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我的青春谁经过

第二十一章 勇气、直面和选择

我的青春谁经过 远方ZZ 19515 2020-05-14 14:46:38

  南京的湿冷诗懿已经慢慢适应,不再抱怨为什么这个天这么冷还没有暖气,回到宿舍四姐妹就抱起来。

  “老幺,你是唯一一个过年变瘦的女人。”

  “各位,我今年9月才满19好吗,怎么用这么老气的词形容我。”

  “姐姐们错了,请你吃鸡蛋。”

  “干嘛请吃鸡蛋,我想吃蛋糕。”

  “自己厕所反省一下,我们都胖了两圈了你居然祸害我们吃蛋糕。”

  “吃鸡蛋胆固醇高,比吃蛋糕可怕。”

  “真的呀?”

  “真的。”

  “汤老二,你还真信老幺呀?”

  “钱小姐,过年没去桂林去哪了?”

  “哪也没去成。”

  “为什么?”

  “听你的话和我妈实话实说,我妈死活不同意我单独出去。”

  “你和你妈说你恋爱的事儿啦?”

  “嗯,这有什么见不得光的。”

  “你妈没嫌弃林浩铭不是大城市来的吗?”

  “没有呀,说是开学了有时间带他回家吃饭。”

  “那是好事儿呀。”

  “周大姐呢?”

  “夏天已经去我家吃过好多次饭了,我也去了他家好多次,两家人还是很认可我们的。”

  “老幺,你和老二不能拖慢了我们宿舍脱单的进度呀。”

  “放心,大四前一定有着落。”

  “老二,你整天找你老乡,你老乡有没有好介绍呀?”

  “老三,我感觉我们宿舍还不如个九流学校的学生,除了考试其他时候不是去联谊就是想法子去联谊,也就老幺争气拿了个一等,我们宿舍的学习风气是不是得重新树立一下。”

  “老二,我错了,我马上到厕所面壁思过,你饶了我吧。”

  “呵呵,知道就好。”

  “不过,这学期我们的学习任务肯定很重,你们谁报六级。”

  “我大三再考,这学期排练和表演场次多。”

  “我考,还加个FOXBASE。”

  “老幺,你忙得过来吗?”

  “我觉得简单,六级我在假期的时候每天做两套题,过应该没问题,优秀估计悬乎了。”

  “我哩个乖乖,老幺你出门儿别说和我一个宿舍,我简直被你碾压。”

  “我们宿舍是不是应该奋起了,隔壁宿舍的好歹也有两个三等呀。”

  “老幺一等完胜。”

  “人家数量上碾压我们。”

  “我们的含金量高。”

  “老二你考六级吗?”

  “什么时候报名。”

  “这几天吧,最迟不过三月,六月底考。”

  “要报也行吧,我得做题才能过。”

  “四级分儿什么时候下。”

  “三月吧,不着急,过没问题,看能不能上80,有个考口语的机会。”

  “我们都没戏,你呢。”

  “我自我感觉良好,估计能上80,但也没准,所以才问什么时候下分。”

  “上80了就请我们吃饭,不上我们仨请你。”

  “成交。”

  新学期开始,诗懿每天忙得晕头转向,有好几次在八角楼里都迷路了,幸好提前二十分钟去教室,不然就真得哭了。

  姚健也挺忙的,专业课也越来越多,球也不能每天去踢了,还老往图书馆跑。尽管这样,还是忍不住总想给诗懿打电话。

  “踩铃,忙什么呢?”

  “我学习呢,这学期专业课特别多,我快奔溃了,还报了六级和FOXBASE。”

  “六级肯定能过,这个不急,就是每天练一套题就行。”

  “嗯,这个我也知道。”

  “FOXBASE就很简单,这个你应该也没问题。”

  “嗯,我觉得这个课特别有意思,所以过一点都不难。”

  “那剩下的就是你二专的课了,可能会有点多。”

  “不愧是B大拿二等的,细化问题非常到位。”

  “我就是分析分析,你就把时间都留给专业课就对了,都捋清楚了其实也没觉得有多忙了吧。”

  “嗯,不忙了。”

  “咱们是不是有时间商量商量五一的事了?”

  “大哥,还不到三月就想五月的事儿,你咋想的?”

  “昨天我爸和我吃饭,给了我点儿钱,我想和你去上海转转。”

  “这样啊?”

  “那我们是不是直接在上海见?”

  “就是想和你商量这个事儿来着。”

  “大概得花多少钱?”

  “我们俩住一间也花不了多少钱吧。”

  “不行,各住各的。”

  “你不是吧。”

  “就是,我们还是学生呢。”

  “你别多想,我是想省点儿钱,一个房间不是两张床吗。”

  “这个钱不能省。”

  “那行,听你的。”

  “我怎么感觉你还挺闲的。”

  “我也是忙完了才给你打电话的。”

  “我们大三要搬到鼓楼校区了。”

  “那太好了,你这个PKUer就快被被同化成村里人了。”

  “这里的食堂我是真吃不下去了,盼着到鼓楼能吃点儿好的。”

  “你奖学金到手了吗?”

  “早到了。”

  “多少?”

  “3000,你的呢?”

  “1500,也到手了,怎么没听你说呀。”

  “你也没问呀,放假前就到手了。”

  “款姐。”

  “就当五一的旅游经费了。”

  “我一会儿有课,不说了先挂了。”

  “成。”

  匆忙吃两口饭就去排队洗澡,有了二专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充实,没有时间让诗懿去琢磨别的事情,晚上的经济法学课,是诗懿最喜欢的一门课,老师也很风趣幽默,诗懿每次都是早早就去占位置了。

  “今天怎么来了那么多人。”

  “老师,我们都是慕名而来。”

  “哈哈,看来我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嘛。”

  大家哄堂大笑。

  “有没有同学能告诉我在你们心目中经济是什么?”

  “经济是钱。”

  “是影响环境的因素之一。”

  “是关乎国情的重要指标。”

  “很好,如果把经济比作一个人一生的经历,那会是什么?或者我们说人的一生有爱情,有回忆,有孩子,有爱人,要看病,要投资,要生活,会思念,会暗恋,会结婚,可能还会吵架,打架,离婚,或是再婚。”

  “老师,我认为是全方面的投资。”

  “是市场经济也是计划经济。”

  “老师,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人的一生比作经济?”

  “问为什么的那个同学很好,这就是今天我们要讲的内容。”

  课堂又一阵轰笑。

  “学习经济首先是要有一点财务基础知识的,相对于这些财务知识一专学金融的同学一定不会陌生,其他专业的就稍微吃点儿亏,我现在就来简单讲一下:我把经济比作一个人,那么人就是固定资产,年龄就是累计折旧,爱情就是无形资产,家庭就是负债,爱人就是应付账款,孩子就是其他应付款,打架是营业外支出,生活是持续经营,暗恋是呆账,结婚是合并报表,回忆是财务分析,看病是费用,吵架是坏账准备,离婚是破产清算,再婚是资产重组。我不知道我这样比喻大家都能理解了吗…………”

  在N大,总有很多这样的明星老师,不仅学识渊博还很风趣幽默,每次上课都会吸引很多其他系的学生来听课,课堂的氛围被老师带动得恨不得永远不要下课。

  “老幺,我冲牛奶,你喝吗?”

  “喝点儿你的雀巢吧,其他的牌子我都喝不惯。”

  “我小时候爱喝力多精。”

  “我也喝过,觉得奶味儿重的还是雀巢。”

  “老大,帮我泡一杯吧。”

  “看着你挺累的,后悔学二专啦?”

