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我的青春谁经过

第七章 一地鸡毛的家庭

我的青春谁经过 远方ZZ 12940 2020-01-30 01:12:51

  半个月的陪伴,让诗懿幸福满满。小学和初中同学的聚会一番又一番。让妈妈买了好多所谓的“袋装螺蛳粉”和桂林辣椒酱外加三十斤酸笋,大包小包的又坐上了北上的列车。列车进站了,诗懿四处张望着阿新,越是着急越是看不见,还在嘀咕这个猪一样的男子为何如此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窜出来,一路挥手一路跟着火车后面跑。那个人多得呀,让诗懿没脾气了。

  “姐,三箱螺蛳粉呀,我就拿了一个小推车。”

  “要不我们请个小红帽吧。”

  “十块一件呢,太贵。”

  “没事,贵就贵点儿,不然我们出战不得超重罚款呀。”

  “不用,我把三箱粉加一箱酸笋绑车上,你推车,其他的东西我背着。”

  “也就只能这样了,东西可沉可沉呢。老弟,我们出站是打车吧?”

  “嗯呐,要不怎么回去?”

  “我觉得你这段时间可抠门儿了,特别会过日子,我怕你让我倒地铁回去。”

  “该省还是省点吧,像扛东西这个体力活还是算了吧,我没小你几岁,可不该太早吃这样的苦啊。”

  “赶紧走吧。”

  一路贫回家,把东西一放,诗懿先洗了个澡,再整理特产。

  “老娘晚上几点回来呀?”

  “5点多吧,老娘说今天晚上我们外头吃去。”

  “嗯,咱们吃川菜吧,我好想吃小四川的酸菜鱼。”

  “行,我先把酸笋弄坛子里,其他的你给同学带的你就自己弄啊。”

  “嗯。”

  两姐弟干得热火朝天,终于在五点前都弄好了。坐在沙发上长长的舒了口气,“姐,你回家看书了吗?”

  “一个字都没看,我要彻底放飞我自己。”

  “你这一放飞估计又得晚晚到凌晨两点啦。”

  “我这学期肯定拼了,有五科会考呢?”

  “哪五科呀?”

  “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历史。”

  “那真是要命了。”

  “嗯,高一最轻松,只有地理一门。”

  “地理还用学吗?”

  “废话,那为什么还开这门课?”

  “你把你的书给我看看。”

  “老弟,想要学习好,一定要上课认真听讲。”

  “你的书我当是参考。”

  “还有我整理的笔记也给你,但是上课还是得认真听课啊。”

  “不知道还是不是那个和辉哥好过的地理老师教你。”

  “我也很期待呀。”

  嘻嘻哈哈的瞎聊着,大姨回来了,一进门就抱诗懿转一圈:“回家都吃什么了,瘦了呢。”

  “没怎么好好吃饭,天天同学聚会,天天螺蛳粉加鸭脚。”

  “晚上咱们下馆子,想吃什么?”

  “小四川的麻辣鱼。”

  “成,我先洗洗,全身黏糊糊的。”

  “你可得速度啊,我们都饿了。”

  娘仨出门,一人一边挽着老娘上馆子,都说大姨好福气,儿女双全。一顿饭吃得很满足,不停地打饱嗝,已经撑到说不出话来。BJ晚上的风是很凉爽的,没有蚊子,没有喧哗,夜是如此的安静。

  “大姨,好久没见姨爹了。”

  “他不是忙吗?”

  “再忙他也得回家呀。”

  “姐,你就那么想我爸呀。”

  “我想他干嘛,老给我使白眼儿,但是我觉得他老不回来就不对。”

  “我爸不是忙吗,挣钱回来就行。”

  诗懿隐约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但是她没说什么,她打算先把历史好好复习一下,闲下时间再来理理这个家务事。

  十人帮约好周末到韦君家聚餐,老君做菜还是可圈可点的。

  阿新从熟食店拿了蜜汁叉烧,酱牛肉,卤鸡脚,基本都是热热加工一下就能吃的菜。老君弄了饺子馅一起包饺子,虎皮凉菜,拍黄瓜,外头买了点儿花生米,这桌饭就齐活儿了。诗懿和阿新因为拿熟食而晚到了,进门都能吃了。阿新赶紧卖乖:“老君姐,我家卖的熟食,你搁点儿辣椒蒜米炒一炒就能起锅了。”

  “小样儿,要不你来得了,让我也和你姐他们唠唠。”

  阿新假装没听见,一溜烟儿跑了。

  热腾腾的饺子闻着都香,老君发话了:“你们先吃,我这还有几锅饺子要下,两菜要炒。”

  秦剑立马答:“老君,那我们先垫吧垫吧,你速度啊。”

  张建立马张罗:“没听见我家老君发话了吗?先给哥几个满上点。”

  “也给弟弟满上。”

  诗懿跳起来:“你们祸祸自己得了,不许祸祸我弟弟。”

  “瞧你紧张那样儿。”

  一哥调侃:“踩铃,我就说你能不能别什么事儿都那么认真。”

  诗懿撒娇:“给乔爷和余义满上。”

  阿新拿着几罐露露:“姐姐们喝这个吧。”

