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银河十一纪

第二十三章 不畏惧,不逃避

银河十一纪 谪鬼 2178 2020-01-29 20:46:36

  “准备中……”

  “双方已确认……”

  “进入倒计时:3、2、1……”

  “对战开始。”

  电子音刚说完,周文控制的机甲就出现在一个银白色的空间。

  周文正要环顾四周,紧接着一发离子炮击中周文机甲机身,周文连同机甲一起倒飞了出去,机甲的外壳碎了大半。

  周文眨了眨眼:这家伙是在偷袭吗?

  这当然不算偷袭,比赛已经开始,对方只是打了他个措手不及。可以看出,对方的操作比周文要熟练很多。

  机甲控制室已经变形,周文被挤压在其中,右半边身子失去了知觉。

  “这痛感模拟得还是很真实的嘛。”周文嘟囔了一句,控制着机甲后退,以最快速度逃出对手的射程。

  “这小子还算有点样子。”弗里德曼勾了勾嘴角突出一句算是肯定的评价。

  在遭到攻击后没有慌乱,而是第一时间离开对手射程以减小损失,可见周文的心理素质和反应速度着实不错。而仅凭理论课的教学就能规划出逃出射程的最短路线,可见周文在机甲操作方面很有些天赋。

  “机甲外壳损伤程度57%,建议立即修复。”

  周文加速后退时,控制室中亮起了红灯。

  “你是有毛病吗?”周文瞥了眼正在逼近的对手和对方机甲那有蓄能之势的炮筒,低骂了句。这情况怎么修复啊?

  在正式战场上,很少有停下来修复机甲的机会,而且理论上哪怕机甲外壳全碎,只要控制系统和动力舱没坏,机甲主人没死,机甲都可以裸奔着继续打。

  周文知道一直退后不是办法,他暗暗开始蓄能,速度却一直未减——他在诱敌。他已经意识到了,这场他遇到了一个可怕的对手,他必须处处小心。

  “机甲外壳损伤程度60%,建议立即修复。”

  在高速飞行中,很显然又有一些机甲外壳部分掉落了,于是机甲外壳损伤程度直接凑了个整。

  “你可以闭嘴吗?我觉得你要是安静一点我这局还能抢救一下。”周文通过大脑向模拟舱传输信息。

  “接受指令,关闭语音提示,开启字幕提示。”于是周文的视线里满屏飞着“建议立即修复”的字幕。

  周文:……

  就在这时,两个机甲的距离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值,两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同一时间抬起炮管击向对方。

  一阵剧烈的挤压后灼烧感袭来,疼痛的感觉将周文冲击得眼前黑白交错。对方的这一炮正打在周文的机甲的腹部,控制室所在的位置。要是在战场上,没有生命体征锁定剂的周文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周文费尽全力透过显示屏看向对方机甲的位置,他打出的那发离子炮本就因为没控制好力道而有些偏离,尽管带了锁定与追踪的程序,但还是稍慢了零点几秒,而就在这零点几秒间,对方已然将炮弹拦截。

  从这一系列操作中,周文就已看出,对方的实力比他抢了不止一个层次。至少同样的操作周文无法做到。

  “BOI-14机甲外壳损伤程度100%,控制室损伤严重,失去战斗能力。”

  “BOI-40胜,奖励积分1,当前积分1。扣除BOI-14积分1,当前积分-1。”

  “负分什么真的很难看啊,这么不给面子的吗?”周文却也没有太失落,这一战让他看到了他和对方的差距,着实令他受益匪浅。

  就在周文要匹配下一局时,电子音响起:“BOI-40请求再次与BOI-14进行对战。是否同意?”

  周文沉默了:对方这算是在耀武扬威吗?

  但周文还是果断选了“同意”,今天他一定要赢回来!

  模拟舱的对战是允许对手间打得不过瘾再打一次的。当然这就有可能出现双方合作不赢不输都是零分的情况

  所有人初始的总分是零,也就是说有人正分肯定有人负分,只要不是负分,就不会是倒数第一。

  自然,以前每届都出过结对一起拿零分的学生,导师们对此不闻不问,理论是:学习是为你们自己学的,你们不思进取,我们还懒得管你们呢!

  ……

  另一边,谢鸣刚刚结束了战斗,他和对手实力相差不大,但他战术灵活,胡乱发射离子炮直接打乱了对手的节奏,所以他取胜了。

  这时候他也是一阵狂拍胸口:还好没有倒霉催的匹配到弗里德曼!不过会是谁倒霉地匹配到了弗里德曼呢?

  “BOI-39请求再次与BOI-27进行对战。是否同意?”

  与这条消息一起发到谢鸣的对手那儿的还有一句谢鸣的语音:“兄弟,离训练结束还有两个小时,我们一起划水呗。”

  几秒后,谢鸣听到对方传来的愤怒的语音:“谁是你兄弟?你赢了很了不起吗?”

  谢鸣默了:听声音是个姑娘,嗯,应该是魏瑾……

  “那个……我只是和你商量个事儿,下局我放放水让你赢……”

  “谁要你放水?”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哈哈……是这样的,不是最后一名要做一百个俯卧撑吗,我们要不合作一下,你赢一局,我赢一局,这样谁也不用做俯卧撑了。”

  对面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道:“这……这不好吧?”

  谢鸣听出了魏瑾语气的松动,继续循循善诱:“有什么不好的?训练的初衷在于提高操作水平,和谁练不是练?操作水平这种东西多用用机甲就能提升了,况且,我们又不是组队聊天……”

  “好吧,我同意了。”魏瑾说道,两人开始了第二局。

  ……

  半个小时过去,周文已经是-4分了。

  最初那局对方只用了两分钟就解决了周文。

  第二局,周文长了记性,不确保万无一失绝不出手,于是撑到了五分钟。

  第三局,周文打算先下手为强,结果被打得半残,绕场地逃窜了十分钟后机甲终于不堪重负报废了。

  第四局,周文以守为主,但还是在第十三分钟被对方找到了破绽,一击打废。

  周文只能苦中作乐地想:他好歹在进步不是吗?

  与此同时,他的心中隐隐有了个不好的猜测:对方绝对不会是学生!

  弗里德曼此时心中也掀起了几点波澜,他已经有些认可周文了。

  这个学生不畏惧失败,不逃避强敌,总是一次次地爬起,对他说:“再来。”好像只有将他击败才会罢休。

  而周文也不是盲目勇敢,他会寻找对手的弱点,一次次地改变战术,甚至在战斗中学习对手的操作……

  那一刻,弗里德曼想:“这小子说不定会是又一个希尔克斯。”

谪鬼

弗里德曼对希尔克斯很怨念啊……周文同学被虐得有点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