  “没有,可能是吃不好睡不好的缘故吧。”

  “别太累了,我有时觉得你就是太要强了,思危思想太重,有些东西可以分担给男朋友的,所以你赶紧找一个来解解压。”

  “嗯,找到了请你吃大餐。”

  “需不需要给你介绍一个D大的,我让夏天给你问问。”

  “谢了,找也找N大的呀,为了下一代优化基因。”

  “你这是理性分析问题啊。”

  “逗你玩呢。”

  “怎么没看见汤慧。”

  “去图书馆了。”

  “咱们宿舍除了钱程都报了六级,看来都要发奋图强了。”

  “钱小姐是夫唱妇随。”

  好累,今天早点睡。

  “周丽,聊聊你见家长的细节呗。”

  “也没什么,就是夏天先去我家吃饭,然后我又去他家吃饭。”

  “我说的是细节。”

  “细节?就是问我家里有什么人,爸妈的工作,问我什么专业,没了。”

  “就问这些?没问问你家亲戚之类的。”

  “没有呀,怎么了?你是不是过年相亲去了?”

  “没有,我就是好奇。”

  “老幺,你不像是会撒谎的人啊,有情况和姐妹们说。”

  “我会的,有你们的经验,我踏实多了。”

  “你妈没问问夏天家的情况?”

  “不也就问这些吗,其他没问,我妈可满意了,恨不得我毕业就嫁。”

  “再处处呗,还有两三年呢,就那么着急?”

  “我还行吧,虽然在同一个城市,每星期也见一面,但是也还是有见不够的感觉。”

  “这就是热恋中。”

  “睡觉,每天都觉得缺觉。”

  诗懿坐在床上看书,小桌板是进学校的时候舅妈送的,本来还以为多余占床位,现在看来已经是离不开的战友了,虽说到了春天,但是南京的春天也是很冷的,诗懿根本不敢下楼学习,虽然坐床上看久了腿会麻,但是总好过冷,这就是个坎儿,总也迈不过去。

  下午的课不多,诗懿早早回宿舍。

  “吉他社团招人,你们谁要去?”

  “我没艺术细胞。”

  “我也没那个天份。”

  “乐器类都没戏,不招主唱吗?”

  “我今年不打算参加任何社团,到鼓楼再说吧。”

  “老幺,你不是打算参加的吗?”

  “这学期是不行了,太忙了,大三再说吧,还有你那个主唱和乐器我都不行,还有别的社团吗帮我留意一下。”

  “钱小姐,你是不是有点儿本末倒置了,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主的。”

  “我周大姐一发话,我怎么感觉脊梁发冷呢。”

  “我哩个乖乖,虽然这话听着就不是发自内心,但是我还是很高兴。”

  “老幺,晚上哪个食堂吃饭?”

  “你们不用等我,我晚上吃个包子就行,今天想洗头,得快点去洗澡,晚上有大课。”

  “看看你忙得那个样儿。”

  “晚上的饭是不是各吃各的呀?”

  “是你想各吃各的吧,你去吧,我和周丽吃。”

  “那我走了哦。”

  “赶紧走,省得碍我们的眼。”

  “走了。”

  “周丽哪个食堂吃饭?”

  “八食堂吧,我必须得去图书馆了。”

  “要不我们现在先把饭打回来,吃完饭洗完澡再去图书馆。”

  “那还是就近吃吧。”

  “明天是不是上实变函数与泛函分析?”

  “嗯,开学一个月还没记全课表吗?”

  “就是想再确定一下。”

  “怎么了,有那么抗拒这门吗?”

  “没有,觉得这学期的这堂课实在是无聊,有点选错的意思。”

  “我觉得还行,以后你得遵从内心,不然就是浪费时间。”

  “我想选行为经济学呀,你们不是都嫌学分低吗?”

  “主要是老幺不想选,她总喜欢学分高的。”

  “下学期我一定遵从内心选课。”

  图书馆的位置永远属于长期扎根在那儿的拼命者。

  “周丽,我们又晚了,没位置。”

  “6点半就晚了?”

  “人家买个包子5点半就来了。”

  “顿顿包子?”

  “你以为呢,都是玩儿命学的主。”

  “哎,我借点资料吧,拿去教室做得了。”

  “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借了书又往教室赶。

  “我的天啊,没到考试怎么每间教室都那么多人。”

  “没办法,都开始发奋图强了。”

  “随便找一间吧。”

  “找间女生多的。”

  “为什么?”

  “有些男生不是很爱洗澡,味儿大。”

  “嘿,还真有你的。”

  好不容易熬到星期五,,诗懿长长舒了口气。

  “老幺,叹什么气呀?”

  “终于可以回家了。”

  “你每周都回,怎么了能让你如此兴致不高。”

  “总感觉时间不够用,平常洗澡太快,吃的东西不和口味,回家就相当于休养生息了。”

  “得亏你没有去Z大,浙江菜都偏甜,你爱吃辣,吃就不和口味了,天气湿冷还没暖气,你又那么爱洗澡洗衣服,我现在都能想象没有你亲戚在的城市你估计得疯。”

  “那我宁可去R大了,起码冬天有暖气,澡随便洗,衣服随便干。”

  “如果老家的大学也不错读老家的也很好。”

  “哎,老家大学确实一般,不然我费什么劲儿考出来呢。”

  “也是。”

  “照你这样的想法你工作是留在南京还是回BJ?”

  “现在还没有想这个问题,我想考研,等考上了再想。”

  “万一没考上呢,我说的万一。”

  “万一没考上可能就工作吧,具体得看了,不着急想这些不切实际的问题,到了那时候自然就有想法了。”

  “也是,我们现在想这些都是庸人自扰。”

  “钱小姐,一会儿的体育课你还穿皮鞋?”

  “回来放书的时候再换。”

  “凭什么体育才1个学分,我们可是拼了老命的呀。”

  “没有含金量的学科可不就1个学分。”

  “老幺,我就知道,如果不是通修你绝对不会选。”

  “哈哈,说对了。”

  “线性代数4分,这个最适合诗懿。”

  “这个通修,谁都适合,我们班好像没有这门挂科的吧。”

  “你和班里的人特别是男生也不是很熟吧,怎么知道谁有没有挂科。”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体育课的时候有人最爱议论这些了。”

  “咱们班也出这等妖孽?”

  “哪没有些是非精呢。”

  “说得也是,但只要说的是事实,就不是是非,顶多算是言论自由。”

  “老幺,你这句言论自由特别的官腔,我看好你哟。”

  “这高帽我可不戴。”

  “我就想不通中国近代史纲要居然是通修,还3个学分。”

  “我觉得老师上得很好呀,你看把中国上下五千年的经济分析得多透彻。”

  “我只爱纯理科的东西,粘上一点文科我都堵心。”

  “你的意思就是语文要是能多考30分就Q大了是吧。”

  “我语文确实不行,上100都是烧香求来的。”

  “那你可得虔诚点儿,这学期你有可能因为这门拿不到一奖。”

  “我有个三奖就满足了。”

  “我觉得这个大课吧,人有点少了。”

  “金保和产经都有100多人,还少?”

  “我看了电视,都是好几百人的大课,其中有帅哥拿水或者奶帮占位置。”

  “呵呵,汤慧,你是不是想得有点多。”

  “你俩都有着落了,还不兴我想想吗。”

  “二姐,我陪你想。”

  “老幺,你铁石心肠想的满脑子都是学习,不配合我站在同一个思想高度。”

  “哎哟,我们的汤二姐这气势是要有什么下一步目标要实现了吗?”

