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我的青春谁经过

第二十二章 工作的魅力

我的青春谁经过 远方ZZ 18957 2020-05-28 15:12:46

  诗懿考完六级走出考场,看看表已经是饭点了。

  “诗懿,考得怎么样?”

  “过是没问题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75分。”

  “过就行了,纠结那个干嘛。”

  “上次四级的口语我记错时间没考成,想着六级考好点能再有一次考的机会,弥补上次的遗憾。”

  “有时候学习的经历中是可以有一些遗憾的。”

  “没上QB已经是遗憾了。”

  “能不纠结吗,姐们儿请你吃好吃的。”

  “哎,不管了,考都考完了。”

  “吃什么?”

  “随便吧。”

  “那我们去学校外面的馆子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叫上钱小姐。”

  “今天星期六,她又不考,早就回家了。”

  “对哦,我都忘了这茬了。”

  “吃完我们再回家。”

  “我这周不回去了,有个作业要去图书馆查资料。”

  “这不是你周末必回的风格呀。”

  “没办法,这学期课太多,考试也多,不过我觉得肯定能过,这也算是种解脱了。”

  “我们现在是考完一门是一门,牵扯到毕业证和学位证的是肯定要过的,至于提升我们就只能尽力了。”

  “马上大三了,感觉这两年我们没白过,该考的试都考过了,恋爱也谈了,还四处旅游了一圈,就差没入个社团丰富一下自己。”

  “想好参加哪个社团了吗?”

  “没有,看开学有什么适合我的社团吧,反正肯定是要参加一个的。”

  “先点菜呗,边吃边聊。”

  “先点个水煮牛肉,我想吃辣的,其他的你们点。”

  “再要个红烧排骨和青菜。”

  “先上三碗米饭。”

  “大三你们不是要做家教吗,还打算做吗?”

  “昨天我们还聊着这个事儿,不知道大三课还多吗?”

  “肯定少不了,大四有大半年的时间去找单位实习,课业全都压在大三了。”

  “夏天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你先看看吧,周末补补也可以,就怕你要谈恋爱没时间。”

  “汤慧,我看你倒是挺有决心干这个的。”

  “我老乡上星期带我去了一个培训机构,基本N大的学生都要。”

  “你教什么呢?”

  “数理化英我都可以,如果我想教哪门就参加个机构内训,为期十天,我就可以当培训机构的老师了。”

  “是正规的吗?”

  “肯定呀,工资有底薪的,还有课时费,自己招学生进来还有相应的提成,我觉得还可以,我说了放暑假的时候去上两个月,他们也同意了。”

  “那你住哪啊?”

  “我老乡的同学不是在附近租了房子吗,我打算去她那挤挤,交个床位费给她,她也是在机构教化学的。”

  “那还行,你先去试试,如果行周丽也去呗。”

  “你不会谈恋爱谈一个暑假吧?”

  “不会,那我也想去试试。”

  “要不我们一起去试试,你只要想好教什么就行了。”

  “工资高吗?”

  “我老乡的同学说踏实干两个月有5000块。”

  “我学费都出来了,还有一千多的剩余。”

  “嗯,开学没几天就国庆了,你剩的钱正好可以当国庆的旅游费了。”

  “那行,你什么时候再去面试?”

  “等我们考完试吧,考完就去。”

  “那叫上我。”

  “你们加油干,我暑假估计得好好做题,为考研做准备。”

  “我俩没想考研,就想着能多挣点儿,我老家是肯定不想回去了,我想在南京扎根。”

  “那就找个南京本地人嫁了呗。”

  “有此打算,所以我现在得把头发留长,再减肥,做第一眼美女。”

  “二姐,我觉得你五一回来变了好多呢,受什么刺激了。”

  “还能有什么刺激,就是没找着合适的对象呗。”

  “我说什么打击呢,就这茬呀,无所谓吧,学校找不着说不准上班了就遇到了呢,都是缘分。”

  “老幺,你想考哪儿的研?”

  “不知道,我想考回BJ,但是BJ的竞争也很大,我还没有导师的资源,得先找导师。”

  “你男朋友没帮你找吗?”

  “找了他学校的,还有R大的,我国庆回趟BJ,见见导师。”

  “同时找两个合适吗?”

  “姚健说没事儿,考上哪个是哪个,不能死等一个。”

  “那万一BJ的没考上呢?”

  “还能咱们学校读就最好了,我是肯定想读研的,本校本院本系就比较好考。”

  “你问辅导员了吗?”

  “问了,说大四会有个评定保研的标准,也有推荐,让我也留意一下。”

  “行,要是碰上师兄师姐的,我们给你问问。”

  “嗯,感觉只有读研我才能松口气呢。”

  “这是你选择人生的方式,大家的活法不一样,我家庭条件不好,总想着毕业了多挣钱帮帮家里。”

  “周丽,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你只是本科,一年赚6万加奖金算你8万,可能就没有更多的上升空间了,目前看着是挣钱了,帮家里解决了经济问题,但是从长远来说这是很不明智的一个事儿,你又不是成绩不好,努把力考研没问题的。”

  “你说的问题我也想过,但是就是不想读了,想替爸妈减轻负担。”

  “如果单单是这个考虑,你现在可以放下了,暑假你去培训机构上班,一来可以把你学习方法的精华教授学生,二来还可以挣到钱,大三以后我们就到鼓楼了,读研也在鼓楼,你有大把的时间学习挣钱两不误,三年时间很快就过了,到时你学历也有了,学费和生活费也挣了,研究生找工作至少年薪十万起跳吧,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这个建议。”

  “老幺,你这么一算好像我也可以哦。”

  “二姐,你完全可以。”

  “嗯,老幺说得很对,我真是被家里的烦心事儿弄晕乎了。”

  “那我们的考研联盟算是成了。”

  “成了,集体考研。”

  “钱程呢?”

  “她估计是不考了,能毕业就万事大吉了。”

  “钱小姐家有钱,还有个哥哥罩着,男朋友宠着,想来也是毕业就嫁了的。”

  “我觉得林浩铭挺好的,也迁就钱程,关键是林浩铭也很有才,他俩挺般配的,一个有能力,一个需要有能力的人去呵护,你们说是不是绝配。”

  “嗯,绝配,你和姚健才绝配,两人嘴都损得很。”

  “我高中的时候可安静了,就是和他处了之后才受他影响的。”

  “你俩高中就对上眼儿了吧。”

  “可能是,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坐我后面,感觉特别踏实,后来顾着学习,我也没太多往早恋这方面去想,一心就想着要考个好大学。”

  “你们三年都同班吗?”

  “嗯,他还坐在我后面三年,真的,都没换过人,就算是他同桌换了他都从来没离开过我后面,你们说绝吗?”

  “绝了。”

  “都吃好了?”

  “回去睡会儿,总觉得今天精力已耗尽。”

  “同感。”

  诗懿躺在床上辗转楞是睡不着,还有三个星期就要考试了,一定得把这次考试考好,连续拿奖学金对保研可能会有帮助也不一定。实在睡不着,起床看书。

  南京的夏天是真的热,号称“火炉”绝不是浪得虚名,诗懿额头上的汗滴在卷子上、手臂上、桌子上,汗顺着额头留到脖子再流到后背,裤子都湿了。可能是太专注了,去厕所的时候才发现衣服和裤子都被汗水侵湿了,凳子上留了一大片印子。

  “老幺,你没睡觉呀?”

