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夫人总想让我安乐死

第二十章有本事说将就,有本事别吃啊!

夫人总想让我安乐死 豆子特别忙 2028 2020-01-17 21:39:20

     深夜。

  粉嫩的房间里,于伊人盘腿坐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盯着被她立在床面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正在载歌载舞。

  “哇,学长好帅呀!”

  “靠,镜头就不能停久一点吗?”

  “妈哒,哪个白痴给我学长拍的小广告,镜头都怼脸上了,幸好我学长天生丽质,抗住了这样的死亡摄影法。”

  她在看到正是喻翊参加的那档综艺节目。

  这是最新的一期节目。

  她一边看节目,还一边刷“兼职小分队”群的信息,她已经把禁言取消了,大家也都在边看节目边热烈讨论。

  现在的手机就是方便,可以同时切两个屏出来,既不影响看视频又不影响聊天。

  有了这几天为同一个人打call的经历,群里的人都感觉有了不一样的情谊,那种情感更像是一种战友情。

  当节目进行到淘汰环节,知道只有人气前二十五名才能晋级,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因为大家都清楚喻翊的大致排位。

  虽然在他们的努力下,喻翊人气涨了不少,但其他选手的粉丝也在努力刷票,喻翊到底没能跻身进晋级名单里。

  安静那么一下过后,群里又活络起来。

  本少爷歇息了:可惜了,我喻哥要止步了。

  凉凉你好啊:哭唧唧……

  夏日恋雪:学长去错节目了,不该参加这种团综的,要是去参加展现个人才能的节目肯定能大放光彩。

  ……

  于伊人看着群里一片哀嚎的信息,得意地摇晃着脑袋。

  “我才不告诉你们,学长没有被淘汰。”她美滋滋地说道。

  她一直都在关注学长的排名情况,到了投票最后一天,眼见学长排名还是落后,她就找了董时帮忙,以免息借钱给他还房贷为由,让董时去帮喻翊走动走动关系。

  董时哪里会拒绝,免息还房贷呀,得省多少钱啊。于是他就又联系了节目组的导演,友好地暗示了一番。

  也就是说,周舟会选择保喻翊是因为导演的授意,他还想在这个节目里好好待下去,自然不敢得罪节目组导演。

  经历了这次学长差点被淘汰的事情后,于伊人发现,光凭她身边的力量还远远不够支持学长的事业,她得去想别的办法,不然学长下次又会进入淘汰席。

  正在群里的人各种叹气惋惜的时候,队长救人环节出来了。

  大家又就周舟会救王子豪还是喻翊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大部分的人都觉得周舟会选择王子豪,他俩最近几乎每次一起出镜,黏腻得很。

  当周舟选择喻翊的时候,大家既惊讶又高兴,连连夸赞周舟是个有眼光的人。

  “真正有眼光的人是我,你们这群鱼唇的人类。”于伊人虽然嘴上在吐槽,但脸上笑盈盈的,大家会夸赞周舟是因为周舟保了喻翊,她喜欢看到大家维护喻翊的样子。

  等这期节目结束,就有人在群里问投票打榜的任务还有没有,于伊人立马发了条公告:任务结束的时候我会提早一天告诉大家,大家请继续加油,为我们的学长打call。

  弄完这些,她就去洗完澡了,等她洗完出来都快十二点了。

  “咕咕”她肚子突然发出了抗议声。

  这几天待得太安逸了,吃得也多,胃口变大,就更容易饿。

  她蹑手蹑脚地下楼,溜进厨房弄吃的。

  其实就是一碗简单的西红柿鸡蛋面,毕竟自己家就是开粉店的,这种基本的粉啊面啊的她都会做。

  将几根香葱剁吧剁吧切成葱末撒进盛出来的西红柿鸡蛋面里,于伊人弯下身嗅了嗅,美滋滋地自夸:“自己弄的就是香。”

  她小心翼翼地端起碗筷,转身,一个大活人出现在眼前,吓得她呆若木鸡。

  眼前的男人正像盯贼一样盯着她,眉头蹙着。

  鬼使神差的,她微微举了下碗,问了句:“吃吗?”

  正常人这个时候都会拒绝,果然男人眉头皱得更紧,质问:“你做的能吃吗?”

  于伊人顿时不服气了,“我家可是开了十几年面馆的,我也是从小耳濡目染长大的好不!”

  男人眼神充满了怀疑,然后……端走了她的面,端走了她的面……

  于伊人神情呆滞,手还保持着端碗的姿势。

  刚刚发生了什么?

  踏马的,她的面没了?

  她歪了歪头,一脸的不敢置信。

  那只猪一边嫌弃她,一边端走了她的面,就那样——半句谢谢都不说——端走了她的夜宵!

  靠!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于伊人,骂骂咧咧的,又给自己做了一碗面。

  当她端着自己的面出去时,就见那个端走了她第一碗面害她又煮了一碗的罪魁祸首正在好整以暇地坐在餐桌边,没有在吃面,更像是在等她。

  犹豫了一下,于伊人还是走了过去,离得远远地坐下。

  她偷瞄瞄地看去,那个碗里只剩一点面汤了。

  “味道将就。”似乎知道她在看,男人淡淡地说道。

  我擦,有本事说将就,有本事就别吃啊!!于伊人小脸气鼓鼓的,像个肉包子。

  男人不急不缓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用着平静的语气说着傲慢的话:“卡上的钱随你花,但其他奢求就别想了。”他说完就往楼道走。

  纳尼?

  什么奢求?

  “我……”

  男人突然停下来,侧过脸来说:“帮我把碗洗了,谢谢。”丢下一句听不出诚意的谢谢,他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我去年买了个包!”于伊人怒气冲天,却只是十分怂挫的小声骂了句。

  她化悲愤为动力,恶狠狠地吃完了碗里的面。

  第二天一早,她就跟安老爷子说要回家了。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外面待那么久,她怕她爸妈想她了。

  安老爷子这次没有再留她,只说让董时送她回去。

  “不麻烦董哥送我了,我这么大个人了,可以自己坐火车回去。”于伊人拒绝了,如今董时也算是她朋友了,于情于理都不好再麻烦人家。

  “那行吧,我叫司机送你去车站。”安老爷子叹气道。

  “我送她,正好顺路。”穿着一身黑的安彦希从楼上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