  “大三必须找份家教,我以后都要顿顿吃大肉。”

  “你不是一直无肉不欢吗?”

  “你们没发现快五一了吗,我要省钱出去旅游,我很久没吃肉了。”

  “好像是呢,二姐,今天吃饭刷我的卡。”

  “老幺,仗义。你们俩呢?”

  “行吧,我们每天轮着让你刷好吧。”

  “呵呵,真是仗义,刷卡就不用了,回家给我带好吃的回来。”

  “老幺,你五一还有同学来吗?”

  “有两个男的。”

  “又是你高中同学?”

  “嗯,我打算在南京玩两天然后去上海玩三天,6号坐车回来,你们谁要去上海?”

  “老幺,我打算去杭州。”

  “周丽、钱程你们呢?”

  “我们打算和男朋友去LYG玩几天。”

  “汤慧,我晚上回去和我同学商量一下,看看是去上海还是杭州。”

  “西湖美景,我早就计划去了。”

  “我不是有个初中同学在NLG吗,上星期他还问我五一想不想去杭州呢。”

  “哈哈,如果你去我们就一起做个伴。”

  “我高中同学说想去上海,因为是高中同学先说了我又答应了,如果现在改去杭州我就得问问他们的意见。”

  “如果你高中同学没去过杭州可以说说我们一起去的。”

  “晚上我回家吧,商量好了和你说。”

  回家是诗懿每周最大的放松,和佳佳聊聊学校的趣事有时是可以赶走身体的疲惫的。

  “表姐,吃饭去。”

  “我想吃哪个厨师长的蒜香排骨,你想吗?”

  “想啊。”

  “小舅,明天让那个厨师长给我们开小灶行吗?”

  “你要吃什么?”

  “蒜香排骨和麻辣鱼。”

  “好,明天我让他来做。”

  “那我们去食堂吃饭,你去吗?”

  “你们去吧,一会儿我有个会。”

  “舅妈今天怎么还没回来呀?”

  “家长会都那样,散会了还问个不停,你说问了不也那样吗。”

  “我高中大姨一次家长会都没去开过。”

  “你成绩好,又规矩,去不去都行。”

  “我成绩不好,中不溜,去也就这样,不过大姨从来不说我成绩,总是给我钱花。”

  “爸,我也想去BJ上高中。”

  “你别扯,江苏是独立高考,BJ不适合你。”

  “哎,我亏大发了。”

  “闺女,你怎么亏了?”

  “表姐在BJ都有自由,想去哪去哪,二姨妈还给钱花,我在这里上学什么都没有。”

  “佳佳,如果学习不好老师天天找家长,那也是没钱花,也得挨骂的。”

  “爸,真的呀?”

  “你看你表哥学习不好,被你二姨夫抽得满地找牙。”

  “表姐,表哥真的被抽了?”

  “你应该问表哥正骨水哪里有批发。”

  “打那么惨啊?”

  “他有一次家长会是我帮他去开的呢,不然肯定被他爸打死。”

  “那我不去了,我怕挨骂。”

  “就在南京好好待着吧,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高中,再报个军校,你算是解脱了。”

  “嗯,你表姐说得对。”

  “爸,我不去军校,太苦了。”

  “军校多好呀,多少人想来还来不了呢。”

  “那么好表姐又不来。”

  “以后你表姐肯定后悔。”

  “我才不信你呢。”

  “佳佳,以后表姐毕业没着落就马上参军。”

  “不要和你聊天了,全都忽悠我,表姐,吃饭去,再晚没有我想吃的菜了。”

  “小舅我们吃饭去了。”

  “去吧,回头帮你舅妈带点儿饭菜回来。”

  “放心吧,我记着呢,看我都拿好碗了。”

  “还真没白疼你。”

  下了楼,佳佳跨着诗懿的手,“表姐,我怎么觉得学习那么难呢?”

  “看你对自己的要求了,如果你只是想学好,随便考个大学不挑专业就行,以你的成绩不难,若是想拔尖,考个好大学,选个好专业,那就得拼命了。”

  “你们班的人都玩命学吗?”

  “高三那会儿大家都拼了,全力以赴的学,你表姐我拼尽全力也就在班里30多名年级前90都进不了,总在90的边缘徘徊,你说我堵心吗。”

  “说明你们班的总体成绩好。”

  “聪明,我们班的确是按成绩排名考进去的,基本都是高二时的年级前100,我当时以为我考不进了,谁知前一百里有40个几个人选了文科,剩下的都是理科,我刚进班里是倒数第十名,真是奔溃了。”

  “那你挨骂了没有?”

  “没有,我们班就算是倒数也可以考个挺好的大学,高三其实挺残酷的,成王败寇就在那三天,平时成绩再好但是那三天你发挥不好也没用,平常成绩还行,在那三天超常发挥你就是成功的,所以高三除了拼学习方法和毅力,其实也拼的是心力,而心力又是靠高一和高二去磨练的,我总结的就是做到从容你就成功了。”

  “表姐,听你说得我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

  “哎呀,学习没那么可怕,实在不行不是可以去当兵吗。,不至于吓成这样。”

  “当兵太苦了,我还是好好读书吧。”

  “我是觉得军训我都吃不消,当兵的身体素质我是不具备的,如果不是到走投无路我是不打算走这一步的。”

  “你都拿奖学金了,不用走了。”

  “这都没什么,稍微努把力三奖都是信手拈来的事儿,我们年级一半的人都是可以拿奖学金的,只是拿几等的问题。”

  “表姐,今天的酸甜排骨好好吃。”

  “先打两份带回家,再来份青菜。”

  “急什么。”

  “好吃的菜一会儿就没了,赶紧要两份。”

  “哦,对对。”

  “佳佳,你知道军校唯一让我觉得不错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你不是不爱军校吗。”

  “伙食好,还有就是入学就算工龄,以后进单位就占便宜了。”

  “真的吗?”

  “嗯,你爸说话你怎么都不听呢。”

  “没注意呗。”

  “赶紧吃,吃完了学习去。”

  “哦。”

  刚做完一套卷子,舅妈就回来了。

  “舅妈,我帮你把饭热热。”

  “好。真是累死个人。”

  “你是心累吧。”

  “成绩好的稍微有点儿掉,爹妈就急得不行,成绩不好的一直上不去,爹妈也着急,你说我嘴都说干了才能走。”

  “几点散的呀?”

  “不到5点就散了,到家9点。”

  “我的天,将近4个小时,全班又挨个儿轮着说一遍呀。”

  “那可不,最后一个家长把我送回来的。”

  “有顺风车坐也行啊,没白说。”

  “饭热好了吗?”

  “好了,买了两份排骨,你的最爱,可劲儿吃吧。”

  “真是饿死我了。”

  诗懿笑笑正要回屋看书,电话响了。

  “估计这个点儿是姚健的电话,去接。”

  “哦。”

  诗懿速度接起电话。

  “都响半天了才接。”

  “刚要回屋学习你电话就来了。”

  “那么勤快干嘛。”

  “和你说个正事儿,五一假期我舍友去杭州玩儿,我也挺想去的,你怎么想的?”

  “我都可以。”

  “反正我是哪里都没去过,我都想去,我初中同学也去杭州,我想人多去也热闹,就想着一起去呗。”

  “那行,就和你的同学一起吧,你初中同学我还没见过呢。”

  “嗯,他在NLG,学通信工程的。”

  “那行,你和你同学说吧,我们一块儿去。”

  “你还是打算30号旷一天的课吗?”

