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喜气节日一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160 2020-02-15 23:22:20

  按照原来的路,我们回了祥居,与来时不同,还是人多力量大的缘故,祥居已经变了个样子,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喜气。

  “主子,公子。”打招呼的声音一路上就没有停止过。

  我当然很欢喜的一一做了回应,出来混,一定要与人和善。

  明福就站在竹落里的门口。我仰着头站在他的面前:“闭息和祛寒的房子可否给我一张?”

  听到我的话,明福明显一愣,只转瞬便莞尔一笑:“知道了,公子。”

  拿着一张贴窗纸,在窗户上刷上一层胶泥,贴了上去,然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好看么?”我问着已经在忙别的事情的春花。

  “好看。”

  “我也觉得好看。”我欣然的解了一句。

  看了看四周,春花和冬雪在整理庭院,夏草正在剪裁梅花枝,秋果不知去了哪里?

  想着,苗丽一定在厨房。我小跑步的往厨房跑去。

  利斧砍在木头上,瞬间木头就被劈成两半,再两半。

  我拍了拍严如意:“加油啊,今天的晚饭有点多,能不能吃的丰盛就看火够不够旺。”

  严如意擦了一把汗,笑意盈盈的又支起一根木头断成两半,又两半。

  让人欲罢不能的味道正从厨房内向我招手。我三步并作两步,欢快无比的跳进了厨房里。

  苗丽正在忙碌,前院没见的冬雪居然也在。

  “公子好。”

  我拿起一个刚炸好的肉圆子放进嘴里,问着:“那个还没如果的鸡打算怎么吃?”

  “你想怎么吃?”苗丽头也没回的问着我。

  “白斩吧。”

  “好。”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么?”

  锅里的油在吱吱的冒着泡泡,一个摞一个,把不大的一个锅挤的满满堂堂,好不热闹,就像今天的这个节日一样,欢腾喜悦。

  “包饺子的肉馅还需要剁一剁。”

  “好的。”我卷好袖子,也就加入了准备晚饭的大军中。

  忙碌起来的时光总是异常的快。中午简单的吃过晚饭感觉没有过多久,就已经日头偏斜。

  明福匆匆而来,“苗公子,可知道你了。主子正在等着,快随我走吧。”

  这么匆忙到底有何事情?恍然之间突然想起,上午说好了要去北襄的皇宫的。

  “现在就走?啥时候回来?”我问着在前面领路的明福。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主子在竹落里,公子去了,咱就走。”

  “可是,我这个样,怎么去?”窝在厨房那么长时间,身上黏的都是肉渣油星。

  “衣服已经为公子准备好了。就在竹落里换上就好。”

  这是第一次进千锺祥的居室。平常练武的时候,也只是在门口匆匆一瞥。屋内很简洁,摆件只有几样,多是素色胚瓷。

  千锺祥的起居室内,有一副被黄色锦缎遮起来的像是一副画之类的东西。

  我好奇的掀起了锦缎。入眼的还真是一副画。

  只是画里的女子怎么这么的熟悉,身量瘦小,站在梅花树下翘着脚在嗅梅花枝上的花朵。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画中的女子。搜肠刮肚不得而果,也就懒得在想。古代男子三妻四妾实属正常,前段时间还口口声声说要娶我为妻。现在有私藏起女子的画像。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果然不假。

  衣服是玉白色上,面绣的祥云图案。我换好衣服走出竹落里的时候,千锺祥正背对我站在落日的余晖里,傲然的身姿是余晖里一道最亮眼的景色。

  我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沉了沉心思,让心跳平复下来。

  北襄的皇城,没有我想象中的巍峨,和老北京的紫禁城差的太远。但是也能看得出,一种皇家气象。

  我跟着千锺祥穿过几道宫门,昂首阔步,颇有点狐假虎威的味道。

  “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去?”我问着走在我旁边的千锺祥,还别说他的侧面也是好看的频频引人侧目。

  “不知道。如果有事我们可以提前走。”

  “哦,”我答应了一声,然后贴近千锺祥小声的说道,“留点肚子,苗丽做了好吃的。”

  “祥太子。”在离皇宫正殿大门不远的地方,我们遇见了韩王姜沐。

  “韩王。”

  腰肢微弯,我也拜了下去。

  侍者领着我们进了大殿,北襄王就坐在主座上,远远的望去胡须皆已花白,颤巍巍的向千锺祥打了声招呼。我被安排在千锺祥的身后,随侍的位置上。

  我看了看四周,大殿里已经坐了许多的人,看着那统一的服饰,就知道这些都是北襄的大臣。

  一道目光灼灼的向这边望了过来。原来是前不久刚见过的姬公主,她的眼神太过热烈,我想忽视都难。

  “喂,”我轻轻拍了拍千锺祥的肩膀,“看到姬公主了没?她看你的眼神很不一般。”

  千锺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回转头静静的坐着。

  真是无趣,庄严肃穆。认识的人又不多,看了一圈,也没有几个认识的人可以说话,只有等着宴席开始看看可有好玩的节目,好吃的东西。

  正在我低头无聊地把玩着指甲的时候,一个人影就遮住了映照过来的光亮。

  抬起头仰望间,看见的就是上午在树林里见过的那个试图拉拢姜沐的人东燕二皇子袁衡。

  “祥太子,好久不见。”

  “彼此彼此。不知道燕二皇子来所为何事?”

