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下毒真相五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11 2020-02-13 22:49:02

  我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心里早已经倾盆大雨。

  整肃一下自己的心情,虽然知道千锺祥的心意,但是我不认为他愿意替我承担下我心里的悲苦。毕竟我和他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你很幸福,可以有一个这样的哥哥。不管能不能找到他,至少他会存在你的记忆中。”

  千锺祥的表情很平静,平静的让人看不出他是悲是喜。我想总不会是喜,皇权之下,权谋算计,生死较量,胜者站在高位,败者苟延馋喘。这就是皇权,我记忆中历史书上的皇权。

  千锺祥所在的这个时代应该也不例外。

  这顿饭吃完后,苗朵算是侧底的火了,所有人都喜笑颜开的想要再次品一品她魔幻手下的佳肴。

  “苗公子,谢谢。自从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我想仙家宴席,应该就是这样吧。”春花往炭盆里夹着炭火,一边说着感谢的话。千锺祥派来的四个女子中,就数春花最可亲,爱与人说话。

  冬雪抿唇轻笑,一双柔荑微微遮掩着嘟嘟的红唇,柔柔的亮着嗓子:“说的好像你吃过仙宴是的。”

  被冬雪说的不好意思的春花,满脸的赧然:“我是没吃过。就算没吃过,我也知道。福公公见多识广吧,跟着主子这么些年,什么东西没见过,什么东西没吃过。连他都说,活了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吃到这样的佳肴,也不枉此生了。”

  “明福也说了?”千锺祥只说是上品,可是我不知道他到底吃过多少上品。如果明福也这么说,我倒想知道千锺祥口中的上品,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炉火熊熊燃烧,屋内暖和的就如那阳春三月。穿的有点厚,我身子后面起了微微的一层细密的汗。

  “把炭盆火熄小点,屋内有点热了。”

  春花连连答应着,就去盖炭盆的进风口。

  “公子,让以后让苗丽多做一点,我们也好包包口福。”

  我自然想欢喜的答应。可是,我不是苗丽,一回两回我可以替苗丽做主,多了……。

  虽然苗丽对我说的话是有求必应,但是我把苗丽当姐妹。

  我转过头望着站在身边的面无表情的苗丽,又回转头:“这我说了不算。正主在这儿你要问问她同不同意?”

  苗丽没有回答,而是问着我:“你想吃吗?”

  当然想吃,苗丽的手艺总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魔力。现在想起来,晚上的那顿饭,口齿中依然留有余香。

  我点了点头。

  苗丽很干脆利落:“好,我做。”

  白白的月亮,映亮了屋外的一切。这样的月色,要不是屋外寒风阵阵,倒是赏月的好时机。

  院子里有人亮开嗓子,在唱着一首婉转悱恻的情歌。

  “这是,秋果?”我听着声音像。

  只听说过,秋果善制香?没想到嗓子也这么好?不过也不会太出人意料,平常秋果说话的时候就是莺燕哝语,柔柔弱弱的直酥到人的骨子里。

  “不是说秋果善制香么?这唱歌也这么好听。走,去看看。”管不了屋外是否寒风入骨,且去看看才是正经。

  月光下,世界朦朦胧胧一片白色。秋果就站在梅花树下。还有一人,手拿彩带,让彩带绕身翻飞,飘飘洒洒充满了整个的流芳阁的大院。

  突然感觉,这彩带可以无限制的扩大,那雕栏画栋的院墙就是一座束缚的牢笼。

  彩带舞,夏草。出来的还真是时候竟有这等眼福。

  一声箫鸣,不知何时冬雪已经一箫在手,婉转的音调就从冬雪的嘴下流泻了出来。

  良辰美景,大家都来了兴致。我也脚步轻点,渐渐款摆腰身,虽然舞的不成样子,但是音乐的律动我还是有的。

  蹦了许久,到更热起来。停下来的时候,就见苗丽清冷的看着大家。

  兴奋过头了,好久没有这种夜生活的充动,一时间得意忘形。还好,大家也不介意我到底跳的是什么鬼,只是为了图个高兴就行。

  我清了清喉咙,“也不早了。也该休息了。”说完,就匆匆进屋。

  倒了一杯茶,静了静兴奋的心情。然后,捧起药书又看了起来。

  眉头渐渐的越拧越紧:“这都是什么字?你说奇不奇怪,这说话都一样,为什么字就差那么的多?好多都不认识。”

  合上书本,索性不看了。

  我把书本递给苗丽,笑的异常的讨好:“这里面的东西你都认识么?”