  “嗯,少上一天也没事吧,何必那么纠结呢。”

  “嗯,那你自己打车过来,我在校门口等你。”

  “我让我爸去订30 号的票。”

  “已经订了?”

  “没有,过两天吧。”

  “这次五一就我们两个吗?”

  “还有老挂,我现在等他的信儿呢。”

  “为什么?”

  “我铁定是30号一早就走,他要是不旷课我就帮他订1号直接去杭州的票。”

  “也行,你们商量吧,到时你和他一屋,我和汤慧一屋,正好。”

  “那你初中同学呢,有伴吗?”

  “也是和同学吧,一个寝室的。”

  “那就是六人行呗。”

  “基本就这样了。”

  “那我一会儿再和老挂商量商量,决定好了再给你电话。”

  “成,那我挂了。”

  正要进房间,被舅妈叫住,“五一你还有同学来吗?几个呀?要早点和你舅说,让他安排。”

  “我们可能去杭州玩几天。”

  “玩几天?”

  “还没商量呢。”

  “你先想好了再和我说,和谁去,去哪,去几天。”

  “嗯,我知道了。”

  佳佳到客厅倒水。

  “妈,表姐那么大了去哪里还要汇报呀?”

  “再大也是个孩子,去哪不得和大人说吗?”

  “姚健哥不是陪她一起的吗,你担心什么?”

  “你作业写完啦?”

  “没有还不赶紧的。”

  “哦。”

  佳佳朝舅妈做个鬼脸,极不情愿的进房间。

  青春期的骚动是种默契也是种信任,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考六级了,诗懿也加紧了做题的进度,看着自己的计划表,每完成一样都是满满的成就感。

  五一的假期很紧凑,因为要去杭州玩几天。

  接到姚健的电话,诗懿就带着佳佳到校门口等,佳佳更是期待,在她眼里,能考上Q大的人都是神。

  “表姐,姚健哥怎么那么久,早知道我先喝口水再下来了。”

  “我就说你着什么急嘛,我也没带钱,你就忍着吧。”

  “表姐,你猜我的嘴巴为什么总在动?”

  “我哪知道。”

  “你先猜下呀。”

  “猜你在无声的骂我。”

  “不是,我在假装喝水。”

  诗懿翻个白眼儿,“看来你是真的渴得不行了,要不你先回去,我一个人等就行了。”

  “我都等那么长时间了,就再忍忍。”

  正说着他们就到了。

  “姚健哥,你怎么那么晚呀?”

  “我都是这个时间呀。”

  “老挂,你居然也跟着他逃一天的课?”

  “我那课不是很重要。”

  “玩儿重要。”

  “姚健哥他是你同学吗?”

  “是啊,也是你表姐的同学呀,叫罗云哥,Q大学计算机的,可以封他做你偶像了。”

  佳佳有点不好意思,“哎呀,你也是我偶像。”

  “老挂,这个长假得尽兴啊。”

  “必须的,攒了两年的钱才敢来呀。”

  “老挂,你是拿着国家的奖学金在我们面前得瑟啊。”

  “好像你没拿似的。”

  “我拿的是院级好吗,你拿的是校级,都不在一个量级。”

  “行了,已经答应包你旅游的吃住行了,你还想怎么样。”

  “挂兄,仗义啊。”

  “老挂,你就这么让他讹你呀,奖学金拿了多少?”

  “没多少,我参加数学竞赛拿了一个,还有一个也是一奖,一万多一点吧。”

  “老挂,你行啊,我和姚健加一起都没有你多啊。”

  “你俩就努力吧,我这学期放慢节奏,得多走走看看才不白瞎了我的青春呀。”

  “行了,你青春里全是牛逼傲骄的经历,我们上哪跟上你节奏。”

  “你可别口是心非回去苦读碾压我就不错了。”

  “为了超越你踩铃在N大给他介绍一个,也让他有点儿牵挂,只有他分分心我们才有机会反超。”

  “你不早说有这茬,假期就直接约见面了。”

  “他不狂我能想出这招儿吗?”

  “你俩可真行,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客气客气。”

  舅妈对诗懿的同学来家玩儿总是特别上心,早早就准备好了水果和小吃,怕他们来的时候肚子饿。

  进门诗懿就介绍,“老挂,这个我舅妈。”

  “阿姨好,给您添麻烦了。”

  “舅妈,这是罗云,我们班最有性格的班霸,保送Q大专业不是自己想学的就不去,非得自己考。”

  “真是我们佳佳学习的榜样。”

  “哪里哪里,阿姨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都是运气好而已。”

  “听诗懿说你们去杭州玩三天,4号回来,5号和6号让他小舅安排个车带你转转南京的景点,晚上再送你们去火车站。”

  “嗯嗯,那我全听安排了。”

  “赶紧洗洗,早点休息,明天还得赶火车呢。”

  “表姐,我也好想和你们去杭州玩。”

  “你中考完就能痛快玩了。”

  “好吧。”

  “佳佳,你中考完来BJ,哥哥一定天天领着你玩儿,长假对于毕业班学生太重要了,你忍着,再过一个月就该考试了,加油。”

  “知道了。”

  “我平常怎么说她都不停听,还是QB的高材生说她才有用。”

  “舅妈,看您说的,您可是教出QB的人啊,我们哪敢居功呀。”

  “姚健,你这张嘴舅妈都说不过你。”

  “罗云哥,我教你用我们家的淋浴。”

  “好的,那就谢谢你了佳佳。”

  “你们就背个包,东西也不多。”

  “我哪次不是就背个包。”

  “这次不是还要去杭州吗,换洗的不多带点儿?”

  “没事儿,换换内衣裤空调一晚上就干了。”

  “你怎么做到的?”

  “我就把衣服拿衣架勾在空调出风口,一晚上就干得透透的。”

  “大哥,人才啊。”

  罗云洗完出来。

  “衣服怎么洗?”

  “你先放洗衣机,等我洗完咱俩的衣服一起洗。”

  “你赶紧的。”

  “踩铃,你舅舅家真大。”

  “还行吧,部队的房子都这样。”

  “都有谁来你这儿玩过了。”

  “十人帮就除了乔峰和韦君没来,其他人都来过了,张建还带了女朋友一起来的。”

  “全都住你舅舅家吗?”

  “嗯,打地铺,三个人一个屋,热闹到不行。”

  “你舅舅和舅妈可真好客。”

  “嗯,特别喜欢热闹,但是我舅妈厨艺不行,所以我们都是吃学校食堂。”

  “做一大波人的饭还是吃食堂方便。”

  “不是,我们周末回来也是吃食堂的,我舅妈带毕业班,平常也很忙,就算不忙我们也不爱吃她做的饭,因为难吃。”

  “真的假的?”

  “真的,姚健第一来我舅妈就给他做了一个白水煮面,呵呵,我和佳佳都没怎么吃,姚健不敢说难吃就全吃了,结果难受了一天。”

  “那我吃食堂。”

  “明白人啊。”

  “我以为姚健晃点我呢,原来是真的。”

  “真的真的。”

  “我和姚健住你的屋?”

  “嗯,我和佳佳一屋,我屋里床单被子都给你们换了新的。”

  “我俩大男人睡一张床是不是有点儿突兀啊?”

  “你们一人睡一头凑合睡一晚吧,明天就去杭州了。”

  “嗯,票都买好了吗?”