  鸭子接过饮料:“还是弟弟嘴甜,诗懿,你家还有几个这样的弟弟,过继一个给我呗。”

  “没啦,仅此一个宝贝。”

  贱王大喊:“老君,你快点儿,快吃没了。”

  “马上就好。”

  陆续又上了几盘饺子,热菜也齐了,是非的时间又到了。姚健先举杯:“我们这拨人在一班不容易呀,经过一年的学习,大家对文理分科都有选择了。不管大家以后怎么选,我们友谊不变,大家走一个。”

  “咱们班选文科的特别少。”

  “嗯,那天听辉哥聊了那么一嘴,咱班也就那么十来个选文科吧。”

  “但是具体得高三才分。”

  “我老家高二就分了,BJ怎么分那么晚呀?”

  “据辉哥说有些同学到了高三才会真正认清自己的方向,所以高三分是家长和学生想法最理智的时候。”

  “听着好有道理呢。”

  “所以辉哥寒假和暑假都没有布置作业,咱们辉哥特明白啊,让我们更好的分配必考科目的有效学习时间。”

  “我姨爹也给我弟弟弄到W中上学了。”

  “弟弟,以后食堂我们可以互相蹭点儿吃的了。”

  阿新十分不屑的样子:“我和我姐抠成这样,贱王哥你觉得你能蹭什么吃的?”

  “弟弟,我已经成功的任刷了一次你姐的饭卡了。”

  集体哗然:“你是怎么做到的?”

  诗懿掩饰不住的得意:“给我讲了四次题换一顿38块的午饭,甚是划算啊。”

  余义不可思议的喊:“健哥,你都吃什么了,简直豪华套餐啊。”

  “鸡鸭鱼各来两份,再加个鸭腿和可乐,饭后再吃个冰淇淋是绝对有必要的。”

  一哥特别贱:“那诗懿你赚大发了,二类本科家教一小时得80吧,一类重点也得120吧,QB怎么着起步也得180了,我们年级第九的人物,未来的QB人,你这个豪华套餐超级划算了。”

  “踩铃,我怎么觉得我就刷你一顿好像是亏大发了呢。”

  “健哥,你大人有大量啊,我家经济不行,房子都是租的,你得手下留情啊。”

  “我说踩铃,你姨和你姨爹是不是分居啦?”

  “没有吧。就是不怎么回来,可能是吵架没和好。”

  “弟弟,你说你爸有没有个男人样啊,都一年了。”

  “我爸就那样,不是因为我姐的事儿他们也经常吵架。”

  “你爸回过你租这个房子吗?”

  “偶尔吧。”

  “踩铃,你姨特别不容易,待你不薄啊。”

  “是啊,我觉得给她添了好多不应该有的麻烦。”

  “姐,你别瞎想,也没什么麻烦,吵架而已。”

  “但是你奶奶也因为我生你气呢,好久你也没去看她了吧。”

  “哎,没事儿,她就不该冲你说那话,谁听了不难过。”

  “弟弟,仗义啊,走一个。”

  酒过一半,阿新可能是醉了,经不住逗,话特别多:“姐,我以后找媳妇儿就找我妈那样的,能吃苦,还贤惠。”

  “等你十年后就不那么想啦,找漂亮的。”

  “你们都是坏人,都和我爸一样的坏,成天不回家,在外头瞎溜达。”

  一桌子的人都沉默了。

  姚健问:“弟弟,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给哥哥们听,哥几个给你拿主意。”

  “没事儿,就是我爸可坏可坏了,天天不回家,那天我还和我妈出门儿找他去了,他去了别人家,可把我妈伤心坏了。”

  阿新的话让诗懿听了莫名的难过,她想起了考试前的一个晚上都12点了还没看见大姨和弟弟,然后第二天弟弟说他不舒服就没去上学,原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想到这里,诗懿整个人都抖了:“弟弟平常学习也挺认真的,中考考砸了就因为这事儿,你说他傻不傻,就藏在心里,没告诉我。”

  老君安慰诗懿:“肯定是你姨没让他告诉你呗,不想你为这个影响学习。事情都发生了,等你弟弟酒醒了再好好琢磨琢磨。”

  “我现在心可乱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姚健也坐到诗懿身边:“这样的事谁都不想,但既然已经发生了也不能当它没发生过,一会儿你先带弟弟回家,这儿我们收拾得了,明天等他酒醒了你再问问他整个事儿的经过,不能全凭他几句酒话就作数啊,有事儿你也别走极端,把所有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和我们说说,我们再给你分析分析,你说呢?”

  大家都点头表示姚健说得很在理。

  “谁给我弟弟满的酒啊?”

