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谋求生路五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51 2020-01-25 23:01:13

  这样,我的心里才会爽。

  我回头看了看,已经离路边很远。苗丽和严如意也已经掩映在满是粉色,烟白的梅花之中。

  有一梅花枝,正好打在我的头发上。绾好的发髻勾在梅花枝上,我立马停下了脚步。

  毕竟是少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折断一枝,手中的梅花艳红的似少女羞怯时的脸。我把梅花一朵一朵的攒在头发上,得意的拍了拍头上梳的并不爽利的发髻,十分满意我自己的杰作。

  有往前走了一段时间,还没有出红梅林。我心中暗自懊恼,这个韩王也真是的,没事干嘛整这么一片梅林,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多多益善。

  这么大一片林子,如果开垦成土地,那将是沃野千里,良田千顷,何至于饿殍遍野,民不聊生。

  和平的年代生活惯了,对这种不平等的生活方式。我心里虽然厌倦,但是也无可奈何。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平头百姓,人微言轻,改变不了社会现状。

  因为梅林太大,我走的腿脚酸麻。原本就对韩王的印象就不好,现在更是大打折扣。

  一屁股坐在林中被我扫除积雪的大石头上,我打算歇歇腿脚,全然没有一丁点的淑女气质。

  以我现在男儿装的打扮,谈论淑女的气质,好像也太杞人忧天的。

  落雪红梅,在这皑皑白雪的天气中格外的美丽。

  赏够了雪景,腿脚也歇够了。起身,又去寻找绿萼梅。

  往前又走了几里,腿脚已经极尽的疲乏时。我几乎都打算打退堂鼓的时候。一片绿意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眨了眨眼睛想确定真伪。结果真的是绿萼梅。

  我只在书上看到过这种品种,现实生活中到还是第一次见。激动莫名的心情在碰到绿萼梅的时候,我的手都有点颤抖。

  千算万算,没有算清楚韩王对梅花的喜爱,尤其是绿萼梅。

  我的手尚且搭在绿萼梅上,还没有收回。一个人影就跃到了我的面前。

  “你是怎么进来的?”说话的人是一个眉眼皆细的年轻男子。男子料峭的站在我的面前,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言说不尽的媚态。

  我在心里暗暗打量着,来人的身份。华贵的衣服上面居然有暗纹。我仔细看了看暗纹,居然是麒麟。来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如果这个时代有六合彩,我一定去买几注。我这运气,也不是盖的。

  来之前经过市集的时候,我还特意打听了韩王在梅林的机率有多大。

  有人告诉我,临近年关,皇室都在忙碌关于过年的事情,所以此时应该在韩王府,没有时间去梅花岭。

  那我眼前的这个人是谁,谁又能告诉我。

  韩王府的下人!还是碰巧也是听说了绿萼梅的事情,还是和我一样想要一睹绿萼梅的风姿绰约。

  我说着讨巧的话:“我朋友带着我在天空中飞。飞到这片梅林上空,一不小心,我就掉在了这片梅林里。我不是故意要掉下来的,真的。”

  我坚定的表情,一点也没有让面前的这位,媚眼流波的帅哥有一点动摇的表情。

  “你不相信我?”我问道。说实话,鬼才会相信我的说辞。但是,现在除了这点以外,我好像也找不到其他的说辞。

  “你说呢?被人丢下来的。你再说什么鬼话!”

  我也知道是我说的是天方夜谭,可是除此之外,我该怎么说呢?

  “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那你说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

  “把那个人叫回来,带着你飞一回,我就相信。”

  进来的时候,我就匍匐在地,偷偷的爬进来的。根本就没有人,韩王肯定也不知道,我身边居然有人能够一眼就看穿梅林外设置的机关。

  我就是现在想叫苗丽再带我飞一会,她肯定也听不到我的呼喊。难道要和他说我是爬进来的?这样梅林外巧妙无比的机关被重设。下次想在进来的话,肯定更难。

  我摇了摇头,一脸的愁苦:“我的朋友把我扔到这儿,然后就不知道去了哪儿?现在我要去哪儿找?”

  “你这个小孩,巧舌如簧。梅林是不许别人进来的。你可知道?”

