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搬进新居六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82 2020-02-03 21:56:20

  我不敢懈怠,明福匆匆而来,不知道有何要事?我一边走,一边问:“不知太子找我何事?”

  “公子去去就知。”明福的碎步挪移的非常之快。

  我也挪移脚步没有在说什么,反正到时候自然就会知道,现在就是问明福,他也不会告诉我什么。

  竹落里的院内。

  我被领入竹林内的一处八角飞檐宝帽顶的亭台内。厅内有一石桌,桌边四个石方凳,古朴盎然,和这竹林相得益彰。

  厅内并不是只有千锺祥一人,另有一男一女分别带了一位跟随。我看不见男人的脸面,但是从衣服的质地和麒麟的暗纹上能看的出,此人身份尊贵。

  而那位我只能看见半边脸的女子,应该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宝钗簪发,通体的姜黄色的衣服上,用更加亮眼的金黄绣上麒麟纹的滚边,坠在袖口,衣襟和裙摆处。

  不用说,这二位皆是北襄的皇室中人。这一瞬,让我突然想到梅花岭中的那位媚眼如丝,身量风流的韩王。

  我悄悄上前,站在亭台边躬身而拜:“请太子安,不知道太子殿下找我何事?”

  “会四色棋么?我缺一位帮手。”千锺祥淡淡的说着。

  这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孤陋寡闻了。听过跳棋,围棋,五子棋,象棋……,就是没有听过四色棋。

  “禀太子,在下不会。”

  目不斜视的我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一道打量的目光正回转头好奇的向我看来。

  “现学,我只是让你来凑个手。”千锺祥抬起眼睛看着我,待看到我毫无反应,又来了一句:“怎么?不敢?”那戏谑的神情让我立马燃起了斗志。

  现学就现学,我就不信一个高智商的现代人会输给他一个古人。

  “说吧,怎么玩?”我撩起衣摆就坐在了厅内唯一的位子上。让我玩,总不带让我站着玩的的,如果真是这样,我可不管千锺祥如何挑衅的眼神,我还不伺候呢。

  “太子殿下,我这坐下了。”我笑的十分的讨巧。

  千锺祥点了点头倒也没说其他,只不过,右手边那位身份尊贵的女子倒是眼露嫌弃之色。但是,碍于千锺祥的面子也不好开口。

  我傲然的抬起下巴,学着千锺祥挑衅的样子,看了看我身边的这位身着华丽的女子。

  她先是一愣,应该是没想到我会使眼色,然后整个脸就像欲要凋谢的花朵般,芳颜瞬改。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长在温室里的花朵,哪里有我这种心志。想起我大学时期的老师,我都不得不翘起大拇指。我记得我第一次上人体课的时候,我们的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女老师,就是拿着一个骷髅进的教室。

  作为一位医科的学生,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真正见到的时候,也不免哗然。

  “这就害怕了,真是要让你们见到连着骨头带着肉的,你们不是更害怕。”女老师扣住骷髅的两只眼睛,说的无比的漫不经心。可是听到的我们,心里真的是承受不起。后来就是,学习之后的各种玩笑,和各种恶搞。早就心智如坚,百毒不侵了。

  首战告捷,我心满意足的收回了我定格在别人身上的视线。不经意间,一男子玩味的眼神,让我好奇的望了过去。

  这不是梅花岭巧遇的那个韩王么?

  他的表情,显然早已经认出了我。

  “你我倒是有缘。”他开口的第一句话,让我想装作人生第一次相逢都不可能。

  好在,绿萼梅已经做好,我底气十足不怕不怕他问起此事。在说,我现在就是千锺祥的脸面,他也不好驳了千锺祥的面子。

  “好巧。“我让笑容在我脸上开出一朵最灿烂的花朵。自知进他的梅花岭是我理亏,现在笑意相迎总是没错。

  “你们认识?”眼角的余光早就瞥见千锺祥已经在我和韩王身上漫不经心的兜了好几个来回。

  我就不信千锺祥不知道我见过韩王,潜在我身边的暗线不是把苏灿灿的事情报告的如此的及时。

  逢场作戏谁不会。我咧了咧嘴角,牙齿都没有让它漏出来半颗:“有过一面之缘。”

