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搬进新居八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67 2020-02-05 23:07:17

  千锺祥看了我一眼,眼波流转间尽是好笑之意。我慌忙收起脸上的表情,尽量眼观鼻,鼻观心。

  心无外物,厅内众人的表情,说话的口气就更能捕捉清楚。

  千锺祥沉默如金,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韩王姜沐淡淡的瞅着千锺祥,似笑非笑的眼睛,总放出神采奕奕的光。袁不怨跷着腿,从桌上拿起一片肉丢进了嘴里。一边吃,一边还说着,“我还在床上,就被拉了起来。没来得及吃饭,现在正饿着,不介意吧。”

  一抹温润的笑染上了千锺祥的眼睛:“袁世子随便。”

  而姜丽姬更是眼含柔情,嘴含笑,似有若无的看着千锺祥,看的我心里都酥麻麻的。

  韩王相邀,千锺祥为客自然坐在了主坐。我虽然是以千锺祥的朋友的身份跟过来的,但是如此的场合,又不是像昨天那样作为千锺祥的副手。今天,我自知身份地位有别,虽然桌子上的饭菜着实很诱人。但是,跟着千锺祥而来,平常随意惯了,此时万不能丢脸。

  韩王姜沐,姜丽姬,袁不怨纷纷也各自入了座。我无聊的站在亭子内,看着远处的一片云铀,注意力不放在别处,我实在是快要忍不了面前的美食。

  “可否让我的朋友也坐。”千锺祥问着宴请的主人。

  韩王明显的一愣,然后豁然的说着:“当然可以。”

  千锺祥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了一个空位子,然后看了看我,拍了拍身边的位子。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么?”千锺祥的反应让我知道,这说的就是我。

  心底无比的雀跃,怎好拂了大家心意。我挨着千锺祥坐了下来。

  “八宝鸭,枣泥海棠,酱香排骨,藕断丝连,水晶肘子,翡翠黄花鱼,一飞冲天,粉妆玉琢,紫玉时蔬,时鲜鹿茸,百宝锅,一品芙蓉肉,这个汤叫青葱白玉,那个叫鱼游潜底。”

  古人吃个饭,饭的名字还是那么的讲究,鱼汤就鱼汤,还鱼游潜底。还有那个粉妆玉琢,我记得上回和千锺祥吃饭的时候就有这一道菜就是莴苣摆盘上面点缀这樱桃,然后中间是山药配上熟莴笋,名字如此的好听,摆盘也很是讲究。怪不得是皇家的东西,这让我想起一个小品,胡萝卜不能与宫廷胡萝卜的价值价值相比,后者是前者的无数倍,但是其实是一样东西。饮食一旦和文化联系在一起,那身价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伺候的下人刚报完菜名,两壶陈年佳酿也上了桌。

  酒杯满斟瑶光液,韩王端起酒杯:“祥太子,请。”

  千锺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样子很是洒脱。

  “有酒无诗,总为不美。我新生一首,望祥太莫要见笑。”

  千锺祥:“袁世子说笑。”

  “云铀出山涧,酒香溢满齿。佳客亭下坐,片云来相和。”袁世子说完,脸上溢满得意之色。

  我在心中暗暗吐槽不已,还诗呢,连我这个外行都知道,明显的平仄不对,也不押韵。说是顺口溜,还差强人意。果然没有辱没了他的形相。

  韩王尴尬的笑了笑,对于这个表兄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千锺祥端起酒:“如此的良辰美景,不喝酒不是可惜。”

  大家纷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袁不怨刚放下酒杯又来了性质:“我给你们在说个故事,你们听了一定会拍案称奇。”

  韩王脸色不豫,“不怨,祥太子菜还没有吃一口呢?”

  千锺祥说完没事之后,袁不怨又眉飞色舞的继续说道:“话说有一天一只蜘蛛坐在屋檐上看天。那天就像今天一样万里无云,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

  我捂了捂额头,这不是我刚进襄都那天,赚了一两银子的脑筋急转弯吗?

  嘴里吃着人家的,不好拂了别人的面子。我只好看着袁不怨继续眉飞色舞的说着。

  “突然,”袁不怨顿了顿,待看了看我们的反应之后又接着说:“一阵风刮来。蜘蛛没有坐稳,被风从屋檐上吹下来。结果,落在地上时,地上只剩下7条腿。问为什么?”

  “这是什么故事?胡扯,蜘蛛哪能会说话,除非成了精。”

  韩王呵斥的口气并没有打消袁不怨想要继续卖弄的兴奋:“你先别管蜘蛛有没有成精,我问你,蜘蛛为什么只剩7条腿了?”

