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搬进新居九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86 2020-02-06 23:40:09

  脑子中还真有一首宋代林逋的《山园小梅二首·其一》,不会作诗只有借仙人的一用。我于是吟道: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刚一吟完就听韩王拍手赞道:“好一个不须檀板共金樽,我就以茶代酒敬苗公子一杯,希望能的佳音。”

  回城的马车上,苗丽破天荒的没有跟进来。有鬼,我没有开口,苗丽没有跟在我的身边。回去后,一定要问个清楚。

  马车的门帘落了下来,就如投落到湖中的石子,咚的一声,一点也不能让人忽视。

  马车内的空气,瞬间就憋闷了起来来的时候,有苗丽在旁边倒是没有感觉的出来。现在,我看着千锺祥淡淡看着我的眼睛。那眼神静默的宛如平静无波的大海。

  我清了清嗓子,找了个由头好打破此时的沉默:“刚刚吃饭的那个桌子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可以自热,好生奇怪。”

  “你做了干绿萼梅?给韩王的?”

  千锺祥的话让我一愣。我点了点头:“是的。”

  沉默的表情,不知道千锺祥在想什么?安静的空气,让我的手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如此寒冷的天气,我紧张的手心都已经开始出汗了。

  往日见到千锺祥时的嚣张气焰,在这一刻彻底缴械投降。

  轻轻的搓了搓手:“你要是喜欢,我给你也做一个。你喜欢什么花?”

  又是一阵搅人心安静,要是千锺祥再不说话,我就要找个原因出去透一口气。

  “绿萼梅。”

  恍恍惚惚中好像听到了绿萼梅的名字,我慌张的抬起眼睛:“你喜欢绿萼梅?可是我只从韩王那只要了一枝,等我要到一定帮你做。”

  韩王府很好找,送干绿萼梅的时候想办法再要一枝就行。

  “我要你手里的那一枝。”

  我刚想反驳,马车轻轻的晃了晃就停了下来。

  明福的声音透过车帘飘进车内:“主子,到了。”

  车内豁然开朗,一缕光线就打在千锺祥固执的眼睛上。那双眼睛直直的望着我,满是固执和不容反驳。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千锺祥,至少在我认识他的几天里。不由得怯懦的感觉爬到我的心上。

  千锺祥固执的等着我的回答,所有人应该都很奇怪,连我也感觉到千锺祥的奇怪。

  虽然答应之后我一定或鄙视我的一时的怯懦,可是不由自主的我还是点了点头。

  压迫人心的气势终于消失了。我长长的出来一口气,拂了抒卜自己胸口。此时的我就应该像那只落地的七脚蜘蛛,一颗心七上八下。

  下车的时候,苗丽就站在马车旁边。

  “你怎么把我一个人留在车内。”见了苗丽,不满的情绪排山倒海的涌来。

  “有人不喜欢我在车内,我不做电灯泡。”

  我疑惑的看着苗丽:“谁?”

  等等,肯定不是我。苗丽说的这个人不会是?苗丽的眼神果然望向我此时心里想的那个人。

  “瞎胡扯。”我也不管其他,转身往院内走去。

  院内安静亦如往常,千锺祥隔天就让人送过来一枝绿萼梅,这是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出现也好,这样我也能安静两天。

  干绿萼梅已经完全空气中暴露了两天,也已经见过了太阳,颜色依然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一样。

  “苗丽。”我喊了一声,她就在院子里装玉颜坊。

  “帮我把这枝花送给千锺祥去。”

  我看着苗丽转身就走的背影,理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苗丽。”我又喊了一声。

  “他不喜欢我。”苗丽说完这句话头也没回的就出了屋。这算是解释么?算是的。

  严如意肯定是不去的,前不久刚刚与千锺祥发生了点矛盾。不知道是不是与千锺祥八字不合的原因,我怕见他,苗丽不愿见他,严如意更是不会去见他。

  院子里有春花,夏草,秋果,冬雪。总有一个可以任我差遣,想来想去,夏草的头脑最理智,嘴巴也是最利落的。只是,不大喜欢我。

  无所谓,只要能把我的事情办了就行。

  “夏草,”我趴在窗口向夏草招了招手。

  “我住进来也有几天了。一直都是吃你主子的,住你主子的。前天你主子问我要一样东西。我做好了,劳烦夏草姑娘帮我送过去吧。”我笑容满面知道她肯定会答应的。

  夏草冷静的看了看我,然后拿起我手里的一个盒子转身就走。

  午后阳关微暖,我站在树下,帮着大家摘最后一批梅花。要不了多少,所以我也就懒得再进梅林深处,省得沾湿鞋袜弄的一身的狼狈。

  满树的梅花惹人欢喜,我拉低一枝梅花枝,放在鼻尖嗅了嗅。近了之后,满满的都是香气。我欢喜异常。

  转身间,千锺祥就站在我的身后。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我躬身,问好:“请太子安。”

