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夫人总想让我安乐死

第十一章认清自己的身份

夫人总想让我安乐死 豆子特别忙 2145 2020-01-08 18:00:00

  于伊人站在一扇门前,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

  她一脸的纠结。

  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来叫安大少起床吃饭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是个人都会有起床气的,更何况她明显还不受人家待见,可是安老爷子偏偏就让她来做这事。

  犹豫徘徊了一分钟,她还是鼓起了勇气抬手敲响了房门。

  大不了就是被冷眼白眼伺候,反正她长这么大没少被人看不起,总会有些人因为她的学业突出而来打击她的穿着打击她的家庭背景,她都已经习惯了。

  敲第一次,没有回应。

  敲第二次,没有回应。

  于伊人锲而不舍地敲响了第三次。

  嗯,很好,还是没有回应。

  里头的猪显然睡死过去了!

  于伊人磨了磨牙,这会儿倔劲上头,跟这儿耗上了,继续敲门。

  不知道是第几次敲门,她敲门的节奏已经从“咚咚”变成了“咚咚咚、咚咚咚”,她还自娱自乐地从中找到了乐趣,边敲边小声嘟囔:

  开门呐开门呐,我知道你在家,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门开!

  于伊人的手就那么僵在了空中。

  她玩嗨时流露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你在做什么?”低气压从斜上方逼近。

  于伊人眨了眨眼,仰头看着某人脸色巨臭的帅脸,一边在心里唾弃地骂对方长这么高干嘛,一边又驱动着停在空中未收回的小拳头,像招财猫似的摆了摆手,弱弱地说:“嗨,爷爷让我来叫你下去吃饭。”

  她机灵地摆出了安老爷子。

  男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冷静而审视地盯着她。

  于伊人最害怕被人这样盯着,尤其对方还顶着那么一张好脸,她真怕自己犯花痴的毛病发作,然后忘记对方是多么讨厌怨恨她,她不想梦里经历的那些事情在现实里发生。

  “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先下去了,你……你自己看着办。”于伊人最后抬了抬自己的下巴,傲娇地扭头就走。

  身后缓缓响起男人冷冽的声音:“山鸡就算住进了金窝也成不了凤凰,认清自己的身份,不属于你的东西迟早会被人收回。”

  于伊人听得龇牙咧嘴的,心里已经开始骂街,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到底没敢停下来顶回去,只当没听见就下了楼。

  “叫醒小希了吗?”见她下来,安老爷子问。

  “嗯,我还提醒了他下来吃饭。”于伊人乖乖地回应道。

  “那就等等他。”安老爷子笑着点头,像个敦实温厚的嫡亲长辈,慈眉善目的很让人觉得亲近。

  于伊人抿了抿唇,眼巴巴地瞅着那一桌好吃的,要不是她爸爸从小教育她,在饭桌上要等长辈动筷子了才能开吃的道理,她早就开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安少才姗姗来迟。

  餐桌上,安老爷子坐在主位上,董爸爸需要照顾老爷子所以坐在老爷子左手边,董时坐在董爸爸旁边,而原本老爷子右手边的第一个位置该是属于安少的,但于伊人来了后老爷子就让她坐了安少的位置。

  “小希,你就坐伊伊旁边。”老爷子又安排上了。

  当某人在旁边入座后,于伊人明显的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她偷喵喵地从余角看过去,只见这位安少用餐十分讲究,先用干净的湿毛巾擦了手,然后又展开餐巾盖在了腿上。

  明明是在他自己家还穿着睡衣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却整得仿佛在高档餐厅用餐似的。

  于伊人撇嘴。

  瞧瞧这家伙跟她说的话,什么山鸡凤凰的,还说不属于她的迟早会被收回去,啧啧多大的怨气啊,怪不得她最近会做各种被“未婚夫”谋杀的梦。她的直觉从未失灵过,这次显然也不例外,这个安少跟她想的一样,就等着结婚后收回安家的财产。

  “好了,吃饭。”老爷子发话。

  于伊人就等这句话了,当即就拿起了公筷,伸向了离她最远但她最想吃的一道菜。

  吃饭她是认真的!

  就算身边坐着一只猪,也不能影响她对吃的本能追求。

  “小希,帮伊伊夹菜。”安老爷子突然说道。

  于伊人就看到身侧的人身形明显顿了一下,她心里暗爽,叫你看不起我,报应!

  就在她以为对方会翻脸走人的时候,男人动了。

  他直接端起了那碗于伊人夹过的菜,倒了半碗进于伊人的饭碗里,要不是实在堆不了了,只怕整碗菜都得被倒进于伊人的碗里。

  看着菜堆得高高的饭碗,于伊人嘴角抽了抽。

  这是夹菜吗?这应该叫倒菜吧,哪有人这样给别人夹菜的。

  对面的董时埋下头,肩膀微微抖着,不敢张狂地笑就只好把笑藏起来。

  “小希,你这堆的太多了,伊伊不好吃饭。”安老爷子都看不过眼了。

  有人给自己撑腰就是爽,于伊人用挑衅的目光瞅向某人,很想看到他愤然离席的样子。

  但……

  男人脸色平淡,伸手拿起了她的碗,在大家的注目下反手就把碗里的菜和饭倒扣进那个只剩半碗菜的菜碗里,然后像端了盆狗粮似的把整个菜碗放在了她面前。

  “这样就不影响吃饭了。”他淡淡地说道。

  完了,他深藏功与名,拿起湿巾轻轻地擦手。

  那一系列的动作轻描淡写得仿佛只是在做一件不足为奇的事情。

  于伊人瞠目结舌。

  卧……草!

  这个男人如果针对的人不是她,她铁定会被他刚才的举动迷倒,真他喵的帅呀!

  不行,于伊人,你要冷静些,犯病也得分时候,像这种等着未来收割自己人头的刽子手,花痴他就是一种犯贱的行为!

  于伊人给自己做足了心理暗示,才从旁侧男人无形中散发的男性荷尔蒙里走出来。

  “我吃不了这么多。”她一脸为难地看着面前那碗饭菜。

  “是觉得一种菜不够吃?”耳侧幽幽响起一道声音。

  “不是,够吃,太够吃了。”/(ㄒoㄒ)/~~

  于伊人如同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在心里骂街。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就是想整她。

  看来她不能在这待了,只是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未免也太没面子了。

  于伊人泄愤一般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菜,腮帮鼓动嚼着食物,越吃越觉得难受。

  她错了,大错特错。

  吃饭的时候身边要是坐了只猪还是会影响食欲的,明明米饭饱满软糯,菜也是极香,但现在吃进嘴里却没了味道,仿佛这美味佳肴都么得了灵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