  “嗯,我舅让司机都给我们买好了,我们下了火车就把回来的车票先买好再去酒店。”

  “完了,我们还没买回BJ的车票呢。”

  “不着急,我舅会让司机买好的,你就只管放心好了。”

  “还是有家人在的城市方便呀。”

  “嗯,这是唯一没让我后悔在这读书的理由。”

  “BJ怎么就不能待了呢?我觉得BJ更适合你,有我们这些老同学,也有对象在这儿。”

  “冥冥之中都是命运的安排。”

  “你还信命呢?我看你上学那会儿拼成那样,特别不像信命的。”

  “我那时赌好吧,万一考上了呢。”

  “N大不错,我来之前查了一下南京这座城市的资料。”

  “你才像是真的来旅游的,他们之前来都是走马观花,胡吃海喝。”

  “杭州我也查了一下,这次我们就待三天,去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地方就算没白来了。”

  姚健洗完澡出来。

  “聊什么呢,那么起劲儿。”

  “我们说杭州去哪呢。”

  “我们都查了资料了,我都计划好路线了,下车买份地图看看就知道大概方位了。”

  “那行,找地儿你们男生最适合了。”

  “早点休息吧,衣服明天起早再晒。”

  “行,快1点了。”

  诗懿和汤慧还有邱明约好在车站的进站口见面,大家都很准时。

  诗懿拉着邱明,“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初中同学邱明,现在NLG,通信工程专业。”

  “大家好,我是诗懿的老乡兼老同学。”

  “这是我大学同学汤慧,高中同学姚健、罗云。”

  “也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大学同学,也是舍友江新城。”

  “哈哈,我们就一行六人,玩得愉快了。”

  汤慧指着姚健说,“诗懿,你的这位同学好像每次放假他都来南京呢,你俩是不是?”

  诗懿不好意思的笑笑,“你看他旁边那位怎么样,Q大计算机的高材生。”

  “太瘦弱了,不是我的菜,但是我很仰慕。”

  “拉倒吧,古时候给这样的有为青年封一雅号,叫文弱书生。”

  “我喜欢高大,壮实的。”

  “你怎么没去工地寻个搬砖的呀,够高大,够壮实。”

  “老幺,你活腻了是吧。”

  “不敢不敢,二姐有吩咐就直说。”

  “你同学里有没有高大的,给姐介绍一个。”

  “一会儿你自己问啊。”

  “我也是要点脸儿的人好吧。”

  “我们先进站,等坐稳了再说呗。”

  大家很快找到座位,都是一个背包,往行李架一放,邱明拿出6副扑克,“有没有人会玩拖拉机的。”

  诗懿心领神会,“就是双升。”

  “我们读高中的时候也玩,大家都会吗?”

  “我不会。”

  “二姐,那让邱明教你,我水平不行,就看看这些男生过招。”

  “老幺,你是不是迁就我呀,我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她是真不行,谁和她一伙儿都得被反抠。”

  “二姐,你听听,有人无情的攒我老底,他现在是给个机会让我观战学习。”

  “诗懿,汤慧为什么叫你老幺呀?”

  “嗯,我宿舍最小呗。”

  “那你有特权了。”

  “我的特权就是每天打扫卫生。”

  “不是吧。”

  “是真的,姚健你特心疼吧。”

  “这是谁出的主意,我得请她吃饭,帮我培养了一个爱劳动的媳妇儿。”

  “啊?你们是一对呀?老同学,今年聚会老师问你的时候你居然半点都没透露呀。”

  “呵呵,我没好意思说呢。”

  “老幺,你居然也有了,现在咱们宿舍就剩我拖后腿了。”

  “我不是嫌弃他太懒吗,万一不受我影响我好立马踹了他,换个勤快的。”

  “踩铃,注意你的思想觉悟啊。”

  “你先说说那个培养我爱劳动那个事儿。”

  “这个事儿过去了,说说你在N大里发现有爱劳动的男生吗?”

  “B大有勤劳的女生吗,就是那种你踢完球还追着帮你洗衣服那种。”

  “我说你俩能别那么逗吗,B大没有,Q大有。”

  大家都好奇了,“真的呀?”

  罗云一本正经的说,“本来长得就磕碜,再不勤快点儿还有人要吗。”

  “切!!!!”

  “真的,我们Q大的男生自己学校的不找,就喜欢找B大和BW的。”

  “为什么?”

  “找B大是因为两所学校挨着近,一墙之隔而已,约吃饭方便,骑车就到,找BW是因为那学校的女生真的又多又漂亮。”

  “说实话,QB不缺才女缺美女。”

  “老挂,你今天这番话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踩铃,我就说老挂表里不一吧,你还非不信我,今天见识了吧。”

  “贱王,原来你可劲儿在踩铃跟前说我坏话呢。”

  “我说的事实好吧。”

  “我们汤二姐想找个BJ的,高大壮实的,你们各自看看你们学校有没有。”

  “南京没有高大结实的吗?”

  “太远了没有感情基础也不现实啊。”

  “可以先做笔友开始,如果聊好了我们可以约个假期见见。”

  “乔峰怎么样?”

  “哦哟,我怎么没想到呢,乔爷还单着呢。”

  “以前我们班的劳动委员,187的大高个儿。”

  “现在又长个儿了,窜190了。”

  “真的假的?”

  “真的,原来和我一般高,现在比我高点儿。”

  “姚健,你多高?”

  “188呀。”

  “怎么BJ孩子都那么能长个儿吗?”

  “我们班也就他俩个稍微高点儿,其他的也都是一米七多的正常范围。”

  “汤慧哪人啊?”

  “我延边的。”

  “哪啊?我都没听过。”

  “吉林那边的,靠近朝鲜。”

  “还是不知道。”

  “不过都在BJ倒车吧,下次来BJ别急着走,我介绍乔爷你认识一下。”

  “我看就暑假吧,我去BJ待几天再回家。”

  “行,住我姨家,玩几天再回去。”

  “看看,脱单这事儿迎刃而解。”

  “真的脱了再邀功吧。”

  “老幺,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一的国庆呀。”

  “天啊,骗了全宿舍的姐妹呀,说吧,怎么补偿我们的精神损失。”

  “我说你们怎么就那么后知后觉呢,我去了那么多次,每次都请你们吃饭,铁打的我,流水的其他同学,怎么就那么难发现呢?”

  “你媳妇儿成天埋头苦读,也没听她提起,我们哪知道你怎么回事儿。”

  “踩铃,我说什么来着,你这是给自己留后路呀。”

  “老挂,你成心的是吧。”

  “幸好我看得紧,五一十一必到,周末电话查岗,千里之外的上纲上线还是很有必要的,汤慧学着点儿,万一和乔爷成了这招儿好使。”

  “BJ太远,万一汤慧留在南京呢,邱明给介绍一个。”

  “我们学校男生多的是,就怕汤慧看不上。”

  “嗯,你早不吭声。”

  “我这哪有说话的份儿啊。”

  “回去立马介绍。”

  “新城,你把你老乡介绍给汤慧。”

  “新城哪人啊?”

  “盐城的。”

  “没听过也没去过。”

  “你说你们还去过哪吧,抱着BJ城住十辈子得了。”

  “等我有钱了,带你走向世界。”

  “我等你带我走街窜巷。”

  “要求那么低呀。”

  “起开。”

  “新城,我怎么觉得你说话一股山东味儿呢?”

  “有吗?徐州的说话才带山东味儿吧。”

  “我们班有个徐州的,我一直以为他是山东的。”

  “还开战吗?”

