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搬进新居十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10 2020-02-07 21:59:21

  “跟我来,我有一种法子,什么时候想看就能看到。”我兴奋的拉起千锺祥就往正屋走去。

  八仙桌前,我铺开一张暖白的纸,纸张很厚实带着一点草木香气,就像每次开学的时候新发下来的书本一样。

  我把一只狼毫郑重的放在千锺祥的手中,指了指桌子上的纸张:“画下来就可以了。”

  千锺祥的嘴边有一丝笑意,暖暖的抚慰人的心灵:“你帮我磨墨?”

  这有何难,以前电视上经常看。我拿起一块墨,在雕刻着苍山翠竹的砚台上一圈一圈慢慢的转着。

  看起来十分简易的事情,真的要到了做的这一天,才知道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是极其的不易。那天明福,不也是在千锺祥画画的时候,从始至终就没有停过手。这怎么换成我的时候,就是这么的难。

  我磨了半天,也只见一点点的墨汁。千锺祥正在专心的作画,应该发现不了我的异样。我扭了扭长久因为一种姿势而酸麻的胳膊,又继续磨墨的姿势。

  千锺祥停了笔,但是没有抬头,一双眼睛盯着已经画了大半的画:“有茶水么?我渴了。”

  “有,”我慌忙的回答,手已经感觉快废了,再不停下来,明天抬起来都感觉是个问题。

  “我这就给你去倒。”我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连忙退了出去。终于可以歇息一下。走到背人的地方,我晃了晃酸涩的手臂。

  屋外的雪,依旧没停没了的下着,飘的让世界都不能忽视它的存在。

  再次踏进正屋的时候,千锺祥依然不停的画着手边的画,我把茶放在桌边。

  我出去的这么一会时间,画已经画了大半。看了看砚台里,还有不少的墨。这,看来千锺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磨了不少。

  我刚想要再继续离开前的工作。

  “你来看看,可还有要加的地方。”

  我顺着千锺祥的话看了过去,一副红梅点缀琼脂腻的画面,就出现在我的眼前,美得清清灵灵。

  “挺好,只是白雪的颜色和纸的颜色太接近,如果画只鸟儿,虚站在梅花枝上。这雪的磅礴之气就更加明显。”我想起来,来时连叫三声的那只喜鹊。

  “画什么鸟?”

  我想也没想:“喜鹊。”

  一只鸟果然让整个的画都活了起来。

  “你说喜鹊连叫三声是好事还是坏事?”

  千锺祥终于落了笔,一直低着的头,也终于抬了起来:“当然……。”

  我的脸上落下一双温润的大掌。肢体的碰触让我畏缩了一下,然后脑袋空空,只知道傻愣愣的站着,动也不敢动了。

  千锺祥笑得极其温柔:“脸上有墨。”

  无数次的猜疑,这一刻我是无比的肯定,苗丽说的是对的,我的感觉也没有错。

  “民间有种说法:喜鹊是吉祥之鸟,被誉为贵气的表现。常生活在树上,很少进入庭院中。一旦进入谁家庭院,这家一定会出贵人。你来的时候,喜鹊就连叫了三声。”

  我的一颗心还在千锺祥放在我脸上的一双手上,千锺祥说的什么好像似曾相识,之后才明白,我来的那个时代对于喜鹊的说法好像。

  “你为什么把我留在你身边?”头脑混沌的我,嘴巴不受控制,恍恍惚惚中就说了出来。等我发现自己说了什么都时候,想要再收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想知道?”千锺祥笑了笑,笑的风光霁月。那双影响我思考的双手,终于从我的脸上撤了出去。

  “我想让你做我的妻。”千锺祥轻轻的说道,吐出来的声音好似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我还小。不是,我们也没有认识几天,太快了。不不不,我是说,我没有同意要做你的妻。”脸上一定升上了一片云霞,我越急越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可以等,等到你再大点。你只能做我的妻,知道吗?”千锺祥诱哄的口气,让我呆愣在原地有点了点头。

  近在咫尺的面容,终于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那双格外明净清凉的眼睛,也离了我的视线。

  恼怒自己的意志不坚,轻易的就在千锺祥勾织的温柔的网中缴械投降。

  应该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一般在千锺祥面前口齿伶俐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的思想会被他左右的?

