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LOL宇宙联盟

第六十七章

LOL宇宙联盟 石头呆子 2026 2020-05-17 23:05:10

  “龚飓只是觉得太累,所以依着桌案合眼养神,因此把方才药师说与女儿的那番话听得一清二楚。如今见女儿真来给他喂药,便虚合双眼故意装睡,不张口,怄她玩耍。

  “女孩儿见父亲双唇紧闭,送了几次,也不能把药送入口中,不由得越发慌张起来。

  “可越是着急,手脚便越乱,一不小心,竟差点儿把药丸掉在地上。

  “女孩儿手忙脚乱地将药丸按在父亲嘴上,见他仍未张口,便急得两手捂住,不让药丸掉出来。

  “龚飓见女儿急得两眼微红,泫然欲泣,不觉又是好笑,又是心酸,因一张口,将药丸吞了下去。

  “女儿见父亲吃了药,醒了过来,便忙问道:‘好了吗?’

  “龚飓抬手在她头上摩挲着,勉强笑道:‘好了!爹爹吃了你的药已经好了。’

  “说着,便立起身来,调息一回,又唤过药师来,悄悄吩咐道:‘你快收拾些东西,带着薇恩从峭壁逃出去。’

  “药师闻言一愣,‘老爷,那您和……’

  “龚飓急得说道:‘这你毋须操心,快带她吧,再晚就来不及了。’临了又说,‘我女儿就托你照顾了,一定要把她送回去。’

  “药师心知自己与小姐在此不仅无用,反是累赘,不如早走,好叫老爷安心,遂点头答应,自去收拾东西去了。

  “龚飓又叫来女儿,嘱咐她要事事小心,时时在意,不可任性妄为,到家之后要听从娘亲教诲,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顽皮之类。说到最后已是泪眼滂沱。

  “那女孩儿哪晓得此种深意,听父亲教诲只是点头答应而已,后见父亲落泪,自己也莫名地伤心起来,便忙伸手替父亲揩拭,‘孩儿听话,爹爹不要哭了。’

  “龚飓忍泪笑道:‘乖。你和药师叔叔先到涯上去,我和你其他几位叔叔待会儿也过去。然后咱们比比谁先回到家,好不好?’

  “薇恩听了这话,却含泪哭道:‘爹爹是不是不来了?是不是爹爹打不过那些坏人,坏人要杀我们?’女孩儿越说越拉着父亲,不肯就走。

  “龚飓向药师说道:‘还不带她走!’说罢,不理女儿如何哭闹,起身找了一柄长剑,出了大帐,骑马来助马战。

  “那时南面谷口因少了龚飓,难以抵挡,又有胡子在人潮之中暗放冷箭,如今只剩下十二三人,退到营地边缘,苦苦支撑。

  “龚飓见状急忙纵马来战银甲,人未至,忽见那长胡子地弯弓搭箭,正向向马战。

  “龚飓急忙大喊,‘小心暗箭!’

  “马战与银甲相斗多时,真气损耗,身体乏累,闻声要躲,却觉身驱迟重,躲之不及,被那箭穿胸而过,扑通一声,掉下马背。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原本马战带人排成一排,共同抵抗匪徒,如今他一死,战线一乱,众人登时溃败。

  “银甲带着手下喽啰,趁势又杀数人,余者浑身裹伤,逃到龚飓身边。

  此时龚飓肩上扎着绷带,绷带里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将绸缎做的衣衫染成了血红色。

  许是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脸色一如坐下骏马一般,在昏暗的的天色下,显得惨白惨白的,早已没了往昔的神彩。

  此时,银甲男子与胡子带领众人逼了上来,随着他们一步步逼近,他们坐下的战马在青石路上发出“踏踏踏“的声音。

  龚飓身边仅剩的十几个护卫,纷纷握紧了手中兵刃,双眼注视着银甲等人,准备迎接最后的战斗。他们兵刃的手柄已经被血水打湿,他们只能紧紧的握着,方才不致打滑。

  无形的杀机在双方阵前碰撞。

  但就在这时,龚飓却纵马向前,来到银家男子马前站定,他将身躯挺得笔直,仿佛海中的柱石,任由周边浊流激荡,却始终纹丝不动。

  两方人马都被他这一举动惊得呆了,不由自主的停下步伐。

  “交出藏宝图。”银甲男子一手握剑,一手扯缰,双眼则定定地望着龚飓,他心中也为龚飓这番胆识而钦佩。

  往常他见过太多所谓的英雄豪杰,但真到了必死之局,能像龚飓这样面不改色的实在不多。

  “只要你交出藏宝图,我可以放你们一条性命。”银甲不想一位好汉这样死于自己剑下。

  龚飓听了这话也有些动容,但随即他又有些失望:“藏宝图已被逃走那人带走,我并没有骗你。”

  “骗没骗我只有你自己清楚。”银甲紧了紧手中之剑,道:“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交出藏宝图。”

  “图不在我手中。“

  “哼,”银甲冷笑一声:“既然你执意如此,就别怪我对不住了。”

  说着,他一举手中长剑,喝道:“听我号令,准备进攻。”

  话音未落,他身后众喽啰齐刷刷举起手中兵器,整齐的声音,响彻山谷,不像是打家劫舍的土匪,竟有几分像整肃的军队。

  “大王,”龚飓急喝一声:“难道你真要赶尽杀绝?”

  他见一场大战就在顷刻,心中十分不忍,他不想身后的弟兄因为自己当初的一个错误的决定,而白白死在这里。更不想自己女儿为自己陪葬。

  “你若网开一面,放我弟兄们一条生路,我自有重谢。你们想要那藏宝图也不过是为了钱财而已,我龚飓虽不是富可敌国,但也算有些家底,只要你放我们离开,我保证给你的不比一个宝藏差,如何?”

  “嗤,”银甲轻笑一声,双眼紧紧地盯着龚飓,有些讥讽地笑道:“你是真不知,还是还是和我装疯卖傻呢?”

  “哦,这是怎么说?”龚飓有些懵了,听他这话的意思好像那藏宝图并不简单。可刘向只说那只是一张普通的埋藏金银的地图而已,

  难道,

  这其中另有什么隐情?

  “你当真不知道?”银甲直勾勾地望着龚飓,见他确实不知,突然大笑起来:“你呀你,枉我还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竟是个糊涂虫。连那图中所藏之物都不清楚,也来凑这个热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