  “必须战啊,诗懿一人一副没问题吧。”

  “都行。”

  “汤慧,学着点,你未来的男朋友特别爱打双升。”

  “邱明,不带这么聊天的。”

  “老幺,我觉得这是趋势,放心,我今儿个必须把双升学会了。”

  车厢里弥漫着六个人的欢笑声,时大时小,有总结,有教导。打牌也是场脑力的竞技,引得坐前后的人也来观战,也许是受了他们的渲染,隔壁座的几个人也开局了。汤慧是个言出必行的女孩,说要学会果然在邱明的教导下,才打了几次拿牌和战术已经有模有样了。一次特别没素质的旅程在列车员的多次提醒下三个多小时过得好快,杭州站到了。

  出了站就有卖地图的,姚健先买了份地图再和汤慧研究了一下,邱明和罗云负责排队买4号回南京的车票,诗懿和新城看行李,大家各自分工。最后决定住火车站附近的宾馆,把行李放下,已经快1点了,在宾馆附近找了个馆子随便吃了点,第一站的景点是灵隐寺。

  真不愧是中国最早的佛教,大中午的人都多得不行。

  “是不是门票便宜的地方人都特别多。”

  “听说求愿很灵的,你说香火能不旺吗。”

  “书上说西湖有四季,灵隐各不同。”

  “一会儿一定得去飞来峰。”

  “为什么?”

  “王安石的《登飞来峰》写的就是这里。”

  “我的天啊,老挂你这文学素养无人能及。”

  “不是告诉你我来之前查资料了吗。”

  “好像飞来峰单卖票。”

  “14呢。”

  “来都来了,不差这14块吧。”

  “没看我勒紧裤腰带吗?”

  “邱明,初中的时候没怎么没发现你搞笑的天赋。”

  “现在发现了劳驾介绍点妹子过来。”

  “汤慧可以吗?”

  “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我们宿舍的没了,看看我们班吧。”

  “成了请你吃饭。”

  “先说好来我们学校吃啊。”

  “肯定呀。”

  “你妈给你几多生活费?”

  “800,怎么的,够交个女朋友吗?”

  “我们学校的女生朴实,就在食堂吃是够的。”

  “你们什么时候逃离农村?”

  “大三吧。”

  “到鼓楼可以经常约出来逛逛了。”

  “你还是个男的吗,那么爱逛街。”

  “L城男人爱逛街你是第一次知道吗?”

  “嗯,那倒是。”

  “你们俩聊什么呢,说普通话。”

  “姚健,马上就是广西女婿了,不学两句L城的话吗?”

  “哈哈,你教两句呗。”

  “上山要气绝了,下山教你两句。”

  “得嘞。”

  “你们快点儿,别聊了,六点下山还能去西湖边溜达溜达。”

  “好嘞。”

  “不过我觉得我两腿打飘,估计再去西湖要打车了。”

  “三个人一架,平均也没多少钱,我赞成。”

  “有没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这句形容这座峰还不至于,我小升初的暑假去了泰山,登顶那一刻居然觉得我身边都是仙气,泰山能配得上这句。”

  “我倒是觉得寺内那两行字意义深远。”

  “人生哪能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

  “就是让你别贪心,知足就是福。”

  “赞同。”

  “谁那么有远见,看透凡间尘世。”

  “济公他老人家。”

  “踩铃,你也看过济公?”

  “废话,小学暑假天天放。”

  “我以为就我们没事看着玩儿呢。”

  “我天天写完作业就看,现在暑假都不播了,改播还珠格格啦。”

  “我妈恨不得抱着电视看,后来就租碟看,和老板关系铁着呢。”

  “还珠2好看吗,我是一集都看不下去。”

  “还珠1你看了吗?”

  “有一集没一集的看,我就是觉得太闹腾了,实在看不下去。”

  “你就爱看柏原崇,其他的都入不了你法眼吧。”

  “还是你懂我啊。”

  “我的媳妇儿必须明白呀。”

  “你俩能不恶心人吗?”

  “没让你走我们后头。”

  “你俩就不能使劲儿走前头去膈应其他人?”

  “得得得,看在你请门票的份上,我们走快点儿。”

  “速度点儿。”

  “一会儿打车也包了吧。”

  “马上消失就包了。”

  姚健拉着诗懿就跑,把后边的人都笑疯了。

  “不至于吧,我都快没气了。”

  “行了,省点儿算点儿。”

  “我们真不给老挂份子钱呀?”

  “不用给,他的奖学金真的比我俩加起来都多。”

  “这不好吧。”

  “你放心吧,住店的钱我给他出。”

  “我说你怎么住店的钱他要给你钱你说回去再算。”

  “那景点门票钱呢?”

  “景点门票也没多少钱,饭钱车钱这些小钱就让他出得了,多也多不到哪去,少也少不到哪去,我们俩大男人不像你们女生算那么细。”

  “哦,我说你怎么变那么抠门了。”

  “你没觉得我爸妈离婚了我反而比高中的时候口袋松动点儿了吗?”

  “没觉得你大富大贵呀,怎么你爸觉得亏欠你就多给你生活费呀?”

  “算是吧。”

  “今天挺高兴的,就别提扫兴的事儿了。”

  “我就那么一说。”

  “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心里有恨。”

  “还是我媳妇儿懂我啊。”

  “行了,快走吧,老挂还想去西湖边看夕阳呢。”

  “打车几分钟就到了,大概15元。”

  “不打车我也走不动了,脚麻了。”

  “大家都许愿了吗?”

  “必须的,不然对不起票钱。”

  “实现了必须得回来还愿。”

  “有这一说吗?”

  “那是,不然以后再来拜就不灵了。”

  “不知道谁说自己是唯物主义者,现在就唯心主义啦?”

  “咱俩还能过到一块儿吗?”

  “能,我让着你点儿。”

  “你俩能不贫了吗,西湖的落日余晖,美如诗画我们赶紧照相。”

  “老挂,你李白上身呀,今天怎么文邹邹的,可不像个理工生啊。”

  “没办法,饱读诗书的我自带光环。”

  “你也是够了,别恶心我们啊。”

  “今天是时间不够,下次再好好逛逛这灵隐寺。”

  “对呀,北高峰还没去呢。”

  “下次来还愿的时候挪一天出来逛。”

  “明天我们是西湖半日游,然后回去休息一下,晚上逛逛杭州步行街,看看杭州城的夜景。”

  “这提议不错。”

  “这西湖边上的饭店是不是会很贵?”

  “楼外楼?”

  “不是说接待外宾的地方吗?”

  “算了,我们去小饭馆吃个盖浇饭吧。”

  “邱明,好像陈翔在杭州读书。”

  “是呀,就是没有联系电话。”

  “可惜了,不然他可以帮我们做个向导,介绍点地道小吃。”

  “只能暑假的时候搞聚会了。”

  “寒假聚会的时候他没有来,这次搞聚会首先把江浙沪的同学电话先留下来,我们还有几次机会可以走动下。”

  “是的,刘霞希在无锡,黄振敏在苏州,李婷和陈丽娟在上海。”

  “就我们这几个在华东混呀?”

  “好像是,具体必须搞同学聚会记录一下才行。”

  “我们班不是建了那个ChinaRen吗?”

  “其实应该在那上面留下大家的联系方式的。”

  “只有上机课才有机会上会儿网,现在上网挺贵的,可能大家都不是很方便呢。”

  “也是,这次就错过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聚吧。”

  “你们谁见过网友了?”

  “谁有那功夫呀。”

  “秦剑拉着我去见网友,都给我们丑哭了。”

  “约哪见的?”

