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兄总想灭了我

第002章 树上有个人

师兄总想灭了我 惊寐 2022 2020-01-07 15:30:54

  九珑仙尊活的够久,关于他的传闻便有很多。

  “听说九珑仙尊生时正逢大旱,当时的世道可谓惨不忍睹,疫病横行,暴乱四起……”

  樊为闵口渴的厉害,便将面前的一根蔫头耷脑的草叼进嘴里,嚼了两下涩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连着吐了几口,才哈着气大着舌头继续说道:“结果仙尊一出生便天降甘霖,万物复生,疫病灭绝,可谓活人无数。”

  霍镜华闭着眼睛哼哼唧唧道:“我怎么听说仙尊出生时天现五色霞光,隆冬时节百花齐放呢?”

  “我还听说仙尊是自己从山里走出来的,左手牵麒麟,右手揽白鹤。”

  “唔,还有说仙尊是乘着凤凰从天上飞下来的……”

  “听说仙尊原本早早便可以回归仙庭,只是见不得世人受苦,便立下宏愿,若天下有一人不得温饱便永世不归仙庭。”

  “我现在便饿的要命,渴的要死……”

  两人对视一眼,看着对方蜡黄的面色,青白起皮的嘴唇,觉得先前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话实在太浪费口水了。

  仙尊是怎么来的怎么回的,关他们什么事呢,

  他们不过是两个没有仙根的凡夫俗子,靠着日复一日艰苦修炼才将自己练成了武功高手,

  便是两人在普通人里已经顶尖的存在,可在修仙人面前仍是不堪一击。

  想到这里,两个原本拼死拼活也要争个高低的男人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唉……”

  霍镜华长叹一声恹恹说道:“武功天下第一这个名号为闵兄喜欢便拿去罢,我打算找个营生娶个婆娘老老实实过完下辈子。”

  “唉……”

  樊为闵也长叹一声,摇着头道:“什么第一不第一的,又当不了饭吃,我看……”

  话没说完,便被一声惊雷打断。

  “要下雨?”

  两人都吓了一跳,不约而同转脸向空中望去。

  ‘轰!轰!轰……’

  太阳依旧明晃晃挂在天上,炸雷却一个接一个的响了起来。

  每响一声,地面似乎便跟着震动一下。

  “好像不是要下雨,你看九珑峰。”

  霍镜华捂着砰砰乱跳的胸口遥遥一指,

  九珑峰山头的云雾此刻正激烈的翻涌着,一道道彩色的霞光冲天而起,很快便凝成了一团彩色云朵。

  “九珑仙尊当真要成仙了。”

  樊为闵羡慕的砸了咂嘴,努力压制着因惊雷带来的不适,

  莫名的,他有点想吐。

  “可惜你我没有仙根,否则就凭你我的毅力,迟早也会有这么一天。”

  霍镜华既神往又遗憾。

  就在两人目眩神迷时,彩色云朵和霞光忽然散了,翻涌的云雾也忽然便凝固了。

  樊为闵呼一下坐了起来,诧异道:“咦,是不是出事了?”

  霍镜华也坐了起来,不太确定的说道:“不会吧,可能是飞升成功了吧。”

  雷声落,祥云现,霞光起,人可能就被带到天上云了。

  “镜华兄你看那是什么?”

  樊为闵手掌搭在眉上眯着眼睛指着天上一个小小的白点。

  霍镜华也眯着眼“可能是只鸟……”

  两个人一同望着天空,看着那只鸟越变越大,越来越近,最后从两人上方掠过,消失在断魂崖下。

  “好像……是个人!”

  “那人掉下去了!”

  两人手脚并用爬到崖边,探着头向下望去,却只能见到浓浓的白雾。

  樊为闵遗憾摇头,“要是人的话便没救了。”

  霍镜华道:“要是妖物呢?”

  那人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人怎么可能从天上掉下来?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此地不宜久留!”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离了断魂崖。

  ——————————————————--------------

  断魂崖上的雾是白的,下方的雾却是黑的。

  一个小小的村子,便被笼罩在浓重的黑雾之下,不见日月。

  村里有百多间石屋,都是圆墙尖顶,每间屋子都没装门,只有一个黑漆漆的门洞。

  “九九啊,今晚你独自去找食罢。”

  桂婆婆坐在一张石椅上,满脸无奈的看着懒洋洋趴在石榻上的红衣小姑娘。

  幽九九闭着眼睛含含糊糊道:“我不饿呢婆婆,过几天再去吧。”

  “不行,必须得去!”

  桂婆婆手中的鬼头杖向地面一顿,幽九九身下的石榻便消失不见,结结实实摔了个嘴啃泥。

  “婆婆我牙要嗑掉了。”

  幽九九闷哼一声,赖在地上不起来。

  桂婆婆怒道:“你再不起来我便敲掉你满嘴牙!”

  “我起我起。”

  幽九九从地上爬起来,苦着脸道:“婆婆,我昨天吃多了,到现在肚子还胀得慌,您不是一直说贪多嚼不烂么,还是等我消了食儿再去吧。”

  桂婆婆瞪着浑浊的老眼,气恼的说道:“我不是与你说了时间紧迫么!咱们能出去外面的人自然就能进来,那些个修仙的一个个都是拿耗子的狗,最是喜欢多管闲事,说不定哪一日便要打上门来了!”

  “打上门来咱们跑就是了。”

  “能跑到哪去!这里是人间,不属于咱们,只要在这里一日,咱们便不得自在,只要是个人,便想将咱们除去。”

  幽九九撇嘴,“还不是因为咱们老吸人家元气。”

  “不吸元气咱们怎么活!咱村里男女老少吸的元气还不是都喂给了你!全村忍饥挨饿让你凝了体,你却不懂感恩,不求上进,真真是个混账东西!”

  桂婆婆被气的白发飘舞,面色狰狞。

  “婆婆莫气莫气,气了就不美了,我这就出去找食去。”

  眼见着老太太有了变身的预兆,幽九九立时便怂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趿拉着红色绣鞋袖着手,迈着懒汉的步伐慢吞吞往屋外走去。

  桂婆婆把仅剩的几颗牙都要咬碎了,才忍下一杖抽死她的冲动。

  幽九九没感觉到身后强烈的杀气,走到门口时叹了口气,回过身来慢吞吞说道:“婆婆啊,您总说让我找到回家的路,可我该上哪找啊,回家的路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要是知道还用你找!”

  桂婆婆气的龇出两颗黑色獠牙。

  “好吧,我自己去找。”

  幽九九落荒而逃。

  走出村口便看到一男一女绕着一棵老槐梦游似的转着圈子。

  “大直叔,大直婶儿,已经夜了怎么还不睡觉。”

  幽九九乐呵呵的打着招呼。

  面色惨青的白衣女人指了指头上:“上头有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