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下毒真相三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16 2020-02-11 22:57:37

  我现在最好的承担是保护自己,不给身边的人照成负担。

  回到流芳阁,我把严如意唤了来。

  “这几天下雪,没啥事情。也不见你过来,可寂寞?”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带着调笑的口气。严如意自然知道我说的是啥意识,笑的满脸的不好意思。

  “咋能会寂寞,练练武,打打拳。芜菁院有一片可以练武的场地,消磨着时间也就过完了。”

  “哦,所以我不叫你,你也不过来。”那天和严如意说过苗丽是我的人。我说话故意言语不明,为的就是让严如意不要陷入无未的漩涡中。苗丽不能爱,也不会爱。

  看着严如意缄默不言,闷着头看着脚边的土地。

  哎,以为过来了。怎么又这个样子了。

  总要想个法子。

  春花,夏草,秋果,冬雪,在院子里正在打扫卫生,为佳节做准备。听说扫完屋子后,还要准备麒麟贴纸,麒麟挂件,佳节吃的食物。

  就几天了,有的她们忙的。好在,祥居内的人不多。她们要准备的也就几个人,其余的自有别人去准备。

  我用手捅了捅不说话的严如意:“你看看外面的四个女子。”

  严如意抬头看了看,又看了看我:“看了。”

  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长的也挺养眼。怎么碰见这样的事情,这么别扭,简直是木头一样。不知道,他和苏灿灿之间是怎么回事。

  我无奈的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看看严如意的样子,苏灿灿看来没少在严如意身上下功夫。

  “她们四个你认为谁最和善。”我本来想问谁适合当老婆的,可是话到嘴边,我连忙收了回去。还是,别吓着这个生性忠诚却羞怯的少年吧。

  果然,只要说话不涉及男女之间,严如意倒还正常。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认识的时间也不长。都挺和善的。”

  “算了,”

  严如意的话让我无法在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慢慢来吧,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严如意的扭捏也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我把准备好的银子放在严如意面前:“不多,我第一次挣得钱,说过的,给你的。我那段时间没钱又没有地方住,谢谢你收留我。”

  “你怎么说这话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做的和你对我做的相比,没得比。这些钱我不能要。”严如意一直推拒。

  “你平常要花钱咋办?那,这些就留着平常花零钱。你别说不要,我们出去办事,我万一忘了带钱,总要有一个人记得帮我付吧。剩下的你不要,是不是谁便我处置?”

  严如意点了点头。我从给严如意准备的银两里捡了一块出来,如此,严如意才收下。

  第二天,阳光透过云层给世间带来了温暖。

  我惦记着千锺祥要教我练武的事情,所以吃饭的时候比平常囫囵的快。

  竹落里内,千锺祥手里的一把剑正武的粼粼的寒光把他整个人包裹的密不透风。

  想起苗丽说过的严如意在他手里走不了十招,看这样子,果然没有言过其实。

  我刚走近,千锺祥就收了剑静静的看着我。

  “打算教我什么?”

  “剑吧。”

  我看了看千锺祥手里的在阳光下寒光粼粼的武器,薄薄利刃,修长剑身。不用多说,定是把好剑,好剑会削铁如泥么?一定的。

  “用这么?第一次教我就用真的,万一伤着人,咋办?”

  千锺祥很不给面子的把剑递给了身边的明福:“你想多了。用这。”

  千锺祥顺手折断一根竹子,然后一份两半,递给我一节。

  虽然松了口气,但是也太不给面子了。好歹假装试探一下也可以。

  竹落里真是一个好地方。细探竹林深处,在密密匝匝挺拔直立的竹子后面,有一片特别空旷的地方,不远处还有一个竹屋。

  竹林掩映,像是入了世外之处,真真的好所在。

  “没想到,还有这个地方。你平常会在这儿练武么?”我回头看着千锺祥,好奇的问着。

  习武之人,平常的练功是不能懈怠的。这就像跳舞的时候要坚持拉筋下腰一样,时间久了,身子就会僵硬,舞姿也不会那么的轻盈是一个道理。

  千锺祥笑了笑,缄口不言,但是从他的面部表情就能猜到,他应该也是爱极了这个地方。

  “我现在教你一套避尘剑法。你认真学。”千锺祥说的认真,我也听得仔细。

  “厉害么?”千锺祥的很厉害,那这套避尘剑法是不是也很厉害,那我岂不是也要成高人了?我欢喜异常,想去苗丽那矫健又帅气的身手,我就莫名的激动。

  “不厉害,”千锺祥的话犹如兜头一盆凉水,让刚想嘚瑟的冒了头的得意,被一把打回了我的身体之内。

  又听千锺祥继续说道:“避尘,避尘。不在攻击有多厉害,而在于防守。你现在想在功夫上有所造诣,不大可能。但是,想学点防身的功夫还是可以的,就像你说的,自保。”