  “主子,”明福的出现彻底的让我和千锺祥之间异样的空气降到了冰点。

  一双眼镜不知道该往那里放。也不知道,刚才的异样有没有被明福看到。

  “韩王派人来说,雪后正是赏梅花的好时间,说雪停了会让人来请。”

  “知道了。”

  明福正要转身去回复千锺祥的话,又被招了回来:“把这幅画拿去装裱出来。”

  明福走了,不久后千锺祥也走了。走时候的一句话,让我凌乱在风中到现在都不能平静。

  原话是如此说的:既然已经表明心意,就尽快适应现在这种状况,毕竟我是不会放手的。还有记得多吃点,我可不想以后摸起来硌手。

  我坐在窗前,隔着窗户看漫天飘飞的大雪。雪染红梅,绚烂了整个世界。

  “你说我们还能回的去么?”

  苗丽就在我的旁边,自从千锺祥离开后,我已经这个样子好长时间。

  “希望渺茫。”

  是呀,龙卷风本就少有。能穿越时空龙卷风更是凤毛麟角,况且还要在龙卷风中活下来。我不就在龙卷风中死过一次么?要不是幸运的借尸还魂,还不知道现在我在哪个地方飘摇呢?

  “万一再也回不去了,咋办?”

  “就在这里活下去。”

  “可是,我想苗岩了。没有我,他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生活?”

  “不是谁一定会陪谁到永远,陪他的那个人早晚会出现,只是时间而已。”

  我看了看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苗丽,她倒比我活的明朗,通透。我和苗岩之间,一直是我依赖苗岩惯了。而他应该比我坚强的多。

  “你说,我万一喜欢上这个世界的人咋办?”

  “那就接受自己的心意,好好的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你都不奇怪,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我这样问倒是我奇怪了,苗丽怎么会为了一个问题而奇怪呢?

  “你动心了,对千锺祥。”苗丽倒是恳切,一语中的。是的,我承认心动了,二十四年的青葱岁月,除了苗岩,落落了无牵挂。怎奈不经意间失落在此,当我发现的时候,想要收回已非易事。

  梳妆台的镜中是一个柔软浅黛的女子,只是穿着男装,过分消瘦的脸上有一双分外明亮的眼睛。以我看,这个女子唯一能被人说道的就是那双眼睛了。看来,以前的这份女子应该也是一个狡黠聪明的女子,因为这双眼睛会说话。

  我抚了抚镜中女人的脸,千锺祥说,这个女人很瘦。果然摸上去,一点肉也没有,要是在圆润点就好了,我也是这样认为。

  “我要是再吃胖点,可好?”我依然抚这镜中女人的脸,没有回头的看着镜中人。

  “嗯。”苗丽答应了一声,就不在说话。

  屋内又安静了下来。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可以消磨人心。无数个念头,好的坏的,全部是关于和千锺祥在一起之后。

  这个世界没有自由恋爱,有的只是门第之见。我的出现真的是对千锺祥是一种助力么?或许是别的也未可知,想到此处我竟然有点彷徨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雪已停,梅花树上已经覆上了厚厚的一层,银装素裹的很好看。梅花已经藏在了白雪之下,没了踪迹。

  早饭过后没多久,明福又来敲响了流芳阁的门。

  前去看门的是秋果,怯怯的身材在天地皆是一片白的情况下更显得我生犹怜。

  “苗公子呢?”门开之后,,明福就急急的问着,显然来的很仓促。

  “在屋里,”秋果生有一副好嗓子,像飞中响起的脆铃。

  明福对我一直都很恭敬,许是跟着千锺祥久了,一眼就能看穿他主子的心意,虽然不能十分全对,但是十之八九应是有的。不敢确定的一二,小心应对着总是没错。

  这样看来,明福看的比我还明白的一个人,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一直以为自己身上有利可图,把千锺祥当成慧眼识珠的伯乐。

  “苗公子,韩王派人驾车来了。主子让我来问问苗公子,可要一同去?”昨天刚表了白,今天问询的方式都不一样,看来随侍的身份,应该是没了。

  “现在,还能看梅花么?”院内的梅花已经隐在了大雪之下,这样的情形,到底是看雪还是看梅花。

  有钱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以前不明白现在倒是有点知道这句话中含着多少的无奈。

  毕竟还想再次去确定自己的心情,感情并非儿戏,理应小心。我点了点头,让苗丽帮我取了件披风,就随明福而去。

  回想刚进流芳阁的特殊待遇,原来都是有原因的,我还以为自己碰到个恩遇下人的好主子。身上的披风很暖,足以抵挡雪后的寒冷。

  竹落里门前,千锺祥就那样安静的站着,今天的他穿了一身的墨绿,连披风也是,染了一世界的孤傲,就如那落雪红梅。

  不是,是绿萼梅。

  这样的男子,就算是梅花也应该是极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