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夫人总想让我安乐死

第八章到了未婚夫家

夫人总想让我安乐死 豆子特别忙 3126 2020-01-05 12:00:00

  于伊人花了半天的时间和乐乐确定了反哺计划。

  当然,在此之前她得先给乐乐讲清楚情况,免得到时候乐乐在父母面前露馅。

  她告诉乐乐,她有个很有钱的亲戚在她刚成年的时候给了她一笔遗产,这笔遗产她想用来改善家庭,但因为家里有一堆总是朝自家借钱的亲戚,而她老爸又特别照顾亲朋好友,之前她给的钱全被她爸借出去了,所以她想换种方式,把这笔钱转换成店铺的进账,这样辛苦赚来的钱才不会被她爸把钱轻易借出去。

  但这事千万千万不能被她父母发现。

  也许是因为乐乐的家庭也一团糟,所以知道于伊人的情况后,乐乐并没有觉得伊人的这种想法有什么不对,反而更感同身受地想帮助伊人。

  乐乐大学里学的专业就是市场营销,毕业后也是在一家公司销售部做事,帮伊人把现金转换成营业额收入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需要考虑的仅仅只有转换比率的问题。

  把这个需要动脑筋的事情全权交给乐乐后,于伊人迈着悠哉的步伐往家走,刚到家门口,她就听到她麻麻的声音。

  “伊伊,你回来得正好,找你的。”于麻麻边说边把手机递过来。

  于伊人心里惊疑不定地接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她目光闪了闪,对正在看着她的于麻麻解释了一句:“是我那个出来旅游的朋友,她应该是想确定我回到家了没有。”

  于麻麻终于收回了警惕的目光,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于伊人吁了口气,将手机贴近耳朵,小声说道:“乐乐,怎么了?”

  没错,这个号码就是她自己的,她的手机借给乐乐在用,还没拿回来。

  “刚刚有人打电话找你,他说他叫董时。”

  “董时?是他呀,”于伊人眼睛一亮,“他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他只说他明天会过来找你。”

  “什么?他明天过来?”于伊人声音陡然拔高,然后又做贼心虚地往她爸妈那边看,见爸妈没注意自己才放松下来,“行,我一会儿自己打电话跟他确定。”

  她趁机给那个负责和她联系的精英男也就是董时打了个电话,询问他明天过来的目的,得知他是来接自己去见那个给她遗产的老爷子时,她惊住了。

  “他还没死?”

  “咳……谁告诉你董事长死了,我可没跟你这么说过。”

  于伊人想了想,董时好像是没说过,是她自己以为那个老爷子已经死了。

  真是罪恶,那么好一个老爷子平白被她给诅咒了,看来见面的时候得多祝福他长命百岁,好弥补自己的过错。

  结束董时这通电话后,于伊人又给乐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明天就可以开始反哺计划了。

  即将要去见金主老爷子了,于伊人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兴奋,直到……

  她在梦里又一次被名为“未婚夫”的无脸男弄死。

  于伊人从梦里醒来,心里拔凉拔凉的。

  正所谓夺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那可是不共戴天之仇,也不怪得那个“未婚夫”对她的怨念大到每晚在梦里花式杀她。

  现在把钱还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她都已经花了一部分,体会过“有钱在手天下我有”的畅快感觉后,她哪里还想回去过那穷逼的生活。

  幸好金主老爷子给了她一道临时的保障,结婚前她那个未婚夫应该是不敢谋害她的,不然财产就会被全部捐出去。

  不确定董时什么时候能到,于伊人就像个守门将似的蹲守在店门口,将近中午,她再次见到了董时。

  因为接近午时,来就餐的人多了起来,这个时候于爸于妈都在忙,无暇顾及于伊人,没有在意于伊人在和什么人交谈。

  到了正午,店里坐满了人,于伊人就在于麻麻忙里忙外的时候跑过去,跟在于麻麻身后小声说道:“老妈,我同学今天过生日,邀请我去参加她的成人礼,我应该会在同学家过夜。”

  于麻麻随口应声:“去吧去吧,晚上要是不回来就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

  “好哒,我去啦~”于伊人应了声,连忙跑上楼去收拾东西,生怕她妈会反悔。

  当于伊人跟着董时搭乘的士去到高铁站辗转去到目的地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她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但心里还保留着一丝警惕,没敢睡着,除了在火车上眯了会儿,下火车后就一直警醒着。

  “到了。”董时的声音瞬间击破了她的睡意。

  于伊人精神一震,又兴奋又紧张地跟着董时下车,走进了豪宅。

  敞亮的大厅里灯火通明,装潢偏简约风,以黑白灰为主色点,没有多余的装饰,看得出这家的主人性情有些冷清。

  于伊人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仔细瞧着屋里的陈设,随口问董时:“这里是那个爷爷的家?”

