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下毒真相一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50 2020-02-09 23:05:10

  都说贱民如草芥,连问也不问,就判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死刑。

  “王爷,可否荣在下说句话?”小女孩的哭声,让我的心紧紧的揪在一起,翻江倒海的在我的心里掀起来波澜。

  生而为人,连一点人的尊严也不能有,匍匐在地,唯一能期盼的的就是那个主宰你命运的人能可怜你,善待你。

  女孩的悲楚让我动容。可是,决定女孩命运之人连一点为之动容的迹象也没有。

  他就那样静默的看着我,变化万千的眼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良久,久的时间仿佛凝固成了冰,久的女孩的眼泪仿佛化成了永恒。

  韩王在我和千锺祥之间打量了良久,才终于开口了。

  “苗公子请说。”

  “她是有嫌疑,可是也不能仅凭她有嫌疑这一点就判了她死刑,连申辩的机会都不给她。”

  时间又一次凝固,但是只片刻,韩王就脸含笑意:“我倒要听听。”

  “茶水是经过了她的手。可是茶叶,茶具,泡茶用的水,泡茶的时候是否离开了,这些都要查。经手人的身份背景,有没有利益牵扯。这次投毒的动机是什么,是不是都要查?要不然就算躲过这一次,还会有下一次。”

  “苗公子说的很对,”韩王停顿了片刻,“好,就照苗公子说的办。来人,先把人带下去,关起来。”韩王随后转向了千锺祥,“祥太子,等我查清楚了,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马车晃晃悠悠,周围的空气异常的沉重。

  “你认为人命是什么?”一直静默不言语的我,打破沉默,很想问一问千锺祥对于人命是怎么看待的。

  千锺祥:“你还在为刚才的那个婢女担心?”

  “她也是一条人命。在说不一定是她。”

  轻轻的叹气声,轻飘的像空气中的一缕微风,也如夜半三更的昙花一现,那么的经意间不能被人发现。

  但是,我还是听见了。

  “不管你如何的阻拦,那个婢女都躲不了一死的命运。”

  “为什么?”我想知道原因,还是因为韩王的武断么?不问青红皂白,也不管任何原由。

  “北襄要给南屿一个交代,屿襄之间的关系重于一切。而这一刻,斩杀婢女是最好的办法,韩王应该比我清楚。北襄王年岁已高,皇权之间的斗争越演越烈。关键时刻,半点差池也不能发生,用一个小婢女的命,平息南屿的怒气值得。假如,婢女今天不死,也会死于严刑逼供。或者,她真的是投毒者。她的主家为了在事情败露之后不被牵连,也会采取杀人灭口。终究是一死,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这是千锺祥给我的答案,然而我却不能接受。

  身份卑微的她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时死于权利之下,第一个无辜者。她和苏灿灿不一样,苏灿灿带来的那些人是死有余辜,只可惜苏灿灿跑了,留下的终究也是一场祸患。

  所有人都愿意好好的活着,都希冀有朝一日能望见春暖花开,满枝头的硕果。

  “一个婢女的命对你们来说就是这么的不值钱?”

  “不是我,是现实本就如此,我也愿天下幸福,百姓安康。但是,这是乱世,有时候为了很多人,不得不有人牺牲。”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她一个小婢女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在我们的茶中下毒?能和你与韩王扯上关系,必定是与权利有关。这绝对不是一个小婢女能做的到的。就算她真的是下毒之人,那也是被利用的,幕后定有人指使。”

  “这一点,身在漩涡中的人都知道。”

  “那韩王还要斩杀小婢女。”

  “原因可以慢慢再查,但是这个时候,总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

  “所以,小婢女就做了替罪羔羊。”

  千锺祥没有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表情让我知道,那个小婢女只有做替罪羔羊的份。

  千锺祥身上的那一块被茶水泼湿了的衣襟也已经快半干了。

  我们说这话的时候都很心平气和。应该是从未有过的心平气和,男女之间的懵懂暧昧,渐渐的被理智取代。

  我和这个时代之人的理念毕竟格格不入,二十多年的自由,平等,博爱理念的灌输,一朝让我放下还真有点难。

  原来这个世界,人命是如此的轻贱。

  可是,我还是想亲眼确定,虽然她和我非亲非故,但是多少是一面之缘。

  “祥太子手眼通天,如果小婢女真的死了,可以和我说一声么?”

