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下毒真相二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67 2020-02-10 23:10:11

  ,这可把我搞糊涂了。这个世界太复杂,光想这个问题都不知道,要熬死我多少脑细胞。

  “阴谋算计,权衡谋术,说实话你也不容易。”我说着感慨之言,突然想到,再不易,他也是一国太子。

  “你倒是理解。”

  我不知道千锺祥说这话时,心里可有百般的不得已。其实每个人都不容易。感慨再多也无济于事,每个人依然要好好的活着。

  “你打算怎么查?”

  “姜沐虽然已经给了答案,但是他应该还会再查事实真相。毕竟,我们都知道他的那杯无毒,他应该也知道。如此蹊跷的事情他一定会细查的。我已经安排人在韩王府外,一有情况,就会知道。”

  西郊的乱葬岗,荒草萋萋处处生。这里荒无人烟,因此是许多鸟兽的天堂。

  四处腐尸恶臭,泥潭遍布。几日前的雪还没有化尽,铺在地上与枯草黄白相间,更有一份错落的荒凉。

  见惯了生死的我,内心看见这里的惨状,内心也不在平静。累累白骨,半隐半沒在荒草中,泥沼里。

  每走几步就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或者就能碰见硌脚的硬物。

  “害怕么?”这是进入乱葬岗以来,千锺祥问的第一句话。

  “没有,”我摇了摇头,“怎么会有这么多骸骨。没有家人来收么?”

  “被丢在这里的,多是无主尸骨。有些有主的,也是犯了错的,没有主家恩准,没人敢来认领。”

  千锺祥的话,让我明白这个世界有多残酷。面对如此的事实,我只能缄默不言。不是不想去争辩,而是突然悲从心起,无法辩说。

  小婢女的尸身被找到了。衣服破烂的几乎不能避体,是被生生的抽打烂的。

  几缕发丝沾上泥垢贴在脸颊上,我蹲下身子,轻轻的拂去小婢女脸上的狼狈。

  耳根处的一丝乌青,就那么突兀的倒影在我的眼中。我慌忙的扳正小婢女的脸,眼睛圆瞪,嘴唇微张,脸色乌紫,脖子上的乌青围着下颚转了半圈。

  这分明是被勒死的。遍体鳞伤还不够,连死都没有留给小婢女一点的尊严。

  在乱葬岗找一处还算整洁的土地。地面上没有人的骸骨,但是仅有三尺多长,勉勉强强可也放下小婢女的尸身,让她死后得以安身。

  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意识到:如果,我没有有幸遇见千锺祥,那么我的未来是什么?努力攀爬高山的蝼蚁,要是忽来大风呢?想要穿越茫茫的小鱼,要是碰见天敌呢?我的未来,好似是这么的捉摸不透,结局又似乎近在眼前。没了大树的依傍,只有尘土敷面,艰难残喘。

  从来没有像这么一刻,那么努力的想让自己变得强大。如果,有朝一日招遇不测,也好有多一种的选择。

  回到流芳阁的我就迫不及待的让苗丽履行前一段时间对我的约定。

  谁能告诉我,这种看起来这么简单的踢腿,抬手,勾拳,劈砍……,怎么就这么难。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种说法确实没有错。就是简简单单的几招女子防身术,在我这里怎么就这么难。

  “慢点,你再打一遍。我看不清,太快了。”我不断的抱怨着。

  苗丽出招很快,一连贯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她就让我自己试着练一遍。

  翻了个白眼,真是无语问苍天。苗岩设计苗丽的时候,肯定想不到,我会带着苗丽穿越到这个纷乱的时代。更想不到,一管懒散的我,有一天会主动要求学习防身术。

  “一共有十套,我只打了一套。很慢了。”苗丽说完之后,又打了一遍,可是我依然没有看清楚。默默的叹了声气,气馁的我依着梅花树无限的感慨。

  不能怨苗丽,只能怪自己的悟性实在是太差。

  再让苗丽练了一遍,我依葫芦画瓢的学会了两三个招式。

  “你再练一遍我看看。”不死心的我,依然说着。

  气喘吁吁的我又手舞脚踢的练了几遍,终于可以原地休息。真后悔没有练过瑜伽或者其他的舞蹈,眼睛没有这么的利,看不清苗丽武的全部招式。

  不过还有一点,我附身的这个小女孩,应该也没有一点的武功底子,我这胳膊腿真是木头做的。

  苗丽:“还练么?”