  “没有啊,他偷着喝的吧。”

  “他骑车来的,现在都喝大了,车恐怕是骑不了了。”

  “车先扔老君家,你们打车回去吧。”

  “也只能如此了。”

  诗懿扶起阿新,但是扶不动,两个人都倒在沙发上了,姚健一把搀起阿新,“踩铃,我送你和阿新吧,你都扶不动他,我们一起打车回去,反正我们也顺路,明天再和你一起来老君家拿车吧。”

  诗懿感激涕零:“健哥,先谢了,开学任刷三天饭卡。”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走吧。”

  一看有喝醉的人,的士都不愿意载客,拦了几辆都以不顺路拒载了。姚健让诗懿扶着阿新,自己忙前忙后去拦车,最后找了一辆残疾车,说是晚上偷摸着出来挣点儿烟钱,本来就不大的一辆车硬是挤了三个牛高马大的人,诗懿扶着弟弟坐里头,车实在太小,姚健只能把半个身子探到车外头,场面失分滑稽,让诗懿忍不住笑起来:“有你那么坐车的吗?”

  “我有什么办法,坐进去顶头,脚也伸不直,还是坐外头舒服。”

  “我觉得你遇到什么事儿好像都不怕,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是个只有15岁的孩子好吗,哪有你说得那么无所不能。”

  “但是我真就是这么觉得的。”

  “家家都有一堆的破事儿。”

  “你爸干嘛的,怎么那么忙?”

  “做生意吧,以前我爸是菜场卖鱼的,后来开了糖烟店,最后倒腾水泥。”

  “那你妈呢?为什么去美国了呀?”

  “她是H医院的医生,公派去美国学习一年。”

  “那她也应该回来了吧。”

  “嗯,本来应该回来了,但是可能还有别的事儿吧可能还得待上一年。”

  “所以你也住你姨家。”

  “对,离学校近啊,骑车十五分钟就到。”

  “嗯,在BJ交通是最大的烦恼,约个饭都得提前两三个小时出门。你说搁谁谁受得了。”

  “有车还行,地铁也方便,最重要的就是习惯就好。”

  一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诗懿的心还是很乱的,一方面她觉得自己不但帮不了大姨什么忙反而还处处拖累了她,另一方面阿新受了委屈试都没考好而自己却浑然不知。该怎么办呢?

  “到了,我帮你把弟弟先扶进去吧。”

  “嗯,我去开门。”

  “你姨最明智的地方就是租的一楼,你弟弟实在太沉了。”

  “所以我说他是猪一样的男子啊。”

  “你就这么给人当姐的呀。”

  “没事,我弟弟大气。”

  一进门,大姨从房间出来:“哎哟,我的俩祖宗,怎么还喝倒了一个回来呢?”

  “阿姨,弟弟今天高兴,说高中也和我们上一个学校。”

  “还是孩子,也不能喝酒啊,你看他都醉成这样了,这是喝了多少啊?”

  “我们没给他倒酒,我们就喝了十来瓶啤酒,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偷偷就给自己满上了。”

  “没事,明天睡一觉就好了,以后你们也少喝点儿,还是学生呢。”

  “好嘞,那我就先走了,车还在外头等着呢。”

  “行,你慢点啊,我送你。”

  “一楼还送什么呀,你赶紧看看你弟弟吧。”

  “明天几点去韦君家拿车呀?”

  “明天你都在家吗?我出门给你电话。”

  “嗯,那明天电话吧。”

  把门反锁,大姨让诗懿赶紧洗澡。诗懿也没说什么,转身进了房间。满脑子都是弟弟说的那些话,诗懿走到大姨房门口,看房间还亮着灯:“老娘,你睡了吗?”

  “没有,我看电视呢。”

  “我有事儿想问你。”

  “老贾是不是外头有人了?”

  大姨一听,立马把电视给关了:“把门关好。”

  “大姨,是不是?”

  “你听谁说的?”

  诗懿把阿新喝醉酒的前前后后都仔细和大姨说了一遍,大姨眼泪都下来了:“这事先别告诉你妈,现在没有什么事儿比你们上学更重要。你弟弟这次因为这事儿都没考好,老贾也觉得他是有很大责任的,这不给你弟弟弄学校也是个费劲的事儿。”

  “不能因为上学就委屈你吧,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有半年多了。”

  “怎么没和我说呢。”

  “这不怕影响你学习吗。”

  “要是今天阿新没喝醉,我估计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现在他不让我回店里,说是每个月8000生活费,让我回家待着。”

  “我说阿新怎么老觉得什么都贵。”

  “我没答应,就在店里跟他干。”

  “你怎么和他干呀?”

  “我就坐着收钱,我早早的就去了,他等我不在店里才去拿钱,我在他不敢。”

  “那房租水电还有人工谁交呀?”

  “我交呀。”

  “但是老贾也拿了店里的钱呀,凭什么所有开支都是我们付呢?”

  “姑娘,没事,他拿的都是小钱,大钱都我拿着。”

  “老娘,你就打算这么和他干到底吗?”

  “嗯,先把钱纂手里。”

  “那万一店里生意不好怎么办啊?”

  “没事儿,目前看来还行,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老娘,那我中午还是去吃盖浇饭吧,4块的那种。”

  “没营养的东西少吃,饭钱不用省,生活上,学习上该花的要花。”

  “但是我们房子是租的,什么都得花钱,我们都存不了钱啊。”

  “这个别担心,咱们一家所有的费用几个月就挣出来了,你就只管好好上学就行。”

  “那阿新那怎么办?”

  “我明天和他说行了,你们除了学习,其他都不用管。”

  “老娘,我怕。”

  “怕什么?”

