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搬进新居一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26 2020-01-29 22:39:26

  我从齿缝间又挤出一句话:“我还小,再过两年,肯定有看头。”

  千锺祥轻笑出声:“期待之至。”

  我的脸一定红若丹霞,火辣火辣的。这个千锺祥真是够可以的,他是在撩拨我么?还是故意的在损我?嘴也是够毒的,轻描淡写两三句话就把我自以为的自制力击打的渣都不剩。

  “还进不进,不进的话就请回。我这还有好多事情要忙,没时间伺候大爷。”我站在门边,怒目而视就差没有找个扫帚扫地赶人。

  想想他前几日在权贵面前帮我说好话拉生意的份上,我暂且忍了这一回。

  千锺祥也没有在说其他,款款而入。

  我坐在千锺祥的对面,瞪大眼睛望着他。

  漆眉墨目,似星辰大海般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的望着我。

  “口喝了。”红唇轻启,千锺祥笑意盈盈指了指面前的茶杯。

  “苗丽,上茶。”我头也没回的嚷道。

  “女子以矜持为美,你就这么喜欢看男人。”千锺祥的一句话让我的血压飙升。

  “君子当有君子风度,你都没有风度,我为何要有矜持。”本来我还高兴,来者是客,而且是个身份不凡能帮助我赚钱的客人。谁知开口就拿我打趣,有违君子之道。

  千锺祥:“我不是君子。是太子。”

  我翻了翻白眼,见过不要脸的,这样不要脸的千锺祥当属第一人。可是,他说的也是大实话,我一时口拙,不知道该说什么。

  恰在这时苗丽端着茶水走了进来。茶盘被轻轻的放在桌上,苗丽为我和千锺祥各斟了一杯。

  “太子请喝茶。”我假意而笑,轻轻的推让道。

  出身富贵,举手投足就是不同,一杯清茶都能让他喝成是极品的感觉。

  千锺祥放下茶杯看了看我,也看了看我身旁的苗丽唇角微勾:“昨天你们这里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你在这附近安插了眼线。”只有这一种可能,苗丽对我是死忠,严如意我还是信得过的。按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也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被人窥视的感觉怎么就那么的不爽呢?

  “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那么你的安全我肯定要保护的。只是没想到,我的人还没有出手,那些人就被解决了。”千锺祥缓缓地说着,说完还不忘看了看立在我身旁的苗丽,“没想到你的身边还有高人。”

  苗丽昨天的表现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我只知道苗丽储存卡内有关于武功的东西。本以为是苗岩输入的只可以用来保护我安全的基本套路,没想到还是个王者。

  按照昨天严如意的咂舌程度,我相信苗丽在这个时代的王者中似乎也能排的上号。现在在看千锺祥的反应,我就更加的确定。

  “穷人还有几门富亲戚,我这个独自在江湖中闯荡的人如果没有高人在身边保护,岂不是只有受欺负的理。”

  千锺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是这么个理,但是可没有几个人像你这般幸运,身边有个人是个顶尖高手。”

  正在我为苗丽的强悍而洋洋得意之时,千锺祥又说道:“我在襄都有房子,你这里应该不安全,要不要搬过去?”

  “安全的很,你也知道苗丽的身手。”苗丽正是一个宝,只是不知道千锺祥身边可有这样的人。如果没有,那我真是有炫耀的本钱了。

  “也是。”千锺祥呷了一口茶,然后把茶杯放到桌上,“不过你现在应该急需要不被人打扰,你能敢保证昨天的那些人不再回来。”

  千锺祥的话不得不让我陷入了沉思。离佳节已经不远,现在抓紧时间,应该还来得及。如果再来一回,玉颜坊肯定准备不出来。思量再三,我只有点了点头。

  “我去可以,我做玉颜坊时间紧迫,可以借给我一些人手吗?”

  千锺祥点了点头:“可以,但你要随叫随到。”

  我一跃从板凳上站了起来:“为什么?”

  “跟着我可以见更多达官贵人的家眷。你不想卖你的玉颜坊。”

  “当然想卖。”

  细细思量千锺祥的话,确实很有道理。经过这一段时间在街边蹲守,我发现在这个时代,要想赚钱一定不能走平民,平民挣钱难,不会把多余的钱花在化妆打扮上。只有打入贵族阶级,把自己的商品定位在高端,才行。

  于是,我也很欢喜的答应了千锺祥的要求。

  二人一拍即合,说搬就搬。反正东西也不多,简单的收拾一下。我就爬进了千锺祥的马车,也不管其他人是个什么样的眼光。

  反正我现在是男人,男女授受不亲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

  只不过,收拾东西的间隙严如意让我不要轻易搬家,一定要思量再三是什么意思。

  千锺祥看到爬我进来,一点惊讶的样子也没有,微微一笑:“你就这样进来了?”