  “嗯,睡不着,二专有好多要背的东西,我得好好看看,还有三周考试了。”

  “你怎么不把风扇开大点儿?”

  “你们睡午觉呢,开太大声音不是大吗,吵着你们睡觉。”

  “哎哟,你真是,这么热的天你的衣服裤子都湿了,不难受啊。”

  “你发现了?”

  “从我这个角度看你的凳子有一大片印子,赶紧洗个凉水澡吧,我觉得你都要馊了。”

  “确实,我现在把厕所洗洗,必须洗个澡当放松一下。”

  “现在几点了?”

  “五点了。”

  “我们睡了三个小时了。”

  “嗯,我两点多起来看的书,你们都已经睡死过去了。”

  “我也赶紧起来规划一下考研的事儿了,老二,快起来了。”

  “已经醒了,但是怎么都起不来。”

  “赶紧计划一下我们考研的事儿。”

  “不着急吧,先把试考好,暑假工找好,大三开学了就马上计划一下考研的事儿,赶趟。”

  “我这次争取拿个奖学金,再打听一下考研的事儿,到大三再计划我觉得有点儿晚了,现在先定个方向,暑假着手准备一下,开学目标明确就不慌了。”

  “老大,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浑身是劲儿,起床。”

  “咱们明天动员钱程,看她要不要一起考研。”

  “行啊,她要愿意我们这个宿舍生活就可能是这层楼里最无趣的了。”

  “平淡是暂时的,精彩却是一生的。”

  “老幺,是不是找个B大的男朋友,说话的水平都拔高了。”

  “没有呀,纯属个人感悟。”

  “你的二专看得怎么样了。”

  “《物权法》弄得差不多了。”

  “你加油吧,我看见字头就大。”

  “其实我觉得我文理都可以,比较平均,以前高中的时候我选理科是不想背政史,其实只要有方法政史也不是很难记,理科的化学就像文科的历史,要记的东西非常多,堪称理科里的文科,但是我还是选了理科,现在想想我的文科成绩也很好。”

  “因为我们都觉得理科比文科选择的专业要多,所以都盲目的报了理科,我现在想想也觉得我的文科成绩要比理科好。”

  “那你还报理科。”

  “我当时就是电磁学部分稍差,其他都很好,当时也犹豫过,后来老师说只是某个学科的某一个单元差点儿没事,后期做题可以弥补,我就信以为真的选理科了。”

  “我是纯理科生,文科特别不行,如果不是语文是必考,我都不想考语文,我就是语文考得不太好,其他四门都很高,所以拖分了。”

  “得亏你拖分了,不然你去了QB我们就不能当姐妹了。”

  “咱们班有好几个市里的状元和单科状元。”

  “怎么没去QB呀?”

  “听说是家里不希望考出去离家太远吧,也有可能是估分的时候估低了没敢报QB,可惜了。”

  “能在这个班里的前五不容易呀,老幺你替我们宿舍长脸了。”

  “同班竞技,心累啊。”

  “我倒是觉得你比他们要更努力,他们都没报二专呢,你报二专还能在班里排前五我觉得就很厉害了。”

  “我不是一直想考回BJ吗,我同学说必须要拿出真本事才有可能会有导师收我,不然就算我考上了没有导师也没用呀。”

  “那你国庆必须回趟BJ见导师了。”

  “对,你们有谁和我去BJ的?”

  “想去呀,得花多少钱?”

  “来回车票你算500吧,住不要钱,可以住我姨家,玩儿就是景点的门票,车费吧,也花不了几个钱。”

  “按我们暑假打工有5000算,交完学费剩1800,你看够吗?”

  “BJ大得很,一天去不了两个地方,我们抛开来回两天时间,中间算你玩5天,除了故宫、天坛、长城和***纪念馆要钱,其他的地方不用花钱。”

  “那我得和我们家夏天商量一下。”

  “还商量什么,我和你去不就行了,你们周末老在一起不腻味吗?”

  “再带你去参观一下我高中的母校,我觉得去一次1200就差不多了,平常吃饭什么的不都是我同学请客吗,吃住是最大的开销我们都省了,就是出点儿来回路费,BJ的交通费都是小钱,我觉得其实应该还能剩。”

  “如果是这样,我觉得都不是事儿了。”

  “先看暑假我能挣多少钱吧。”

  “对,这个是关键,我也看我挣多少再决定。”

  “不着急,我国庆是肯定得回去一趟的,开学要到9月份呢,到时再决定都来得及。”

  “那就抓紧复习吧,争取拿个二奖。”

  “周老大,能不能有点出息,大声喊拿个一奖。”

  “我要是临阵磨刀都拿一奖了,老幺不得开始怀疑人生?”

  “不拼一把谁知道。”

  “拼不出来呢,我有自知之明,看看二奖有没有戏吧。”

  “我就只能拼三奖了。”

  “不积极一点拼个二奖吗?”

  “和你一样,有自知之明。”

  “钱小姐明天回来了,让她给我们带什么回来?”

  “苹果吧。”

  “一包雀巢奶粉。”

  “我没什么想带的。”

  “那一会儿给她打电话,让她明天带回来。”

  六月的天已经热得不像话了,每个学期最紧张的莫过于最后两个星期的考试,有的同学觉得是这学期的解脱,有的同学觉得是下学期的期盼。

  “诗懿,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面试?”

  “我可以陪你们去,但是我不打暑期工。”

  “不攒点工作经验吗?”

  “我还是想利用暑假看看专业书,考研吧。”

  “英语和高数肯定得好好准备。”

  “辅导员说去年考的时候有老师会问专业性很强的问题。”

  “你想好报考哪门了吗?”

  “专业等开学了我再问问辅导员,暑假先把英语和高数好好复习一下,再把口语也练一下,咱们系的老师特别爱显摆英语实力。”

  “好像是哦,几乎每个老师上课的时候都要秀点英文,特别是经济学老师。”

  “我是担心他让我用英文介绍自己或是用英语回答问题。”

  “你考虑得还真多。”

  “老幺的担心也可能不是多余的,无论是保研还是考研对金融类来说要求都是很高的,因为有涉外内容呀,英语不好不行呀。”

  “天啊,我口语烂到极致了,要不考研你俩玩儿吧,别带我了。”

  “老二,一个口语就能把你打败了?”

  “去英语角练练。”

  “看看在培训班有没有什么什么提高口语的,我也去旁听一下。”

  “收钱吗?”

  “我觉得不用吧,到时去我问问,我们就当旁听生得了,算是员工福利吧。”

  “明天咱俩去咨询咨询。”

  “明天一早你约的几点?”

  “9点半。”

  “那你今晚住我家,明天就不用太赶了。”

  “也行,你等我收拾东西。”

  “明天到底要不要我陪你们呀?”

  “要呗,我俩面试完了一起吃顿好的。”

  “老三呢?”