  “不知道,我今天晚上想跟你睡。”

  “拿毯子过来吧。”

  “不,我想跟你挤挤。”

  “大热天,挤一身臭汗的。”

  “这不开空调了吗,挤挤得了,还省电呢。”

  大姨很快就鼾声四起,诗懿闭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出现的都是不好的画面,诗懿不知道大姨是为了不想影响她学习才这样再说的,还是真的像她说的如此,诗懿打心底害怕了。她一直觉得出来租房住感觉就像流浪一样,没有安全感,更没有归属感。没有缘由的觉得脚底发冷,诗懿紧紧地抱着大姨,也睡过去了。

  手机响了好久,“姐,接电话呀。”

  “你醒了就你接啊。”

  “我头疼起不来。”

  “哦。”

  诗懿想起昨晚弟弟喝醉了,匆匆起来拿起手机:“喂!”

  “我说踩铃,现在几点了还没起来啊?”

  “不知道呀,几点了?”

  “都快一点了好吗,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都没人接。”

  “嗯,昨天睡晚了,找我啥事。”

  “你这脑子,去老君家拿车吗?”

  “哦,我怎么把这个事忘了,行啊,我还没吃饭呢。”

  “我也没吃,一会约着吃面呗。”

  “不用,我看锅里有米饭,你来我家吃吧。”

  “先说有什么菜。”

  “牛肉,大虾和莲白菜。”

  “这丰富的,二十分钟我马上到。”

  “嗯,速度啊。”

  诗懿放下电话,走进阿新的房间:“老弟,你好点儿没?”

  “姐,我头疼。”

  “你昨天喝了什么呀,有那么大的酒劲儿吗?”

  “我就喝了几瓶啤酒。”

  “你才多大呀,就喝几瓶,疯了吧。”

  “我不知道啊,听你们聊得开心,我就边听边喝,喝完了我又自己满上,后来就不知道了。”

  “现在怎么样了,头还疼吗?”

  “我还想再睡会儿,你忙你的吧,别管我了。”

  “你还吃饭吗?”

  “不想吃了。”

  “行,你睡吧。”

  诗懿把门关上,她就到厨房热会儿菜。好准时啊,刚把菜热好盛出来,姚健就到了:“你也太会掐点儿了吧。”

  “前后桌,受你影响。”

  “得了吧,你怎么没把我学习影响上去。”

  “那是你脑子问题。”

  “那你别吃了,脑子有问题的人热的菜说不定我脑子忽然一热往里头加砒霜了。”

  “这菜,死也得吃。”

  “说点儿我爱听的才允许你下口啊。”

  姚健特严肃的看看周围:“你弟弟呢,昨天没事儿吧?”

  “不知道,刚刚叫他起来吃饭他头还疼着呢。”

  “昨天你问你姨了吗?”

  “问了,我姨说没事儿,让我和弟弟安心上学。”

  “你弟来我们学校的事定了吗?”

  “我看这事儿应该有谱吧。”

  “你姨做饭可真香。”

  “嗯呐,喜欢常来,就是得出卖点儿脑力。”

  “其实你理科成绩不错,综合优势不次。”

  “哎,说真的,我已经拼尽全力了,但是我觉得我们班绝大部分的人还没发力呢,一班好可怕。”

  “我们也就是有一双隐形的翅膀,没有这些地域优势,绝大部分的人都没希望上QB,在一定程度上说对其他地方的学生是很不公平的。”

  “哎,是我自己能力问题,真能再拼两年了,是好是歹我认了。”

  “没事,R大,C大,S大你稳上的,没机会一起在一个学校,起码绝对可以在同一个城市,那就是缘分啊。”

  “我也这么想的。”

  “本科读完了,还可以考QB的研究生呀,你还是很有机会实现梦想的。”

  “辉哥和你说的一样一样的,我觉得你俩就是生来拯救我的。”

  “是吗?我哪有辉哥的觉悟。”

  “真的,期末我考年级110多名了,辉哥就这么开导我的。”

  “我对我自己也没报太大的希望,毕竟咱们班疯子也多。”

  “你平常在家怎么学的?”

  “套我话呢,至少让我再任刷一星期卡吧。”

  “允许每周末来我家蹭饭,想吃什么说,管够。”

  “行,我其实在家特别简单,基本把作业完成了就做几道我觉得比较绕的题。”

  “嗯,你现在的学习方法和我很像,我也是做模拟卷的大分题,先写思路,再写过程。”

  “哟,我这招你学到家啦,为师没什么可教你的了。”

  “我现在英语就是练听力和写作,其他的就跟老师进度了。”

  “我也是这样。”

  “你肯定还有别的方法,不然咱们相差了80多名呢。”

  “我这次也掉了二十多名,所以才打算暑假狠刷题啊。”

  “这都是什么在支撑我们活下去呀。”

  “当然是理想呀。”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诗懿和姚健一块去韦君家取了车,又一块到王府井去买书,两人又互相分析着自己的弱势题型,分别买了针对练习的习题册,出门儿已经太阳落山了,诗懿突然感到这是她来BJ后从未有过的踏实。

  回家就看到阿新坐在沙发上,“姐,你回来了。”

  “嗯,去给你拿车。”

  “我昨天喝晕了。”

  “以后别瞎喝。”

  “我就尝尝。”

  “BJ爷们儿都这样的吗?”