  “哦?认识更好,我也就不用介绍。韩王,三公主,我先教一下我的朋友这个棋怎么下!”千锺祥面对着韩王礼貌的说着。

  朋友,和皇室搭上关系,实在是情势所逼。如果让对面身份尊贵的两位知道,要与他们对弈的人,出身贫贱,不知道会作何感想。是否,心生不悦,怨怪千锺祥轻贱了他们的身份。

  我低头看着面前的黑灰白青四色棋子。思索着,这棋应该是怎么个下法。

  千锺祥的解释让我豁然开朗,原来四色棋的下法,和围棋的行、走、围、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四色棋更加复杂,黑白子主行军布阵,主攻、袭,灰青子随侍在侧,主防、守。二者相互配合,打的是团结战。

  刀枪之中争天下,纸上厮杀论英雄。

  虽然我平常可能没有多大正形,但是,我明白此次的意义。千锺祥虽然嘴巴有时候欠了点,但是待我不薄,就从中午饭后的那盘从他口中省下的水果的面子上,我也不能拖了千锺祥的后腿。

  天下四分,各国都有称霸天下的野心。两国皇子之间的桌上对弈,无异于将士们的战场厮杀,讲的是谋略和团队之间的配合。

  步步行来如履薄冰,我小心的往前走一步看三步,小心的帮千锺祥扫除障碍,巧设圈套。一局棋下来居然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好在,最后大半个棋盘皆被白青二子占了天下。

  韩王手上的一枚黑子,几乎快被他揉掉了上面的釉色。

  “呵呵呵,”韩王把白子一丢,爽朗的声音鼓荡着我的耳膜。我快速的扫了一眼韩王,那笑意全无的眼底,有的是不甘和忍辱负重的决心。

  “没想到,祥太子的棋艺是如此的精湛,你的这位朋友也不像他自己说的是位初学者。”

  我能说这和围棋其实很像么?千变万化不离其中。

  “我们来者是客,韩王殿下谦让而已。”千锺祥一脸的波澜不惊。

  其实,要我看不是我们的棋艺有多精湛,而是坐在我右手边的女子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面前的这盘棋上。

  千锺祥其实有让人倾慕的资本,上回就有一位小姐不惜重资讨千锺祥欢心,连带着我也受益。现在居然有位公主也对千锺祥秋波暗送。

  “今次来,原本是看看祥太子可有需要?莫不是我们待客不周,祥太子才搬到这里。既然不是,我们也好回去禀明父皇。”说完,韩王就站了起来,就要告辞。

  北襄公主轻轻的拉了拉韩王的衣服,虽然动作极小,但是我想千锺祥定然也是看见了。

  千锺祥也随着站了起来,我也慌忙退到边上。

  韩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祥太子,你这来的也有一段时日了。除了被父王宴请宫中,到过贤娘娘的宫中请过安,应该没有去过北襄的几个地方的?”

  韩王虽然使用的是问话,但是,口中的笃定任谁都能听的出来。

  虽然知道,他国使臣来访行动必不自由。但是,我是知道的,在这将近月余内光我知道的,千锺祥外出的时间就有四次。有两次千锺祥大张旗鼓想来是瞒不了北襄的人。另外两次呢?一次是邀我梅林一会,千锺祥带人极少,应该是秘密出行。一次打晕严如意的月夜。想来,千锺祥应该另有分身之术。

  “听说北襄民风淳朴,山河壮丽。不同与南屿,几次来北襄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这一次时间长远些,正想到处走走看看,览北襄风情。如果韩王原作引路人那自是再好不过。”千锺祥也说着客套的话,话中的真意也只有他最清楚。

  不过,我是不大相信的。能在北襄有一处这样的宅府,相比对北襄也不会是陌生人。

  韩王:“自然是乐意之至。明天,我会派马车来接祥太子的。”

  千锺祥点了点头,算作答应。

  北襄公主的表情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随着韩王出了竹落里,我刚打算告辞回我的流芳阁,就被千锺祥的眼神给逼了回来。

  无法,我只有随着千锺祥一起把韩王及其北襄公主送出了祥居。

  祥居的大门口,看着韩王终于上了车。

  千锺祥转过身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你什么时候和韩王认识的?”

  这种样子,这种口气,我能认为千锺祥是吃醋吗?可是,我实在是有自知之明,一连串的,千锺祥格外的对我宽容,可是看看我现在这身男装,在想想我的一马平川,实在是没有让人喜欢的资本。

  想多了,肯定是想多了。我把脑子中自我良好的小妖精一脚踢到外太空。一定是在我身上有利可图,一定是这样的!

  连续告诉自己三遍,我才直面千锺祥的问题。

  “我不信你不知道。苏灿灿的事情都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件事情就不知道?”

  “隐狐。”千锺祥对着空中喊道。

  隐狐?什么东西?正在我犹疑不确定隐狐到底是个东西还是人的时候。一个黑衣斗篷的人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