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下毒真相四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56 2020-02-12 23:29:22

  “不要。”我连忙说着,见千锺祥依然很坚持。我漏出小猫讨食的表情,“我不想换回女装,好不好?”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表情,但是我清楚,有时候女孩子的撒娇就是一种武器。

  千锺祥的眼神几经变换,再次攥紧我的手后,又毫无预警的放开。

  傲然挺立的背影,缓缓的向前走去,给这冬季里萧落的竹落里染上一抹亮色。

  埋头吃饭的时候,碗里多了一块排骨。我看了看夹菜的人,再看看碗里的东西。那脸上的温柔,温柔的眼,没了傲然的姿态,千锺祥的一切是那么的想让人亲近。

  不能让自己胡思乱想,小婢女死的太惨。有千锺祥的庇护,我可以安然的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可是这种爱护会有多长时间,能否长久,尚且不可知。

  光就观念上的不同,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吃饭,在想什么?”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什么,看到这肉,”夹起千锺祥放在碗里的排骨,又继续说道,“突然想吃糖醋排骨了。”

  这么长时间,诸事缠身。歇下来的时候,嘴馋的毛病又犯了。

  我的话让伺候的明福夹菜的动作,明显的一愣。

  明福看了看同样也好奇的千锺祥:“主子,没听说过。但是听名字,不外乎糖和醋做的,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当然没有听说过,要是听说过那才叫怪事。

  “不用了,苗丽会做。”

  千锺祥点了点头,“晚饭在流芳阁吃,就吃糖醋排骨。”

  得,没事应是给苗丽找了个事儿。还不知道,这个糖醋排骨是否合千锺祥的胃口。

  临走的时候,明福给我找了一些我昨天要的医书,毒经。

  泛黄的纸叶,光看起来也知有些年头了。

  一页一页的翻了下去,越翻我的眉头拧的越紧。

  我是学医的没错,可是学的是西医,你让我看外科手术,化学药物,这没得说。

  可是,我手中的这些医书,毒经上画的植株,实在是不认得。更糟糕的是,不但图我不认识,上面的字也没有多少是我认识的。

  “这个是甘草么?”

  苗丽把头凑了过来:“对,是甘草。”

  “这个是黄芪吧。”

  苗丽又点了点头。

  “甘草,黄芪,黄莲,党参,这又是什么?”

  一本医书,在我面前就好像变成了天书,实在是认起来实在是费事。

  “连翘。”

  “这又是什么?”

  “马齿苋。”

  “那这个?哦,我知道了。这个是蒲公英,我认得蒲公英的花。”

  半个时辰的时间内,就在这是什么,那又是什么的一问一答中,匆匆就溜走了。

  长时间维持一个动作,腰和脖子有点吃受不住。

  我缓缓的站了起来,扭扭腰,扬了扬脖子。

  “对了,晚上千锺祥要在流芳阁吃饭,吃糖醋排骨。你安排一下。”

  光顾着与医书斗智斗法,我在渐渐的熟悉这个时代的书写方式。差点把晚饭的事情忘了。

  “只吃糖醋排骨?”

  一个菜显得太慢待了祥居的主人,毕竟我现在还寄居在别人的屋檐之下。

  想了想,也不知道千锺祥喜欢什么口味。

  “来个辣子鸡,苦瓜蛋黄酥,水煮鱼,清炒虾仁,地三鲜,豆腐羹。应该可以了,每一样都多做点,让他们也尝尝。如果忙不过来,找一个人帮帮你。”

  菜的样式虽然不多,但是吃饭了人不是一两个。

  苗丽淡漠的说出两个字:“不用。”

  苗丽自是去了厨房,而我则继续抱着书本,先把知道的这些个药名给记住。以免再次碰见这些药名的时候不记得。

  太阳已经隐在云层里,快落到山的那边去了。

  犹觉得记得不是很清楚,索性站起来去了正屋。

  八仙桌上有上好的狼毫,上好的墨。

  铺陈好纸张,磨了点墨汁,拿起笔开始在纸张上描描画画。还别说,虽然毛笔字丑了点,可我的架势,我自认拿的十足。

  有人掀开挡风的帘幕走了进来。我以为是苗丽或者是春花她们,所以也就没有抬头。

  “真丑,”来人站在我的旁边,看了半天说出来这两个字。

  还不过瘾,千锺祥居然指着我的字:“你看这个字,左边大,右边小,不对称,很丑。还有这个字,写歪了。还有……。”

  “有完没完了。我知道我的字丑,多练练,不就好了。”

  千锺祥了然的点了点头:“是应该多练练。”

  “等一下,我写完这几个,应该就可以吃饭了。”