  “都这样吧,我都15了。”

  “以后就别喝了,本来脑子就不好使,越喝越笨。”

  “姐,我招你啦。”

  诗懿宠溺地看着弟弟,觉得他介于不成熟和想要成熟之间,希望心地善良的他从此会平安快乐。

  手机响了,阿新顺手接起:“老娘,晚上我们吃什么?”

  诗懿转身回到房间,看着手上的习题册,再看看老挂做的必胜秘籍,瞬间有种力量更坚定自己一定要争口气,现阶段没有什么比考5A更严峻的事儿了。开学才能知道自己地理考得怎么样,不管了,全力冲刺5科就对了。

  “姐,老娘说晚上出去吃,你想吃什么?”

  “我不去了,今天有点儿累了,你们出去回来给我带个肯德基的汉堡吧。”

  “嗯,要薯条吗?”

  “不要,单到超市买瓶大可乐啊。”

  “哟,会过日子啊。”

  “学你啊。”

  “那我走了啊。”

  看着弟弟欢快的出门儿,诗懿也把全部心思放在了做题上。诗懿很认真的看着罗云做的知识架构图,想到似乎每个科目都是可以这样去梳理知识点的,于是,她计划把所有科目都做个知识架构图,方便自己整理记忆。

  口干舌燥,诗懿出来倒杯水,抬头一看,快11点了,大姨和弟弟还每回来,拿起手机打给大姨也没人接听,她不禁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马上换了衣服出门,刚走到小区门口,看见弟弟回来了,“都11点了,怎么才回来,老娘呢?”

  “她说店里有事让我先回来。”

  “我们去店里。”

  “姐,咱们回家吧。”

  “你爸干那些破事儿,我都知道了,我去店里,你回家待着。”

  “姐,等我,我和你去。”

  “你回家,我自己去。”

  “姐,万一有事儿你和我妈都是女的吃亏,还有我个男的在啊。”

  “行,赶紧走。”

  远远看见有两女一男在美容院门口吵架,声音特别大,诗懿听出是大姨的声音。

  “老弟,和老娘吵架的就是那女的吧?”

  “嗯,就是她。”

  吵架无好话,没两句就动起手了。那女的不是大姨的对手,三下两下就被大姨打翻在地上,老贾上前就抱着大姨不让打了,大姨被老贾环抱着动弹不了,这时那女的乘机起来就往大姨身上踢。眼看着大姨吃大亏了,在这个城市中唯一可以保护他们的人居然被如此对待,阿新吓傻了,诗懿不顾一切冲上去拼命的想拉开老贾,却被老贾一抡胳膊甩开在地上,手被地上的铁丝保护欲拉了个大口子,流了好多血,大姨一看是诗懿,母性的保护欲爆棚,奔过来反抱着老贾滚到几米外,顺手拿起板砖就朝老贾的脸上拍下去。那女的想推开大姨,诗懿捡起身旁的扫把结结实实的抡到了那女的身上,那女的想过来打诗懿,阿新不再傻呆着,拿起扫把不停的向她挥舞,使她不能靠近诗懿,大姨一板砖制服了老贾,一看那女的又想对她的儿女动手,又抡起一板砖拍向那女的肩头,那女的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大姨就顺势骑在她身上朝着她的脸就扇,一边扇一边骂:“再敢动我儿子和姑娘,我把你嘴给撕了。还有,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俩到店里,我下手可不比现在轻。”

  大姨拉着阿新,搂着诗懿头也不回的走了,哭喊声渐行渐远。诗懿觉得特别解气,总算大姨不再是孤身奋战了,三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你们怎么来了?”

  “快11点了你们还没回来,我想肯定有事儿,就想去找你们,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见阿新

  自己回来了,我不放心,我们就一起去店里找你。

  “你这丫头,以后危险的事儿别干啊,你看你留血了,去医院打个破伤风。”

  “大半夜的,明天早上再去吧。”

  “哪成啊,现在去,打个车很快的。”

  “哎呀,我害怕打针。”

  “姐,要么死,要么打,你选吧。”

  “我打。”

  娘仨到了医院,诗懿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散乱,灰头土脸,血把衣服都染红了。再看看弟弟,手也让铁丝划破了,镜片花了,镜架也歪了,衣冠不整,看上去就像个废柴青年。大姨就更没眼看了,双眼通红,头发上全是白白的灰浆,全身上下都是口子。三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又哈哈大笑,这都什么破事儿啊。仨人都打了破伤风针,伤口又都消毒了一遍,医生说观察半小时再走,坐在医院的凳子上,娘仨在比谁的伤口多,在比谁打那女的次数多,赌老贾掉了几颗牙,旁边陆续来就医的病人看着娘仨侃着侃着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诗懿想得更多的是大姨会因为打人被抓起来吗?如果大姨被抓了她和阿新又该怎么办呢?弟弟的学校还没着落怎么办?还好,大姨的一番话消除了诗懿的顾虑:“姑娘,今天这事儿可不能让你妈知道啊,我早就想和他们干一仗了,今天可真是逮着机会了,估计他们能消停一段时间,阿新的学校也有着落了,下个月开学就去报到。”

  “老娘,我还是害怕。”

  “姑娘,别怕,这不有我有你弟弟吗。”

  “妈,我也害怕。”

  “傻儿子,怕什么,这不有我在吗?”