  “不知道呀,最近老没见人。”

  “谁又说我呢?”

  “嘿,说曹操呢就到了。”

  “怎么的,想我了?”

  “老大和老二明天去培训机构面试,我陪她们去,你有时间去吗?”

  “别算我,明天我陪林浩铭去电视台面试。”

  “你可真是个满分女友啊。”

  “没办法,他现在就这么离不开我。”

  “钱小姐,你现在怎么也那么恶心了。”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呢。”

  “你不考研不打算暑假去攒点工作经验吗?”

  “嗯,你们是不知道,我昨天都把自己给分析透了,我觉得我比较适合秘书的工作。”

  “去哪给人当秘书去?”

  “你先分析一下你有什么当秘书的潜质吧。”

  “听着啊,我这人吧沟通能力强,协调能力也好,而且执行力和行动力包括反应力都是一流的,总结归纳也不错,写个什么文章呀应该没问题吧,姐妹们,看看我是不是特别适合当秘书呢,还有,我报了秘书初级证的考级,等我有了证去应聘个秘书可就明正言顺了。”

  “怎么没听你说报考秘书证呀?”

  “我说了,你们都没空搭理我。”

  “我们有你说的那么无情吗,你是不是记错了,是和你家林浩铭说的。”

  “额???”

  “别想了,肯定没和我们说。”

  “老三,自从你有了林浩铭,你的重心都在他身上了,很少关心我们姐妹了。”

  “我哪有,老幺给我扣那么一个大帽子。”

  “重色轻友。”

  “老大,我求你放过我。”

  “我们约好明天新街口吃拐角那家八珍面,你也一起来。”

  “几点呀?”

  “我们九点半面试,估计一个小时怎么着也该弄完了,你们几点的面试?”

  “九点,但是估计人多,反正12点半吧,先到先等。”

  “需要这么长时间?”

  “不知道,听师兄说很多人面试的,有三试,明天是初试,过了才准备二试,我现在也不确定几点和你们汇合。”

  “不要着急,我们和你开玩笑呢,你安心陪林浩铭面试,我们12点半到面馆吃面,1点半你不来我们就回家了。”

  “你们想吓死我呀,以为我不去你们准备割袍断义呢。”

  “行,你争取过去。”

  “说了半天是哪个培训机构呀?”

  “HC教育。”

  “一会儿把地址写给我,关键把怎么坐车写上去。”

  “老幺,两年了,你居然还不熟悉南京。”

  “嗯,没怎么搭过公车,平常也不出去,即使出去也是跟着舅妈坐车去,我就是会从我小舅家到学校的路,还有到新街口路,其他地方都不太会走。”

  “原来你也有缺根弦的时候啊。”

  “这哪儿跟哪儿啊,是熟不熟悉的问题。”

  “老二赶紧收拾东西,一会儿蹭老幺的车回家。”

  “拿两件衣服,没什么克收拾的了。”

  “钱老三你走不走?”

  “不走,我和林浩铭一起吃晚饭,晚上我哥来接我。”

  “行,那我们先走了啊。”

  如果不是想着考研,诗懿是很想去打暑期工,攒点工作经验的。到家舅妈已经回来了,诗懿诧异的问,“舅妈,怎么今天那么早?”

  “有点不舒服,回来休息了一下,好多了。”

  “哪儿不舒服啊,要不要去校医务室看看”?

  “不用,可能是累的,又闷又热,回来睡了一觉头也不疼了。”

  “你那就是缺觉。”

  “洗洗手一会儿我们下楼吃饭。”

  “佳佳呢?”

  “去同学家玩儿了,晚上才回来。”

  “也是,中考完了也该放松一下了。”

  “闺女大了也管不住了,希望她能像你似的懂事就好。”

  “我倒不希望这个年纪太懂事儿,都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快乐。”

  “你像她这个年纪已经离开父母一个人坐车到BJ上学了。”

  “那不是被迫吗,说真的如果给我选,我选在家上高中。”

  “我看你在BJ上得特别开心嘛。”

  “我不否认,但是一直被踩在地上碾压的感觉真的很讨厌,你都不知道我都哭了多少回了,幸好碰到辉哥这样的老师,老天真是眷顾我,派了辉哥来拯救我。”

  “你是努力了才有好运气的,所有你的好运气不是感动上天得来的而是你通过努力自己争取来的。”

  “哇,舅妈,我怎么现在才发现你和辉哥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你少来,是不是想逛街买东西了。”

  “没有,舅妈,我有一个事儿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嗯,边走边说,我们吃饭去。”

  “是这样,我两个舍友明天都去HC教育去面试当培训机构的老师,就是打暑期工,攒工作经验,本来她们让我也一起去的,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我想着考研,暑假正好复习一下,但是我刚坐车回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考研就把我该有的生活和体验全都给侵占了,考研是很重要但是我也很想知道我的社会价值呀,我好矛盾。”

  “我的大宝贝,还记得舅妈跟你说过什么,学习固然重要,但学习并不是你生活的全部,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去体验生活,累计工作实践经验,我们学习不是为了纸上谈兵,而是将学到的知识运用到生活和工作中去。”

  “舅妈,你是支持我明天去面试的是吗?”

  “那当然,这是个难得的机会,首先这个机构我也知道,办了六七年了,也比较正规,安全是有保障的,再就是你和同学一起有个伴儿我也放心,你可以去试试。”

  “那我和姚健说说。”

  “去吧,我想他应该会支持你。”

  诗懿给姚健打电话。

  “哎哟,媳妇儿怎么这会儿你这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我有个事儿想和你商量一下,不知道你支不支持我。”

  “什么事儿啊,说。”

  “周丽和汤慧明天去一个培训机构面试,暑期在那个培训机构做培训老师打暑期工,我觉得挺好的,有工资拿还能积累一些工作经验,所以我也想明天和她们一起去面试。”

  “整个暑假吗?”

  “嗯,我们这学期的考试已经在今天全部都考完了。”

  “那我也去。”

  “开什么玩笑,我们明天面试。”

  “我还有两门,下星期一考,我放假了也去南京面试,陪着你。”

  “啊?两个月吗?”

  “不能上满两个月也没事,按天拿钱也可以呀,我回去了你帮我领工资也可以。”

  “我不知道行不行,那我明天先去面试,等面试上了再说吧。”

  “你想好教哪门了吗?”

  “数英吧,我的最强项。”

  “其实有个实习经历也挺好的,我爸也让我到我叔叔的公司去上班,我还在考虑呢。”

  “那你就在你叔叔的公司上班呀,来南京干嘛。”

  “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你要是回BJ我能去南京吗?”

