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一不小心跨界了

喜气节日三

一不小心跨界了 结舌 3061 2020-02-17 22:00:58

  苗丽站在旁边学着明福的样子报着菜名:“玉带虾仁、油发豆莛、红扒鱼翅、白扒通天翅、孔府一品锅、花揽桂鱼、纸包鸡、焖大虾、锅烧鸡、山东菜丸、麻婆豆腐、辣子鸡丁、东坡肘子、豆瓣鲫鱼、口袋豆腐、酸菜鱼、夫妻肺片、蚂蚁上树、麻油鸡、鱼香肉丝、咸菜焖猪肉、酿茄子、酿豆腐、梅菜扣肉、客家盐焗鸡、广式烧填鸭、烧鹅、红槽排骨、豆豉蒸排骨、煎酿三宝。”

  这丰盛的晚宴让所有的人都摩拳擦掌。

  在北襄王宫,我已经吃的不少。满桌子的菜,我也只是捡了几样自己喜欢的吃了几口。

  千锺祥也只是夹了几口,也就停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站在站在屏风后的另外的一桌上,没有人敢坐。这都是源于对千锺祥的惧怕或者是主仆观念深重。

  不一会饺子和汤圆也被端上了桌。

  “你想吃什么?甜的,还是咸的?”我拿起来一个分汤匙,又拿起了一个碗。

  “咸的吧。”

  一人一碗,我把盛有饺子的瓷碗放在了千锺祥的手中,自己端起汤圆,拉着千锺祥就出了屋。

  所有的人都太拘谨,我们的离开也让他们来的自在的多。

  回转头的时候,发现明福就跟在身后。

  “你回去吧,不用跟着了。”

  明福听着千锺祥的吩咐,自动的退了回去。

  又是一个梅花枝头满月色的场景,我们就在梅花树下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舀了一颗汤圆放在嘴里:“尝尝,一会儿坨了就不好吃了。”

  我看着千锺祥举止优雅的咬了一口饺子,然后合上嘴唇,脸上的惊讶的神色在月色下是那么的让人看的分明。

  “好吃么?”光看千锺祥的表情就已经知道答案,可是我还是想问问,想亲自听到答案。

  “嗯,”千锺祥点了点头。

  “没骗你吧,很好吃吧。”在另一个时空,这种美食几乎家喻户晓,不喜欢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我把我的碗,递到千锺祥的面前:“要不要尝尝,这个也很好吃的。”

  我的话显然也让千锺祥动了念头,他把汤匙伸到我的碗里,舀了一颗,放在嘴里轻轻一抿。那种满嘴甜糯的感觉不用细说,我也能想的分明。

  千锺祥点了点头,看着我:“苗丽很会做吃的,这些东西无论放在哪个地方,都能被称为精品。”

  “是吧,我也觉得。”

  天空中绽开了一朵最绚丽的烟花,接着一朵一朵不停的升上天空。然后又化作万千流星坠入大地,去寻找来处。这是在异世界看到的最容易让人忘却烦恼的一幕。就暂且忘却吧,以求的短暂的快乐。

  “明天,我就要回南屿了,你可愿意同我一道?”诱哄的话语,满是商量的口气。

  “我的答案很重要么?”就算我不答应,千锺祥也有的是办法诱我上钩。其实,有的时候不能不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最少我打心底里就不排斥。

  “重要,我要你心甘情愿。”青云端上一轮皎皎之月,那是世间最美的景物,团圆的象征。

  晚宴结束之后,我很久都不能入眠。看着身边之人欢笑的脸,和酒足饭饱之后的欢喜和感谢,我也裂开了欢乐的嘴,笑的无比的开心。可是,笑着,笑着,突然悲从中来。

  明月依旧在,思侬在哪端?我偎在门框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凄楚的看着身边的苗丽:“按照我们来到这里的时间算,那边应该快过中秋节了吧?”

  苗丽和我一样抬头仰望那一轮皎洁:“不是快了,今天刚好是。”

  “今天的月亮这么的圆,不说这个能照见我的月亮是不是也能照见苗岩?”

  “几率不大。”

  一语打破我的幻想,突然悲从中来。我搂着苗丽饮泣不已:“我又想苗岩了。”

  “他知道了一定很高兴的。”

  “你说要是时间长了,我要是忘记他怎么办?”

  苗丽抬起我的脸,用手擦了擦挂在我两颊的泪珠:“那就想办法记住。”

  “想办法记住?”我愣愣的看着苗丽,然后随着苗丽的目光看向了八仙桌上的纸和笔。

  “会画么?”

