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兄总想灭了我

第012章 是他啊

师兄总想灭了我 惊寐 2099 2020-01-14 00:05:00

  “救命啊!”

  一看到有人出来了,幽九九立刻连滚带爬躲到了年青男人身后。

  年青男人先是被一团红通通的东西吓了一跳,待看清那只是一个瑟瑟发抖的漂亮小姑娘之后,立时便起了怜悯之心。

  “小姑娘莫怕,可是遇了贼人?”

  男人一边安慰幽九九一边警惕的打量四周,想要将贼人找出来。

  附近几户人家的窗口已隐隐透出了光亮,显见得是被惊动了,

  很快的便会有人出来查看,便是真有贼人,他也不是一个人在孤身奋战。

  “小姑娘,快进来。”

  年轻女子抱着小小的婴孩儿,缩在炕角上轻声招呼着。

  幽九九看到黑衣少年已到了院门前,便又连滚带爬进了屋子,直接窜上了炕。

  “出啥事了大栓。”

  隔壁屋子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短短几个字便咳嗽了好几声。

  “没事儿爹,您睡着便是。”

  叫大栓的男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句,似乎他爹的耳朵不大好使。

  老头子咳了几声,断断续续说道:“有啥事就喊你兄弟,你兄弟种地不如你,对付毛贼可比你利落多了。”

  “我知道了爹,啥事儿没有,您快睡吧。”

  大栓扯着嗓子又喊了一句。

  这时黑衣少年已经冷着脸走进了小院,拧着眉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大黄狗,再看看全神戒备的大栓,冷冰冰吐出两个字:“让开。”

  “你是何人?”

  大栓看到少年手里寒光闪闪的长剑,神情愈发戒备了。

  这时附近几户人家中已经有人推开屋门,探头探脑的向外看着。

  大栓听到响动,心便踏实了不少。

  见他不肯听话的让开,少年的脸便愈发冷了,不耐烦的说道:“她是鬼!”

  大栓支棱着耳朵问道:“谁是鬼?”

  “她。”

  少年手中长剑向敞开的屋门点了一下。

  大栓回头看看,隐约瞧见幽九九正缩在自家婆娘怀里发抖,看起来十分的柔弱可怜。

  “我不信!”

  大栓相信自己的直觉,

  如果小姑娘是鬼,他那婆娘和儿子早就被制住了,

  再说了鬼好像都是没有实体没有温度的,他那婆娘搂着小姑娘却没啥异样的表示,就说明小姑娘不是鬼!

  “我劝你最好快快离开,否则我便对你不客气了!”

  大栓晃了晃手中的小斧头,努力摆出凶狠的表情。

  “蠢货!”

  少年冷斥一声,抬脚向屋子走去。

  “小子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真不客气了啊,我跟你说真的呢,你别再往前了啊,再往前我可真不客气了啊……”

  大栓胡乱挥了挥斧头,嘴里说着威胁的话,却是眼睁睁看着少年一步步靠近。

  幽九九缩在大栓媳妇温暖的怀里,看着男人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脊背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她能看出大栓的紧张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少年,

  像他那种人,除非被逼到绝境,否则绝对不会对人抡起斧头,

  那个少年便不一样了,幽九九觉得只要他走到门口大栓还拦在那里的话,他的剑八成也会在大栓胸口穿个窟窿。

  为了不连累这一家人,幽九九打算从窗户翻出去。

  “出啥事了哥。”

  她正瞄着不大的窗户,一个懒洋洋的男人声音突然从院门口传了过来。

  大栓还没回答,那人已经看到了黑衣少年和他手中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剑。

  “哪里来的毛贼,居然敢在我哥哥家撒野!”

  男人立时便怒了,两步冲到少年向后抬腿便是一脚。

  少年闪身避开,回头看了眼忽然冒出来的疯子,扬手便是一剑。

  “小闵小心!给你斧子。”

  大栓惊呼一声,将手里的斧头扔了过去。

  “还不如给我把菜刀。”

  穿着短褂的年青男人翻了个白眼,接了斧头当成暗器般砸向少年的脸。

  ‘砰!’

  少年长剑一挡,斧头连头带柄都成了碎屑。

  “好剑!”

  年青男人大叫一声,对着少年面门便是一拳,

  “吃我一拳!”

  “吃我一脚!”

  “吃我一掌!”

  “……”

  年青男人边打边叫,不多时小院外便聚起了一群人,有壮年男女,也有老人孩子,看热闹看得双眼冒光,

  打到精彩处还不时有人叫声好,拍个巴掌,感觉就像在看戏似的。

  幽九九和大栓媳妇悄悄下了地,躲在大栓身后探头探脑的看着。

  看了没几眼,幽九九便发现黑衣少年不大对劲,

  先前砍她的时候凶狠极了,现在却莫明其妙有些束手束脚的感觉,

  剑势虽然伶俐,却不敢真的招呼在对方身上,

  双方看似拼的旗鼓相当,实际上少年大多时候都在防守和闪避。

  年青男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拳脚生风,打的无比酣畅,

  若院外有人叫个好,拍个巴掌,还会抽空抱个拳,甩个笑脸过去。

  幽九九看着那张越看越熟悉的脸,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

  这不就是崖上二傻之一么,

  当日他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拎着一把长刀,身形挺拔,气势不凡,被白衣男子称之为‘为闵’兄。

  现在他穿着一件露臂敞怀的短褂子,身下一条粗布裤子,裤腿挽到小腿,光脚穿一双草鞋,配上乱糟糟的头发,就像个普通的庄稼汉。

  当时她将二傻各吸了三小口,想必当日他们连路都走不动了,

  这才过了几天,他便又生龙活虎了,

  不管怎么说,这人的底子确实不是一般的好。

  不过他只是个普通的练武人,那个少年却是仙门中人,

  若是少年想,随便一个术法便能将他收拾的老老实实,

  可两人已经打了好一会儿了,还是胶着的状态,这说明什么?

  说明仙门中人不能对普通人用术法!

  察觉到这一点,幽九九心里立刻乐开了花,身上的伤似乎都没那么疼了。

  “小闵你到底行不行啊,你不是号称武功天下第一么,怎么连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

  “小闵加把劲,让那小贼见识见识什么叫天下第一!”

  “小闵你能不能快些,娃都困了。”

  “小闵……”

  两人僵持的太久,围观的乡亲们有些不耐烦了,有人已经打起了呵欠。

  呵欠是会传染的,很快的,大家便纷纷打起了呵欠,一个个泪光闪闪的,却又不甘心回去睡觉。

  做事要有始有终,既然都来了,至少也要看到结果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