  “行了,我就嘴瓢秃噜嘴了还不行吗。”

  “要不你来BJ我叔叔的公司实习不也一样,都是攒工作经验。”

  “我不,我想和舍友一起面试培训机构。”

  “那行,我放假了就去南京面试你那个培训机构,数理化英我都可以。”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明天去面试了。”

  “行,今晚早点睡,估计他们也就是问你一些擅长的科目,聊聊你这些科目怎么才能学得好吧,所以我觉得你平常怎么学的到时就怎么说就行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我看会儿书,明天能不能面试上记得给我来电话。”

  “好。”

  放下电话,诗懿又给周丽打电话。

  “亲爱的,我想明天和你们一起去面试。”

  “呵呵,老幺,抽什么风让你想明白了。”

  “我刚把这事儿和我舅妈还有姚健说了,他们都特别支持我,所以赶紧给你们打电话。”

  “行,我们明天见,面试完了再好好逛逛,大吃一顿。”

  “行,明天见。”

  做了一晚好梦的诗懿被舅妈推醒。

  “诗懿,起床了,不是约了九点半面试吗,现在都快8点了。”

  “啊,这么快,我都感觉好像没这么睡就天亮了。”

  “嗯,还要吃早餐坐车,到那也要9点多了,约了9点半也不能太踩点吧。”

  “哦,马上起来。”

  紧赶慢赶还是准时赶到,三人匆匆上楼。

  “来面试的人还不少嘛。”

  “也是要看学校的。”

  “那我们还是有优势的。”

  “我老乡说只要是N大的,基本都要。”

  “我看好多人去前台领表,我们是不是也要过去。”

  “对,我老乡说只要是N大,带上学生证去跟前台说,会有人领我们去面试的。”

  “哈哈,不用等就是我们的优势吗?”

  “谁知道呢,过去再说。”

  “你好,我们是N大大二的学生,这是我们的学生证,我们想来应聘教学老师。”

  “好的,三位都是N大的学生,请跟我来这边。”

  跟着前台到了一层教室,教室门口贴着各学科的标签,三人互相看了看,一头雾水。

  “你们是N大的学生,所以不用填表可以直接二试,看看你们想教哪门学科就自己走进去,里边会有老师给你们发卷子并监考你们,考试时长1个小时,你们可以在这里考虑一下就进去,但考虑的时间不能太长,以免影响后面来二试的。”

  “好的,谢谢你啊。”

  “想好教什么了吗?”

  “我选数学。”

  “老幺你选数学我就选英语。”

  “那我选物理。”

  “周丽你选物理有把握吗,毕竟那么久不碰了。”

  “我过年的时候帮我家楼下的补物理,没问题,我们分开选这样各自录取的机会会更大。”

  “其实我数学和英语都好,汤慧你确定选英语?我可以和你换的。”

  “没事,我英语一直都行,就是口语次点儿,考六级备战了一下估计也没问题,就这么选吧。”

  各自进了房间,里边有两个老师,一个发卷改卷,一个监考,领了试卷,三人的嘴角不自觉的洋溢着贼笑,约摸40分钟,诗懿第一个交卷,监考老师现场改卷,一百分值的试卷诗懿考了98分。

  诗懿看着改卷老师判分,其实自己是全对的,只不过在解题的时候有些过程没有全部写出来,“老师,答案都是对的,过程省略了也要被扣分吗?”

  老师笑笑答道,“严格来说是要扣的。”

  “我可以走了吗?”

  “你去8号教室坐一会儿。”

  “好的。”

  诗懿刚出来看见周丽也出来了。

  “老大,好可怕,现场改卷的,你考多少。”

  “98分。”

  “错哪了?”

  “我忘记画了一个受力点,其他都没问题。你呢?”

  “我就是省略了一些步骤,被扣分了,也是98分,其时应该是满分的。”

  “那个老师让你去8号教室了吗?”

  “没有,他让我去9号教室。”

  “我估计我们肯定是通过了,进入三试了。”

  “幸好我们和钱程约的12点半,不然就真来不及了。”

  “照这个时间也不一定来得及,我们还得等三试。”

  “不知道汤慧考得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汤慧也出来了。

  “我哩个乖乖,你们这么早?”

  “早知道我选化学了。”

  “英语太麻烦了,有听力和口语,我卷子是满分,口语不太行,改卷老师让我去6号教室等着,你们呢?”

  “没事儿,你可以换科目吗?”

  “我一会儿想和老师说,如果可以我换化学。”

  “我们也都去另一个教室等消息,你先去和老师说换科目的事儿吧。”

  “早知道我就和汤慧换科目了,英语我还是有底的。”

  “没事儿,是我自己准备不充分,我先过去问问,一会儿再说。”

  “老幺,我们先各自去教室等着吧。”

  “嗯。”

  汤慧径直走进6号教室,里面只有一个老师,想着暑期工能挣钱,于是鼓起勇气,“老师,我刚考完的英语,改卷老师让我到这个教室等着,但是我口语不行,我能现在改选化学吗?”

  “哈哈,你哪个学校的?”

  “N大的。”

  “叫什么名字?”

  “汤慧。”

  “我看看你的卷子啊。”

  “好的。”

  “嗯,卷面和听力都是满分,如果教初高中的提高班是完全用不到口语的,只有培优班的同学我们对老师才有硬性的必须是英语系的条件,所以你不用太紧张。”

  “真的吗?我有点担心。”

  “你读什么专业?”

  “金融。”

  “那你的英语基础很扎实呀。”

  “还行,我刚考完六级,大一的寒暑假也一直在老家给人做家教,相当于把以前的知识又复习了好几遍。”

  “行,你是打算上暑期班还是平时上学的周末班?”

  “暑期班每天上三个班,每个班上一节,每节课是一个半小时,课时费是35一节;周末班是每个周末上两节,每节课是两个小时,课时费是45一节。”

  “虽然我们大三要搬到鼓楼,但是课业还是很繁重的,而且我也想考研,所以我只能选暑期班,您看可以吗?”

  “好,你看你是随时可以上课了吗?”

  “是的。”

  “一会儿你到1号教室填表,我们有个为期十天的内训课程,星期一请准时参加,不允许请假。”

  “好的,谢谢老师。”

  汤慧背起包就去1号教室,推开门就看见诗懿和周丽已经在里面填表了。

  “姐妹们,我们终于都过关了。”

  “我和周丽好担心你啊。”

  “这不是来和你们汇合了吗。”

  “大家都顺利就好。”

  “几点了?”

  “12点多了。”

  “我们先吃饭,看见钱程再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嗯,走吧。”

  三人到面店已经1点了,排队的人超级多。

  “老大你排队,二姐你占座,我去买冰可乐,不然要低糖晕菜了。”

  “行,快去。”

  “周丽、汤慧这儿呢。”

  “看见你太好了,林浩铭呢?”

  “排队呢,我去让他买五碗,都吃八珍面吧。”

  “行。”

  “诗懿呢?”

  “买可乐去了,一会儿回来。”

  “行了。”

  诗懿回来的时候可乐已经喝了半瓶。

  “这么快,钱程来了吗?”

  “来了,和林浩铭拿面呢。”

  “那我再去买两瓶冰可乐。”

  “快去,估计面快好了。”

  “买一瓶可乐和一瓶雪碧,钱程爱喝雪碧。”

  “知道了。”

  天知道五个年轻人聚在一起是有多能聊。

  “林浩铭,今天面试怎么样?”

