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日之飞虎神鹰

第四章 迷茫的未来

抗日之飞虎神鹰 陈芷晴 3152 2020-01-04 09:40:39

  曾经有人说话一句话:“战斗是最好的训练。”张昀不记得是谁说的了,这句话听上去有些似是而非,不过他却充分领略到了其中的滋味。

  连续三、四个小时地空战,不间断地与敌人缠斗,翻转、盘旋、爬升、俯冲……这一切都让在几个小时前还完全没有接受任何训练,只能完全凭着那个莫名其妙地本能战斗的张昀快速地成熟了起来——现在他已经很少犯“突然发呆”这样低级的错误了。

  而逐渐成熟的驾驶技术也让他那份莫名其妙的天赋凸显了出来,张昀感觉飞机渐渐变得得心应手,他的协调性、平衡性和空间感本来就特别强,如今就好像整个飞机都变成了他的手脚,和他完美地契合成为了一体。

  驾驶战斗机做了一个抛物线式的螺旋,张昀套住了眼前的目标,炒竹豆般机枪声连贯而清脆,一连串的长点射让它拖出了长长的黑烟,哀嚎着坠向地面,最终陨落山间,在轰然巨响中化为一大团碎片。

  “第二架。”张昀在心里默默计数着。

  他扫了扫四周,身边已经看不到几架日机了,并且它们都在向西北六点钟的方向飞去,而更远一些还有更多的黑点正在那个方向上变得越来越小。

  他又看了一眼手表,上头的时间正指向上午十点整。

  身为穿越者,张昀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珍珠港事件已经结束了,日机正在全部撤离珍珠港,返回母舰。没有第三波次的攻击了。

  从早上4时30分到现在,攻击只持续了短短地5个多小时,可他们留下的场面却是灾难性的,从张昀的角度可以看到,整个珍珠港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海面上到处漂浮密密麻麻的黑点——那是落水的士兵在等待救援;四下里火光冲天,战舰的残骸到处都是,“俄克拉荷马”号和“西弗吉尼亚”号几乎被炸成两截,“亚利桑那”号更是直接翻转了过来。

  海岸上,港口设施几乎被破坏殆尽,废墟遍布,地面上浓烟滚滚,横七竖八地倒着各种各样的尸体,他们中有水兵、航空员、海军陆战队员、甚至医生、护士……垂死者的呻吟和伤者的哀嚎,即使处在高空的张昀都听得一清二楚。身临其境看到这一幕所带来的震撼,完全不是任何好莱坞大片能够比拟的。

  “干得不错,小子!”无线电里又一次传出了大胡子的声音,“这么紧急地出击还能够击落两架敌机,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做不到这一点。”

  “……谢谢,长官。”张昀疲惫地笑了笑。

  他才不会自以为是地觉得对方一直在暗中关注自己——那些什么一穿越就受到上司关注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大胡子能注意到他的战绩原因很简单:

  美军根本就没有起飞几架飞机。

  “现在让我们回家吧…”大胡子说,“如果那里还能够称之为家的话。”

  ※※※

  返回地面后,张昀摘下飞行头盔,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一边的沙袋上,一丝一毫都不想动弹。

  左肩的伤口还在一阵阵地发痛,四周围伤员撕心裂肺地哭叫,医生护士忙乱地呼喊,来回奔跑的消防队,临时组织地抢救组……这一切都仿佛属于另一个世界。他垂着头,就那么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

  从穿越到现在才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可这几个小时里所经历的,却比张昀上辈子几年里所经历的还要多,还要刺激——刺激得即使到了现在,他也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记得他来的那个时代,荧屏上到处充斥着各种神剧。人们想象中的战争是美好的,手是可以撕鬼子的,石头是可以炸飞机的,弓箭是可以秒人的,战士们都是有超能力的,敌人都是脑残的、无能的。张昀虽然觉得这很奇葩,但也从不觉得战争有多残酷。

  在他的眼里,战争更像是波澜壮阔地史诗。

  直到现在,置身在1941年12月7日的珍珠港,他才知道什么是战争。

  感觉身后忽然有人拍了拍他。张昀他抬起头,发现大胡子正俯瞰着自己。他的脸被烟熏得焦黑,上头还有一道子弹划出的血痕,鲜血混合着汗水流下,在他的脸上刷出一条白迹……比张昀前世看过的那些战争大片的特效还要真实,这不禁让他又一次感觉到自己离战争是这么近。

