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兄总想灭了我

第013章 谁才是鬼

师兄总想灭了我 惊寐 2049 2020-01-15 00:05:00

  看热闹的乡亲们不知何时坐了一地,娃靠在大人身上睡着了,老人耷拉着眼皮打着瞌睡,

  大人们此起彼伏的打着呵欠,偶尔还与身边的人小声的闲聊两句。

  大栓坐在门槛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给自己兄弟打气加油。

  外面的打斗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一场闹剧。

  众人像看戏一般热闹着,大栓媳妇便也从恐惧中回过神来,抱着孩子倚着被子昏昏欲睡。

  人一多,幽九九也不怎么紧张了,

  她看得出来那小子对自己虽然凶残至极,对普通人却极其忍耐。

  仙门中人一向如此,一见了妖鬼精怪不分青红皂白便喊打喊杀,

  却是不愿招惹普通人,

  听闻有个道长偶尔路过一个老农家,称其家中公鸡活得年头太久就快成精了,需得尽快斩杀免得以后逞凶作乱,

  老头大怒,抡着木棒追了好几里地,

  道长的鞋都跑掉了,也只能苦笑作罢。

  唉,做鬼真难!

  幽九九心里叹着气,搬了个小凳子坐在大栓身后,瞪着大眼睛紧盯着院内始终胶着的战况。

  直到村里的公鸡此起彼伏的打起了鸣,幽九九才蓦然发觉要坏事了。

  天要亮了!

  那个死小子莫不是在存心拖延?

  原本她出村时就已近子夜时分了,一路磨磨蹭蹭下山耗费了不少时间,

  接下来与老婆婆纠缠了一阵子,与少年纠缠了一阵子,少年与大栓纠缠了一阵子,少年与小闵又纠缠好一阵子,

  一阵子一阵子的加起来,便到了鸡鸣之时。

  如今是夏季,想必要不了多久天便要亮了。

  桂婆婆说了不怕阳光的鬼都不是正经鬼,

  幽九九则是只再正经不过的鬼,于是在感觉到天快亮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逃跑。

  伤已经好了不少,想必可以用出隐遁之术了吧?

  想到这里,幽九九便悄悄站了起来,悄悄挪向屋子的角落,

  谁想刚挪了两步,一道黑影便鬼一样出现在了眼前。

  “出去。”

  少年那张俊俏的小脸冷的像冰似的。

  “救命!”

  幽九九直接扑到了大栓背上。

  外面的樊为闵打着打着忽然没了目标,不由疑惑道:“咦,那小子呢?”

  大栓被突然扑过来的幽九九吓了一跳,一转身又吓了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

  明明前一眼他还在外面,眨个眼的功夫居然就进了屋子。

  “大哥闪开!”

  樊为闵一个虎扑冲到了屋子里。

  “你这恶鬼快快滚开!休想伤我妻儿!”

  大栓背着幽九九第一时间便冲到炕边护住了被惊醒的妻儿,

  大栓的怒吼,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和女人惊恐的低泣声在屋里绞成一团。

  “快去仙门报信……”

  “快回家去拿镇鬼符……”

  “我家有碧真观求来的镇邪镜……”

  一听说有鬼,外面瞬间乱成了一团。

  “她才是鬼!”

  少年揪住了幽九九的后领将她抢了下来,一张俊脸森冷的像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厉鬼。

  “放开她!”

  大栓和樊为闵怒目圆睁同声大喝。

  “你这恶鬼有什么尽管冲着我来,欺负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樊为闵投鼠忌器不敢冲上去,便只好耍耍嘴皮子。

  “闪开!”

  少年不想再与一群有眼无珠的村民纠缠,拎着幽九九便要出门。

  “休想!”

  樊为闵挺直了脊背冷笑一声道:“大哥你带嫂子和娃儿先走,这只恶鬼交给我便是。”

  其实他也很怕鬼,也知道自己斗不过鬼,

  可眼下却是不斗也不行,

  鬼就在哥嫂屋子里,手里还抓着个可怜的小姑娘,

  外面还有一群父老乡亲在盯着,

  他要是怂了,以后便是别人不说什么,他也会看不起自己。

  不过一死而已!

  “想将她带走,除非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樊为闵心中悲愤,脸色悲壮,勇敢的挡在了少年面前。

  “快抱娃儿带上咱爹先走,我与兄弟一同拖着他。”

  大栓受到自家兄弟感染,也是一脸的悲壮,匆匆将婆娘向门外推去。

  “我不走我不走……”

  大栓媳妇扒着门框,与娃儿一道哭的肝肠寸断。

  “快走!好生将娃带大。”

  大栓将媳妇推出门去,‘砰’一声关紧了房门,一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

  幽九九都看呆了,心里酸酸涩涩的也分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她很清楚黑衣少年不会放过自己也不会伤害这里任何一个人,

  可这些人并不知道,

  他们是真真正正将黑衣少年当成了鬼,

  为了她这样一个陌生‘人’,明知斗不过那只‘鬼’,兄弟俩却还是半步不退的护着她,似是已经做好了舍命的准备,

  当然,也不仅仅就是为了她,还为了那个小妇人和孩子,

  若鬼害她一个不够,还要去祸害别人呢?

  “我跟你拼了!”

  大栓兄弟二人赤手空拳冲向了黑衣少年。

  “蠢货!”

  少年怒斥一声,拎着幽九九长身而起,撞破屋顶瞬间远去。

  “放开那个小姑娘!”

  樊为闵大吼一声,也从屋顶窜了出去。

  “你小心些……”

  大栓没有从屋顶窜出去的本事,匆匆冲出屋子时已经看不见自家兄弟的身影了。

  “蠢货、蠢货!”

  少年恼怒的重复的那两个字,拎着幽九九在黑暗之中疾驰,很快便甩掉了身后的尾巴。

  不多时进了一片山林,少年随手将幽九九挂在一根矮枝上便抱着手臂冲她冷笑。

  就这么一个软趴趴的小东西,竟然害得他被一群人当成了恶鬼,

  一剑杀了是不是太便宜她了?

  幽九九耷拉着脑袋,被身前传来的杀气压的透不过气来,根本就没勇气与活阎王一样少年对视,

  这小子一看便知是个骄傲又自负的,

  像他这样的人,八成会将自己当成普通百姓的守护者,妖魔鬼怪的克星,

  他可能不太在乎自己是否会被世人赞颂,却也一定不愿自己被误解。

  尤其不愿在捉鬼的时候反被人当成鬼,

  那些个蠢货越让着他们他们便越嚣张,

  而真正的鬼却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一旁看热闹。

  该怎么弄死这只小鬼才能出了这口恶气呢?

  不年陷入沉思,苦苦思索着能让眼前红衣小鬼死的更慢更痛苦的方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