  “特别麻烦,十个人一组的群选,看新闻,讲新闻,三分钟写新闻稿。”

  “那是够刺激的。”

  “初选算是过了,后天二试。”

  “你这算是为大四实习找后路吧。”

  “算是,我学新闻的,肯定是想去电视台的,如果去不了电视台我就想进大点儿的报社,这样比较有发展和上升的空间。”

  “不是说实习表现好可以就可以留下来吗?”

  “我觉得这是其中一个因素,实习生不缺能力强的,可能关系也要有一点儿,除非你各方面能力都特别突出,台里又正好缺人。”

  “那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不管了,先实习再说。”

  “你们呢?”

  “我们都还好,笔试的部分很快就过了,面试也就是随便问点问题也过了,最惊险的就是汤慧,但最后也有惊无险。”

  “怎么个有惊无险呀?”

  “周丽选的物理,诗懿选了数学,我想我英语不是刚考完六级吗,复习得也挺好的,就报了英语,但是不知道后面老师问我口语怎么样,让我用口语介绍下自己,我当时就有点儿懵了,后来面试我的老师说我笔试成绩和听力是满分,说教提高班没有英语专业和口语的要求,我这算是涉险过关啊。”

  “还以为汤慧过不了呢,当时她还说英语不行就换化学,好在都顺利通过了。”

  “我们汤二姐发奋起来特奖都不在话下。”

  “老幺,你少贫啊,我拿特奖你不得拿国奖呀。”

  “哎哟,我没那么大的能耐,能保持每年都有奖学金拿就哦弥陀佛了。”

  “鸡鸣寺明天谁去?”

  “周大姐,你也太虔诚了吧。”

  “过年去许了愿,现在灵了必须得去还呀,不然下次我再去求就不灵了。”

  “我在家休息休息,你和夏天去吧。”

  “老二,老三你们呢?”

  “各自为战吧。”

  “别说我不告诉你们,鸡鸣寺真的灵。”

  “你和那住持是不是亲戚呀,怎么那么像个托呀。”

  “就觉得我与佛有缘。”

  “得了吧,你也就是心灵上求个告慰而已。”

  “老二,要是你老乡那不方便就来我家住两个月呗,反正我们可以一起上下班。”

  “我怕你不方便,不想做电灯泡。”

  “没事儿,夏天暑假也在找单位实习,除了能赚钱还能积累工作经验。”

  “要是不麻烦我就真去你家住了。”

  “来呗。”

  “那你可得收我伙食费,不然我不好意思住。”

  “你算了吧,就多个碗筷的事,跟我还那么认真。”

  “不行,多少都得收点儿,不然我不住啊。”

  “行了,那你意思意思得了。”

  实习的事儿落实了,大家开始对新的工作有所期待,毕竟那是第一次打暑假工,虽说学习是N大学子的强项,但不是科班去传道授业内心还是很忐忑的。

  诗懿回到家,快四点了,洗了澡躺在床上睡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舅妈推醒诗懿,“姚健电话,急事儿找你。”

  “哦。”

  跌跌撞撞的走到客厅,全身无力,拿了把椅子坐在茶几边,“喂。”

  “怎么那么半天?”

  “我今天面试回来,刚睡会儿。”

  “快六点了,不吃饭啦?”

  “不饿,我们今天面试完又约了面馆吃面,又聊了好一会儿才回来,我到家都四点了,然后洗洗才睡的,我现在都没睡够呢。”

  “哟,我就想问你面试得怎么样了。”

  “嗯,星期一就可以去内培了。”

  “你选哪门?”

  “数学。”

  “你说我要是去应聘选哪门呢?”

  “呵呵,只要不是政史你哪门都行吧,记住带上你的学生证,奖学金证书原件,我估计你去前台亮出来马上就能进三试了。”

  “你也是这样吗?”

  “嗯,我们都带了学生证,只有我有奖学金,所以三试面试就是秒过。”

  “都走了什么程序?”

  “就是二试你教什么就去那个学科的教室去考试,如果是满分估计直接就三试了吧。”

  “你考多少?”

  “满分100,我98,不是错啊,就是我省略了几个步骤被扣分了。”

  “这么严格呢。”

  “主要是怕误人子弟吧,所以相对严格些。”

  “行,我们学校下个星期一二考试,然后就放假了,我订了星期五的票过来。”

  “你和家里人说了吗?”

  “家里没什么人,我爸又不管我,我妈医院忙得很。”

  “你妈能同意你来南京两个月吗?”

  “我和她说了,她没说什么。”

  “那她是赞成呢还是勉强同意还是她不同意你硬要来呢?”

  “她说我自己的事儿自己看着办,她单位忙没空管我。”

  “我怎么感觉她都不同意你来呢。”

  “傻媳妇儿,你这第六感就错了,她不知道有多高兴,我不在家她不用帮我收拾这收拾那。”

  “你才傻。”

  “佳佳中考考得不错,想暑假回BJ,但是我们都在南京,谁在BJ带她玩儿?”

  “那得问问。”

  “行了,你来了再说吧,暑假长,舅妈带毕业班还得弄什么志愿,招生之类的屁事儿,我想她可能也不能带佳佳回去吧。”

  “那就再说吧,如果佳佳坚持回BJ,就让哥几个轮流带她玩儿几天,再把她安全送回家,你看行吗?”

  “我觉得舅妈肯定不放心,现在姑娘长大了,在外边都得有规有矩的,你来了再商量吧。”

  “行,你内训的时候帮我打听一下还缺什么老师,我也好看看书。”

  “嗯,来的时候帮我带茯苓饼,佳佳爱吃。”

  “问问小舅和舅妈需要带什么特产,我一起带过来。”

  “好的。”

  回房间却睡意全无,看看表六点了,饭点到了,“舅妈,佳佳呢?”

  “邻居家玩儿呢。”

  “吃饭吗?”

  “她在别人家吃饭,今天就我们俩吃。”

  “食堂呗。”

  “放假了,哪还有食堂?”

  “哦,那我们吃什么?”

  “吃饭还是吃面,我给你做。”

  “方便面吧。”

  “那不行,没营养,我做炸酱面你尝尝。”

  “老舅回来吃吗?”

  “回呗,不然能去哪儿。”

  “那我就尝一小碗,你看着做吧。”

  “你个小没良心的,都不支持支持我。”

  “我的好舅妈,吃一小碗就是支持了。”

  “明天我带你去买几身衣服。”

  “不用,T恤牛仔裤挺舒服的。”

  “培训的时候这样穿还行,你给学生上课得穿得稍微职业点儿,要有老师的样子。”

  “舅妈,我还是个学生,就是去打工的,差不多得了。”

  “那不行,什么时候都得对自己有要求,就像你对学习一样,如果你对自己要求低了还那么拼命干嘛,直接考个离家近的不就行了。”

  “行,听你的。”

  “什么时候出发?”

  “起床吃完早饭就去,早去早回。”

  “佳佳起不了那么早吧。”

  “她明天去同学家玩儿,说是同学过生日,都约好了,晚上你老舅再去接她回来。”

  “哦,舅妈,明天我们去哪买衣服?”

  “新街口或者是湖南路?”

  “那我看看我还有多少钱?”

  “回来,跟舅妈上街还要你掏钱呀?”