  我摆着手,弯着腰,喘息不已:“不了,不了。让给我歇一会。”

  梅花树下,开早了的,落下几片开的极其绚烂的花瓣。

  走进正屋,桌子上有茶。春花坐在桌边正在绣繁复的花,一针一针,在用黄色的线填花心的黄色部分。

  “公子,”春花看见我进屋,忙站了起来,倒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渴了吧,喝点。”

  “好的,谢谢。”活动了半天,还真的是渴了。我端了过来,仰头就灌了下去。

  春花又为我手里的水杯蓄满了水。

  春花是一个让人很暖心的人,和暖如春风,就算是花朵也是那种粉粉嫩嫩的桃花,没有刺眼的颜色,很舒服。

  “你再绣什么?”喝完第二杯,口中的干燥涩涩的感觉终于被压了下去。我好奇的凑过去看了看春花放在桌子上的绣布。

  “梅花,我们这一段时间,总是与梅花作伴,就想着绣一个梅花帕子。”春花把已经快成品了的绣品放在了我的眼前。

  对于刺绣,我是一个外行。但是,春花的绣品很有生气。这个季节没有蝴蝶,若有,蝴蝶欲飞在上面采取花蜜,我也是不惊奇的。

  “可以给我绣一个么?”心生喜爱之意,索性向春花讨要一个。

  春花含羞带怯的点头答应了。

  看来春花善刺绣,不知道其他人都有什么本事。

  “春花。”我唤了一声已经开始低头忙于穿针引线的春花,待她答应之后,有继续说道,“你们四姐妹是不是各有才艺?”

  春花又点了点头,算作答应。

  “那别人都会什么?”

  “夏草会跳舞,特别是彩带舞跳的极好。秋果会制香,只要是经她鼻子闻过的,她都能把它制出来。冬雪会吹箫,箫声吹的很是凄婉,动人。”

  听得春花把她们姐妹四人各自介绍一遍,还真是我先前认为的各有才艺啊。

  但是,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又说不清到底源于何处。

  中午吃过饭,我就跑到竹落里。明福识毒,这是让人始料未及的,平常看起来那么畏首畏尾,谨小慎微的一个人,确实一个用毒行家,这不得不让人意外。

  其实毒医不分家,如果一个用毒高手,有时候稍加学习也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医者。

  “请太子安。”我欢畅的跨进竹落里。

  我的到来,让千锺祥愣了一愣。

  “住进来到现在,你还是第一次主动过来。说说,你来所为何事?”千锺祥问的轻轻缓缓的,但是话语里的欢喜,不用细说,我自是听得分明。

  “明福没在么?”

  往日,总是伴在千锺祥左右的明福,此刻不知去了何处。

  “他有点事出去了。”千锺祥正在自己与自己下棋。四色子已经在棋盘上厮杀的天昏地暗。

  我站在旁边看了看,这盘棋下的真是绝妙。

  我随手在棋盘旁边的桌子上捏了一颗葡萄扔进嘴里:“明福会用毒?”

  千锺祥放下一子,点了点头:“是的,他会识毒,解毒。”

  “既然这样,他身边应该戴的有医书啊,毒经啊之类的吧?”

  千锺祥:“有,他房间里应该有。”

  “我想找来看看,他回来的时候给我找两本,打发时间用。”我说的极其的轻巧。

  千锺祥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棋子,亮如星子的眼睛打量了我半天:“你对用毒有兴趣?”

  “看看也无妨。行走江湖,万一碰见了有用。”

  “苗丽是识毒行家。”这我知道,上次在韩王府,苗丽是第一个发现茶水里有问题的。

  “她总不会老在我身边。万一她有事情不在。而我又碰见危险,总要防患于未然。要不然一旦发生事情,不是太被动了么?”

  “所以,你一个上午都在让苗丽教你武功?”

  千锺祥知道我练武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奇怪。我也很坦然的点了点头:“是的。不说有多厉害。能自保就行。”

  千锺祥点了点头,十分赞同我的说法:“要不然我教你?”

  那是再好不过,我只是欢喜的应下了。

  苗丽很厉害,但是不是一个好老师。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一套拳的工作走向到底是怎样的?

  让严如意教我也想过,自从发生上次的事情。他见到苗丽的时候,总是别别扭扭,一想到严如意教我的时候,苗丽在旁边严如意的别扭杨。还是,算了吧。不难为他,给他心里照成负担。

  也不知道严如意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现在的他经常躲到芜菁院,除非我有事情他才过来。

  其实严如意什么都好,恩怨分明,还重义,就是男女大防上顾虑太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正常。

  “明天吧,明天上午你到竹落里来找我。”

  “好。”

  说完之后,我自然欢喜的走了。

  算算日子,三天后就是北襄的佳节之日。

  过完节我应该有十六了,苗丽测了我的骨龄。虽然我身量娇小,这应该是长期营养不良的原因所致,但是骨龄在哪儿。

  十六的年纪在我的意识里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而在这个时代,十六岁已经是大人,好多事情要自己学着去承担。

  我现在最好的承担是保护自己,不给身边的人照成负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