  这样也行,总比不会强。

  千锺祥教的很仔细,我也学的很认真。一枝竹枝当剑使,劈、砍、挑、刺,学的很是样子。

  千锺祥手里的细竹枝,好似在水中灵活游走的鱼,游走于天地间。

  四周竹林密布,阳光穿透竹林到来的时候也只是在中午的那会儿时间。因此,几天前的那场雪还没有化完。千锺祥的剑花游走处,雪花开始漫天飞舞。有这么一句话,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在这儿也是,雪花的空灵衬托出千锺祥的傲然的气度,更加的绚了人的眼睛。这是每一片雪花的功劳。

  中午的时间终于到了,阳光也终于穿过密密匝匝的竹林,一缕一缕的把温暖洒向大地。

  明福匆匆而来,躬身立在竹林旁边:“主子,可以用膳了。”

  “知道了,一会就回去。”

  一个上午,我的手脚一直在不停的活动,现在早就饿了。

  收起了竹枝,面向千锺祥:“走吧。”

  “疼么?”

  千锺祥没来由的话,让我云里雾里摸不清楚。

  又听,千锺祥继续说道:“腿上。”

  恍然明白,千锺祥说的是什么。

  对于武术,我是一个很认真的学生,但是苗子并非好苗子,没有清奇的骨骼。千锺祥教的时候,有几个动作,我老是学不会,不是手错了,就是脚错了。

  千锺祥为了让我快点记住,手把手教了几遍,可是还是无济于事。

  最后还是千锺祥施以惩罚,我才记住走位和手势。不打不长记性。

  “不痛。”

  看着千锺祥内疚的眼神,我违心的说着。

  其实,千锺祥不必如此的。严师才能出高徒。这和我学医的时候的老师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我的老师是朵奇葩,但是就是因为这朵奇葩。我才能严格要求自己,努力的学习,当然放假的时候除外。

  千锺祥蹲下身子,要去拖我的鞋。对于我的话,他似乎不怎么相信。

  “别,我说了,没什么事的。”

  男女的力道毕竟悬殊,拗不过他,也就随他吧。男女之间授受不亲那一套,我还不是很在意。

  “我下手的力道,我清楚。”千锺祥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拨开瓶盖把白色的药粉洒在我的小腿的伤处。

  轻轻凉凉的,沁人心脾,伤处似乎裹了一层冰粉,疼痛感立马减轻了不少,很舒服。

  我把药瓶从千锺祥手里拿了过来,放在鼻下闻了闻,一种若有似无的香气,很好闻。

  “这是?”我把玩着小瓷瓶,好奇的问道。

  “这是刀伤药,有活血化瘀的功效。”

  用刀伤药给我消肿,这真是大材小用。出于医者的本能,我把这瓶伤药讨了过来。

  我曾经说过千锺祥是一朵傲然挺立的寒梅,只耀眼的开在万籁俱寂的严冬,就像他刚刚对我严厉的时候。有时候又是一株迎风而立的竹,站在你的身边,让你感觉舒心,可以依靠,就像现在蹲在我面前的他。

  掏出手绢,千锺祥把药粉绑在了我的腿上。这一切都做好之后,千锺祥才牵起我的手往竹林外走去。

  我挣了几次没有挣开。千锺祥的手就像一个巨大无比的磁铁,而我就是一个铁钉,被他牢牢的抓在手里。

  快出竹林的时候,我拖着千锺祥,双腿弯曲,两脚死死的扣在地上,就是不让千锺祥再把我往前带一步。

  我们就这样眼睛瞪着眼睛,手拉着手。

  匆匆的脚步声,又近在耳边。明福的两只脚戛然而止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然后看着我们,犹豫了一会儿,便二话不说的又退了回去。

  我窘迫至极。

  “别拉了,刚才明福看见了。”我掰着千锺祥的手,废了好一番力气也没能如愿。

  “那又怎样?”千锺祥说的不温不火,坦然地样子让我心里更加焦急。

  “我虽然是个女的,但是,我现在是男装。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指不定在背后怎么议论。”

  “他们不敢。”

  “就算他们不敢,可是心里也会想的。太子的名声重要,别到最后,南屿太子好男色的谣言闹得人尽皆知,可就不好了。”

  那知千锺祥依然的无所谓:“你换回女装不就行了。”

  “不要。”我连忙说着,见千锺祥依然很坚持。我漏出小猫讨食的表情,“我不想换回女装,好不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