  我点了点头。

  “既然知道,那就算你是被朋友丢下来的,丢下来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想办法怎么才能出去。而不是想你现在一样,往梅林里走。还有,你头上的花,是怎么个意思。”

  韩王说完,伸手把待在我头上的梅花摘了下来。

  回头看了看来路,一整排脚印绵绵长长拉向远处。我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韩王在把我头上的梅花摘下来的那一刻起,眼底的怒气也隐隐出现。

  要找个办法,要不然我可不敢肯定,我这小小的平民百姓能够经受得了王子的一怒。

  我问着:“你喜欢绿萼梅?”

  “是梅花都喜欢,绿萼梅尤甚。”

  韩王说话倒也老实,和我了解到的一样。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梅花确实有她值得让人爱的地方。可是,草长莺飞的时刻就是她化花为泥的一天。那你就不是看不到了?”

  我看着韩王渐渐听了进去,又继续说着:“我又方法,可以让这份美丽永驻。”

  我又停了一下,明显的能感觉到韩王已经被我的话吸引。

  “但是……。”

  韩王不耐烦的说道:“有什么话就一次说完。”

  “我进入梅林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韩王默然了片刻,点头算是同意了。

  “我需要时间。”

  韩王依然点了点头:“需要多少时间?要是你做不出来,到时候可别说我故意为难你。你进梅林的事情连同骗我的这件事情加在一起算。”

  “当然,”我点了点头。鲜花干燥保色的方法么?这个对于一个学医的我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

  “你需要多长时间?”

  “快的话一个星,七天。慢的话可能要10多天。”

  韩王打了个响指,侍立在不远处的亲卫就走了过来。

  “殿下,”亲卫深深的打着揖拜了下去。

  “把他送回去,看看他住在什么地方?另外,他需要的东西给他准备好。”

  我站在原地不动弹,韩王狐疑地望着我:“还有什么事情?”

  “我可以有几株绿萼梅么?”对于一个爱花之人。我这样的做法似乎有点过分,我连忙又补充道:“做花用的。”

  韩王忍痛割爱。我拿着几株绿萼梅出现在严如意的面前的时候,把他惊得不小。

  严如意附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着:“你被发现了?”

  我看了看站在我身边的韩王的亲卫,无比悲催的点了点头:“不但被发现,而且是被正主发现的。”

  “韩王?”严如意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话不在多说,我耸了耸肩,带头往栖身之所走去。

  接下来的几天,我除了想办法制作干花外,还在想着玉颜坊的事情。

  五天后的一天下午,晚霞璀璨了整个天空。我正在院子里,看制作玉颜坊的材料。

  有一个人就敲响院门。

  我连忙上前把门打开。

  “玉颜坊是你做的?”来人上下打量着我,质疑的眼神连我都看的十分的分明。

  年少,身体发育的格外迟缓,可这也不是我的过错。实在是不想,我也想像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我记得从医学角度而言,十三四岁的孩子,多多少少会有点发育的迹象吧。

  我想到我的一马平川,也十分无奈。

  “正是。”个头虽小,但是气势不能输。我直直的望着面前的人。

  果然如我所料,来人接下来问我的话居然是:“冒昧的问一下,阁下今年多大?”

  十三?还是十四,我也说不清楚。想报大点,但是这幅小身板显然更不能取信于人。

  无奈的低头面对现状,捡我认为的最大的岁数报:“十四。”

  “还是个孩子,可信吗?”来人小声的嘀咕道。我自认耳力很好,所以我把说话的人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听了进去。

  “要是怀疑的话,何必又来找我。”

  来人连忙笑得满脸媚态:“我怎么可能怀疑玉颜坊的主人呢?”

  “说吧,你来有何事?”

  来人呵呵笑的憨直,“我的主人让我来向你订购玉颜坊。你手中的货物一样五十盒。”

  这么大的量送,对于生意刚起步的我来说,足以达到让我咋舌的地步。

  “我一个没有名气的玉颜坊,你家主人为什么定这么多?可以先买点试试,然后再定也不迟。”犹豫再三,我还是说出了心里话。

  “南屿太子对于我家主人说,玉颜坊是美容上品。南屿国太子的人品,我家主人还是很认可的。他介绍的东西一定没错,”

  千锺祥,居然是他。有意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

  “你家主人是男人?”八卦的心又起来了,我好奇的问道。

  来人一愣,很明显被我的问话问呆了。好半天来人才反应过来:“女的。”

  哦,千锺祥的一句话居然可以让一个女的买一个小名气的商品。要知道,女人的脸可是最宝贵的。

  好奇心又更加重了几分,我回想着千锺祥的样子,确实发现,他确实有让人痴迷的本钱。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