干嘛让人把我带来这里,害我以为我得罪了梅花林的主人。”

  “我让你来是和这片梅林有关。确切的说,是和你制作的玉颜坊有关。想听么?”

  “当然想听,”玉颜坊是否成功是我满足口腹之欲的关键,这么大的事,我当然是要听的。

  “你出现在襄山之巅的温泉旁,你的出现非常蹊跷,我以为你是哪位心怀不轨之人送过来的礼物。”

  让人不忿,居然把我想成礼物。不过这也可以解释,他当时为什么会是那个态度。

  “我不是礼物。”我非常坚定的说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