  流芳阁陷入了平静,一场大雪,封了红梅,我们也可以安静的休息一下。

  屋内的小火炉上的火苗吐着热气腾腾的小舌头,把屋内的寒冷一点一点的全都舔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我把手放在炉火上,这两天越发的冷了。冷的我都有点受不住了,放在屋内的炉灶终于被我用上了。

  还有一点,我怕见到千锺祥。我怕我真的有朝一日陷入无法自拔之中。我也一直在想:两个理念不同的人,能幸福的生活么?到最后,我们是屈服于现实而不得不分道扬镳,还是我们彼此妥协,某一方为对方改变。

  这几日,我也没有见着千锺祥,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故意躲着我。

  屋门上挂着厚厚的遮风帘幕。帘幕被从外面打开,一股冷风吹歪了暖炉上的火苗。

  我抬起头看向来了人,是明福。

  他手里端了一个托盘,用一块明黄色的布盖着。

  “苗公子。”明福躬身请了个安。

  “你们主子让你们来的?”无聊至极的我,问着无聊至极的废话。

  “是的。”明福把托盘放在屋内的桌子上,“这是主子让我送过来的。”

  “水果?”这些天送的都是这些东西,我自然而然的问道。

  “不是,这是膳房新做的梅花枣泥糕,主子让我拿过来让苗公子尝尝。”

  “知道了,替我谢谢你家主子。”我拿起一块放在嘴里,还真有梅花的香气在里面,冷香伴着枣子的香甜,充满了我的整个口腔。

  “主子让我把这个给您。”明福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

  “什么?”

  “玉颜坊的钱。”

  “这么快就拿回来了么?”我收过来明福递过来的银子,十分的感慨。这是第一次,挣得一笔比较丰厚的钱,还要发点给严如意,留作他的老婆本。

  明福就站在旁边,静静的站着。

  “还有事情?”

  “主子让我告诉苗公子,小婢女已经死了,就扔在西郊的乱葬岗。”

  看见食物和银子的喜悦心情,我还没有来得及体会的欢畅,明福接下来的话就如当头棒喝。

  “我可以去看看么?”

  “主子已经在竹落里等着了。”

  心情一落千丈,吃了一半的梅花枣泥糕也被我放在了桌子上,零零落落的。

  竹落里,好几天没有见到的千锺祥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几天的疏离,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体会到我的心里,故意留给我的时间。

  他把暖手的汤炉放在我手里,率先往前走去。

  我们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走着,往祥居的大门口走去。

  马车内,千锺祥就坐在我的正对面。

  “真相查出来了?”

  “韩王说查出来了,下毒之人就是小婢女。本来是想置韩王于死地,没想到让我们碰上了。但是指使之人没有说,小婢女就畏罪自杀了。”

  “这就是交代。我们也太幸运了,毒杀别人还能被我碰见。”我好笑的说着,这要是在现在,我都想去买一张彩票。巧遇投毒的概率应该被中彩票的概率还低。

  “这个韩王倒是聪明,知道把祸水引到自己身上。现在这场投毒的事情,就只是北襄国的内部事情。南屿和北襄的关系还一如既往。”

  千锺祥沉默了片刻又接着说:“就我所知,小婢女是被冤枉的。”

  “这怎么说?”

  “还记得那天我身上被泼上的茶水么?我是趁没人注意故意倒的,还有我走的时候,故意拍了一下韩王,你记得么?”

  “记得,难道不是表示安慰去拍的,而是另有深意?”这么细小的事情,千锺祥如果不提,我一定不会再回想这件事情。

  “我抬手拍他的时候,袖子蹭了点韩王杯子里的茶水。这茶水,回来后我让明福看了,我喝的那杯有毒,韩王的那杯没有。而且毒是北襄的一种毒草,食蛇草。这种毒草只有北襄有。”

  明福会识毒?这也太出乎意料了。看来,千锺祥身边卧虎藏龙之人很多呀。这没见没见就见到了两个,不会千锺祥安排在我身边的四个随侍也是什么高人吧,回去要好好试试。

  先不管其他。现在,眼前的事情更重要:“这?万一被发现的话,这也太欲盖弥彰了吧。所有的事情都指向北襄,想跑也跑不掉。只查出来这么多么?”

  “就算韩王欲意杀我,也不会如此的笨,在自己的府内动手。我要是真的在他府内出了事,他难辞其咎。如果是北襄的人想陷害韩王动手的话,这也太不聪明了,简直是不打自招。成不成功,光一种食蛇草,就和北襄脱不了干系。动手的人看来是想把这件事情和北襄联系在一起。想破坏北襄和南屿之间的关系。”

  我连忙接了口:“所以,害我们之人应该不在北襄之内。”

  “也不一定,不排除有些人反其道而行之。”

  这可把我搞糊涂了。这个世界太复杂,光想这个问题都不知道,要熬死我多少脑细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