  “不会。”我突然发现,我真是虚度了二十几年的光阴。自诩为高材生的我来到这里发现,除了能说会跑,会吃会笑,别的居然是一无是处。

  琴棋书画不会,织补缝刺不会,洗衣做饭不会,真真的白活了二十多年。

  苗丽拿起一支笔,沾上墨汁,铺陈开一张纸,待转头看向我:“我画,你学。”

  桌子上还有一张千锺祥临走时突然兴起做下的一首诗:

  一夕一夜半,一月挂中天。

  一园一屋人,一语话山川。

  我把它轻轻的卷了起来,放在了屋内的壁橱里。在走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苗丽已经勾勒出了一个大概。

  眉目渐渐的明晰了起来,和我记忆中苗岩的样子如出一辙。

  待确定墨迹完全干透之后,我才小心的收了起来和千锺祥的那首诗放在了一处。

  在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爬了三尺,想起来今天千锺祥要动身回南屿,我也不敢再窝在被窝里,连忙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竹落里已经一片忙乱,屋子里没有我要找的人的影子,伸手拦下一个正在搬东西的侍从:“你们主子呢?”

  “去北襄皇宫了。”

  我点了点头,转身回了流芳阁。千锺祥应该是去辞行了。这一来一回,路上在耽搁一些时间,千锺祥恐怕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我看了看屋内,也没有多少东西要收的,和苗丽招呼了一声就去了芜菁院。

  刚到芜菁院,我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田园农舍,到处洋溢着菜花的香气。

  没有小桥流水曲径通幽,芜菁院的一个角落,有一处茅舍只有三间。

  房顶上一溜的稻草软塌塌的被铺在上面,像极了长着长刘海的耄耋老翁,怡然自得的自有自己独一份的闲适。

  院子里种了许多的菜,绿油油的一畦一畦,满满的占据了院子里大半的空间。在东北一个小角,居然还有一方池塘,水面上居然还游着一些鸭子。

  闭上眼睛就能感受带陶渊明笔下的鸡犬相闻的桃花源,这里真是再美妙不过的所在。

  “严如意,”接近茅屋的时候,我就嚷开了嗓子喊道。

  严如意慌忙的从屋内大踏步的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

  “一直说来看看你住的这个芜菁院,一直没得空。现在看来,还是来晚了点。要知道,你这里是这么个样子,我早来了。”

  “好吗?茅屋、菜园,哪里有流芳阁的格调高雅?”颜如玉当然明白不了我这个来自现代的人,看到这种田园风光,是如何的快意。

  “这你就不明白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要的就是这份闲适。我倒是很喜欢这里。”说着话,脚步没停的带着我的眼睛去探访三间茅屋里的真谛。

  别看茅屋的外面看起来很乡气,里面可是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看起来就很有格调。

  有酒桌,茶登,高几软座。墙上还挂着一笛一箫,田园中带着高雅。

  “屋里也好。雪天一坐,蒸酒,听曲,看落雪飞花,又是另外一番人间美景。那边有个小池塘可以钓鱼么?”

  严如意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河中有鱼,但是没有看见过别人钓鱼。”

  “那就是能钓。”无限感慨,千锺祥还真是一个十分享受生活,且品味格调极高的一个人。

  “看这里规整的齐整,平常有人来打理吧?”

  “有,隔三差五的会有人过来整理这片菜园。”

  我摸着墙上的一支箫,想象着冬雪吹箫时的样子:“我要去南屿了,你若愿意同我一道去,就收拾行装。我们今天就走。若是不愿,我也不强留你。毕竟北襄才是你生活的地方,也是你自有记忆起熟悉的地方。”

  这支箫上的纹路有点别致,看久了才想起,这正是南屿的三头凤雏尾巴上的花纹。刚想取下来,严如意就开了口:“这是冬雪姑娘的箫。”

  “哦,冬雪的。她也住这儿?”顿时墙上的箫对我没了一点的吸引力,反倒是严如意的话让我好奇万分。

  严如意脸上升起一片可疑的赧然:“不是,这片园子平常都是冬雪在管。墙上的箫也是她的东西。”

  “哦?”我缓缓的往外走去。拾起一块泥巴,奋力的望池塘里一抛,惊起白鸭片片飞。水面上一圈一圈的波纹就这样荡漾开来。

  “你觉得冬雪怎么样?”

  严如意被我猛然抛出的问题,砸住了欲要跟随的脚步,凝固住了脸上的表情。好半天,才开了口:“好。”

  我说昨天怎么见严如意在厨房门前劈材呢?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不管严如意有没有从扭捏中转变过来,也不管他有没有对冬雪心存好感。总之是个好现象。

  “问你跟不跟我一起去南屿,你还没有回答呢?”我又再问了一遍。

  严如意:“去,我说过跟着你一起闯江湖。反正我也无亲无挂,到哪都一样。”

  “那好,你收拾东西吧。我先回流芳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