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下毒真相六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85 2020-02-14 22:55:08

  在千锺祥的目光下,我不由自主得点了点头。

  车帘被掀开又放了下去,那傲然的背影就消失在坠下来的帘幕之后。

  我快速的换上了衣服,然后对着车外喊道:“好了。”

  车帘又被掀开,一丝阳光打在千锺祥的背上,眩晕了人的眼睛。

  二话没说的千锺祥也开始唤起了衣服,我依着千锺祥的样子,坐到马车前。

  道路两旁的尽是崔嵬的光秃秃的树干,除此之外既然杳无人烟。马车内,已无动静。估摸着千锺祥已经换好衣服,我掀起门帘踏了进去。

  “不是去韩王府么?这看样子不像是韩王府的路啊。”我记得上次去韩王府的时候,一路上商铺林立,说不尽的繁华。

  “是去韩王府,只不过我们去的是后门。”

  后门?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韩王府的后门是芬芳一片的梅花岭。拐过几道小弯,在一处偏僻处,千锺祥就拉着我下了马车。

  我被拉着上了另外一辆马车时,仍然浑浑噩噩。这是一辆再普通不过的马车。马车内的空间非常狭小,刚刚够挤下我和千锺祥两个人。

  马车又往前行了没多远,一片花朵簇簇的梅花岭就映入眼底。

  马车就停在距离梅花岭不远的地方。

  “怎么等在这个地方?今天是佳节,韩王就算再有兴致也不会这个时候出去呀。”只是就事论事,不是都说北襄在今天会有大型的庆祝活动么?作为皇家中人,韩王也应该忙的不可开交了。

  “昨晚截获一封韩王的信。现在就等着韩王的出现了。”

  我半信半疑,信就是这么容易截获的?截获了后,居然还不被人发现?

  结果就在我的疑惑中,梅花岭内果然出现了一辆马车,一辆很普通的马车。

  马车徐徐的往前行,千锺祥吩咐一声,我们也跟了上去。

  虽然说韩王就在那辆普通的马车里,不是很可信,但是我相信千锺祥的判断。

  暗害盟友,密信相见,微服出巡,不管哪一点都没有大张旗鼓的必要,就如我们现在秘密暗查一样,同样需要小心谨慎不被人发现去。

  行了半个时辰左右,渐渐的前面的一辆马车停了下来,渐渐的我们超了过去。

  等到后面的那辆马车看不见了,我们才出了马车。

  千锺祥往我嘴里塞了一颗药丸。辛辣的苦味差点没让我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想起来良药苦口,我忍着吐口水的冲动:“这是什么?那么难吃。”

  “可以让你闭息的药丸。你非绝顶高手,万一林中有武林高手,你会被他发现的。”

  这样的药丸都有。想想明福是研究草药的高手,突然让我想起来一件事情。

  “你那天把严如意打晕在山顶,给他吃了可以御寒的药!”

  千锺祥笑了笑没有说话。回答我的只有猎猎的山风,和树枝在风中摇曳的咯吱声。

  我和千锺祥隐在一处大石的后面。韩王姜沐面前站了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人。

  身量没有姜沐高,但是比姜沐多了一点男子的气概。这人是中人之资,但是眼睛却异常明亮,里面尽是狡黠之光。

  “韩王殿下,别来无恙啊。”

  “燕国二皇子。”姜沐疾声厉色,口气里有着隐隐的怒气。

  “正是在下。”

  姜沐:“为什么要在我府内向南屿太子下毒?”

  “查的倒是挺快的?我以为还要一段时间,才会查到我这里。我倒是高估了我自己的本事。”

  燕国二皇子说完,一串爽朗的笑声从他嘴里流了出来。

  这个时候,他的笑声真的很刺耳。而被陷害的姜沐同样的脸色已经变得绛紫。

  “韩王别生气呀,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你想呀,如今天下就数南屿和东燕可以分庭抗礼。而南屿与北襄隔着一座袁庚山,这山高路远的,北襄投诚南屿,南屿下嫁公主以示友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北襄有难,这南屿山高皇帝远的,这远水也解不了近渴不是。我东燕与北襄只有一河之隔,白河在宽,总没有袁庚山宽吧。北襄要是与东燕教好,对自己的国家也有利不是?我想来想去,北襄与南屿交好始终是亏本的买卖。所以,我就替你们做了决定,除了千锺祥那小子。省得你们下不了决心,这样快刀斩乱麻,也省事不是。”

  燕国二皇子的一席话,差点没有让我毁了三观,这种贼喊捉贼,挂着石头愣说是颗宝石的主,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一派胡言,你们在我府中下毒,差点把我也搭进去。现在还说如此冠冕堂皇的话。”