  “不行,我总不能老花你的钱吧。”

  “什么话,我哪有钱让你花,我们都花你舅的。”

  “我舅的不也是你的。”

  “我的都花你表妹身上了,我和你就全花你舅的,我的是我的,你舅的是你舅的,我们经济都独立。”

  “这哪行啊,我就紧着我的钱买几身儿就行。”

  “别老跟我提钱啊,回头让你老舅好好说说你。”

  在南京读书的这两年,小舅一家对诗懿是极好的。周末回家回学校都派车接送,对诗懿的同学来做客也接待周到,每次回来只要舅妈有空都会带着诗懿逛街买东西,放假了除了给诗懿买车票还给几百块零花钱路上买东西,在诗懿碰到事儿时,舅妈都会提出自己的想法,去开导诗懿,尊重诗懿的每一个决定,诗懿觉得自己的果敢性格是在舅妈的影响下养成的。

  “舅妈,姚健星期五到南京了。”

  “来多久?”

  “暑假结束吧。”

  “打算每天接送你上下班?”

  “他打算也应聘HC当老师。”

  “哎,他可真是太有心了,不过我觉得挺好。”

  “他住我们家那么长时间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呀,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单独相处的机会,白天你们都去上班,晚上再一起回来,家里都有人在,所以尽管住。”

  “那佳佳不是说要回BJ吗?”

  “明年我带高一才有时间带她回去,今天高三毕业班的事儿实在太多,即便是高考完了学校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况且高一还要确认班主任,高一的班主任在开学前半个月怎么着也够忙一阵的,所以这个暑假注定忙。”

  “嗯。”

  “姑娘,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你谈恋爱的事儿告诉你爸妈?”

  “不知道,我其实心里挺没底的,也不知道我和姚健最后能不能成。”

  “先不管了,明天培训先买几身职业装再说。”

  “舅妈,什么是职业装?”

  “买点儿符合你职业气质的衣服就是职业装,南京天热,以穿裙子和低跟或是平跟凉鞋为主,一会儿舅妈帮你配几身儿。”

  “嗯,那我全听你的。”

  和舅妈逛街是最开心的,舅妈作为一个知性女性,论品味和打扮都很符合她自身的人设,诗懿也决心向舅妈学习,除了功课还要学习穿着打扮,提升自己的品味和眼界,做一个所谓的新时代的知性女性。

  到家把一大堆战利品往椅子上一扔,沙发上一坐,“老舅,在家干嘛?”

  “我心绞疼。”

  诗懿跳起来,“你哪不舒服呀?舅妈你快来,老舅心绞疼。”

  舅妈鞋都没拖就跪地上,“怎么了,别吓我。”

  老舅捂脸大笑,“我看椅子上那一堆不心疼才怪。”

  “哎哟老舅,你真是讨厌。”

  舅妈给老舅一个白眼儿,“诗懿,歇会儿一会儿我们再去逛逛,把我刚才没舍得买的全买回来。”

  “不带这么报复性消费的。”

  “不报复,我们出去吃,一会儿你领着我们再潇洒一回呗。”

  “那怎么着也得帮我买几件吧。”

  “你穿戎装就很好,别和我们整天抛头露面的人抢服装费。”

  “诗懿,你可别学你舅妈,不然也只能找一个能惯着你的人让你使唤。”

  “我可使唤不动你,回家油壶倒了都不带扶的人。”

  “还吃不吃饭了?”

  “行了,今天你当家作主,我们陪你吃饭,你陪我们shopping。”

  “行吧,还去哪买,9点多该把女儿接回来了,今天在同学家疯一天了。”

  “赶紧出门儿,别想耽误我们买东西的时间。”

  “今天就买得那么有瘾吗?”

  “给诗懿买了好几身职业装去打暑假工穿的,特别知性,明天穿上保准你都不认识她了。”

  “呵呵,我等着瞧。”

  “老舅,购物的确是可以让人身心愉悦,今天才知道原来舅妈也是靠逛街解压的。”

  “诗懿,那你就错了,最好的降压药就是你表妹考到好学校,不然就算是买空商场这病也治不好。”

  “老舅,你说话好一针见血,有见血封喉的功效。”

  “你可得学着点儿。”

  “老舅,现在学校也放假了,食堂也没了,你也知道我不爱吃舅妈做的饭,要不你做呗。”

  “哎哟,我的祖宗,你哪头的呀,也不知道向着我点儿,好容易休息休息,还得做饭呀,你不是被你舅妈的几身衣服给我整叛变了吧。”

  “哎哟,我倒是想向着你呀,但是我也得对得起自己的身心健康呀,她做饭实在吃不下去。”

  “你也别实习了,马上回家,我现在就去给你买票,再给你几百块路费。”

  “舅妈,老舅撵我回家,你给我评理。”

  “我说让你每天做一顿饭给孩子吃至于吗?”

  “我说老婆你做了十几年的饭怎么就没点儿长进呢?”

  “是你们总打击我,我现在失去了做饭的勇气了。”

  “需不需要我帮你重拾信心。”

  “你打算怎么拯救我?”

  “诗懿,以后你舅妈做什么就吃什么,别挑三拣四的,不然就马上回家,等开学再来。”

  “我不,求你了,老舅!!!!”

  诗懿的抗议让老舅和舅妈的笑声显得越发的放浪,而且一浪高过一浪。

  培训第一天,就是把初高中的所有知识点都过一遍,然后有分组老师带着分析学生常见问题,剩下九天磨课。让诗懿没想到的是传道授业解惑其实要比自己想像中的要难,要把自己理解的东西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去表达,让学生速度去接受并领会其实是件很难的事情。一天下来,大家都收获颇丰,午饭时也都是在交流内训心得,这劲头又让彼此找回了高考时的状态。

  “刘主任,我想和您咨询个事儿,不知道您现在有时间吗?”

  “说吧,什么事儿?”

  “我同学是B大的,是个男生,也想在咱们机构实习,他理科都很好,不知道咱们机构现在理科还缺老师吗?”

  “哟,来高人啦,先让他过来,我面试一下他。”

  “行,这个星期六您看行吗?”

  “行,到时直接过来就行了。”

  “谢谢刘主任。”

  “客气。”

  “诗懿,你家那口子追得可是够紧的。”

  “离得远的原因吧。”

  “也是,不在同一个城市就只能把钱都贡献在交通费上了。”

  “那他来还住你舅家呗。”

  “嗯,他住我房间,我和佳佳住一屋。”

  “你白天上班,晚上才回去,那他白天干嘛,不觉得浪费时间吗?”

  “我刚不是问了刘主任咱们机构还缺理科老师吗,她一听是B大的就说让他直接来面试。”

  “我的天,你们这是有点儿妇唱夫随的意思啊。”

  “还不知道他能不能选上呢。”

  “他选哪科呀?”

