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夫人总想让我安乐死

第三十章哥哥,别丢下我。

夫人总想让我安乐死 豆子特别忙 2028 2020-01-27 12:00:00

  电梯里,安彦希神情严肃地看着乖乖站立的于伊人。

  “你喝酒了。”

  于伊人眨了眨眼,竖起了一根手指,说:“我喝了两杯嘻嘻……”

  安彦希嘴角抽了抽,竖起一根食指问她:“这是几?”

  于伊人眯着眼睛认了认,“一,二,这是二!”

  “你喝醉了。”

  “我喝醉了?原来我喝醉了嘻嘻……”于伊人笑得眼睛都眯成缝了。

  “滴”电梯门开了。

  安彦希正要走出去,手就被人抱住,毫无疑问抱住他手的人就是于伊人。

  “哥哥,你要带我肥家吗?”于伊人歪着头瞅他,笑得眉眼弯弯。

  安彦希定定地看了眼她,确定她是真的醉了后,推开她:“跟着。”

  走出了电梯,他还侧头看了眼,见于伊人歪歪扭扭地跟了上来,他才继续往前走。

  到了于伊人住的那个套房门口,安彦希停了下来,转身,没注意他停下来的于伊人一头扎进了他怀里。

  安彦希把人推开,冷淡地说道:“你住的地方到了。”

  “唔。”于伊人抬手揉了揉额头,转向了房门,眼神迷蒙地打量,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卡。

  见她要刷卡进房间,安彦希就没管她了,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刷开房门正要进去,旁边蹿出一个身影,被他眼疾手快扯住了后衣领。

  “哥哥,我要肥家!”被拎着后衣领勒住了生命脉搏的小醉鬼扭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安彦希眯了眯眼,声音更冷了三分,“你的房间在那边。”

  “开不了门,那不是我的房间!”小醉鬼挥了挥手上的卡。

  那张卡哪里是什么房卡,赫然是那张他给的银行卡!

  安彦希一头黑线,把她拎出了门。

  关门!

  “嗞啦~~~”

  “嗞啦~~~”

  刺耳的挠门声一道道抓进人耳里。

  安彦希止步,抬手捏了捏眉心,转身去开了门。

  开门后没看到人,突然腿被人抱住,他低头一看,气笑了。

  只见那小醉鬼整个人蜷缩着抱住了他的腿,像个人形腿部挂件似的。

  在他伸手准备将人拎起来时,听到了一句软软的话:

  “哥哥,别丢下我。”

  安彦希认命地叹了口气,抓着她的胳膊把她拉进了房门。

  于伊人进了门,就挣脱了安彦希的手,摇摇晃晃的在屋里到处蹿,要不是安彦希及时拎住她的后衣领,她就蹦跶进了游泳池。

  安彦希拎着她走到沙发处,把她往沙发上一丢,有几分咬牙切齿地说:“给我在这好好坐着。”

  于伊人抱腿蜷缩在沙发上,睁着眼睛看着他,迷茫又无辜。

  不瞎折腾的她看起来还是有一点可爱的,尤其此时短发因为凌乱而显得蓬松,让人想要揉搓一番。

  安彦希看了她几秒,确定她不会乱跑后,去给她拿水。

  ……

  于伊人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落地窗外阳光明媚,掀开被子起床伸了个懒腰。

  “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说完,她就打了个呵欠。

  “伊伊,你睡醒啦。”乐乐走进来。

  “乐乐早啊!”

  “不早了,都十一点了。”乐乐说着凑到于伊人身边,“伊伊,昨晚送你回来的人不就是你说的讨债鬼吗,你们怎么碰到一起了?”

  于伊人愣住,她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

  昨天她在比赛场地外遇到某人后,就一直被迫跟着他,还跟去参加了什么庆功宴,然后吃了点东西,喝了点酒……

  后面呢?

  “我昨天在比赛场外遇到了他,是他带我进去看比赛的,后来也是他把我带回了酒店。”于伊人抿了抿唇,神情纠结,“乐乐,能不能先跟我说说昨晚你看到的情况?”

  “昨晚我回来发现你不在,之前你不是说回酒店了吗,所以我就给你打电话了,电话接通却传出来一个男声可把我吓了一大跳,他说你在他那,让我开门,他把你送回来,后来他抱着你过来了,那个时候你已经睡着了。你不知道,当时我差点都要报警了,要不是……”说到这,乐乐突然止住了。

  “要不是什么?”

  “要不是他看起来更像受害者,我可能就真报警了。”乐乐把自己给说笑了。

  于伊人:???

  “什么叫他看起来更像受害者?”于伊人咬着牙问。

  “当时他黑着一张脸,我问他你怎么了,他也不回答,仿佛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只冷冷地叫我照顾好你然后就走了。”

  于伊人的表情变得一言难尽。

  她都能想象出,姓安的那张臭脸有多臭,肯定是带着嫌弃的意味。

  “伊伊,他和你什么到底关系?你真的欠他钱了?”乐乐好奇地问。

  “乐乐,我跟你说实话吧,他其实是赠财产给我的人的孙子。”

  乐乐一脸惊讶,“你叫他讨债鬼,是因为怕他向你要回那些本来该他继承的财产?”

  “差不多。”

  “我看他也不像是那种人啊……”

  “唉,”于伊人叹气间透着几分少年老成,“你看我和他在一起配吗?”

  “为什么这么问?”乐乐不解。

  “你就回答,配还是不配吧,要诚实地回答,不要欺骗我。”

  乐乐斟酌了一下用词说道:“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于伊人无奈地摊手,看吧,连乐乐都这么觉得,安猪嫌弃她也是太正常不过了,就连她自己也觉得他们不搭,她可是没忘记,安猪跟她说的话,总有一天不属于她的会被收走,这不是明摆着,那只猪现在所有的忍耐都是为了之后把钱财收回去嘛。

  从一开始,她的直觉就告诉她,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掉的往往不是馅饼而是陷阱,但她想了想除了自个人这条命也没什么可扔的,再加上那些钱实在太诱人了,她就那么心甘情愿掉进了这个陷阱。

  是平平淡淡虚度一生,还是轰轰烈烈过这两年,她选择了后者。

  不过她的选择不代表她真放弃了自己这条狗命,这不现在她正在努力自救嘛。

  自救最简单的方法——把钱花光光!让安猪无财可谋!

  “乐乐,不要管那只猪了,我们今天任务艰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