  “当然,腿着去很累的。有车干嘛不坐。”我擦了擦马车上的条凳,然后就做了下去。

  千锺祥意味深长的笑着,然后在我的注视中闭上了眼睛。

  没了千锺祥的注意,我才把注意力放在了这辆马车上。

  这个马车还真是华丽。马车内有案几,案几上有一盘水果。我看了看闭着眼睛不愿意说话的千锺祥,偷偷的掐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好甜。葡萄的皮很薄,用嘴轻轻一压,蜜汁满嘴。好长时间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穿越了这么长时间,每天吃的是粗淡刮水的饭食,唯一吃的好的是进襄都那天的那包糖瓜。

  我发现千锺祥并没有看我,又偷偷的掐了一颗放在嘴里。我虽然自小没了爹娘,但是苗岩一天的委屈也没有让我受过。在他的娇惯之下,我的嘴早就被养刁。

  面前的这盘水果,虽然我只吃了葡萄。那味道绝对是葡萄中的极品,其他的水果自不必说,光看卖相也知道,味道绝对好。

  千锺祥一直闭着眼睛,我也就肆无忌惮的偷偷的往嘴里塞着东西。不是不想停嘴,实在是这些果子的味道实在是美味。没办法嘴馋,停不下来。

  一串葡萄已经被我消灭了一半,我不敢在吃生怕千锺祥醒来会发现。仔细的从果盘里有挑了一个桔子,剥开吃进嘴里。然后,我把吃剩的葡萄翻了个面,把果盘整理了一下。看上去就像没有被人动过一样。这下,我才放了心,也学着千锺祥的样子,闭上眼睛睡觉。

  这一觉睡的真是舒服,原本以为会很晃荡,可是直到我醒来,我都没有任何的不适。

  我睡觉应该不会这么老实啊,记得以前苗岩给我买的床是长两米四,宽两米二的,特意定制的也不够我一个人睡的。好几次,我醒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抱着被子睡在地板上。这一次,居然是如此的老实。我坐着睡觉,醒来的时候居然还安稳的坐在条登上。真是匪夷所思。或许是我这个身体的主人,睡觉就是如此的老实把,也只有这样理解了。

  抬起头的时候,迎面就看见千锺祥笑眯眯的看着我。也不知道,他这个样子看着我多长时间,醒了多长时间,我偷吃东西的事情,他有没有发现。

  带着一丝做贼心虚的不安的心理,我也尴尬的对着千锺祥笑了笑。

  车夫吆喝一声,马车就停了下来。然后就听到明福在外面喊着:“主子,到了。”

  尴尬的气氛终于可以被缓解一下了,我连忙拉开车帘弯腰低头准备出去。

  “喜欢吃水果?”千锺祥毫无预警的话,让我踏出去的一只脚停顿了片刻。

  我醒来的时候刻意去看了看果盘,和我睡觉之前是一个样,并没有被人动过。是我多心了么?我总感觉他这话里多了一丝玩味。

  收敛心神,我头也没回的答应了一声:“嗯。”然后就逃也似的离开了马车。

  苗丽就立在车外,我连仆人准备的踏凳都没有来的急等,就一跃跳进了苗丽的怀抱。

  扑通扑通的心在这此时才终于安静了下来。刚才的那一刻,千锺祥给我的感觉太过压迫,就像我做过定位事情他都心知肚明一样。

  千锺祥也走了出来。明福就立在马车边,吩咐人拿踏凳。

  千锺祥:“明福。”

  明福连忙恭敬的弯下身子:“主子。”

  千锺祥话语里是不容置疑的威严:“把流芳居收拾出来,让苗公子住下。”

  明福明显的一愣,但也只是稍纵即逝,旋即明福就变得和平常一样。他向我躬身弯腰极其谦卑的伸出手向院内让去:“苗公子请。”

  对于明福此时的态度,我虽然很疑惑,但是想到,千锺祥以后从我身上会获利很多也就理解了明福的态度。

  苗丽和严如意拿着行李跟在后面,我们在明福的带领下往流芳居而去。

  这个院子真大。我跟在明福的身后,走了好长时间才到中殿。中殿院墙内有许多的修竹,现在是冬天,竹子还没有机会焕发它的生机。来年春天到来的时候,这里一定满园苍翠。当风穿林打叶沙沙有声的时候,人在竹风之下,那种惬意与舒爽,光用嘴是无法言说的。

  我问出了心中的好奇:“这里是千锺的院子?”

  明福转过身来,躬立不懂,点了点头之后,有转过头继续往前走。

  得到明福的肯定之后,我自言自语得到说道:“没想到千锺祥还挺有品位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