  “怎么了?”他递了根烟过来。

  “没什么,”张昀摇摇头,“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

  作为一个二战军迷,张昀曾经很喜欢在网上和发烧友们侃大山,说什么日军偷袭珍珠港其实没那么惨啦,美军的船坞、油库都没损失啦,伤亡也没有那么严重啦,电影里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都是故意渲染的特效什么的……还会为此引经据典,罗列一堆的文献。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真的上战场,直面那些被他调侃过无数次的场面。这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场永远醒不过来地噩梦。

  大胡子勉强笑笑,坐到张昀的身边:“做梦……谁又不是呢?直到昨天晚上,我还不相信日本人真的会偷袭我们。”

  张昀没说话,他也不晓得该说什么——大胡子的反应和绝大多数美国人一样。记得日机刚开始攻击那会儿,排列在舰列最后的战列舰“内华达”号正在搞升旗仪式,结果刚升起国旗就被日机刹那间撕得粉碎,大惊失色的升旗手到这时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还接二连三地又升起几面星条旗,却无一不被打烂。

  这是前世他在史料上看到的,当时张昀还嘲笑过那些美国人真傻:人家都朝你开枪了还在懵逼,可现在他笑不出来了。

  “你今天的表现不错。”大胡子忽然说,“我曾经一直以为预备役的军营里除了酒和屁股就没有别的味道了——今天若不是实在找不到人也不会抓你上阵。不过你的表现改变了我对预备役人员的看法。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调到我的手下?”

  这么说,原来自己只是个预备役的飞行员?

  张昀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知道了大胡子原来并不是他的上司,可如果这样的话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预备役的人?

  “你的制服告诉我的。”大胡子看出了张昀的疑惑,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

  张昀恍然,想到自己竟然没头没脑地跟着一个陌生军官差点把小命儿都丢了,他觉得有些搞笑。

  不过……

  调到大胡子的手下吗?

  张昀不知道,他才刚来这个世界几个小时,除了一个名字,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未来对他而言纯粹就是一张白纸,他的心里一片茫然。

  大胡子见他闷闷地一言不发,还以为张昀还沉浸在震惊的余韵之中。他沉默了片刻,突然冲着张昀温和地笑笑:

  “行了~,起码我们还活着,不是吗?比那些家伙幸运一点。”

  他朝不远处一个个被帆布袋盖住的担架努了努嘴。

  张昀一阵黯然,那每一张帆布的下面都盖着一个消失的灵魂。这一刻,他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不知道那位女医生有没有在里面。”张昀暗自想道,“她是我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甚至可以说救了我一命,可我却没来得及问她姓什么……”

  也许这就是战争吧。

  “现实就是这样。有句话不是常说?人生总是充满意外。”大胡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重要不是过去,而是将来,是以后该怎么办。”

  “以后……该怎么办?”张昀轻声地重复着大胡子的话。

  大胡子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你该不会想一直待在预备役里吧?”

  张昀摇摇头。

  他当然不想一辈子待在预备役里,他是穿越者,自然知道时代的大背景,知道现在正发生在全世界,和之后将会发生的事。

  “嘿~听着,”大胡子继续劝说道,“今天发生的事件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下子我们肯定要参战啦!卑鄙无耻的日本人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军装马上就要开始闪闪发光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留意了一下张昀的表情,又接着说:“但你留在预备役是不会有前途的,就算转入现役,他们也只会让你做地勤和维修。咱们和陆军不同,空军那些老家伙选人永远更喜欢从航校招聘毕业生。”

  张昀依然没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既然穿越成为了军人,那么需要保家卫国是毋庸置疑的——有识之士也确实该为自己民族承担责任。

  可问题张昀骨子里是个中国人,比起在大洋的这边为美国的利益参加这场战争,他更关心的是在大洋彼岸的那个国家——那个已经孤独地对抗了日本4年的国家。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张昀宁可去为她做点什么——即便同样都是打鬼子。

  可现在他的生命里似乎没有这个选项。

  “……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吧。”

  见张昀始终没什么反应,大胡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两天我会呆在檀香山市的‘夜归人’酒吧,你可以在那里找到我,到时候我会给你引见一个伟大的人——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他说完拍了拍张昀的肩膀,默默地走开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