  “学校附近的肯德基,那俩女的点了一百多的肯德基,我假装去厕所,秦剑让她们去找位置等我们,她俩二货就真的去找位置了,趁这档口我们马上溜了,让她们在那等了两个小时,后来去聊天室把秦剑一顿喷。”

  “你俩也太坏了吧。”

  “那俩二货就是来蹭吃的,妈的随便点个套餐我们也就忍了,居然点了我一星期的伙食费,也太黑了。”

  “老幺,关键是那俩二货是把他们丑哭了。”

  “汤慧,你挑事儿,我是陪秦剑去。”

  “别把自己择那么干净。”

  “哎,看来我也得赶紧让钱程给我物色个师兄当后备才行。”

  “瞧你这张嘴,说这个干嘛。”

  “我也觉得我嘴欠儿。”

  “我们班男生也爱到学校外头上网,十块一小时呢。”

  “都魔症了吗?”

  “好多男生通宵上网呢。”

  “那咱们的奖学金就少对手了。”

  “老幺,你这脑子转得是够快的呀。”

  “西湖的晚霞赶紧照相。”

  三个一群,五个一堆,照得好不开心,这是诗懿第二次和同学去旅游,第一次还是在十渡骑马,一晃就过了三四年。

  “胶卷都回到南京一起洗吧。”

  “行,我都按人头洗了。”

  “嗯,然后找一天我们新街口吃饭的时候再拿相片我,我再把钱给你。”

  “行。”

  “我刚看见一个川菜馆,我们搓一顿,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早点起来游西湖,游三岛的船早点去排队,不然都是旅行团的人,我们就得等好长时间。”

  “嗯,就这么定了,我的腿都不是我的腿了。”

  回到旅馆,诗懿给舅妈打了个电话报平安,洗洗就睡下了。

  才七点,房间的电话就挨个响了。

  “起床,七点半大堂等,一起吃早餐就出发西湖。”

  大家的时间观念还是很强的,7点半很准时都到大堂集中。

  “我问了前台服务员,旁边那条街有家小笼包很好吃,豆浆免费,我们要不要去试试?”

  “姚健,有你在我们很省心。”

  “感谢大家的信任。”

  “果然名不虚传,杭州小笼包就是好吃,这家的肉好香呀。”

  “饿了什么都香。”

  “豆浆虽然免费,但是还是少喝点儿,到了船上不方便上厕所。”

  “没事儿,我很能忍。”

  “汤慧,你就不怕憋坏身体?”

  “偶尔一次没事儿吧,再说了才三碗不是很多。”

  “那你膀胱是够大的,承载量惊人。”

  “罗云,你损人都不带脏字儿啊。”

  “二姐,我劝你别找BJ爷们儿了,不然总有一天得抑郁。”

  “江新城,回去马上约你老乡逛浦口。”

  “我们4号回去吧,他在我们就可以约了。”

  “你们什么时候回BJ。”

  “6号晚上的车。”

  “那还能在南京待两天。”

  “嗯,罗云第一次来,这两天我们转景点。”

  “罗云没到过浦口,我们不如约6号一块儿逛我们学校。”

  “也行,下午我们再去新百转转,吃个饭,晚上我们也好赶车了。”

  “时间安排得很紧凑。”

  “6号约周丽钱程一块儿吃饭吧。”

  “我回去就给她们打电话,她们肯定不放过你们。”

  “我们准备好了,让他们可劲儿宰。”

  “哈哈,再算上我们。”

  “那就定6号,时间地点定好了告诉诗懿。”

  谁能想到吃个小笼包大家都能吃到腆着肚子出来,拦了两辆车开启了西湖半日游。幸好到得早,已经有旅游团的人在等船了,买了散客票,等了不一会就和旅行团拼船出发。

  “我觉得我们先游湖是对的。”

  “嗯,清晨的西湖雾气缭绕,空气很清新呢。”

  “上岸我们在步行到雷峰塔照相。”

  “和旅行团拼船的好处就是有免费导游的讲解。”

  “学经济的时时刻刻都在打算盘,姚健你得小心啰。”

  “是她要小心,除了一颗爱她的心我一无所有。”

  “哎哟,大清早的好冷。”

  一边听着导游的讲解,一边拍照留影,不得不说二十岁的年纪最美的不过是青春,三五知己作伴,笑得纯真,爱得懵懂。

  西湖美景美不胜收,不愧有“天堂”之称。漫步白堤、苏堤和断桥,再逛雷峰塔,虽然景点各不同,但是和BJ相比,杭州少了分庄严大气却多了分细腻精致;和南京相比,杭州又少了分油墨气息却又多了分温文尔雅。

  杭州的垃圾街其实是一条步行街,因为周围有很多高校所以很适合年轻人逛,到处都打折,吃的东西又多又便宜,大家看得眼花缭乱,正美着突然有个人走出来抓住罗云的手。

  “帅哥,要看鞋吗?我这里有刚到的新货,全都是耐克和阿迪,走嘛去看看嘛,正品99元一双,离这里不远,走路2分钟就到了。”

  不是因为便宜,就是好奇心作祟,大家都跟着那个男的走到一间巷子的平房,房间很潮,灯光也很昏暗,“看看这全是我们的新货,昨晚刚到的,看看有喜欢的吗,男女款都有,码数齐全。”

  大家随便看了看,“嗯,没有我们喜欢的,还有别的吗?”

  “这么多款都没有喜欢的吗?”

  “嗯,下次有货我们再过来看看。”

  “哦,好好,你们哪个大学的。”

  “Z大的。”

  “哦,好学校,同学有时间帮做个推销,每双鞋子我给你们提20块,这是我电话,可以随时联系一下,随便干几个月,一年学费不成问题的。”

  “好的,有业务联系你。”

  刚走出巷子,大家就狂奔着往前跑。

  “我的天啊,老挂你是怎么想的,不怕被卖了?”

  “我们六个人呢,怕什么,我想知道他想干什么?”

  “说真的,我们也想知道,也想着六个人呢有什么可怕的,不然也不会都进去了。”

  “你们女生可千万不能随便去,不然就太危险了。”

  “没有你们我们肯定是不敢去的。”

  “赶紧吃点儿小吃压压惊。”

  “哪家排队人多就吃哪家。”

  “那我们就分开排吧,都买三份吧,两人分一份,每种尝尝能多吃点。”

  “行,我买定胜糕。”

  “我买炸响铃。”

  “现在已经快2点了,我们去馆子找座点些杭州菜,你们再去买小吃。”

  “龙井虾仁,东坡肉,西湖醋鱼和叫花鸡这四个菜必点,再炒个青菜和一个汤够了吧,六个人六个菜。”

  “行。”

  一顿大餐吃得大家又是腆着肚子走出来。

  “我们好像又是吃撑了出来的。”

  “我觉得刚刚好。”

  “四男两女份量正好。”

  “先回宾馆歇会儿,我的腿要断了。”

  “现在我们逛逛就快四点了,坐车到龙翔桥那边看音乐喷泉吧,汤慧你累了我们就随便找个肯德基进去坐坐,休息一会儿蹭个空调,调整好了我们再出发。”

  “你们都不累的吗?”

  “二姐,你该减肥了。”

  “出来玩是比较累的,我帮你背个包吧。”

  “不用,我坐会儿喝个冰可乐吧。”

  “这个天喝冰可乐?”

  “我的内心像一团火,只等它把我浇灭。”

  “行,你坐着,我给你买。”

  “邱明,到外面的小店买,便宜。”

  “你们学经济的是不是对钱也忒敏感了吧。”

  “与专业无关,与荷包有关。”

  “老幺,精辟。”

  “你们宿舍的女生都这样?”

  “老挂,合着你们宿舍的都是款爷?”