  苗丽翻开看了看:“基本上都认识,只有个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你帮我把这里面的字改成汉字吧,我这就像看天书一样。我想认识他们,可是我的面子太小,绕了半天现在我缴械投降。”

  “你敢肯定这里面的所有草药和我们的叫法是一样的?”

  苗丽抛出来的问题,让我一时语结。是不敢肯定,比如灰泥,比如食蛇草,可能还有许多其他的。

  门帘从外面掀开了。春花,夏草,秋果,冬雪应该已经各自回屋了。

  我望向门帘处,居然是明福。

  “苗公子。”

  明福总是那么的礼仪周到,和他说过多少回,我是个随意惯了的人,在我面前不用如此。说了几回,见毫无用处,也就随了他。

  “有事?”

  “主子说,从明天起,中、晚两顿饭食就在流芳阁用了。让我来说一声。”

  “就这事?不会明天再说。”

  “还有近十个时辰,等不及。提前说让这边备着,别忘了。”

  一听这话就知道,千锺祥这是被苗丽勾出了馋虫。

  “太子口中的上品是什么意思?”隐隐约约的有了答案,我依然不死心的问着。

  “上品,这两个词在主子嘴里是绝无仅有。”

  我点了点头,恍然明白。

  “苗丽,你看?”

  “好。”

  明福得了回复,就打算告退。我慌忙拦住了明福的去路。

  “你来看看,”我把医书摊在明福的面前,“这个是什么?”

  “桔梗。”

  “这个呢?”

  “生地。”

  “那这个呢?”

  “丹皮。”

  我一页页的翻下去,明福一个个的回答。

  一本书被我翻了三分之一,想了想问那么多也记不住,也就合上书本不问了。

  “谢谢啊。”我说这感谢的话连忙让苗丽去取银子。

  用人在先,总要给点报酬。世态就是如此,到了这异世也不例外。

  “公子无需如此,只要明天准备膳食的时候,多备点就行。”

  我了然,也就不再说其他。

  第二天依然如此,上午跑去竹落里让千锺祥教我习武。下午拿出狼毫把明福昨天说的东西在医书上做了注。只把医书和毒经上几个苗丽不认识的药草找出来,专门做了记号。打算问的时候连同药性药理,用于何症,有何不良反应等都一一记下。

  第三天一大早,祥居里的人早就忙活开来。今天是佳节日,一大早,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屋外对我热闹声吵了起来。

  伸了个懒腰,迅速的穿好衣服。推开门就看见,春花正在刷门然后往门上粘贴麒麟画,就像我的那个时代过年要贴对联是一样的。

  “公子好,”春花欢快的打了声招呼,就继续忙了起来。

  我走出流芳阁,依然像前两天一样,奔往竹落里。

  千锺祥正要外出,看见我脸上凝重的表情明显的和缓了许多。

  “不练武了么?”

  “刚刚来报韩王府有动静?我正要去看看。”千锺祥说话出来都会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我也要去。”我慌忙说着。

  千锺祥停顿了片刻,然后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

  明福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明福,你不要去了。今天是佳节日,府内有的忙的。你留在府内,安排好府内的事情就行。”

  明福朗声的答应了一声。

  这个时节,应该是要吃饺子或者汤圆的。要不然就没有节日的气氛。

  “告诉苗丽,让她做桌年夜饭。”我忙着嘱咐站在身后的明福,然后就被千锺祥拉出了竹落里。

  马车内,琳琅物品一如往常。

  马蹄哒哒,赶马人甩起马鞭,马车就向前疾驰而去。

  “我们去哪儿?韩王府么?”

  千锺祥点了点头。

  “就这样去?不应该伪装一下么?韩王已经把答案给了你,自是不想让你知道,就这样去,显然不好。”

  千锺祥笑容缓缓绽开在脸上:“你倒是知道。”

  正在我犹疑之际,一个暗格就从马车内放水果的地方弹了出来。

  千锺祥从里面拿出来两套衣服,皆是普通百姓的行头。

  “这?”

  “乔装。”

  “就在这儿换?”马车内,无遮无拦,如何能换的了衣服?

  “随你?你愿意待在马车里也行,反正我一个人去,还省力点。”千锺祥的话有时是带着刀子的。这不是明摆着说我是的累赘么?

  我一时语皆,窘了半天,然后说:“不就是换个衣服吗?反正里面有衣服又不是全脱。谁怕谁?”

  手指盘旋在衣服的纽扣上,眼看已经解了一半,千锺祥按住了我的手:“你知道你这个样子意味着什么么?”

  不明就里,我随口问道:“什么?”

  “别随便在一个男子面前脱衣服,即使这个男子说过要娶你。记得时刻要保护好自己。”千锺祥说的很郑重。

  在千锺祥的目光下,我不由自主得点了点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