  “今天来的人应该不会有旁的事情,我自然和祥太子是一样的,祝北襄佳节之喜,祝逸贵妃华诞快乐。”

  “逸贵妃,如果我记得不差。逸贵妃应该是韩王姜沐和姬公主的母亲。看来这个袁衡,这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啊!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径,谁会相信他。”我倾身向前,贴近千锺祥的肩膀处,小声的说着。

  千锺祥:“他说的不错,我们俩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为了拉拢。”

  “那怎么办?”现在毋庸置疑北襄很重要,谁拉拢了北襄在未来的格局中,无疑占尽了优势地位。

  东燕不会眼看着南屿和北襄皆为秦晋之好而不从中加以阻拦。

  “静观其变。”

  “北襄王安好。”在我们说话的当口,袁衡已经向北襄王打起了招呼。

  “好,好。劳驾燕二皇子亲自前来。请这边入座。”北襄王指了指千锺祥对面的位置。

  袁衡说完和千锺祥又客气了一番,就坐在了大殿的另一面,与千锺祥对立而坐。

  殿内座无虚席,人员即已到齐,庆祝的晚宴应该已经可以开始。

  “人员到齐,晚宴开始。”北襄王身边的伺候的老人尖着嗓子喊道。

  丝竹管乐起,声音游走在空中,欢乐的音乐抹平了一切无聊和别样心思。

  跳舞的女子身着轻纱薄衣,手臂挥舞处皆是一片风情。

  这样的舞蹈,民族风气浓郁,看了让人异常的心平气和。

  我内心欢喜,看了也更加起劲。

  “北襄王,我东燕知道今天乃是东燕普天同庆的大日子。父王特让我来给北襄道喜来了。”

  紧接着侍卫捧上了两样东西,皆用锦缎盖着:“这是我东燕的特产珊瑚,这颗珊瑚长得至少有千年,乃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还有这一件,是父皇让我特意送给逸贵妃的诞辰贺礼,一颗夜明珠。”

  锦缎掀开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叹出声。我对这个世界的东西知之甚少,但是光看其他人的反应也知道,这两件东西绝对价值不菲。

  我有点担心起千锺祥来,这样的东西拉拢之心足矣,不知道千锺祥会有何应对。

  袁衡坐下来的时候,千锺祥也缓缓的站了起来,不急不躁的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

  又两位侍者,手捧托盘站了上来。

  千锺祥掀起一个锦缎,上面是一个小朱漆木盒,打开来,里面竟是一粒药丸。

  袁衡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祥太子,这是何意?北襄佳节日,万民喜庆贺。你去送药,不是触人霉头吗?”

  千锺祥的这一招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玉石,玛瑙,珍珠,黄金,名人字画,再不济投人所好总行吧。这样的日子送药确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北襄王:“祥太子这是何意?”

  “北襄王应该知道,我南屿国内有一位医无子,擅长炼丹制药。”北襄王和所有殿内之人屏气敛息的样子让我对这位医无子也产生好奇。千锺祥身边有一位医毒高手。能被千锺祥提起,这位医无子肯定有过人的能耐。

  “这个丹药就是医无子所炼,能够延年益寿。”

  千锺祥的话刚说完,就看北襄王几乎快从王座上站了起来。

  北襄王睁大眼睛:“果真?”

  千锺祥:“千真万确。”

  北襄王说着千恩万谢的话:“医无子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寻访他已多年,始终没有结果。那真是太谢谢屿王把如此的宝贝送于我。”

  千锺祥又掀开另一个锦缎盖着的托盘。这也是个小瓶,而且有两个,瓶身是宝蓝色的上面有三个莹莹的小字,离得远看不清楚。

  “这个是玉颜坊新出的东西,可以润肤养颜,逸贵妃若是常用定会青春永驻。这也是医无子配的方子。”

  玉颜坊除了玉颜膏和梅花胭脂外有出新东西了,这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过,不管千锺祥手中拿的是谁做的东西,无疑经这一次玉颜坊算是名声大振。

  这一下欢喜的可不是逸贵妃一人,大殿内所有的女子都是一副欢喜的样子。看来,再好的东西也需要名人效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