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兄总想灭了我

第004章 祸闯的有点大

师兄总想灭了我 惊寐 2050 2020-01-08 13:14:00

  幽九九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有个看不清脸的布衣少年一直在重复着做同一件事,那便是爬山。

  她看不见山的全景,只知道到处都是浓雾,

  少年的每一步落下去都会陷入一个危险的场景之中,

  有时是雷电纵横,刺眼的闪电像长了眼睛一样对着少年穷追猛打,

  有时会像下雨一样落下无数巨石,若被砸中,下场只能是粉身碎骨,

  有时会冒出一只可怕的巨兽,张牙舞爪紧追不舍……

  少年始终在生死边缘徘徊着,一次次死里逃生,一次次陷入险境,

  也不知他到底是怎么撑下来的,

  就连幽九九这个旁观者都看的心力交瘁。

  “九九、九九……”

  “九啊,九啊……”

  “小九、小九……”

  乱七八糟的呼唤声将幽九九从梦境之中扯了出来,

  睁眼看到一张张熟悉的脸,幽九九不由长长的出了口气。

  太好了,她终于从梦里出来了,

  要是再不出来,她恐怕就要被累死了。

  “大直叔、大直婶、小魇哥……咦,枯爷爷也在啊,嘿嘿,是要过年了么?”

  她像盘菜一样躺在村子正中的大磨盘上,身边围了好些长辈,

  极少露面的枯老爷子也在其中,一个个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情形诡异极了,

  幽九九一害怕嘴皮子就不受控制的胡言乱语。

  “过个屁的年,你差点就活不成了!”

  桂婆婆不知从哪钻了出来,一巴掌拍在咧着嘴傻笑的幽九九额上。

  “不怪小九,是我的错,我不该让小九乱吃东西。”

  大直叔脑袋都快耷拉到胸口了。

  “是啊不怪小九,都怪俺俩……”

  大直婶的脸青的厉害,眼晴都看不见白眼仁了,只有黑乎乎一团。

  “叔、婶你们别难过,是我自己要吃的,不怪大直叔大直婶。”

  幽九九感紧坐起来安抚情绪激动的两口子,

  村里的老少就这点不好,情绪一激动了就会变得面目狰狞,又难看又可怕。

  “你闭嘴,知不知道为了救你全村老少都快搭进去了!”

  桂婆婆的头变的很大,白发无风狂舞,脸色青的发黑,干瘪的嘴里似乎还冒着黑气。

  “我咋了嘛?”

  幽九九吓的缩着脖子,向大直婶怀里靠了靠。

  “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她没见识不懂事也就罢了,你们两个竟也什么都看不出来?打死你们这两个有眼无珠的憨货。”

  桂婆婆扬起鬼头杖劈头盖脸抽向大直叔大直婶,打的两人鬼哭狼嚎却又不敢躲闪。

  “婆婆息怒息怒,再打下去大直叔和大直婶就要爆了……”

  幽九九跳起来抱住桂婆婆,向着大直叔大直婶拼命使眼色,示意他们快些逃跑。

  身形被揍大了两圈的夫妻俩只是傻呆呆的垂着脑袋,根本就看不见她的眼色。

  “阿桂啊,既然丫头无事,便饶过他们这一回罢。”

  全村辈份最长的枯爷爷开了口,桂婆婆也不好再继续发威,恨恨瞪了两人一眼作罢。

  “这几日为九丫头治病大家都损耗不轻,都回去歇了吧。”

  枯老爷子叹息一声道,顷刻间幽九九身边便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了枯老爷子和桂婆婆。

  幽九九跳下磨磨,蹑手蹑脚想要离开。

  “你留下。”

  一根漆黑的拐杖拦在了身前。

  “还有啥事啊枯爷爷?”

  幽九九瞬间苦了脸,转过头去却换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整个村子,她最怕的就是枯爷爷。

  老爷子的模样实在是让人脊背发凉,

  瘦瘦高高的身上永远穿着一件带着腐朽气息的黑色寿衣,

  薄薄一层皮肤紧紧巾在脸骨之上,脸色永远是青的发黑,像是中了剧毒,

  眼睛上覆着厚厚一层白翳,看人时却又无比锐利,

  最可怕的是那双青筋暴露的手,十根尖利如刀的黑色指甲,瞧上一眼便让人心惊胆寒,

  因此一看见老爷子,幽九九立刻便怂的不行。

  枯老爷子没理会腆着脸陪笑的幽九九,只是淡淡然道:“你且收了火气,好好想想该怎么应付将来的麻烦罢,听说那小子颇有古怪?”

  幽九九跳到老爷子身边,笑嘻嘻道:“是呀,他原本是个好看的大叔……”

  “大人说话莫要插嘴!老实待着。”

  桂婆婆一杖将她扫到了磨盘上,再一挥杖,一方石椅便飞了过来。

  “您老请坐。”

  桂婆婆恭恭敬敬请枯老爷子入坐。

  “你也坐吧。”

  枯老爷子甩了甩拐杖,便又飞来一方石椅。

  幽九九小声咕哝道:“回屋子里坐着说不好么?”

  何必把椅子挪来挪去,大半夜在外头吹风。

  “你闭嘴!”

  桂婆婆一杖敲在磨盘上,幽九九立刻便捂住了自己的嘴。

  “让她说吧,毕竟她最清楚事情经过。”

  枯老爷子微微摆了摆手,看着幽九九道:“九丫头,你将事情经过仔细说一遍,从看到那人开始说起。”

  “好的枯爷爷。”

  笑嘻嘻的幽九九在看到桂婆婆的冷脸后立时收了嘻笑,一本正经的绷着小脸道:“我是从树上看到那人的,他原本看着像是死了,连心跳都没了……”

  她尽量用最简洁的语言将整件事说的清楚明白,免得再惹了那两个祖宗不高兴。

  讲完经过,枯爷爷慢条斯理问道:“吸他元气之后的感觉怎么样,从第一口说起。”

  “第一口是黑色的,吸了舒坦的很,肚子不胀了,全身也有劲了……最后一口就难受了,就像吞了个炮仗,刚进肚子就砰的一声爆炸了。”

  然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小子原本是个中年人,后来变成了个十多岁的少年模样。”

  枯爷爷叹息一声道:“照你所说,那人似乎是修炼途中走火入魔了,你开始吸出来的是邪煞之气,恰好帮了他一把,对你自身也大有好处,若是就此打住,你的境界便能再上两层,算是天大的造化。”

  那人初时是假死状态,灵窍自开,就是想将邪煞之气放出去,

  否则以她的本事,根本打不开人家的灵窍。

  而那人在浑噩之中也没来得及关上灵窍,被她多吸了两口。

  枯爷爷再叹一声道:“那人仙体已成,你将人家本元给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