  “也不是,但是不至于太精细。”

  “那是因为你们是男生,女生都那样儿。”

  汤慧喝完可乐就跟吃了还魂丹似的,一下子元气满满,走路都带风。旅游其实就是去一个别人待腻的地方我们去待一会儿。音乐喷泉很诗意,全是人在观看,拍照,很多地方都有类似的喷泉广场,只不过在异乡的感觉特别新奇而已。

  这是诗懿来杭州睡到自然醒的第一次,差一点就读Z大的她很想去看看这所差点就成自己母校的大学。

  “背个书包就能进啊。”

  “好像QB管得严一点儿。”

  “QB的保安只有寒暑假和五一十一的长假才会像个侦察兵似的盯着,其他时候也是背个书包就能进。”

  “N大好像也都随便进出,好像有没有保安都一样。”

  “好像确实是这样呢,特别是浦口,大门都没有,你可以横着进。”

  “好期待可以搬到鼓楼呀。”

  “我最想的就是鼓楼有没有合我胃口的食堂,浦口的食堂我是真的吃不惯。”

  “哪个食堂不一样,就你挑。”

  “所以瘦呢。”

  “最有名的食堂不是Q大的吗?又便宜又好吃,份量还足。”

  “嗯,的确是,所以我们兄弟院校的某人总爱来蹭饭。”

  “老挂,麻烦你点名道姓。”

  “不用那么明显吧,回头吃得我更狠。”

  “老挂,我为你们系立下战马功劳吃你几顿不应该吗?”

  “应该,应该。”

  “Z大比我想象中要大好多,没个车真不方便。”

  “11路不是永不下班吗,走到极限正好饱餐一顿。”

  “这个***像是镇校之宝吧,壮观啊,赶紧照相。”

  “靠山环水的校区简直就是块风水宝地,踩铃你就该选Z大的。”

  “罗半仙,你懂掐指一算?”

  “考研到这个学校也不错。”

  “除了你们俩我们都有可能考。”

  “天啊,我和新城没本事,陪不了你们神级的人物玩。”

  “我们继续本校,最多就是互换学校考,考出来是不可能了,只能参观参观其他学校。”

  “别让两年以后的事儿败了我们游玩的兴致。”

  “大草坪我们来几张呗。”

  “好想进图书馆看看。”

  “没有学生证进不去里边儿,我们在外面照几张留影就行。”

  “绿化不错,夏天凉快,咱们学校就是绿化少了,夏天都没地方躲太阳。”

  “老校区还是很有历史底蕴的。”

  “我想看看宿舍。”

  “应该不错的吧。”

  “我看了鼓楼的宿舍,很有年代感。”

  “百年老校住旧舍住的是情怀,住新宿舍住的是科技。”

  “神总结。”

  “刚刚进来的时候听同学说从个小门出去有一条街可以吃点儿东西,就是稍微贵点儿。”

  “拉倒吧,杭州的菜偏甜,我就爱吃小笼包。”

  “同感。”

  “今天好好逛逛,晚上去买点儿特产吗?明天一早回南京了。”

  “不买了,都是些围巾刺绣,南京也有。”

  “也是,那晚上吃顿好的就回宾馆打双升呗。”

  “二姐,你提升的机会来了。”

  杭州的旅程非常圆满,回到南京的行程就更满了,好在有李哥载着罗云满景点的转。

  “这个中山陵短期内我是不会再想来了,你们来一回我就陪一回,我现在提起中山陵就肝儿颤。”

  “不至于吧。”

  “至于。”

  “我最喜欢昨晚的夜游秦淮河,很有江南的韵味。”

  “嗯,来的同学都这么说,看来这个地方是一班人所见略同呀。”

  “老挂,明天晚上就走了,还要再买什么纪念品回去吗?”

  “我买了几把扇子和几条丝巾,其他的看看明天你们学校有什么纪念品再说吧。”

  一大早周丽的电话就到了,“中午吃饭我带夏天一起。”

  “嗯,钱程也带林浩铭。”

  “你们估计还要在学校转转吧,我和钱程约好了大概11点左右到。”

  “行,汤慧在餐厅定了位,我初中同学也来,所以今天人会多一点。”

  “你记得留几张胶卷,我们吃饭要照大合照,仅此去纪念一下我们的校园爱情。”

  “留几张哪够,得留一卷吧。”

  “行了,中午见。”

  和邱明约好了9点半在校门口见。

  “邱明,新城你们可真准时,先把相片给你,一共206张,老板说我们洗得多免费加膜按5毛一张算的。”

  “行,我一会儿给你钱,回去我再和新城算就行。”

  “来围观一下我们这**KUer吧,姚健说我都快活成村姑了。”

  “还好,在我心中你是村花。”

  “你想气死我啊。”

  “嘿,新城你老乡呢?”

  “回家了,明天才回来,只能再找时间约了。”

  “行,千万记住这个头等大事儿啊。”

  “放心吧。”

  历时两个小时把浦口转了个遍。

  “我还是喜欢鼓楼有历史的厚重感。”

  “一般百年老校的老校区都这样,新校区的设施要比老校区好。”

  “如果不看你们学校我还以为进村了呢。”

  “我刚来的时候都快哭了,这里就像个小镇,什么好东西都没有,买点儿像样的东西都得进城,这里只能买最平常的小东西,还不能要求质量太高。”

  “哈哈,太有意思了,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还以为你夸大事实,原来真有其事呢。”

  “行了,我们先去吃饭,汤慧在餐厅等我们了。”

  “餐厅在学校里?”

  “放心,不是食堂,就是学校里的小饭馆,比较好的环境。”

  “健哥,今天下血本了。”

  “我倒是盼望着出血呀,人就是不让呀。”

  “哎呀,今天让你一次流干。”

  “踩铃,你可别刺激他,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好吧。”

  “姚健,努力学习,多挣奖学金,我走出国门就靠你了。”

  “放心吧,媳妇儿。我们不着急出国门,什么时候允许我回趟你老家?”

  “先看你这顿饭再说。”

  “可劲儿点。”

  一个能坐12个人的大桌上满了菜,大家都相互介绍了自己,侃侃而谈间居然彼此都有种心心相惜,相逢恨晚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层次的交集,水平的碰撞,大家越聊越投机。吃完饭相互留了QQ号互加好友,不得不赞叹科技的日新月异让我们告别了书信。

  下午回到家,姚健和老挂收拾好了行李,姚健没让诗懿送他们去车站,因为每次短暂的相聚一转身彷佛像隔了一个世纪,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情到浓时,爱到深处”,厚厚一沓的相片就是爱情最美的见证。

  “踩铃,这几天够麻烦你了,也跟你舅舅和舅妈说声谢谢啊。”

  “没事儿,他们平时挺忙的,这次你来他们都没时间陪你转,我小舅都觉得把你怠慢了。”

  “车出车进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还有两个月暑假了,你考六级吗?”

  “我和姚健都报了,应该没问题。”

  “踩铃,你那个四级86分考口语了吗?”

  “哎,我记错时间睡过头了,没考成,打算六级看看能不能过75,过了就还有一次机会考。”

  “过级就行。”

  “这次我努力吧。”

  “本来二专课就多,能过就行。”

  “嗯嗯,你们打车走吧,别堵路上了。”

  站在窗台挥手道别。这次假期的意义就在于诗懿终于打开了心扉,勇敢的踏出了人生的第二步,爱就爱了,遵从内心的渴望,直面自己的选择,没有什么困难是两个人面对不了的。

  姚健坐在火车上想的问题和诗懿是一样的,他不会因为妈妈一句不合适就放弃他认定的人,他爱得高调,爱得纯粹,爱得理所当然却得不到家人的支持,看着一张张相片,思绪万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