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谋求生路三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01 2020-01-23 22:34:05

  “我不是礼物。”我非常坚定的说着。

  “我知道。这些日子我派在你身边的暗探已经把你的一切消息和我说了。你身边没有出现任何可疑之人。暗探的日子很危险,如果你是,你的主子肯定会重金买你的忠诚。但是你的日子过的如此的潦倒。我相信,你不是。”

  暗探?

  我突然来了兴致,故意眯起眼睛:“要是,我是呢?”

  “你不是!”千锺祥再次十分肯定的说着,“第一,你身边没有任何的可疑之人,这一点我刚刚已经说过了。第二,身为暗探,生活却如此潦倒。你要真是暗探,会把全部的心思放在如何取信于我的事情上,而不是你制作的玉颜坊上。我知道你或许会说,你是故意搞得如此狼狈,就是为了取信于我。既然假装可怜,就要装的像一点,为什么还要去制作玉颜坊,而努力想生活的更好一点。如果这一切都是假象。还有下面的,你要如何解释:既然假装生活困苦,那你的身边又为什么还带着两个侍从。你身边的这位,是山巅之上带你下来的那个吧,也是女扮男装。后来,又出现了一个,我让人查了一下,名叫严如意,身份背景都很干净。只是你们俩,你出身乞丐,而那一位居然没有查到一丁点的蛛丝马迹,连家人都没有,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你能告诉我,她来自何方吗?为什么我查不到她的任何消息?”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

  千锺祥见我不说话,微微一笑也就往下说:“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要说你一点也不可疑,也不是。你的说话作风很是怪异。不像四国中的任何一个国家的人。还有你手里的玉颜坊,我让人买了两瓶,制作工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却比我以往见过的任何一款胭脂水粉都要好。按理说我已经把你的身份查的如此的详细,不应该会出现这种让人感觉匪夷所思的事情。要么你告诉我,我该如何解释你的怪异行径?”

  千锺祥见我不愿意说话,又接着说:“不想说,也行。那我就不问了。”

  我面前的这个人的心思是如此的细腻,仅从我的说话间和小小的玉颜坊身上就得到这么多信息,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着。

  “普通手艺而已,哪里就如太子说的那么夸张。”心里起了毛,他看起来就是一副君子无害的样子。没想到一番话直戳中我的软肋。我是穿越客的身份,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要不然会不会把我当成妖怪打死。光想想就觉得后怕。

  “夸不夸张,我想你自然是心知肚明。”

  千锺祥长了一张可以洞察人心的眼睛,我记得我的定力已经足够的好了,可是在千锺祥面前我就像坐在x光面前的病人,一点隐私也没有。

  我不敢直视千锺祥的眼睛,周围的梅花是如此的烂漫。我盯着亭台左侧一处开的极其绚烂的花骨朵说:“看着现在的这些花开的灿烂,可是这也只是表象。要不多久,也只有: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香如故,花开烂漫,到最后,剩的居然只有花香。”千锺祥也随着我的话语无限感慨的说着。

  我暗暗摸了摸心口,还好刚才的话题被我成功的转移开来。

  为了不被千锺祥继续追问,我又接着说:“那你想做花,还是花香?”

  千锺祥摇了摇头,举起手中的香茗在鼻尖嗅了嗅:“这茶真香。”

  然后看了看我,又说道:“那你是想做花,还是花香?”

  “我两者都不想做。花的结局只有烂到土地里。花香虽然好点,但依然逃不掉沦为别人玩物的下场。如果是我,我倒宁愿选择做路边的一棵草,虽然生活艰难不被人喜。可是活的自在啊。我认为自由有时候比很多事情都重要。”

  千锺祥看着我,那眼神中的焦灼让人摸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冬日里料峭寒风穿过梅林,送来的是傲然的梅香。

  良久,良久。久的,我都不知道手脚该如何自处。

  他又说了话:“一棵草。这说法倒是别致。只是有时候,一棵草也是有不同的。就比如,这棵草长在皇室的御花园里。那么这么草就是皇草,身份也是很珍贵的。平常人也动不得这棵草分毫。”

  他眼神灼灼,我本想反驳他这一谬论。可是在这样的眼神下,我到不好意思这说其他。

  只是,随声假意附和:“太子说的对。凡是沾了皇气的都贵不可言。”

  “你这说话的口气,好像很不苟同我说的话。”

  “不敢。”我依然说着违心的话。千锺祥身份尊贵,在这个阶级地位存在的社会,我还是不要这么的自我。以免惹上麻烦。

  “不管你是真不敢还是假不敢。我都当成是真的。”千锺祥说的无比的自得。

  “到我手底下做事情,怎么样?”