  “数理化都可以。”

  “小课教学的数理化的老师是最缺的。”

  “我想他肯定选数学呀。”

  “你又知道。”

  “他绝对选和诗懿相同的科目,这样可以多点儿时间在一个组讨论呀。”

  “嗯,有道理。”

  “别猜了,他星期五就到了,星期六来面试,然后叫上钱程和林浩铭,他请大家一起撮一顿。”

  “姚健就是敞亮,每次来都请我们撮。”

  “他读高中的时候就特别抠门儿,我那时就烦他抠。”

  “人家那是在试探你,是爱他的钱还是爱他的人。”

  “还没到那个份上好吧,他就是单纯的抠门儿,直到现在还成天借踢球的名义到隔壁的兄弟院校蹭吃蹭喝,我同学都跟我说了他好几回了。”

  “他那不是抠是会省钱,不然路费怎么来的。”

  “周丽说得在理儿。”

  “要不周六也别撮了,省一顿回去的路费就有了。”

  “老幺,你可真是讨厌,我都想好去哪吃了,我不管,周六必须撮啊。”

  “瞧你那样儿。”

  诗懿没想到原来除了学习拿奖学金,工作也可以带来很大的成就感。姚健的面试也很顺利,果然像姐妹们说的那样,他选的数学,目的就是为了和诗懿同在一个组,能有更多见面共事的机会。

  “你说凭什么你教的就是培优班,我们就只能教提高班呢?”

  “你说能力强找谁说理儿去?”

  “哎,没天理,大家面试都做的同一套题。”

  “我加试了一套题,提前了半小时交卷,还满分,刘主任还夸我解题思路清晰、独特。”

  “我高考数学也140多好吗,你又独特到哪了,你给我说说。”

  “能不纠结这个吗,教什么不一样,培优班更费心费力,不是为了和你同一个组我就选物理了,提高班压力不大。”

  “少给我装啊,你的自尊不允许你选提高班吧。”

  “呵呵,还是我媳妇儿了解我。”

  “培优班的老师基本都是专职老师,我是没想到刘主任会让你去教。”

  “我觉得这就是噱头,打广告,你们刘主任又不傻,不好好利用B大这个名头多揽生源吗?毕竟现在竞争特别激烈,到处都是补习班,为什么非要把孩子送你们机构,没点人才储备还真是难啊。”

  “是你没让刘主任失望,毕竟数学一直是你的强项。”

  “一般吧,都几年前的事儿了,已经不算什么优势了,我这次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顺便挣点儿来回路费。”

  “学习是我们擅长的事儿,压力是来自责任感,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工作和生活其实很有趣。”

  “你早就该解放天性了,明明自己行却因为想得太多,很多事情就被束缚了。”

  “你不会暗指什么吧。”

  “傻丫头,我能暗指什么,就你这智商能猜出来才鬼了。”

  “你别寒碜人啊,我大多时候智商不够努力来凑。”

  “行了,我也有十天的内训,内训不算钱,你给我省着点儿花啊。”

  “行了,你花我的吧,小舅昨天给了我一千块。”

  “嘿,你怎么到哪儿都有人给你钱,你小舅很有钱吗?”

  “不知道,军校很有钱吗?”

  “别整天花小舅的钱,我这次来我爸给了我8千,我妈给了5千,晚上把小舅的钱还回去。”

  “哇,你好有钱啊。”

  “我打工的钱也给你花,行了吧。”

  “不好吧,我也有工资的呀。”

  “国庆不是要回BJ吗,就算是路费吧,周丽和汤慧不是都去吗,尽尽地主之谊怎么也得花钱吧,你就拿着呗。”

  “你把所有事儿都替我想好了,我觉得我都快感动哭了。”

  “所以你就安心在N大学习,别老跑出去瞎转,你再怎么着也找不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了。”

  “我刚还觉得感动得不行,怎么听了这句我觉得花这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呢。”

  “小样儿。”

  同住一个屋檐下,每天一起上班又一起下班,一起磨课还一起探讨学生知识点的薄弱环节,这样的日子即辛苦又充实,最重要的是得到了很多学习以外的收获,但也有意想不到的状况。

  这天诗懿要讲的一堂课,内容很简单:两直线平行的性质。

  “同学们,今天我们的内容很简单,也是中考必考的知识点,几何里判定两直线平行的方法。有哪位同学可以告诉老师有哪些方法吗?”

  “老师,我想喝水。”

  “老师,我想上厕所。”

  “老师,我不知道。”

  “老师,我也不知道。”

  看着学生懒散的样子,诗懿强压着怒火,“咱们是小班授课,咱们班拢共就5个人,1个病了没来,一个喝水,一个上厕所,两个啥也不知道,大家是觉得老师教得不好呢还是你们不想学?”

  “老师,你很漂亮,是我们怎么学都学不会。”

  “老师,你是哪个学校的?”

  “老师,你是单身吗?我哥一会儿来接我下课,你要不要认识一下?”

  诗懿被气得浑身颤抖,但不得不忍着,“首先谢谢同学们对我的喜爱,下课了很欢迎来找老师聊天,但是现在是上课时间,爸爸妈妈送你们送来这里是想成绩有大幅度的提升,能考上重点高中,那么你们离梦想也就不远了,所以我们还是得把所有的注意力专注到课堂的知识点上才行。”

  “老师,我是班级的差生,你说的东西我都很难懂,我觉得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

  “李宇航,老师都没说你差你为什么要自我否定呢?咱们对学习还是要拿出点儿血性来,越是弄不懂的地方越是要把它搞懂,这样会做的题就越来越多,难题就会越来越少,慢慢的就自信了。”

  “老师,那你上课吧,我们试试。”

  “首先,我们求两直线平行,可以利用内错角和同位角相等还有同旁内角互补,还有三个性质就是一、夹在两条平行线间平行线段相等;二、平行线间的距离处处相等;三、如果两条直线都与第三条直线平行,那么这两条直线也平行。”

  “老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用?”

  “一般在选择和求证题居多,大家不要一看那么多条件心里就发慌,其实我们只需要看有效信息和灵活运用性质来解决问题,这类的题目就稳了。”

  “老师,我记不住这6个性质怎么办?”

  “数学只有记清楚定理,公式才可以在解题时游刃有余,做题前先看看书,然后多练习就会记住了,数学要比上刀山下火海容易多了吧。”

  “老师,为什么这么比喻?”

  “万一没考上大学,找不到一份高薪又体面的工作,父母又不能养你一辈子时,你想想你是不是犹如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是不是无比煎熬,是不是后悔现在没好好学习。”

  “老师,你怎么说得我们好害怕?”

  “知道怕就对了,好好听课,把老师讲的解题方法认真记下来。”

  一堂课下来诗懿口干舌燥,在休息室碰到了姚健,“哎哟,今天真是对牛弹琴了两小时。”

  “怎么,被气疯了?”

  “什么人啊?如果我是他们的父母,看见他们在这花着大价钱来浪费人生,我一定吐血,再生一个好好教育。”

  “你小点声儿。”

  “他们都接走了,小什么声儿。”

  “哎,以后我们的孩子也这样怎么办?”

  “怎么可能?我们那么优秀的基因再蠢也不能蠢到这个份上吧?”

  “你小点声儿。”

  “我气不过。”

  “注意我们的关系啊。”

  “我又怎么了。”

  “行了,马上吃午饭了,我请你喝大可乐消气。”

  “不说了,回见。”

  “有那么搓火吗?”