  “老娘那架势我们第一次见啊。”

  “我也觉得我无敌了,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老娘,万一你一板砖下去把老贾给打死了怎么办,你不也得坐牢吗?”

  “我傻呀,我没拍他脑袋,就朝他嘴拍的。”

  “妈,你说我爸会报复咱们吗?他还有咱家钥匙呢。”

  “没事儿,明天我就换锁,你们俩没事儿就在一块儿,边单溜。”

  “知道了。”

  回到家都快四点了,洗了澡躺在床上,伤口还是很疼的,以为会睡不着,谁知翻身就睡死过去了。再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大姨和修锁大爷的交谈声:“师傅,您轻着点儿,我们家孩子还在睡觉呢。”

  “嫂子,没法声儿小。”

  “行,那您快着点儿。”

  “欸。”

  诗懿走出来:“老娘,你昨晚睡没睡啊?”

  “睡啦,我寻思着换把锁,9点我就起来了。”

  诗懿抬头看了看钟,都快12点了,“我们中午吃啥?”

  “你和你弟弟在家,给你们100块钱,你们随便吃点儿,我回店里。”

  “我们跟你回店里吧。”

  “你们去店里干嘛?”

  “没干嘛,就去看看你怎么上班的。”

  “不学习呀?”

  “今天不想学了,就想跟你到店里。”

  “行吧,你问你弟弟去吗?”

  “我去。”

  不知什么时候阿新也醒了,站在房门口就喊,诗懿回头看看他,“那你赶紧的。”

  麻利的洗漱完,娘仨一人一个煎饼果子就去店里。诗懿看了看昨天的战场,因为隔壁店装修早已把昨天的战斗痕迹磨灭了,“我说你店门口怎么那么多灰浆。”

  “嗯,隔壁装修没办法,玻璃每天都得清洗好几遍,小兰都闹死我了。”

  一进门,店长小兰就开心的抱抱诗懿:“哎哟我的大宝贝,好长时间没来店里了。”

  “小兰阿姨,我这不是忙学习吗,今儿个不是来了吗。”

  “好累,阿姨帮你修修眉毛啊,你看都长叉了。”

  “我一学生,不用吧。”

  “没事,我就给你修修整齐。”

  “姑娘,试试你小兰阿姨手艺,她可多回头客了。”

  “姑娘,你是想用刀片刮还是用镊子拔?”

  “有什么区别吗?”

  “刮的就快,但是以后就长新的眉毛出来就又快又粗。拔的稍微费点儿时间,但是以后长出来的眉毛就会越来越细,慢慢的就不长了。好多人都用拔的。”

  “那兰姨你帮我试试拔的吧,我看我能受得了不。”

  “好嘞。”

  诗懿躺在美容床上,一切都是那么的好奇,为什么一个不大的美容院居然能那么挣钱。兰姨让诗懿闭着眼睛,一双灵巧的双手在诗懿脸上游走,“我帮你去死皮,你不要以为自己年轻,其实皮肤上了高中就该保养了。”

  “兰姨,好舒服啊。”

  “那是,我这手法年前才从广州培训回来,就指着这个挣钱给我姑娘上学呢。”

  “你家的也是姑娘,多大了?”

  “七岁了,在东北老家跟爷爷奶奶。”

  “好可怜,你为啥从东北大老远的来BJ呢?东北没有美容院吗?”

  “他爸先来BJ打工的,后边儿我才跟着来,地方大,挣钱多啊,我们老家就不行,这行做不起来。”

  “兰姨,这房间好香,是什么东西呀?”

  “香薰,闻了就想睡觉了。”

  “嗯,我有点儿困了。”

  再醒来的时候,诗懿觉得好舒服,脸不再黏黏的,很是干爽。到大厅看见兰姨,“兰姨,你什么时候走的呀?”

  “早走了,我看你睡得可香了,姑娘,快照镜子。”

  “哇,好漂亮,显得我好精神哦。”

  “那是,你就是我的活招牌,以后把你们老师带过来做。”

  “嗯嗯,兰姨,看见我弟弟了吗?”