  “董事长姓安,不叫‘那个’,还有,董事长的家在国外,这里是安少住的地方。”

  于伊人眼睛睁大,这么说……她终于能见到那个未婚夫的庐山真面了?

  这些天可苦了她,每次做梦都被杀,害得她差点得了睡觉恐惧症。

  “你们来了。”有人从楼梯处走下来。

  于伊人循声看过去,是一个穿着西装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模样有几分眼熟。

  “爸,我带于小姐来了,董事长现在要见吗?”董时对中年男子说道。

  于伊人惊讶的目光在董时和这男子脸上徘徊,放在一起比较就能从双方明显肖似的五官看出两人的亲属关系。

  怪不得这个人看着面熟。

  “董事长睡了,于小姐大老远过来也累了,就早些歇息,见面的事明天再说。”董爸爸看向于伊人,“于小姐,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所有东西都换了新的,看看是不是你喜欢的风格。”

  于伊人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挥手:“叔叔我都可以的,随便就好。”

  董爸爸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微微点头道:“要是有哪里不喜欢尽管提出来,董事长说了,一切以你的喜好为主。”

  于伊人眨眼,这位安老爷子可真照顾她。

  可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于伊人在跟着董爸爸上楼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些天她也一直在疑惑这个问题,安老爷子和她到底有什么渊源,为什么这位老爷子不惜把家产都继承给她,也要把她和那个安少绑在一起。

  董爸爸只是看了她一眼,说:“等明天你见到董事长就知道了。”

  于伊人眼珠转了转,小声问:“安少在家吗?”她是真的很想见见这家伙,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怨气才能害她被噩梦缠身。

  “他还没回来,你想见他?”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一问。”

  董爸爸带着她来到二楼的一间房门口,推开门:“这个房间有单独的卫浴,洗漱用品都帮你准备好了,看看喜欢吗?”

  于伊人粗粗打量了眼,看得出原先的房间风格是和这房子整体风格一致的,但现在放眼望去都是各种颜色粉嫩的玩偶和装饰,连床也是一片粉嫩,很少女风,但她可是个心里住着朋克的女孩子,对这样的房间并没有太多感觉。

  虽然无感,但还是得装出喜欢的样子,她露出乖巧的笑容说道:“我很喜欢,谢谢叔叔。”

  “喜欢就好,你肯定累了,早点休息,有什么问题你要是找不到我就找董时。”

  “好的,叔叔你也快去休息吧。”

  等董爸爸道了晚安关上门离开,于伊人立马把房门倒锁,然后丢下背包将自己往粉色床面上一摔,舒舒服服地打了个滚,又起来参观房间,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发现没有异常后她才放下心来。

  这个时候她终于想起了要跟自家爸妈说留宿的事了。

  自个儿的手机还在乐乐那里,幸好床头柜上有座机,她试着拨了一个号码,通了。

  那头于麻麻喂了两声。

  “老妈,是我,今天我要在同学家过夜了,跟你说一声。”于伊人赶忙说道。

  “哦,那行,你自己多注意,我和你爸正在招待客人,就不和你聊了。”

  “这么晚了什么客……”于伊人的话还没问完,于麻麻就挂断了电话。

  每次都会仔细盘问的母亲大人竟然不盘问了也是新奇,于伊人啧啧了一番后就一身轻地去洗漱了。

  没有了老妈叫起床,于伊人第二天睡到了自然醒才起来,下楼后就看到董时正窝在餐厅里吃早餐,看那一头松散凌乱的头发,显然这家伙也才刚起床。

  听到脚步声,正在啃三明治的董时扭头,“于小姐你起来了,正好,早餐还热着,快来吃。”

  于伊人的目光在目所能及的地方巡视,“就我们两个人吗?”

  “董事长去后院锄草了,我爸陪着呢,你先吃东西,一会儿我带你去见董事长。”

  “哦。”于伊人坐过去,在桌上挑了一样早餐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她抬起了眼睛,试探地问:“安少没回家?”

  “没有,他昨晚有应酬。”董时含糊地说道。

  “那他今天会回来吗?”

  “应该会吧,毕竟你来了。”

  于伊人眨了眨眼,心里有种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期待的情绪凝结着。

  话说,董时之前说过,她那个未婚夫跟明星一样帅,她挺想看看,那家伙能多帅,有没有她学长一半的颜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