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搬进新居十一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83 2020-02-08 23:12:04

  这样的男子,就算是梅花也应该是极品。

  “请太子安。”我躬身相拜。

  “起来吧。”温柔的声音,就在我的头上响起。抬起头见到的就是一张极其温柔的脸。

  此刻我的心是胆怯的,居然有点害怕见到千锺祥,还有一点莫名的兴奋。

  我就走在千锺祥的身侧,默默的跟着他向院门口走去。

  昨天的一场雪,总有尺把深,在墙头上高高的站着,路面上早已经被清出一条道路。看来,雪刚停,祥居的人就开始了清扫。

  苗丽依然和明福坐在车外,没有跟进来。

  门帘放下的那一刻,空气立马有点紧迫。我深呼吸之后,就默默的老实的坐在旁边。

  车内有一盘果子,正如我来的那一日。我记得上次应邀去赴韩王约的时候,马车内就已经没有果子了。

  “从南屿刚运过来的,尝尝,很甜。”千锺祥手捏葡萄,微笑的递到我的唇边。

  葡萄确实很甜,我吃的小心翼翼,生怕碰到千锺祥捏葡萄的手。

  “谢谢,”又一颗葡萄放在我的嘴前,我慌张的连忙接了过来。

  “这雪下的挺大的,还能看到梅花么?”不知道该说什么缓解马车内尴尬的气氛,但是总要说点什么。有声音,我最少不会胡思乱想。

  “韩王是爱梅之人,听说每到下雪的时候,梅花上就被罩上了薄薄的一层纱,待雪停之时,揭去纱布,那真的是白雪红梅一片姹紫嫣红。”

  千锺祥说的轻巧,好像这件事情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可是,听了话的我,瞠目结舌的半天也不能说出话。

  韩王的梅花林至少有数十亩之多,我没有细看,但是上次去过一趟估摸着总有这个数。

  “全部么?”

  千锺祥轻轻的点了点头,“全部。”

  “他的梅花林很大,这应该要花不少钱吧。”

  “不多。”

  他们这种富人,当然不知道钱是有多难挣。以前我也是不知道,从来没有为钱操心过的我,也是近个把月才知道:钱是沙中金,想要,那就真的要像淘沙者一样,辛苦的寻辛苦的找。

  “不多?好,他有钱,那就不多。可是梅花香自苦寒来,白雪之下红梅才能更加怒放。”

  “不用瞪那么大的眼睛。已经够大了。”

  千锺祥温柔的眼睛,让我不好意思的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什么时候回南屿?”轻若蚊蝇的声音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

  “快了,佳节过后。”

  “我不住在原来的地方了,你知道向我定玉颜坊的人是谁吧?玉颜坊已经做好了。”

  千锺祥点了点头:“给我吧,我让人给送过去。”

  “也好,别忘了把剩下的银子讨回来。我不像韩王那样富的流油,这些钱对我来说很重要。”

  其实也没有多少,但是对我来说很重要,严如意的工资还要从里面出。

  千锺祥点了点头,笑的十分的欢畅。

  “你是怎么找到这么个人的,一定就是这么多?”

  “玉颜坊是好东西,只要用过就会喜欢。我只是买了两样送了人。就如此简单。”

  难道和我猜测的不一样?

  “你送的哪家小姐?”心里有种怪怪的滋味,丝丝缕缕的,只是微微的一点点,在我心里盘旋。

  “不是小姐,是公主,你见过。”

  “三公主?那天订货的人没有跟在她身边,怪不得我认不出。”怪不得,千锺祥开口,出手就如此的大方。

  我轻轻的挑起窗帘,一阵风吹了进来,微微的凉。

  马车停了下来,韩王府就在眼前。还没有下马车,韩王的声音就在外面响了起来:“祥太子。”

  打帘下车。看个见的就是韩王府的大门。富户阊门,就是如此,门前两个大麒麟,威风赫赫。光一扇门就有三四人之高。

  不过,不是赏看梅花么?怎么会跑到韩王府?

  正在我疑问之时,千锺祥已经什么话都没说,跟着韩王进了韩王的府邸。

  厅门,穿堂,拱桥,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只是水里结了冰。岸边没有种,韩王最喜欢的梅花,而是栽种了不少的垂柳夹杂着一些桃花树。

  “韩王如此喜欢梅花,我以为韩王府也会梅花遍地处处有呢?”

  “再爱梅花,也不能把整个府内遍植。一年四季都要有鲜花,才美,当然要是四季都有梅花就更好了。小王想问,苗公子答应的绿萼梅不知道做好了没有?”

