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东莞打工爱情故事

第十一章 周芸

东莞打工爱情故事 欲寻芳草.QD 2054 2020-01-09 22:41:14

  元宵节,梁杰从S镇逃去了H镇。当他从公车下来时,周芸正在站点等他。她还是穿着那一身红色羽绒服,像一朵红玫瑰,在人群里特别显眼。梁杰一下车就认出了她。

  失恋,失业,感冒,连续一周睡眠不好,梁杰整个人瘦了一圈,心理也接近崩溃边缘。看到周芸,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漂流的浮木,梁杰突然哽咽,眼眶湿润。

  “怎么搞的,那么憔悴?”周芸接过梁杰装有被子的蛇皮袋,“尿素”两个大字让她愣了愣:“怎么用装尿素的袋子装?”

  “家里找不到大袋子,将就装着。洗干净了的。”为了省钱,梁杰连被子也从家里带出来的。甚至毛巾,牙刷和用了一半的牙膏。

  梁杰带出来600块钱的费用,是他们家养了一年的猪卖掉所得的钱,除了留给母亲100块柴米油盐日常开销,全部带出来了。

  “原来这样。不过挺拉风!”周芸说着,竟然把袋子扛到肩上。

  “还是我来吧,你扛着怪怪的。”梁杰觉得这个袋子和周芸一身时髦的服装格格不入。

  “走你的,你那么瘦,说不定力气还没我大呢!”周芸扛着袋子,不顾众人奇怪的眼光,走出了公交站。

  性格还是像个男孩,这么多年还是没变。梁杰心里想着,也跟了出去。周芸已经叫了一辆摩的。

  周芸让梁杰先上去,梁杰吧背包斜挎着,一手接过“尿素”行李袋。周芸在后面也坐了上去。

  由于摩托车太短,周芸在后面不得不尽量贴着梁杰。去往周芸所在高薪火炬园工业区的路有一段坑坑洼洼,随着摩托车颠簸,梁杰感觉后背被两团柔软一下一下撞着,当他明白那是什么的时候,脸刷一下红了。

  好在去工业区的路并不太远,几分钟就到了。梁杰脸上还热辣辣的。反观周芸,一脸平静。

  “你,今晚先住我这吧!”周芸边打开租房的门,边说。

  开门后,梁杰看到这这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心里咯噔一下:今晚难道她和他睡一张床?

  “愣着干嘛,把行李放下呀!”周芸看到梁杰呆呆的,催促道:“今天元宵节,等下我们一起去超市买汤圆和菜。今晚我下厨为你接风。”

  放下行李后,梁杰环顾四周,确定这租房真的没有其他房间。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台小小的电视机,一张小饭桌,几个小塑料凳子。

  这个房间很窄,摆下这简单的家具后,就只剩床边一米左右的通道,通到后面的阳台,阳台隔成两边,一边是简易厨房,另一边是厕所。

  “这是我姐和姐夫租的房子,去年他们回家生孩子,我就接着租下来。”周芸说完去上了一下洗手间,出来后问梁杰:“你要不要上厕所?”

  梁杰一愣,有点尴尬地说:“不,不用。”

  “那我们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周芸说。

  两个人出门,去菜市场的路上,经过了一家大公司,里面很多厂房,大门很气派。“这是我上班的日东电子有限公司”周芸跟梁杰介绍说:“是日本独资企业,花园式厂区,员工一万多人!”

  “那么多?还招工不?”梁杰问。

  “不招了。这个公司待遇好,很少有人离职。招工也是内部介绍才进得去。”

  “内部介绍?”

  “是啊,进厂还要交介绍费的。一千到一千五不等。”

  “为什么要交钱呀?”

  “待遇好啊。很多人想进。招工的人事捞钱啊。不能直接问进厂的人要,就形成了内部介绍这个利益链。说白了,就是贪污。”

  “日本人不知道吗?”

  “知道了又怎样。把招工的人事相关人员炒掉,听说也这么干过。但新招进来的人事还是一样腐败。”

  “一个人收一千,一万多人,那不是赚飞了?”

  “是啊。负责招工的,听说都在这边买了房子,有的人还两三套。不过也不是每个进厂的都收,技术人员,职员,特殊工种熟练工,都不收。”

  周芸停了停又说:“厂里面很多妹子哦,男女比例1:8,你不是失恋了吗?到时招工我把你介绍进来?”

  “我,我……”梁杰没想到周芸会这么说,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哈哈,真可爱,逗你玩呢。我怎么舍得,肥水……”周芸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这么说有点唐突,还是不想继续开玩笑。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句话说了前两字,就闭嘴了。

  边走边聊,路上遇到周芸的同事,不少人跟她打招呼:“周芸,这是你男朋友啊?长得好帅!”

  “不是。他是我表弟。”

  “你表弟长得不错哦,有没有女朋友?介绍给我好不好。”

  “好啊,好啊,今晚把聘礼送过来给我吧!”

  ……

  周芸所在工业区高薪火炬园,有很多大厂,日资的,港资的,台资的都有。工业区市场规模,也比梁杰在S镇看到的任何工业区市场都大得多。

  或许是元宵节,一些大厂不加班,市场人来人往,花花绿绿的年轻男男女女们,笑容洋溢。小吃摊,台球室,服装店都熙熙攘攘,生意兴隆。

  转过一个巷子,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伴随着音乐,一个男DJ在扯着嗓子喊:“摸摸你的头,好温柔;摸摸你的背,跟我睡;摸摸你的腿,好多水……坚持坚持再坚持,坚持两小时……”歌声粗俗,不堪入耳。

  “这里怎么允许放这样的歌呀!”梁杰尴尬问林静。

  “溜冰场都是这样的。一到周末,或者放假,这种歌一天喊到晚。听着听着就习惯了。”林静指着前方彩灯闪烁的铁皮棚场地:“那个就是溜冰场,等有时间我教你溜冰!”

  在菜市场买了菜。周芸又带梁杰进了一家超市买汤圆和饮料。

  “你能喝酒吗?”周芸问。

  “能喝一点。”

  “那我们就不买饮料了。今晚喝啤酒。”

  从超市出来,梁杰在电话亭给张超打了个电话,说到H镇了,住在周芸租房。

  当梁杰告诉张超只有一张床和买了酒时。张超以过来人的经验说:“好好把握,今晚有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