  “不急,你慢慢来。”千锺祥很沉得住气,一双手放在屋内的炭火盆上,热气把千锺祥的手都捂成了粉红色。

  千锺祥穿了一件宝蓝色的锦褂长袍,衣领处镶了一圈纯白的狐狸毛。明福躬身站在千锺祥的旁边,手臂上挂着一件宝蓝色的狐裘披风。我记得上午练功的时候,千锺祥着一身黑衣黑裤,很是干练。这一身衣服让千锺祥多了一分的儒雅之气,傲然的儒雅之气。

  收回流连在千锺祥身上的视线,再次沉在我要写的字中。

  等我把要写的字写完的时候,抬起头看见的就是千锺祥紧皱在一起的眉毛。

  凑上去,就看见千锺祥正在看我用歪歪扭扭的字标注的那本医书。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我怎么看不明白。”

  千锺祥的话让我一时语竭。要怎么说呢?和他说这是另一个世界的另一种文字,那是另一种文明的结晶。我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来的,只不过灵魂投身在这具躯体上。

  那千锺祥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异类。不到万般无奈,我的身份应该是烂到肚子里的秘密。

  “我能看懂就行,”我嬉笑着从千锺祥手里把医书拿了过来,放在一边。

  原打算找人来教我这个世界的字,想想还是算了,先让苗丽帮忙,最起码医书、毒经上的图画苗丽是认识的。

  “春花,”故意忽视千锺祥依然探寻的眼神,我向屋外喊着

  “公子,”春花立在门口,向千锺祥屈膝问了安然后说道。

  “去看看晚餐好了没有,好了的话,就可以开饭了。”

  春花自退了下去,没多久,饭菜就一一被摆上了桌。

  “糖醋排骨,辣子鸡,苦瓜蛋黄酥,水煮鱼,清炒虾仁,地三鲜,豆腐羹。”每点一样菜,我就报一个菜名。

  明福等在旁边,只等着菜名报完,好服侍千锺祥用饭。

  “苗丽做的多,让明福,他们也去吃饭吧。特别是这个辣子鸡,趁热吃才好吃。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千锺祥很是干脆爽利,“先下去吧。”

  “是”明福犹豫了一会,还是俯身告退,“谢谢苗公子。”

  “别忘了叫严如意。”明福就要退出屋子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芜菁院内还有一个扭捏的人,不能把他给忘了。

  屋内没了别人。

  一桌子好久没有吃了的菜,令人垂涎欲滴。

  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糖醋排骨放在千锺祥面前的餐盘里:“糖醋排骨。苗丽的手艺,那可是一绝,尝尝。”

  果然和我想象中是一样的,美食就像音乐是一样的,没有国界不分种族。舌头上的味蕾是骗不了人的,好吃就是好吃。

  “怎么样?”期待的心情,就像这一桌子是我做的一样。

  “嗯,甜而不腻,酸而不涩。肉烂不糯,香而不腥。上品。”

  “真的,”我欢喜异常。

  有的时候,言语不通的时候,美食也是一种交流。我喜欢的食物,在这个陌生的空间能被人喜欢。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满足,比我自己吃还要快乐。

  “那,再尝尝这个。”我又夹了一个辣子鸡,送了过去。

  千锺祥尝了一点就放了下来。

  “不好吃吗?”我又慌忙夹了一块水煮鱼,千锺祥也只是尝了一点就放了下来。

  不动声色的舀了一小碗豆腐羹,吃了小半碗之后才说话:“我不喜欢吃辣。但是,这两个辣菜也算的上是上品。”

  我又夹了两样,千锺祥均赞不绝口。

  献宝般的把桌子上的菜都夹了一遍之后,我也就安心的品尝桌子上的美事。

  “苗丽倒是一个宝,武功好,识毒,会做饭。”

  我从碗筷中抬起头,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

  “是呀,她就是一个宝,”苗岩送给我的一个宝。如果没有她,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我在心里暗暗的说道。

  “一直到现在她都没迹可寻,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

  我清楚千锺祥说的是苗丽,我的身份轻易不会被揭穿,因为有乞丐的身份作为掩护。

  “别管怎么出现的,至少她对我忠心不二。”

  这个世界上,最不会背叛的就是苗丽,忠诚可靠,不离不弃。龙卷风中把我紧搂在怀中的是她,河岸边不停歇的对我做人工呼吸的也是她。

  突然又想起了苗岩,其实说道底,最爱我的还是苗岩。

  口中的菜,忽然没了滋味,“你有兄弟姐妹么?”

  千锺祥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我有一个哥哥,很爱我。总是怕我冷了,饿了。一个人在外面是不是会被人欺负,有没有好好睡觉,有没有乱吃东西。我总喜欢和他对着干,喜欢和他顶嘴,做许多他不喜欢的事情。因为我认为我长大了,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的保护是禁锢我的牢笼。可是,我把他丢了,再也找不到了。再也找不到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心里早已经倾盆大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