  “请起。”

  他的声音异常的温柔。直视间,看见的就是异常温柔的眸子。今天的千锺祥很不一样。

  “太子,有两天没见了。”我拉着家常。

  “嗯。”千锺祥点了点头,脚步轻缓往流芳阁的正屋走去,拿起一支笔挥毫泼墨,就专注的在他面前的事情上,明福也没有抬头,只专心的磨着墨汁。

  如果是在二十世纪,千锺祥这样的人肯定是一个文艺青年。

  我不在看着其他,只是一味的专注在我的事情上。

  终于,篮子中的花已经有一半了。扬起的胳膊也已经有点酸了,我挎着篮子打算回屋歇一歇。

  千锺祥正专注的伏在八仙桌上,手中的笔也没有停下来。抬头之间,千锺祥看见我来,明显的一愣。

  手中的狼毫放在了笔架上,他拿起桌上的画凑近嘴边吹了吹,带画稍干。千锺祥就把画卷了起来。可惜,本来想看看千锺祥的绘画技术如何。看来现在是看不成了。

  我把半篮子梅花瓣递给了苗丽,就进了屋。

  拿起桌上的一块枣泥糕,放进了嘴里。

  “干绿萼梅很漂亮,就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一样。”

  听到这话,我自然是异常的得意。对于一个学医出身的二十世纪的我,制作干花还是相对比较容易的。

  我从桌上拿了一块枣泥糕,递到千锺祥的面前:“喜欢就好。”

  忙碌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非常的快。只一眨眼的功夫,距离上次千锺祥在流芳阁中作画已经五天了。

  从昨天晚上起,冷风就已经猛烈的刮了起来。看来这是要变天了。

  果然,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就在被窝里捂了半天。冷,我打了个寒战。听听外面的冷风一个劲的刮,也不知道下雪了没有。

  我咬了咬牙,猛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反正怎么都是个冷,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本来,千锺祥安排过来的四个人之中的秋果,是要服侍我起床的。

  我有手有脚,也没有让人服侍的习惯,自然这一切都被免了。

  推开窗户,冷风中夹杂着雪花迎面急急的向我扑来。雪下的又大又急,让我想起高考结束后,从高三楼上撕碎的试卷和书籍,肆意挥霍,那是一种与过往说再见的诀别。

  院子内的梅花树上还没有落尽的雪,又被铺上了一层。新雪压在旧雪上,把侵扰世界的寒气也压重了几分。

  落雪红梅,正是赏花的好时节。我从衣柜里翻了翻,想找一件厚实的可以御寒的衣物,结果还真有。一件湖蓝色的斗篷,上面绣的皆是飘渺的云雾。

  我披上斗篷,推门而出。脚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好不热闹。风声伴着我脚踩雪地的声音,让人欢喜的很。

  我狠踩了两步,回头看了看深深的脚印,蹦的更加的欢脱。

  初来这的几天就碰见了雪,那时因为生活所迫,也没有心情去欣赏白雪下的世界,现在有了心情,也终于体会到什么是银装素裹,千树万树梨花开。

  落雪红梅,白雪之下的一点红,让耀眼的梅花更加的娇俏。

  走了一路,苗丽打伞而来。我没有让她跟着,反正戴的有斗篷,雪也落不到我等我身上。正站在梅花树下,抬头仰望梅花发呆。一把伞又出现在了我的头顶。

  “不是和你说了么?我不需要伞的。”我娇嗔的转身想让苗丽回去,就看见一双温柔的眼睛。这么大的雪,没想到千锺祥也会有赏花的兴致。

  “请太子安。”我缓缓的行了一礼。

  千锺的一只手托住了我交握在一起的锦袍:“免了。”

  “想来太子也喜欢落雪红梅,要不让这么冷的天也不会出来。”我站在伞下,抬头看着面前那张俊颜。

  千锺祥真高,正好可以挡去大半的风雪,他手中的伞挡住了我头顶上的全部落雪。今天,明福倒是没有跟随。想来明福没有跟随,一定也和苗丽一样,被挡了回去。

  “南屿见不到的,我想把这种景致印在脑子里。想看的时候闭上眼睛就能看到。”

  要是有相机就好了,复制粘贴的功能绝对和真的一样,想看的时候,就真的能看到。可惜,这个时代,没有那种东西。

  忽然想到,可以画下来。只是不知道千锺祥的笔力如何。

  “跟我来,我有一种法子,什么时候想看就能看到。”我兴奋的拉起千锺祥就往正屋走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