  做好了,但是让我送给我身边的这位傲然的从南屿来的太子了,只是我不会和他说。

  “佳节前,一定送到韩王府上。”这是,我能做的最大的保证。

  韩王点了点头,便也不在说其他。

  这么冷的天,因为有梅花欣赏,愿意冒严寒而来。可是,走了半天也没有见着梅花。

  “不知韩王这梅花在哪儿?”

  韩王但笑不语,随手打了一个请的手势。

  韩王府很大,走了半天,我都有点微微的出汗。这一点,就没有现代好。最少现代还有自行车可以骑,在这儿只能腿着。

  “这要到哪儿呀?”我微微喘着气,有点气喘的说道。

  韩王依然是缄口不言,只是微微一笑算作是对我的回答。千锺祥倒也沉得住气,走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在我说话的时候,温柔的望过来一眼。

  这个韩王真是表现的很神秘,难道韩王府内里另有乾坤?我突然好奇不已。

  前面一个圆形拱门,拉开拱门,果然看见的就是一片令人震惊的场面。

  成片成片的梅花,一眼望不到头。

  我看到了什么?场面是绝对的让人震惊。

  韩王一脸的洋洋得意,看来对于我们的震惊,他是相当的满意。

  我转头看了看千锺祥,他还是一脸傲然。韩王府与梅花林相连这件事情,看来千锺祥是知道的。

  “你早就知道?”

  千锺祥轻轻的点了点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祥太子,请。”

  “请。”

  我跟在身后,今天这种情形,真是大开了眼界。真是妙啊,这是把家俺在了花园之中。韩王倒也是个雅致之人。

  “别家的后门都是在冷僻的巷道之内。韩王府的后门就是梅花岭。这就是为什么把祥太子和苗公子请到韩王府的原因。”

  脚踩在白雪上,浅浅的一个洼处。回头望向来处,一排长长的脚印是我们行走在白雪上的印记。

  什么是白雪红梅?直到今天为止我才知道。韩王府中,雪是雪,梅是梅。朵朵梅花上面一点落雪也没有。想起在马车内,千锺祥说起的韩王的大手笔。果然一点没错。不知道这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梅花夹在白雪中间,虽美。可是一想到这些梅花是前堆积下的盛况,我就失了赏玩的趣味。

  就这样,陪着韩王和千锺祥好不容易逛完了梅花岭的时候,我已经累得筋疲力尽。

  坐在韩王府的客厅内,做上一杯飘着香气的茶,实在是让我欢喜不易。

  我端起茶杯慌张的就要往嘴里送。

  “慢点。”一直缄默不言的苗丽,伸出手压住了我的杯口。

  “怎么了?”

  苗丽从来不会做如此莽撞的举动,除非……。

  脸色骤变,我双眉紧皱的看向千锺祥。

  千锺祥也已经发现了苗丽的异样。他的脸色也严肃起来。

  苗丽的举动就如扇在韩王脸上的巴掌,他都面色也难看起来。

  “难道里面还下毒了不成?”

  “还真叫你说对了。”我也已经闻了出来,这不是纯正的茶叶的清香。茶水里面丝丝缕缕的带了一点甜味。

  苗丽沾了一点茶水在手上。一向面无表情的苗丽,生命中的冷然更深沉的让人害怕。

  “里面是什么?”我只是知道这个茶水有问题,但是是什么,还要苗丽用她手上的分析仪才能测的出来。

  “不知道,但是成分和砒霜差不多。但是毒性比砒霜要毒,沾上立刻毙命。”

  剧毒?

  我拔下头上的银钗,在茶水杯里沾了沾,黑色的纹路顺着银钗慢慢的向上爬行。我不敢去碰,那黑色的纹路恐怖的就像最毒的八角蜘蛛,沾染一点就会要人性命。

  “这?”韩王连忙把手里的茶杯放了下来,脸色已经难看的不成样子。

  “来人。”韩王厉喝一声。

  “王爷。”

  “这茶都经过谁的手?立马给我抓过来。”

  “是。”

  宴客厅内静极了,就像无声的梦境,又像遥远无人的太空。

  静,极静。

  “祥太子,让你受惊了。我一定抓住凶手给你一个交代。”韩王如此的保证着。

  千锺祥没有说话,冷漠的等着即将到来的审判。

  不多大一会功夫,屋内就跪了一个人。

  “王爷,经手的人在这儿。”

  跪在地上的是一个瑟瑟发抖,年龄和我相仿的女子。

  女子的脸惨白,像是在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韩王怒目微张,厉声喝问:“好大的胆子,居然在茶里下药。”

  “王爷饶命,奴婢没有,奴婢是冤枉的。”跪在地上的小丫头,不住的一个劲的磕头。头碰着地的声响,闷声的撞的人喘不过气来。渐渐的头上磕破了皮,磕出了血。小丫头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来人,拉下去乱棍打死。”

  都说贱民如草芥,连问也不问,就判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死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