  “现在去买个大可乐吧,最好带冰的。”

  “行,帮你们每人带一瓶呗。”

  看着每天来来往往的孩子,其实像这些提高班的孩子太多了,多到不会有人去理会,所谓的提高其实就是补差,没有一个很好的学习习惯和很强的自律性,想要在短时间内取得好成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每次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都会问孩子的学习情况,而诗懿也都是千篇一律的回答,有时候诗懿会想,如果是自己的孩子成绩差到这个份上是坚决不会给他去外面补习的,在学校四个月天天在学的东西都没学明白,又怎么可能每天才学两个小时就会了呢,浪费时间还有钱的事不符合自己的经济原则。

  “中午怎么吃那么少?”

  “没胃口。”

  “怎么了老幺,今天兴致不高呀?”

  “不会是病了吧。”

  “没有,我就是觉得我那几个班的学生真不该来补习,简直浪费生命。”

  “不光只有你带的班闹心,我带的也是这样,真不知道阶段性考试能有什么成绩。”

  “考得好家长就乐了,考不好就都是我们的错,没能力教。”

  “真想把他们都送少管所去,穿衣服流里流气的,说话永远吐着脏字儿,怎么父母都不管管吗?”

  “哎,父母只负责送来这里,至于怎么教全都把责任推到老师身上,孩子既不聪明也不用心,回家还不督促一下,你说有什么用呢?”

  “姚健,你笑什么?”

  “笑我运气好,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儿我一件也没碰到。”

  “要让我带培优班我也没机会碰到。”

  “B大和N大,这就是差距。”

  “说的是。”

  “行了,赶紧多吃点儿,中午睡会儿,下午还有两节呢。”

  “这培训也真是,早上还得教学总结,一大堆的事儿,是不是降低了我们的工作效率呀。”

  “我表哥的公司就天天开会,估计现在的开会总结就是企业模式吧。”

  “谁知道,得多实习几家公司才有心得吧,以后找工作的时候无效会议多、离家远的公司肯定不能去。”

  “我现在每天都6点半起床,早饭都是边走边吃的,9点刚好到办公室,厕所都来不及上就开会了,十点又上课,简直连喘口气的时间都得赶着。”

  “一个多月了,我们还有一星期所有班的课程就全部结束了,你还没适应过来吗?”

  “适应了,就是觉得孩子没有太大的进步,自己的责任太重了,每次扪心自问都觉得愧对家长。”

  “别什么都往心里去,孩子成绩不好原因很多,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

  “就是很感慨了。”

  “我看你带的班,成绩都是稳步上升的呀,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嗯。”

  快开学了,姚健明天也要回BJ了,临走前把打工挣的钱全都给诗懿,“看看,哪找我这么一个会疼人的男子啊。”

  “我不要了,我也挣钱了。”

  “我在小舅家吃住都免费,我爸妈给我的钱都没怎么花呢,反正课时费我也用不着,我卡里还有1万多,交了学费还能剩不少,你就拿着吧。”

  “嗯,那我先替你拿着,将来你反悔了我就还给你。”

  “你想什么呢,我给媳妇儿花点儿我自己挣的钱还能有要回来的?”

  “行,我们国庆去BJ就花你这卡里的钱了。”

  “那必须的。”

  “导师那边闵洁也帮找了一个,我也是托同学的同学也给找了一个,我自己不是很熟悉你这个专业,也就打听了一下,因为找的同一个学院不同的导师,担心这样不太好,就和闵洁商量了一下,先找我同学的同学找的那个,那个导师比较有名,不行再找闵洁那个,我同学说了他带我们过去认识他同学,然后他同学再带你过去找导师,到时我陪你一起。”

  “我怎么忽然有点儿紧张了呢?”

  “没事儿,这就是个退路,不行就考本校的,以你的成绩应该不难,如果你符合保研就直接保研不要考过来了。”

  “为什么,对我没信心啊?”

  “我是不想你压力太大,都保研了没必要太劳累了。”

  “嗯,再说吧,开学就知道六级成绩了,不知道怎么考得怎么样。”

  “过肯定没问题,其他的就别多想了。

  “嗯,明天我送你吧。”

  “不用,我自己打车走就行了。”

  “感觉不送送你都对不起你卡里的钱。”

  “那我再多给你点儿你跟我回家吗?”

  “你就想得美。”

  “那不就结了,大三你不是要搬校区吗?离市中心近了可别到处瞎转啊。”

  “知道了,你都说了八百回了。”

  “我想还是给你买台手机,这样方便找你。”

  “啊,我不想要。”

  “这回你真得听我的,大三了有家教或是培训机构有周末班,万一你还想去锻炼就宿舍门口的公用电话也不方便。”

  “嗯,这倒是,但是我还是觉得电话费贵。”

  “发短信一毛一条,也不会太贵。”

  “但是有固定月租费呀,每月打不打都30呢。”

  “你选联通的,每月的月租20块,接打4毛一分钟,我有急事就给你打,不急我们就发短信,其实也花不了很多钱吧。”

  “我觉得我周末又要到HC打工了,正好刘主任还问我要是愿意去周末班还是很欢迎我的。”

  “我倒是不建议你去打工,本来上二专就忙,如果营养没跟上,休息又不好,很容易就病倒了。”

  “但是我每月也就1000多一点的生活费,鼓楼洗澡都是大澡堂,洗澡特别贵,6块一次呢,食堂也贵点儿,现在市区逛街也很方便,万一周末约同学逛街吃饭的呢,现在还加个手机费,我每月无形中多出了好多钱。”

  “我每月给你300块,不就够了吗。”

  “你钱多疯了,我有爸妈、有奖学金干嘛要你的钱,再说了这是你父母给你的,又不是你挣的,别成天瞎往外花钱。”

  “给的钱我又花不完,不花你身上我花哪去?”

  “你就存着呀。”

  “那你就每月帮我存300呗。”

  “不要,那我省一点吧。”

  “你怎么省,不洗澡呀?还是不吃饭?”

  “洗澡钱是省不了了,饭嘛再看看吧,就少逛街呗。”

  “行,那我们今天就去买个手机,把号码选好。”

  “听你的吧。”

  “就用打工钱买得了。”

  “我觉得女的买个小巧的好。”

  “我对这个没研究,你替我拿主意吧。”

  “我看了广告,诺基亚8210就不错,天线是内置的,又小巧,很适合女生用。”

  “那就买这个呗,看看多少钱?”

  “1600吧。”

  “是不是太贵了,我又有点儿舍不得了。”

  “瞧你那点儿出息,我们两人挣的钱就小1万了,拿五分之一的钱买手机都心疼啊?”

  “嗯,那我听你的。”

  “你什么时候换手机了?”

  “别人送我爸的,这台摩托罗拉我觉得好看,反正放着也就放着,我就拿来用了。”

  “哦。”

  “你怎么才发现呀?”

  “嗯,没手机就没太注意,现在有了就有对比了。”

  “其实有手机联系就方便很多,车站人多看不到你也不至于发慌了。”

  “嗯,以后常联系呗。”

  “小样儿。”

  诗懿和爸妈通了电话,汇报了在暑期里工作上取得的一些成绩,并保证寒假一定早早回家。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