  正在我在心底思量,千锺祥到底找我来有何事的时候,千锺祥倒是说明了来意。

  “不想去,不自由。我刚刚说了,有时候自由会比很多事情都重要。”我摇头拒绝。我对千锺祥说的事情虽然有点心动,但是获得有时候和代价成正比。在我不确定千锺祥的真正目的之前,我还是不要想着占便宜。

  “你想要自由,我就给你自由。你做任何事情可以不经过我的允许。”

  “居然这么好,条件是什么?”

  “条件是,无论是谁给你任何好处,你最后只能选择站在我的身后。”

  千锺祥的话语让我猛然一愣:“你看我这个样子。”我用手拽了拽身上那件灰布棉衣,寻常百姓穿的最普通的衣服,然后又说道:“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沦落成乞丐的老百姓。我不知道我又什么优点,是让太子这么看重的地方。”

  “你可不要小看自己。我说过我观察你好多天了,以后的你有的是实力,帮助任何一位有野心的人。”

  破天荒的,穿越过来听到的最让人开心的一句话。

  我笑得无比的灿烂:“你这句话真让我受宠若惊。不管以后我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厉害。但是,现在我决定接受你的提议。因为,我认为你慧眼如炬。知己难得么!”

  满天的梅花被一阵风吹落枝头,千锺祥就坐在纷纷的梅花之中,世界瞬间只有面前的千锺祥,成片的梅林只是成为了千锺祥的一个背景。

  当然,梅花也落在了我的身上。抬起手,接住一片从我面前掉落的花瓣。清清凉凉的梅花瞬间在我的指尖绽放,我欢喜的抬起头去看头顶上的梅花枝。无意间瞥见了,千锺祥眼底的一抹暖意,这暖意不同于以往他看我的任何眼神,但是只是一瞬就又恢复以前帅气无比的老样子。

  “既然达成共识,可否坐下来喝一杯。”千锺祥又轻轻的端起手中的茶杯,细胚白瓷显得他的手格外得细腻。

  这是养尊处优下的结果,想想以前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的手也是如此。可是,现在再看看我的这双手,干枯、粗糙。是要好好养养了,毕竟是女孩子。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如果真的回不去了,我不可能自己生活一辈子,迟早要找个人嫁掉。所以,身上的这些设有女人味的东西,总要想办法一点一点去掉。毕竟这个时代,女人的脸会比我以前生活的那个时代重要。

  千锺祥不知道我在发什么呆,又问了一遍:“不知是否荣幸请你喝一杯?”

  回了神的我点了点头:“当然。”

  我刚在千锺祥的对面坐下,伺立在旁的明福连忙走了上来,端起茶壶给我倒了杯水。

  褐色的液体汩汩而出,隐隐约约的梅花香里。我能闻到专属于茶叶的独特香味。

  我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就又放了下来。

  “你喝过茶!看来我猜的没错,你绝不像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的平凡。”

  我犹疑的看了看手中的茶,这怎么能看得出来?只不过喝了一口而已。

  千锺祥似乎知道我心中所想,开个口替我解惑道:“茶是贵族的专用饮品。一般百姓根本无缘喝到,除非你出身茶农。但是就算是茶农,上品茶采摘的时候都有专人看守。如此的上品,你也不可能喝过。我刚才看你,喝茶的时候,虽然刻意去掉了嗅茶的步骤,但是喝茶时候的姿态,样子,端茶杯的方式都是做不得假的。要么你出身权贵,家族没落成了乞丐。要么,你是受过这方面的教育。”

  我没想到,大二的时候,无意间报了一个茶艺班想培养自己的淑女气质,结果半途而废的事情,却被他解读成这个意思。这庞大的脑神经,我真是甘拜下风。

  “怎么,会喝茶有什么奇怪么?是不是突然想起来不应该笃定我不是暗探。”我翻着白眼问道,说完之后又后悔无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把他从暗探的话题上引开,现在又不由自主的把话题扯了回来。

  我这个原身的主人肯定是属猪的,要不然,我高级知识分子的脑子何以这么笨。

  垂头伤气的看着千锺祥莫测高深的眼神,然后眼里渐渐有了笑意,笑意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然后说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你没有发现么?你饶了一圈又绕了回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