  也不知道,就这么一个在现代小孩子都可能听说过的脑筋急转弯有什么好卖弄的。

  有完没完了?这么下去,只说话了,好吃个什么饭。虽然我来之前吃过了,但是这么一桌子美味佳肴,不吃实在可惜。

  我清了清喉咙,在一桌子人的眼睛中,帮其他人解开了谜题:“因为有一只腿缓缓的拍着胸脯说,哎呦妈呦,吓死我了。所以8条腿还在,只是有一条放在了胸脯上。”

  “你怎么知道?”袁不怨指着我说,“当时你也在场。”

  不是在场,本就是我说的。不知道我把这句话说出来袁不怨会是什么样子,为了他的小心脏,也为了这个收集故事如痴的人打扰了我吃饭的兴致,我也只是点了点头。

  袁不怨没了再卖弄的事情,渐渐的老实了下来,只是表情很是不快,只因为我抢了他说出答案的风头。

  谜底的揭开,就如那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琵琶女,勾出来的满是人心底的好奇。说谜人,也吊足人的胃口琵琶女,本想赢得满堂喝彩,却被我搅了场子,不怨怼才怪。

  桌面上终于安静了下来,我也终于可以吃上桌子上的佳肴。面对菜肴,我学不了斯文,不一会面前就堆了一堆的骨头。

  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亭子内是如此的安静。除了千锺祥大家都瞪着一双眼睛吃惊的望着我。可能出身富贵从来没有见过,像我这样如此率真的吃相吧。

  “你们怎么不吃呀?”我摆了个鸡腿,咬了一口,又说道:“很好吃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些东西都来之不易,要珍惜。”

  众人明显被我的话说愣了。还是千锺祥首先,笑开了:“这些确实是粒粒皆辛苦得来的果实。既然来之不易,当然不能客气。”

  千锺祥也学着我的样子大快朵颐起来。心底暖暖的,为了千锺祥的善解人意,替我解围。

  韩王等人也吃了起来,这恐怕是千锺祥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不顾形象的胡吃海喝,可是我却不感觉不到一丁点粗鲁,这就是出身吧,良好的修养让他即使做了出格的事情也不会给人不好的印象。

  “见了三回,还不知道这位朋友如何称呼?”韩王见我终于又了放下筷子的欲望,问出了心底的好奇。

  第一次见我,应该是不屑知道我的名字,第二次再见全部身心放在棋盘上,本应该在棋局结束之后问我的名字,但是他却没问,应该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我吧。

  “苗朵。”我礼貌的回答。

  酒足饭饱之后,居然还有可以助消食的茶叶水。伺侍的下人端来五盆温热的清水,水正冒着热气。

  我学着大家的样子,撩起清水洒在手心和手背上。

  一股清香扑鼻而来,竟是梅花的香气。

  然后是柔软的手巾把我手上的最后一滴水吸了干净。

  这一切做好之后,溢满茶香的杯子才被放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是一个极其两端的人。吃饭狼吐虎咽,喝茶浅尝细品。在我的心里,茶是有灵魂的,这源于我学过茶道的缘故。

  “苗公子能如此的祥太子青眼,想必有过人的本领。”一直没有开口的姜丽姬,纱巾覆嘴,轻轻巧巧的说着。

  我知道这是大家心底的疑惑,就连我也不知道千锺祥到底是中意我哪一点。勉强来说,是他在我身上看到商机。

  我看了看千锺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哪知千锺祥也正好向我望来:“心意相投。”

  四个字的力量就像,石入湖水掀起了惊天的骇浪。

  生怕别人误会了,我连忙接了口:“祥太子爱开玩笑,我只是有幸入了太子的眼。”

  就听韩王接口也说道:“苗公子肯定是有能耐的。他曾经许我,让我无论四季都可以看见梅花。这世间应该不会有人能做出,如果他真能做出,也当算是奇人。”

  这算是讨要么?干绿萼梅刚做好,我还要拿出来放置两天,看看可会褪色。

  “如果不出差错,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我的话让韩王喜出望外:“果真如此?如果真如苗公子所言,那我可要备厚礼上门致谢。”

  韩王姜沐是一个爱梅花成痴的人群,果然不假。

  “韩王客气。做好后,我会让人亲自送到府上的。”韩王长相极媚,虽爱梅花,却没有梅花的风骨。

  这种花最配的应该是我身边的这位静默时似天地画雪,自有风骨就如那梅花,又如那挺立的竹。行动处,就是那世间最妖治的花,就连那传说中的独活也不能够去比拟。

  “苗公子可以让梅花永开不败,定是雅人。不知可能为梅花赋诗一首?”姜丽姬顺着我们的话往下说,似是专挑我的不是。

  脑子中还真有一首宋代林逋的《山园小梅二首·其一》,不会作诗只有借仙人的一用。我于是吟道: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