  姜沐欲要上前,比斗的架式已经摆的十足。

  燕国二皇子连忙往后闪退两步:“别慌,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巧舌如簧。如果手中有手术包,真想把那一张讨人厌的嘴给缝起来。

  “我今天来不是与你打架的,而是有桩买卖要做。北襄王年岁已长,你就不想要那宝座之上的位置?韩王要是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倒愿意一力促成韩王登上北襄王的宝座。还有,我说完这番话之后,韩王若是一意孤行想找我拼命,那么悉听尊便。只是,我在北襄境内要是出了事,可别怪我东燕无礼。”

  不得不说对于有心于权势的人,这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条件。也不得不说,东燕的这个二皇子特别会拿捏人的弱点。

  姜沐果然还是顾虑了。

  “韩王不如好好考虑,”东燕二皇子说完这话,转身就没入了树林之中。杳杳无踪迹,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看他这个样子,还真是个高手。

  我们又回到了马车里。

  “那个东燕二皇子很厉害吗?姜沐好像挺怕他。”

  “不是怕他,是怕他背后的势力。袁衡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北襄不敢与东燕抗衡,袁衡要是在北襄出了事情,两国之间的战争就免不了。”

  “说来说去。北襄的重要性已经很明显。只是,不是还有一个西衡么?”

  “西衡地处偏远,偏安于一隅,不参与这些事情。”

  千锺祥简单的说了两句,后面的话不说便也自明。

  我接着说道:“之所以现在没有爆发战争是因为还有一个南屿夹在中间。一旦战争爆发,东燕后防空虚,就给南屿有了可乘之机,东燕正是担心此事,所以才不敢轻易对北襄用武。如果,北襄投诚东燕情形就是另外一种,东燕、北襄攻打南屿,胜算就会大大的增加。南屿败,东燕就是最大的霸主,到时候一统天下指日可待。你说,我分析的可对?”

  好长时间没有动脑子了,说起来就滔滔不绝,把我头脑中的前因后果都理了一遍。

  赞赏的眼光渐渐的在千锺祥的眼睛中闪烁。好一会,千锺祥才微笑的点了点头:“所以,北襄是关键。”

  “所以,你这次在北襄待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笼络人心的?”

  “对了一半。”

  听了千锺祥的话,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那另一半呢?”

  “另一半,”千锺祥看了看我,低着头又说道,“我北襄有一些生意,过来处理一下。”

  清清淡淡的说话在我心里掀起了一番波澜。怪不得南屿的太子会在北襄有一个那么大的房子。

  知道千锺祥很优秀,身为一国太子,既要学习琴棋书画,又要学习治国谋略。可是万万想不到,他还会经商之道。与优秀的人在一起,能想起来的只有奋起直追。我这个平凡的未来之人,只学过救治妇孺之道,就算想去喜欢一个人,这个时候也要打起了退堂鼓。这就如云与泥,差的是天差地别。

  咽下渐渐而起的酸涩,我连忙转移了一个话题。

  “那个小婢女是下毒的凶手么?”

  千锺祥摇了摇头:“是。这一点姜沐没有冤枉她。”

  那么小的一个女孩,人生只走了一小段,是有什么事情让她铤而走险。

  “姜沐有一个癖好,他所有的东西都是专人专用。所以,姜沐的所有个人物品都有专门的记号,只是记号太小,平常也没有几个人去注意。知道此事的人不多所以下毒之人必定是身边之人。明福查了小婢女的身世,发现她家里还有一个幼弟、一个病弱的母亲和一个烂赌的爹。小婢女的月例银子无法供养这样的一个家,但是他们却生活的很安逸,看来东燕出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无端的叹息了一声,就如此丢了自己的性命。

  再一次体会到了平民蝼蚁般的命运,无端的让人叹息。若不是逼不得已,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背主的事情。

  “晚上,要去一趟北襄皇宫。想去么?”我正在为小婢女的身世感慨万千的时候,千锺祥问着我。

  北襄的皇宫,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像紫禁城么?还是别的样子的?我去过紫禁城,城墙巍峨,到处都是皇家气象,有一种庄严肃穆又金碧辉煌的感觉。

  “可以去么?”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自然有自知之明。

  “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去。”

  每次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千锺祥总是让你有种如沐春风的被重视的感觉。

  在这样的眼神中,我不由得点了点头。

  按照原来的路,我们回了祥居,与来时不同,还是人多力量大的缘故,祥居已经变了个样子,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喜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