  “他和你姨去买东西了,一会儿回来,你看看要洗头吗,我一会空了给你洗。”

  “嗯,我坐前台等你,你空了给我洗吧。”

  诗懿很认真的看着价目表,修眉10元(拔)5元(刮),洗脸48元,按摩88元…………客人来一拨又走一波,又来一拨又走一拨,看着每个人忙得要飞起来的节奏,她觉得兰姨的建议也很不错啊,等开学了,也回学校帮大姨拉生意去。

  诗懿还在脑子里盘算着开学后的生意,大姨进门就喊:“哟,我姑娘精神啊,脸上的黑泥全让小兰给你洗没了。”

  “你们去哪啦,店里都忙疯了,我一个人跟这儿待好长时间了。”

  “去进货了,让你弟弟再背点东西回来。”

  阿新嚷嚷:“我怎么感觉我姐是你亲闺女,我就像个捡来的。”

  “吃哪门子醋啊,过来,姐抱你一个。”

  “我去,请我喝杯大可乐。”

  “行,走着儿。”

  “喝可乐便宜你了,再陪我配眼镜去。”

  “刚才不去,那么大的太阳,这会儿出去不把我晒黑啰。”

  “这会儿没太阳了,去吧姐。”

  生拉硬拽的闹着,昨天的阴霾在两姐弟的欢笑打闹中彷佛从没又发生过,生活又和以前一样。诗懿的伤口好得也很快,原来还担心会留疤,谁知老天眷顾居然完全没有留下痕迹,还剩下一个月就开学了,诗懿鞭策着自己也监督着弟弟假期好好复习,阿新看着诗懿的努力也意识到自己也该向姐姐一样奋斗了。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就到,诗懿对假期的学习成果甚是满意。陪阿新去学校报到,认识班级,选好座位,“姐,这就是个临时座位,你抢什么呀?”

  “临时也得抢个好位置,据我的经验,这临时座位和同桌至少得坐一个月,运气好可以做一学期。”

  “真的呀。”

  “那是,你知道有个好位置,听课效率都不知道高多少倍。”

  “姐,我听你的啊。”

  “我也该上去了,你先坐这儿,要是放学早可以不用等我,自己先回家。”

  “我想等你。”

  “今天发新书,回家包书皮去,等我就是浪费时间。”

  “知道了。”

  诗懿回到自己的教室,刚坐下,不知道谁拍了她一下,“叶诗懿!!!”

  “我去,老挂,吓我一跳。”

  “那个复习得怎么样了。”

  “放心吧,开学的模拟我指定给你长脸。”

  “行啊,怎么谢我。”

  “饭卡任刷一周。”

  “买盒咖啡孝敬小爷。”

  “哪能委屈您啊,咖啡加一周饭卡。”

  “5毛钱的饭我还是吃得起的。”

  “行,一盒咖啡,你等着啊。”

  “说认真的啊,我的广西特产呢,带回来没有?”

  “放心,带啦,今天我弟弟也报到呢,没人给我拿,一会儿大扫除我让他拿过来。”

  “不用那么大阵仗,星期一上课带过来就行了,连咖啡一起。”

  “我说咖啡泡饭有什么好吃的,上次我尝了一口,还真不怎么样。”

  “你管我呢,记得咖啡啊。”

  “踩铃,你假期复习得怎么样啊?”

  诗懿回头:“还行吧,看看模拟成绩吧。”

  倩倩凑过来:“踩铃,假期归来我觉得你很强势啊。”

  “说真的,我还挺认真的复习了。”

  一哥和乔爷走过来:“你能不能下次多带点儿螺蛳粉?”

  “我拿不了那么多。”

  “你让你妈托人给送上车,我们自己去西站拿不就完了。”

  “一哥,我怎么觉得你的话不多但是点子可不少呢。”

  “怎么的,是不是得服了我了。”

  “大写服!”

  出了校门,诗懿就给妈妈打电话,让她托熟人送几箱螺蛳粉上5次,然后再自己去接车,以为妈妈会让等上一段时间,谁知妈妈说马上就去办,诗懿心里很高兴,挂了电话,高兴地往家里走,一开门,就听见姨爹的声音:“谁回来了?”

  诗懿心里咯噔一下,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姨爹从厨房走出来:“哟,我们家公主回来啦,赶快洗手过来吃饭了。”

  大姨从房间出来给诗懿使了个眼色,“你弟弟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呀?”

  诗懿心领神会:“嗯,今天报到,可能认识新同学了吧,聊聊就没点儿了呗。”

  “诗懿,看看姨爹给你做什么好吃的啦?”

  “辛苦你了。”

  “都是一家人,怎么说得这么生份儿呢。”

  诗懿没接话,走到里屋,“老娘,我去学校找找阿新。”

  姨爹可能是想讨好大姨,扔了围裙就走出门:“你们吃,我到学校找。”

  诗懿撇撇眼嘴,“那你去吧,我先吃了不等你了,今天作业特别多。”

  “你和你姨先吃,可千万别等我,我去抓那小子回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呢。”

  诗懿明显感到老贾在讨好她和大姨,面对这个人丑心更丑的男人,诗懿觉得特别恶心,“老娘,他怎么来了?”

  “你弟弟今天报到回来看看。”

  “你看他那样不是要回来住吧,我可不答应啊。”

  “你好好学习,甭搭理他就行了。”

  “我看他在我就别扭,就想起那天晚上他推我。”

  “你猜我拍掉他几颗牙?”

  诗懿一听,来劲了,“一排?”

  “认真猜。”

  “三两颗吧。”

  “两颗大门牙。”

  “我没看他缺呀。”

  “弄了个假牙呗。”

  “老娘,下次别手下留情啊,毁他一排。”

  “我倒是想啊。”

  “他能和那女的断干净吗?”

  “没准儿。”

  正聊得开心呢,就听见阿新在门外头喊:“姐,快出来帮帮我。”

  “干嘛呀,火急火燎的。”

  “书特别沉。”

  “1米75的大高个儿,这点儿书叫沉啊?”

  “不行了,我包好书星期一都放学校里。”

  “怎么那么晚呀,快洗手吃饭。”

  “你看见你爸了没?”

  “怎么了?”

  “他去学校找你了。”

  “看见了,我没叫他,就自己回来了。”

  “你可真行啊。”

  “姐,嘛溜吃啊,一点儿也不给他剩。”

  “我吃好了,这都是你的。”

  “姐,一次给我盛三大碗饭,我十分钟给干没了。”

  “得嘞。”

  老贾回来的时候,阿新真的饭菜都干没了,真是一点儿也没给他剩啊。老贾什么也没说,洗完碗就走了,大姨也什么都没说,回店里结账了。屋里就剩下诗懿和阿新,“老弟,你晚上是不是过份了点儿,饭菜居然都没给你爸留点儿。”

  “他自找的,没人让他来。”

  “你今天吃的饭是你爸做的,照你这么说就不该吃啊。”

  “姐,我吃得心安理得,最好他天天跟这儿做饭,少累我妈。”

  “在理儿,本来我还有一丝不好意思呢,以后我也甭跟他客气了。”

  “就是的。”

  开学就模考,大家都早有准备了。阿新在诗懿的影响下,暑假也好好复习了一下,一轮下来觉得考得还不错,重点班是轮不上了,年级200名是没问题的。而诗懿考得也胸有成竹,坐等排名了。

  午饭时间,张建最贱了:“踩铃,据我观察,你考试从头笑到尾呀,谁让你抄了?”

  “你死不死啊,我用抄谁的吗?”

  “你笑什么?莫非你恋爱了?和老挂?我的天啊!!!”

  “你瞎说什么?老挂那是神,他是我们这种凡间女子随便玷污的吗?”

  余义和一哥端着饭也凑过来:“你先说你笑什么吧?”

  “两位哥哥,我真的没笑,别听贱霸胡说。”

  “但是我也觉得你一直在笑,你以前考试都特严肃那种。”

  “不知道,我觉得这次的题还行啊。”

  “踩铃,这说明你进步了啊,假期没少用功吧。”

  姚健也过来了:“踩铃,考得怎么样啊?”

  “我觉得还行,一会儿和你对答案。”

  “行,我要整理一下答案。”

  “我的天,你不会是考满分吧。”

  “数学我觉得我可以,一会儿答案我贴门上。”

  隔天分数都下来了。果不其然,姚健数学是班里唯一一个满分,诗懿进步不小,也考了142。最让诗懿高兴的就是历史137,一下课,诗懿就拍老挂:“看,我没给你丢脸吧。”

  “还行,我这次也就138,有点儿教会徒弟打师傅的感觉呢。”

  “分析哪失分了吗?”

  “都在主观题上,观点没答全。”

  “我也是,我尽力了。”

  “我看了鸭子的卷子,她有的观点我没有,你拿她卷子看看吧。”

  “帮我借来看看。”

  诗懿正和罗云分析卷子,姚健又从后面拍她,“考得不错呀。”

  “还行,怎么着。”

  “把老挂的秘籍借我看看。”

  “谁告诉你老挂秘籍的。”

  “谁不知道似的,借不借呀。”

  “晚上跟我回家拿。”

  “不如晚上去你家蹭个饭吧。”

  “晚上我不在家吃,要不明天给你。”

  “晚上哪吃去?”

  “关你什么事。”

  “说真的,晚上我有场友谊赛,你来看吗?”

  “和谁踢呀?”

  “三班。”

  “不去,我有事儿。”

  有什么事儿呀?”

  “哎,没事儿我也不看。”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我看不懂,所以不想看。”

  “行吧,晚上去你家拿秘籍。”

  “嗯。”

  晚上大姨店里忙,来不及做晚饭,诗懿和阿新只能去吃盖浇饭。阿新突然问:“姐,我爸要是回来住答应吗?”

  “我都无所谓。”

  “哦。”

  “怎么啦,问我这个干嘛?”

  “我怕你不同意。”

  “我都行,他没什么可以伤害到我的,他伤害的是你和老娘,你们都同意我没什么反对的。”

  “姐,你真这么想的吗?我可不愿意他回来。”

  “毕竟是你爸,万一他悔改了呢?”

  “他狗改不了吃屎。”

  诗懿听着阿新的嘟囔,心里却很明白,他一定是又发现了老贾的情况,只是不说出来怕老娘又去打架而已。

  “老弟,你有事就和我说啊,咱们商量商量。”

  “没事,吃饭吧。”

  老贾干的缺德事儿一直就是诗懿心中的一根刺儿,她是真的替大姨不值,但又能怎么样呢?除了学习,其他的事儿诗懿也帮不上忙。自己也高二了,暑假的努力没有白费,诗懿再次顺利挤进年级前100,她思考着把成功的经验落实到每一个科目上,同时她也期待着地理成绩的公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